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在腐尸巢穴寻求邂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写于梅露可前,和官方有诸多出入的RPG设定
繁體點我


  身为王都第一祭司,濑名泉生平最厌恶的就是不自力量的冒险者。

  譬如刻下,朱色马尾的弓箭手眨着一双碧绿的眼望着自己,满脸不服气,「为什么我们不能下去?」

  「我已经说过了。」他不耐烦地重复:「因为这个腐尸巢穴很危险,就你们两人应付不来的。」

  濑名泉刻意在两人这个词加了重音,目光瞥过伫立弓箭手身后,神情肃然的红发少年骑士。

  「你们也就比我们多了一个人,为什么我和朱樱就不行了?」

  听弓箭手追问,濑名泉身后睡眼惺忪的刺客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他说得没错啊,小濑你就让人下去吧。」

  「人家赞成,说到底这巢...

【あんスタ/レオ泉】帝都盛开的花(中下)

※浪人x蛇,副cp斑奏,前文:中上
※繁體點我


(中下)

  那一夜祭典的花火残光至今仍烙印于他的眼底。

  村中的同龄玩伴三毛缟斑邀自己一同前往祭典,他却独自穿越祭典的篝火与神舆,寻着遥远夜空中的烟花来到了山麓深处的神社,无人管理的神之居所早已破败腐朽,看上去阴森而寂寥,宛如遗弃记忆深处的童谣。

  然而当月永レオ踏过失去朱颜的鸟居时,于流光溢彩的烟花照耀下,却见到了盘踞石灯笼之上、被斑驳光华所笼罩的「神明」。


  获得了三毛缟斑的「不如先领我们去确认情况」后,名唤朱樱司的少年擦干了泪水后又是彬彬有礼的大家子弟模样,微笑着说道自然没问题,便领着三人招了马车...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下)

※大纲文,前文:中上中下
繁體點我
※完结啦


/30

  于濑名泉监督下,总算获得灵感顺利完成曲子草稿的月永レオ乖乖吃了他亲手煮的粥,并服下感冒药休息,原打算趁对方入眠便就此告退,岂知大作曲家阖上眼前望着他笑道:「留下来吧,濑名。」

  天经地义的口吻宛如魔咒使濑名泉动弹不得。

  于是在月永レオ沉眠的期间,临时休假抛下一切离开事务所的濑名泉联络了帮自己打理烂摊子的鸣上岚,确认上午的照片通通合格,进度并未因擅离延宕,这才松了口气。

  万事讲求优雅完美的自己恐怕是再无如此疯狂的举动。

  他看着熟睡中的月永レオ倍感五味杂陈,然而单是与对方置身相同场所、凝视着沉静的侧...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中下)

※大纲文,前文:中上
繁體點我


/24

  于是月永レオ便再也没提过见面一事,回到了一周两次生放、私下以Line闲谈的相处。

  若说有所不同的,恐怕仅存于日常称呼上,生放之外的时间濑名泉改以唤对方的本名,月永レオ似乎很喜欢这个改变,至少他是如此认为。

  「喂熊君下首歌是你的……你在干什么!」濑名泉方结束一曲,回过头便见到持着手机来不及收起的朔间凛月,尽管对方一脸无辜,但他自然不吃这套,「该不会在录像吧,立刻给我删掉!」

  「欸……录给国王大人也不行吗?」友人万分遗憾,却仍旧于充满杀意的监督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档案消去。

  「更不行!那家伙不知道我的长相啦!」...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中)

※大纲文,前文:中上
繁體點我


/15

  一般人恐怕难以在那样的气氛下再说出一个「不」字。

  而不幸的是这回濑名泉并未超脱世俗,成为一般人之外的存在。

  因此当他犹豫且别扭地回以「……好啦。」之后,耳边传来了令濑名泉怀疑会使自己听力急降的响亮欢呼,「万岁──太好了!我爱你喔濑名──!」

  尽管已然多少习惯对方夸张的口吻,他仍反射性地吐槽:「谁想被一个大男人说我爱你啊!」

  「我要去跟凛月说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准去!不准跟他说──!」


/16

  其实濑名泉右肩夹着手机与对方进行通话的同时,电脑网页立刻切换到了Google,并且毫不犹...

【あんスタ/レオ泉】帝都盛开的花(中上)

※浪人x蛇,副cp斑奏,前文:
※繁體點我


(中上)

  「れおくん为何唤三毛缟MAMA?」濑名泉坐在树荫洒落的大石上,经过数日休养后显然状态好转许多,如今烈日当空时也能踏出家门──但活动力自然是不如以往。

  「濑名不知道吗?MAMA是洋文的『娘亲』的意思喔!」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慢着!为什么要对着三毛缟一个大男人喊娘亲?」

  面对一脸无法置信的白蛇妖,月永レオ歪着头,想了想后解释道:「小时候村子里来了位传教士,教了大家几句洋文,其他都忘了,唯独发音和名字相同的『MAMA』这词被大家记下,于是全村的孩子都这般唤了,也就改不掉啦。」见濑名泉仍旧一脸无法接受,他挥着手...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中上)

※大纲文,前文:
繁體點我


/08

  也不知月永レオ究竟怀抱什么心态为曲子命名。濑名泉说服自己抛却心中的困惑,认真地录制起这首歌,一遍又一遍练唱的感觉很奇怪,身为职业歌手的友人朔间凛月肯定习以为常了,但以平面模特儿为职的他从未拥有「专注重复吟唱某首歌臻至完美」的经验。

  排除过于突兀的要求以及差劲的初次会谈的话,自己或许是有些开心的。

  濑名泉早已习于他人对五官面容的夸赞,但从未料及竟有人会不顾一切地渴望听自己唱歌。

  与「ルカ的护花骑士」交流过后,朔间凛月语带狡黠地说国王大人为了和小濑合作可是费尽了千辛万苦,说到底可是动辄上百万视听次数的超高等级nico歌手,倘若...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上)

※大纲文,部分剧情有借鉴于最后说明
※一场nico歌手的网恋
※繁體點我


  月永レオ或许永远也无法忘怀那个乍似平凡的夜晚。

  搜索枯肠也无法觅得最完美的音符时,随手点开了友人于line上抛来的连结,随即被导引到了一个视听率贫乏得可怜的Youtube影片,前奏甫一响起便识得是某大热连续剧的片尾曲──世上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这个旋律了,只因每一个音符都是由自己亲手写出。

  影片画面是毫无意义的街景相片拼接,但人声出现的瞬间,月永レオ不自觉地瞠大了双眼。

  青涩唱腔也无法掩盖的清澈歌声,犹如澄澈清泠的泉水注入了他枯竭的灵感之源。

  那恐怕是月永レオ有生以来初次、也是最后一次涌...

【あんスタ/狮心】UNSPEAKABLE

※包含三毛縞斑卡池捏他
繁體版點我


  不说真心话就无法离开的房间。

  这是濑名泉醒转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一行文字。

  看见无法离开几字他如同触电般猛地坐起身环顾四周,犹如病房般过分纯白干净,令人心生恐惧,四角的房间中不见任何家具,唯有扇于门楣留下一行黑字的门扉,以及──

  「……呜啾?」

  身旁传来了细碎的呻吟,濑名泉垂下眼,躺在自己身侧的月永レオ正缓缓睁开眼,惺忪的绿眸迎上他的剎那,瞬时填满了笑意。

  「啊、是濑名,早安!」

  濑名泉立时下定判断,确信这个人的存在全然无助此刻事态。


いえない


  嘗試過敲門砸門踹門等各種暴力...

【あんスタ/狮心】为了黄金时段放送不就只能被性转了吗

※沿用 @鸑鷟之翎 设定的推理小说家与编辑
※恳请以宽大的心胸包容文中捏他
繁體版點我


  会议结束后回到家的月永レオ心情依旧不见好转,本来打从最初这位当红推理小说家便无比抗拒作品遭到电视剧化,理由是「全世界没有人能出演濑名!」,好不容易电视台死缠烂打加之业界熟人劝说,今年月永レオ总算松了口风,没想到排山倒海的难题尚于后头等待。

  「请让濑名泉性转吧!」

  Kickoff会议上便获得了极其强人所难的要求。

  须知月永レオ笔下的《月永レオ系列》尽管剧情质量不稳、结构偶尔严谨大多天马行空,业界评价毁誉参半,但以名为月永レオ的第一人称侦探和名为濑名泉的助手这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