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恩底弥翁之吻03~04

※前文:01~02
繁體點我



/03

  「大家辛苦了──!」

  摄影棚中传出稀稀落落的掌声,今日的进度正式告一段落──说是今日,其实此刻是末班地铁早已发车的凌晨十二点半了,于无数工作人员此起彼落的呵欠中,濑名泉卸了妆戴上口罩准备离去,自幼合作、今日也一同受邀的鸣上岚便凑到他身边笑着提议:「小泉搭我们家便车吧,反正都在附近,也省出租车钱。」

  濑名泉愣了愣,「啊、今天不用……」

  「真难得,小泉买车了吗?」

  「呃……」

  正思考该如何解释,手机推送又跳出了最新一条Line讯息:「好慢啊!可以上去找你吗?」

  顾不得鸣上岚在场,濑名泉想也不想地低下头回复:「不准!!!!」

  刻意使用了四个惊叹号表达自己的坚决,也不知通讯软件那头有没有顺利理解。

  「啊、我明白了,那小泉就自己回去吧!」并未看见屏幕的鸣上岚勾起了微笑,不知对方是擅自明白了些什么,濑名泉还来不及追问,只见后辈踏着轻快的步伐向准备驾车的助理而去。

  于是他也唯能选择下楼,出了商业大楼便见左首一台银白的LEXAS,而月永レオ正靠在驾驶座的车窗旁玩手机。

  「呀、濑名,辛苦了!」打开车门后对方立刻抬起了头向他笑道。

  「嗯……」濑名泉只是开着副驾驶座的车门,望见月永レオ的笑容一瞬间有些迟疑而未踏入,对方传讯息问自己要不要一同共进晚餐时,他老实回答了今日摄影进度至凌晨,便获得了大脚本家理所当然一般主动请缨的「那我去接你吧」。

  无论怎么看都觉得这种关系十分诡异。

  「怎么了?外面很冷吧!快进来啊!」月永レオ自然猜不到濑名泉内心千回百转,只是满脸困惑地望着他。

  「……你一个大监督兼脚本家也太闲了吧。」

  「我哪有闲,早上还去接受只在BD收录的特别访谈啊!」

  濑名泉并未特别关注月永レオ的事业,因此也没弄懂对方口中的BD是上季连续剧或者先前上映的电影,只是含糊地应了两声带过。

  「对了,濑名的演技怎么样?我好像没见过。」

  「不怎么样。」他诚实回答,某方面而言这还算是将事实美化过了的说法,倘若随便抓一位网络乡民采访,获得的答案恐怕将是「惨不忍睹」、「大根都不如」吧。

  没见过这位靠脸吃饭的模特儿令人胆颤的真实演技的月永レオ「嗯」了一声,「那濑名要不要来我剧组试试看?刚好在拍一出单元式的刑侦剧,第七话的客串角色还有一个空缺。」

  原先靠在车窗上昏昏欲睡的濑名泉猛地驱走了所有倦意,「你认真的?」

  「认真的啊?」月永レオ一副不明白他的剧烈反应,「虽然也有好几间事务所想塞人,不过我的决定权挺大的!如果濑名想要的话我就让人发通告给事务所。」

  以意图跨足俳优的模特儿身分而言,濑名泉自是求之不得,按理他应该立刻道谢并且接下,但就这般收受月永レオ的好意总有哪里不对。

  像是他真的仰赖不正当手段获取资源似的。

  「……れおくん这次也是包办脚本和监督吗?」

  「脚本是别人写的!」月永レオ轻快地说道:「下个月就会报知了吧!我是义务拍三话,毕竟名义上还是电视台员工嘛!」

  如今是一月,显然月永レオ正在拍摄的戏剧是四月放送的春番了。濑名泉思忖着不重要的琐碎情报,而后漫不经心地回答:「这样啊。」

  「嗯?濑名没兴趣吗?明明很想要角色的样子。」

  也难怪对方会如此困惑,毕竟自己可是为了资源甚至不惜和脚本家同居的人,要是传到文春之类的八卦杂志耳里,不知道会被编造出多难听的丑闻。

  他望着车窗外的景色,尽管迫近凌晨一点,但不夜城东京都依旧热闹非凡,千家万户的灯火化作烟花棒似的流光驻留眼底。

  「……只是有点困惑,れおくん不是只答应给我你正在写的剧本的角色吗?」

  「虽然是这样没错啦,但那时说好的是濑名待在我身边给我灵感就好,没想到你连家政妇的工作都做了,有点过意不去。」

  「如果只是待在那里,过意不去的反而是我吧。」

  「而且濑名还煮了好吃的早餐和晚餐!菜钱还是自己出的!」

  「也不是每天都有晚餐。」例如今天就没有,「而且某人还趁我起床前把菜钱塞到我皮夹里了不是吗。」

  「哇哈哈哈濑名真是有趣啊──而且是个很温柔的人!」

  「……是你吧。」

  濑名泉模糊不清地咕哝道,没听清的月永レオ好奇地询问说了什么,他连忙摇摇头表示自己什么也没说。

  ──温柔的是你吧。

  成年男子将这般话语脱口未免也太令人羞耻了。

 


/04

  结果直到最后濑名泉都没有正面回答关于客串角色的邀请,平日准时十一点就寝他终于克制不住涌上的倦意沉沉睡去,直到抵达月永レオ所居公寓的车库才被屋主唤醒,并且和对方一前一后踏入居住了两个星期,已然相当熟识的2LDK住宅。

  然而三日后下午至事务所开会的他便收到上司传达的客串角好消息。

  濑名泉无法置信地瞪大了眼,连忙追问究竟是哪部连续剧的客串,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要追求早已心知肚明的答案,只是在上司回答时咬紧了牙。

  为何会感到愤怒呢?明明是早已确知的馈赠。

  「泉君客串的第七话监督是月永啊……」上司刻意拉长了尾音,无须详述濑名泉也猜得到对方脑海正勾勒见不得人的低俗想象,明明与事实大相径庭,却无论解释也不会获得信任,何其悲哀。

  濑名泉几乎对无力挽回月永レオ名誉的自己感到愤怒。

 

  ──我收到角色了。

  简洁得近乎冷酷的告知讯息敲在Line的接口,濑名泉戴上口罩踏出事务所,晚霞已然将天空与整个城市染红,落在玻璃帷幕垄罩的大厦映射出令人睁不开眼的辉煌光彩。

  不多时便收到回复。

  ──好快啊!濑名有没有先确认过脚本呢?

  怎么可能没看呢?他当下立刻翻阅了自己出演的剧情,是个设定上相当容易获取观众好感的客串角,该回嫌疑人之一、女性死者的青梅竹马,由于在警方盘查时始终说着冷酷的违心之论而遭受怀疑,事实上却远比任何人都更在乎死者。

  是个稍稍驾驭得到便得以引起讨论度的客串,然而濑名泉完全不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个角色。

  原因无他,他对自己演技的惨烈程度怀有相当自觉,纵然上司多次安慰「没有谁是天生的演员,何况濑名君本来就是成功的平面模特儿,已比他人拥有更多优势,剩下只是累积演戏的经验」,濑名泉也只想回以「有些事真的努力不来」。

  尽管业界并不是没有因脸蛋而被星探发掘、出演高收视连续剧后一夕爆红跃升为主役但演技仍是惨绝人寰的案例,但在良机降临之前,谁也无法保证是否真能顺心如意。

  于濑名泉而言,月永レオ便是那无法掌握的转折点。

  他面无表情地于Line的对话框输入文字:看了,感觉是个各家事务所都想塞人的角色。

  而自己则轻而易举地跨越了事务所的竞争将资源收入囊中,此刻怀揣的冷淡无异于暴殄天物。

  ──濑名等等有事吗?

  月永レオ并未再继续客串角色的话题,而是抛了一个全然无关的疑问。

  濑名泉困惑地输入了「没」之后,须臾便出现了「已读」二字,彷佛对方一直开着手机窗口等待自己回复的瞬间。

  ──快过来吧!我需要濑名!

 

  大抵而言,「需要」是个容易遭受他人曲解含意的词汇。

  倘若在小说、连续剧等创作中一方对另外一方说出「我需要你」,不是反派利用弃子的桥段、就是男女主角含情脉脉的告白。

  但濑名泉与月永レオ相处至今,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需要」什么都不是。

  明明身为脚本家产出无数脍炙人口的戏剧,带月永レオ本人的用字遣词直白坦率得令人发指,开心了就说喜欢、欢呼时说爱、希望濑名泉提供灵感便直接要求人住下──有求于濑名泉时,便直接说需要。

  没有任何言外之意,更无其笔下角色们千回百转的心思。

  濑名泉说不出自己为何介意,但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忽视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

  「啊、濑名濑名!」

  虽然自己称不上国际巨星,但也不是能在咖啡厅户外席挥手大声呼唤引来注目的存在。被口罩遮住了半张脸的濑名泉连忙做了个手势示意禁声,确认没人注意到咖啡厅外歪着头一脸无辜的脚本家及其大嗓门后,这才靠近月永レオ。

  于双人席的对面坐下后,他才发现冰咖啡的冰块已尽数融化。

  「你一整个下午都在这边写脚本?」

  「这里刚好可以看到地铁站出口和广场,可以带来很多灵感!」月永レオ笑着说道:「所以这张桌子是我的特等席!」

  顺着对方的回答,濑名泉望向闹区的广场中心以及自地铁而出的川流不息的人群,倒映于自己眼中的只是再平凡不过的都市缩影,但月永レオ却得以将之咀嚼吸纳,并创造出截然不同的美好事物。

  「脚本卡住了吗?」

  「濑名是读心术师吗?怎么知道的!等等先别公布答案我妄想……」

  「这种事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吧!难道你是特地喊我来买晚餐食材的吗?」濑名泉没好气地中断对方展开的妄想,而后顿了顿,放缓了口吻:「……所以我能帮れおくん什么吗?」

  一谈回正题,对方立刻扬起了眉笑道:「我在揣测女主角会有什么台词,濑名试着演一下让我感受看看吧?」

  彷佛将自己代入主人公、并视对方为女主角的发言令濑名泉感到有些别扭,然而他首先思及的仍是职业性问题,「……但我演技很差,大概你看了也不会有灵感。」

  「啊、没关系,不用演技的,濑名从地铁走过来就行。」月永レオ指向濑名泉来时对向的地下道出口,「记得先下楼梯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喔!濑名本业是模特儿吧?那就当作是在伸展台上,带着睥睨万物、君临天下的气势来吧!毕竟濑名将来是主宰这出戏的王者嘛!」

  这到底是什么剧情?

  怀着无处宣泄的满腹吐槽,以及没能说出口的「脚本监督才是掌控戏剧的国王吧」,他顺从地迎着夕晖踏入地下道,或许是为了酝酿写作的情绪,对方并未注视离去的自己──职业因素,必须用尽一切手段让观众的视线聚焦自身的濑名泉对目光十分敏感──或者该说,他对于旁人没看着自己的这件事十分敏感。

  但此刻并不是在伸展台上、月永レオ既非观众更不是摄影师,既然脚本与监督需要的只是「男主角踏出的瞬间」,那么在这些分镜影格以外的濑名泉便不复存在。

  天经地义,却令他没来由地介怀。

  搭乘手扶梯至地下道尽头后立刻换乘了反向出站的手扶梯,地下道的阴影彷佛慢速影片般一格一格远去,取而代之的是笼罩而来、逐渐填补视界的眩目夕辉,玻璃帷幕将耀眼的光芒锁于都市的中心,平等惠泽了川流不息的繁忙过客。

  濑名泉踏出地铁站,虽然不甚清楚,却看得见远处咖啡厅室外席那橘发的身影。

  也不知是为了酝酿情绪、或者真是毫不在意,对方并未看向自己这方。

  但又如何呢?

  他迈开脚步,目不斜视、笔直地朝着月永レオ而去。

  濑名泉不懂演戏,但倘若将整个广场都视作伸展台的话,那么俘虏所有观众的目光便是他的强项、更是身为模特儿的自己的义务──睥睨万物、君临天下的气势濑名泉在戏剧中做不到,但假如是连广告高楼四面八方向过客展示的大屏幕都为之失色、伸展台上旁若无人的高傲王子则信手拈来。

  他戴着口罩,忽略了周遭路人投来的好奇视线,毫不犹豫地迈开大步向着唯一渴望蛊惑的观众。

  距离约莫二十步之遥时,月永レオ彷佛算计好时机般抬起头。

  而濑名泉同样抓紧了这一瞬,忘却此刻身处户外般面向对方揭开了口罩──若以时装秀模拟的话,这一秒便是最接近观众的伸展台尽头,所有模特儿无不竭尽全力吸引所有镁光灯与人们的赞叹──濑名泉扬起微笑,他并不知道脚本的走向、也不清楚月永レオ究竟为男主设定了何种性格,因此他所能自行演出的台词唯有短短数字。

  「れおくん。」

  彷佛受到濑名泉的微笑渲染,脚本家绽放毫无心机的笑容。

  「我一直在等你出现呢,濑名。」

 


後記
最近都在本宣以及轉載,除個草
神啊請教我一個乖乖打開word的方法嗚嗚,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1)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