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レオ泉】帝都盛开的花(上)

※浪人x蛇,副cp斑奏

 

 

  新历五月时值初夏,艳阳映照着帝都街道四通八达的电车闪闪发亮,月永レオ拉着濑名泉的手大步奔跑,堪堪于轨道前停了下来,他惊奇地注视着承载人们的巨大红桦色机械缓缓驶动,而后回首向身后那人咧开笑,「濑名你看!是电车!我第一次见到电车啊!」

  「是是是我听见了,拜托你别嚷嚷,没瞧见路人都在注视你了吗?」銀发青年紧蹙着眉,满面不悦地以衣袖擦拭汗水,似乎无法理解月永レオ的兴奋,「好热……帝都的气温远比岩国高多了。」

  一面说着,便见濑名泉自顾自地退到了书屋的屋檐下,月永レオ连忙跟上,「啊、是了,濑名怕热嘛。」

  「れおくん你能不能记住...

【あんスタ/狮心】濑名泉anti讨论串part715

※2ch体
※ @鸑鷟之翎 《月永レオ×濑名泉 LONG INTERVIEW ~至今以來~》的连动,时间点在一年后(其实不重要
※别认真


1:濑名泉anti讨论串part715

※anti濑名泉的讨论串

※濑 名 婆 禁 入


2:

前楼索引:

pat1:[網址]
pat2:[網址]

……


10:

以下,濑名泉黑料,po完前禁插楼


………


55:

【文●炮】濑名泉×月永琉可热爱报导? !【2 shot】

【文●】...

【あんスタ/狮心】地球最后的夏日

※有段無差的生肉注意


  尽管夏日已届终焉,但濑名泉却感觉相较暑假开始时倍加炙热。

  暑气蒸腾于来时的柏油路上,摇曳成独属于大都会朦胧的海市蜃楼。

  燥热得令人烦躁,全身上下都黏腻无比,而太阳眼镜更是不断滑落。

  掌心出汗难以忍受,濑名泉想着道旁的情侣们怎能于这般酷热下依旧不屈不挠地十指交扣,不过徒惹不属于自身的体温浸染──然而下一瞬他却忆起某个并不遥远的过去。

  同样是残夏,艳阳烘烤大地的正午时分,真昼光芒刺目螫人。

  指尖被某人渗着薄汗的掌心紧紧攥着,行于与此刻相同的道途。

  那无疑是青春岁月中最后的夏日。


地球最后的夏日...


痛哭失聲,感覺預支了等等的好運了

但是我愛他。・゚・(ノД`)・゚・。

【あんスタ/狮心】濑名泉×月永るか热爱报导?!

※2ch体
※eg中るか是轻音部一员,这里设定为毕业后以女子乐团出道
※真的是狮心


【文●炮】濑名泉×月永るか热爱报导?!【2 shot】

1:

大人气偶像团体Knights成员濑名泉(23)被拍摄深夜出现在女子乐团成员月永るか(20)自宅前亲昵互动。

今年四月下旬网络便有目击传言,但当时经纪公司立刻以「濑名泉并没有女朋友」清楚地否认。

目前Knights所有成员已被紧急召回经纪公司,详细内容将于O月X日(木)发售的「周刊文●」报导。


2:

恭喜恭喜


3:

全国的欧吉桑抱头痛哭


4:

丑女...


【DC/赤安】指缝间的夕晖

  那是剎那之间涌现的冲动。

  或许是夕阳洒落的角度太过美好,使得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温柔而熠熠生辉,使得他能够抛下一切无谓的自尊与可笑的坚持,遵循心中唯一的念头。


指缝间的夕晖


  于降谷零个人而言,联邦调查局并不是公安的优良合作对象──自然不是说FBI靠不住,尽管他不愿意承认甚至希望这些美国人全部飞回太平洋另一端,但调查局某些探员确实拥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万难并配合双方计划行动,所以基本上的确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历经一番努力,两方终于建立起不为外人所知的合作阵线,虽不至于情报完全共享,但至少面对组织时得以减少彼此的牺牲便是长足的进步了。

  但这正是降谷零此刻感...

【あんスタ/狮心】沙漠玫瑰

※刚刚没成功转简重发
※流水账


  濑名泉初次见到那盛开的嫣红花朵是放学后与月永レオ并肩而行的归途之中。

  Desert Rose──沙漠玫瑰。

  听上去是相当厉害的植卉,令人联想到昂然绽放于荒芜边境的不屈,纵然在他看来这仅仅五瓣、于阳光下乍似朱槿或杜鹃一般的花朵,全然与艳丽的玫瑰毫无半分共通之处,濑名泉仍仅凭匆匆一瞥便记住了这个名字。

  「那里原本就有花店吗?」二十分钟后坐在地铁站长椅的濑名泉问。

  「一直都有喔?」往刚出炉的章鱼烧吹气的月永レオ满脸意外地道:「濑名没注意到吗?」

  尽管竭力搜索记忆深处,但他确实对那间布置精致的花屋毫无印象...

【あんスタ/狮心】盐

  濑名泉小心翼翼地将洒落桌上的纯白粉末聚集,而后放入透明的玻璃罐中。

  「不用这么麻烦吧,濑名!」蹲着擦拭地板的月永レオ嘟哝道:「只是盐巴而已,全部丢掉不就好了吗?而且都掉到桌上了,非常脏吧。」

  「我每天都有仔细擦桌子,不会脏的!何况盐巴加到菜里不就被高温融化了吗,也能杀菌的不是吗?」

  「这是歪理吧……」

  「也不想想是谁打翻的!」

  闻言,月永レオ立即噤声了。

  惨案起因于难得正襟危坐于餐桌上作曲的月永レオ──在濑名泉看来,光是坐在餐桌椅上而非趴在地上便足称正襟危坐了──谱曲至高潮段落时不慎由于太过兴奋,手肘撞上了桌边几星期前自萨尔斯堡带回的盐罐,倒下时撞击桌边...

【全职/黄喻】雨落之森(下)

※《套路》合志的老梗穿越文
※ @咸鱼摩卡星冰乐 的超美內插
上走這


  然而喻文州终究没能踏入国王寝殿,在见到宫殿的全貌前,他又回到了地球。

  如同冒险故事一层层逐渐挥去前方的迷雾般,喻文州竟开始享受交错于两个世界的旅程,并期待起抵达真实的那一刻;他隐约感觉到正如那个世界的黄少天所言,似乎每一次穿越都有其规律存在,然而恐怕缺了某种关键要素,导致喻文州尚未成功将一切联系起来。

  ——何况比起经历一趟并不影响现实世界运转的穿越物语,还是眼前的状况更值得专注。

  伴随母亲身旁踏入约定的咖啡厅,浓郁的咖啡香盈满了小小的店面,无孔不入地充溢了每一个角落。其实比起咖啡...

超感謝摩卡美麗的插圖!!!

全文等回台灣or我研究好手機如何排版後公開

咸鱼摩卡星冰乐:

劳动节混更以示劳动了(揍。


给毛毛的 黄喻合志《套路》的内插,特别棒的一个本Q///W///Q


搭档 @燦陽之下 ,niyo的文萌虐萌虐的,好想搞事情QWQ(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