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雨落之森(下)

※《套路》合志的老梗穿越文
※ @咸鱼摩卡星冰乐 的超美內插
上走這


  然而喻文州终究没能踏入国王寝殿,在见到宫殿的全貌前,他又回到了地球。

  如同冒险故事一层层逐渐挥去前方的迷雾般,喻文州竟开始享受交错于两个世界的旅程,并期待起抵达真实的那一刻;他隐约感觉到正如那个世界的黄少天所言,似乎每一次穿越都有其规律存在,然而恐怕缺了某种关键要素,导致喻文州尚未成功将一切联系起来。

  ——何况比起经历一趟并不影响现实世界运转的穿越物语,还是眼前的状况更值得专注。

  伴随母亲身旁踏入约定的咖啡厅,浓郁的咖啡香盈满了小小的店面,无孔不入地充溢了每一个角落。其实比起咖啡他更喜欢茶香,每当被大量的咖啡气息环绕,总是感受到沉重而喘不过气的压迫。

  喻家母子俩一坐下,对方便踏入店内。相亲者是母亲同事介绍,严格而言关系有些遥远,但好处是即便处不来也不至于影响未来的人际。

  对方的母亲使了个眼神,双方家长便识相地退下,而喻文州主动开口,笑着自我介绍。

  女子笑着说道:虽然不玩荣耀,但喻队长也是无人不知的,不少朋友都很崇拜您——相亲者毕业两年、目前担任某大公司的财务,相貌称不上大美人,但面容清秀谈吐得体,即便说着喻文州无人不知却也不惺惺作态,而是彷佛面对普通人一般泰然自若。

  难怪母亲东挑西拣选择了这名女性,情商高的对象相处起来也轻松,即便无法达到相亲的目的,至少也做得成朋友。

  然而即便他清楚与人交谈中走神并不礼貌,但无论谈天如何愉快,喻文州的思绪却不由自主地飘向遥远且不存在地球任何角落的彼方。

  为什么会穿越到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呢?

  为什么会与“黄少天”相遇呢?

  森林的尽头究竟有什么等待着自己呢?

  纵然无数次认为说不定只是一场荒诞的梦境,但无论是他带过去赠与那名骑士的事物也好、自己获得的奇异花卉也好,都印证了确实所发生过的一切。

  那个世界的黄少天曾问道,穿越有什么规律?而第一次穿越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景?

  对方询问的当下,喻文州毫不犹豫地笑着回答:“只是不重要的小事,应该不是因为这个。”

  尽管一次次告诉自己,初回穿越时不过是用微信与母亲谈及琐碎的家常话题,但如今回想起来,当时母亲和前几日相同,也是谈及相亲的话题,结束通讯前所问的是——

  “……喻队长。”

  女子突如其来的郑重呼唤使他怔了片刻,“有什么事吗?”

  彼此间氛围十分轻松,话题也没有任何差错,自己更不曾因心中的杂念而怠慢对方半分,有些困惑的喻文州望着欲言又止的对方,微笑着鼓励道:“请说吧。”

  “可能会有点冒犯,不过我想喻队长您目前应该不打算结婚吧——不是说刚刚聊天有什么问题,和喻队长聊天挺开心的,”女子笑着补充,而后又说道,“大概和我一样是被妈妈强押着来的?”

  适婚青年男女大多如此。喻文州苦笑道:“毕竟你也清楚我的工作,现在真的不适合组成家庭。”同期中虽不是没有先例,但在联盟这个大环境下只能称作不足以参考的极端个案。

  “不是说这个,”对方苦笑道,“我想问的是……”

  直到刚才都落落大方的女子竟有些踌躇,然而犹豫了半晌,对方终究是轻声说道:“……喻队长已经有了喜欢的对象吗?”

  ——文州你已经有喜欢的对象了吗?

  女子说出口的是与那一晚母亲相仿的疑问。

 

※ ※ ※

 

  早有预期心理的缘故,因此当喻文州和相亲对象道别后,一脚踏入某座细雨连绵的森林时并不感到意外。

  待在地球时总觉得下雨意味着沉闷阴郁,但此处从未间断的雨点却予人截然不同的清新,雨水的气息湿润却不觉厚重,纵使是简单的吐息,深入胸口的空气也沁人心脾。

  听见熟悉的铁甲足音由远至近自身后传来,他并没有回首,只是仰起脸努力向着蓊郁群木的之上的天空望出,并且伸出双手盛接那些一旦接触便消失殆尽的雨水。

  远较晨露更加虚幻,却是真实存在过的事物,就好像这座森林如此离奇又不可思议,却是确实存在于某一个遥远时空的场所。

  “好久不见!不过其实也没那么久,我们这里过了三天,按照两边的时差,你那边也才过了一天而已吧!”身着骑士装的黄少天笑着说道,而后如同察觉什么般眨了眨眼,接着猛盯着喻文州的脸庞不放,直到他感到有些不自在,才说道:“哎?你今天有点不一样喔?体悟到什么了吗?还是说找到答案了吗?”

  明明是问句,却断然下了结论的口吻令喻文州失笑:“怎么就这么肯定呢?”

  “这是理所当然的啊!因为我可是世界上最了解文州的人!”

  面对如此大言不惭的言论,他有些困惑地问:“你说的是这个世界的我才对吧?”

  对方一脸奇怪地望着他:“可是你们的灵魂是同一个啊?”

  “灵魂吗……”于身处剑与魔法的世界的骑士肯定是个再平凡不过的词汇,但对喻文州而言则是从未思考过的概念。

  “不只是说长相,说话方式啦、思考方式啦,还有文州你想事情时微微低下头,手指放在下颚的姿势也跟他以前一样。”

  尽管注意到这段话使用了过去式,但黄少天似乎不打算多加着墨,因此喻文州也没有追问,只是思索着所谓灵魂的说法。

  并未与这个世界的自己谋面,所以喻文州也不清楚究竟是否如此相似,他看着身着骑士银铠的黄少天,第无数回将眼前咧开了笑容的青年面孔重叠上地球的那位搭档——身形也好五官也好轻快的语调也好、甚至连绽放笑容时嘴角扬起的弧度都全然相同。

  随着每一次穿越,再再确认了自己所认识的两位黄少天的相仿之处,他知道不仅仅是外貌,毫无疑问拥有相同的灵魂。

  “……我同意灵魂绝对是一样的,”微笑着肯定对方的话语后顿了顿,喻文州继续说道,“但还是不一样,对吧?就算你喊我文州,但我也不是你认识的’文州’’。”

  明明是简单至极的道理,可人们一旦面对重要之人时便会错失这般理所当然的逻辑。

  黄少天仍旧笑着,不知为何喻文州觉得对方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寂寞——这样的神情似乎也曾出现在地球的黄少天脸庞。

  但笑容随着迈开的双足而恢复一如往常的灿烂:“文州你想知道什么呢?边走边说吧,我还有事情要和国王陛下报告呢。”

  跟随对方向着森林深处前行,一面感受着雨点滴落脸颊时仅仅一瞬的凉意,喻文州微笑着轻声说道:

  “可以说说这个世界的我们吗?”

 

※ ※ ※

 

  我和陛下——就是这个世界的你——是从小一起长大的,父亲是上一代骑士团长,所以我从还没懂事时就经常来到王宫,然后遇到年纪差不多的陛下。

  相遇的情形?记不得了啦!陛下有整整十个兄弟姊妹喔,我连先见到哪一个都不记得了,别让老人家回忆这个了——什么?文州你居然跟陛下一样大?虽然你们是长得一模一样没错啦,可是连年纪也一样……咱们两边不是有时差的吗?好啦我也知道不能在意这种事情,反正我就小你半年嘛!跳过跳过!嗯?皇储是什么?陛下他是前任国王的第十三顺位侄子喔。

  是啊,蓝雨国的王位继承权和直系血亲没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是由神决定的。

  我们和魔法师多得溢出来的邻国不一样,蓝雨就只有唯一一个、强大到邻国所有魔法师加起来也不足万分之一的、被神选上的魔法师。

  而那个人将会君临这个国度。

 

  剑与魔法、骑士与国王、神明恩泽的国度——听上去似乎有些浪漫。尽管喻文州怀揣的是这般感想,但骑士的神情似乎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即便眼前并非自己所认识的“黄少天”,但或许正如对方所说,不同世界的彼此拥有相同的灵魂也说不定,因此喻文州得以轻易察觉对方的情绪波动。

  “……原来这个世界的我是这么厉害的魔法师吗?”

  “是啊!陛下可厉害了!”明明称赞的是国王,黄少天却显得十分雀跃,“被选上为王之后只用了七天就掌握了魔法,历任国王还没有谁能做到这种程度呢。”

  “你的意思是,国王是被选中了之后才拥有魔法吗?”

  “邻国的魔法师好像是天生就拥有魔力,但我们的王室不一样,上一代国王离世的瞬间,蓝雨国就会产生新的魔法师;所以陛下在成为‘陛下’之前,真的就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不对也不能算很普通,毕竟能把皇家图书馆藏书全看完的也就只有他。”

  按照对方的说法,魔法是某一天便突然获得,因此谓之神选。喻文州静静地思忖着。

  “他……这个世界的我成为国王的瞬间,你也亲眼目睹了吗?”

  “不愧是文州,一下就猜出来了,”黄少天伸出手拨开差点划过脸颊的低矮枝桠,“我和陛下从认识之后就一直待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练剑一起听宫廷教师讲课,所以那天也是一样,我们在花园里面玩累了就直接倒在树下睡午觉,然后他跟我说了一个故事。”

  尽管不明白对方提起这件事的用意,喻文州仍旧顺水推舟地询问道:“什么故事?”

  “是他在书上看到的诗歌——我最讨厌那些繁琐的文字了,所以记不得详细的句子,只对故事有印象,”年少的骑士轻快地说道,他望着黄少天眼中映射的光芒,犹如晶莹的雨点般明亮,“某个遥远的村庄里,少年和少女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虽然少年自称是少女的哥哥,但其实他是偷偷喜欢着那个女生的,打算在十六岁时向少女告白,可是少年没能成功,因为在他满十六岁的前一天,母亲才告诉他事实上少年是母亲和魔物所生的孩子,在十六岁之前都与正常人无异,但十六岁后便会开始显露出不同于人的一面。”

  这并不是罕见的情节,地球也有不少内容相仿的书籍创作。但喻文州并未干扰对方,只是沉静地听着。

  “得知了自己身份的少年,从第二天开始便疏远了少女——说是疏远好像不太对,他依然和少女玩耍,少女被欺负时也会站出来保护对方,但是他不再打算和对方告白,而是计划着有朝一日启程离开村庄。”

  “然后呢?”

  “然后……”黄少天瞇起眼笑了,“天空放晴了。”

  突如其来的转折令他愣了愣,反射性地问道:“什么放晴了?”

  “文州的世界也是和我们一样吗?无时无刻都在下雨。”

  并不明白对方突然提起天候的理由,喻文州只是坦诚地答道:“我们并不像这个地方一样,地球有晴天有阴天有雨天,有些地方还会下雪……”言至此处他诧异地问:“你们一直都在下雨却有晴天的观念?”

  按理说互相矛盾的事实并不会同时存在,倘若真按黄少天所言,蓝雨国不分昼夜都持续下着雨,那身处这个国家的人民便不可能会理解“晴天”这个词汇。

  “下雪是什么?是你们那边才有的天候吗?”骑士先是询问道,而后回答了他适才的疑问,“我们蓝雨国有晴天,不过很多人一生都没见过晴天。”

  说着,身着银铠的对方伸出手,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明明穿着骑士的盔甲,偏偏掌心的部分并没有被铁块覆盖,这样岂不是将弱点奉送给敌人了吗——察觉他的目光停留于掌心,骑士团长说道:“假如不空着手的话,就感受不到雨水了……听说邻国下雨的雨水是不会消失的,但是文州你也知道我们这里明明不停地下雨,却接也接不住,”有些遗憾地如此说道,对方顿了顿又继续未竟的话语,“因为这是陛下的魔力化成的雨水。”

  闻言,喻文州不由自主地抬起头,雨丝不断纷落于蓊郁的苍翠林木之中,却从不恋栈于任何场所,触及的刹那旋即消逝,宛若不曾存在。

  他感受着雨点落于脸颊的须臾,而后轻声问道:“……所以天晴了,就代表王的魔力消失了吗?”

  “果然每个世界的文州都一样聪明,”黄少天很开心似地戳了戳他的脸颊,但脸庞的笑意却犹如深秋落叶般枯槁易碎,“上代国王驾崩了,所以蓝雨国也天晴了,直到神选出下一任国王、而陛下能够熟练操纵魔法为止,蓝雨国没有抵御外国的防护、也没有滋养万物生长的力量。”

  “没有滋养万物的力量……?”喻文州迟疑地复述对方的话语。

  但下一秒他忽地了悟了。

  黄少天曾说这个世界的自己并没有闲情逸致处理“另一个世界的人”这种小事。

  既然这是小事,那什么才是大事?喻文州轻而易举地自适才的话语中推断出正解。

  ——就是这个国度的一切。

  无论是这座森林也好、绽放的透明花朵也好、眼前向着自己微笑的黄少天也好,全都是蓝雨国天空下永不停歇的霏霏细雨所赠予的存在。

  似乎自他的神情中读出思绪,骑士团长并没有公布解答,只是说道:“你来了这个世界这么多次,总算走到尽头了!”

  喻文州这才意识到身旁林木逐渐稀疏,视野变得开阔,而古欧洲式的灰蓝色尖塔宫殿矗立于白石小径的终点。

 

※ ※ ※

 

  尽管不清楚实际原理为何,但晴日意味着王的死亡以及这个国家的衰败。

  喻文州站在骑士团长的身后,看着对方推开国王寝殿的门扉,他注意到明明该是至关重要之地,却不见任何人把守。

  这时他发现自己已然来到这个世界数次,却始终没有意识到一个疑问——为什么黄少天总是在大白天莅临国王的寝殿,这个世界的国王陛下难道不需要上朝处理政务吗?

  宫殿内看不见预期中的奢华装饰,并没有布幔以及摆设,门扉之后的正殿是大理石打造的巨大空间,不见任何家具陈设,除了中央铺就湛蓝为底、洒满了星辰光辉的地毯之外,其余的地面毫无间隙地盛开着喻文州曾见过的透明花朵,徒有柔软轮廓的植卉随着外头带进的微风而摇曳,犹如低矮却盛大的清澄浪潮。

  与其说是宫殿,更贴近专用于栽培花朵的温室。

  “这里?”

  “这里是陛下的寝殿,”拥有他的副队长面容的青年笑着回答,“虽然文州你可能不相信、或者有点害怕,但这个像是祭坛的地方,真的是这个世界的你的寝殿——因为陛下是魔法师嘛。”

  祭坛。喻文州注意到对方的用词。

  思绪流转须臾,他刻意问了个不着边际的疑问:“为什么要种这些花呢?你之前不是还特地拿来了?”

  “我拿来后陛下说这里空荡荡多没意思,干脆就在这边大规模栽种了,原本我是说干脆把你之前带来的白玉菇种在这好了,不过陛下说姑且还是有点神圣的地方,我只好放弃这个念头了。”

  “……既然是这么神圣的场所,外人能够进来吗?”

  “一般当然是不行,所以这里才没有侍卫和仕女,”如同特意解答他的疑惑,黄少天接着又说道,“但是文州你是特别的,我觉得带你来这边的话肯定能解决穿越的谜题,放一百万颗心跟我走吧!”

  喻文州点了点头,尽管有些忐忑,但仍旧迈开了脚步。

  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为对方是黄少天。

  “对了,我有问过吗?”走在前方的那人说道,喻文州看不见黄少天的神情,只能从口吻判断对方此刻带着笑意,“那个世界的我和文州感情怎么样?你好像有说过你们是搭档?”

  脚下向着宫殿深处延伸的湛蓝色地毯恐怕是这个世界的产物,夜空的颜色之中无数光点宛若真实的繁星般此起彼落地闪烁,令他产生了自己正走在宇宙之中的错觉。

  “嗯,我们是搭档……”垂下眼,喻文州于心中勾勒出远在地球的那个人,一字字缓慢地回应,“也是十年的朋友。”

  “十年啊?那我跟陛下认识比你们久一点,不过我也不记得我们到底认识几年就是了。”

  “青梅竹马都是这样的。”喻文州微笑着说道。

  “不过你们肯定会在一起更久的。”

  对方笃定地说道,对于明显包含言外之意的话语他并未追问,只是跟着骑士团长向着深处迈进——总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总是在向前走,无论是穿越森林也好、穿越名为寝殿的祭坛也好。

  花海一直延伸至深处,被耀眼灼烁的星河所分离,乍看犹如玻璃透明易碎,却又犹如滴落的雨水那般温柔环绕着宇宙的两名旅人。

  星河的终点并没有门扉,喻文州见到了圆弧形的光辉,来自于巨大的空洞,持续向前,他才发现那是一间有别于宫殿装潢的古旧石室。

  宽敞的石室内部中央种植着一稞树,而树的周遭依旧盛开着透明的花朵,树木的上方并未建筑天花板,而是直接开了天井,洒落淡淡的光芒——虽然有些在意天井下方未见飘雨,但他更纳闷的是并没有看见继续向前的道路,正打算开口询问身旁的骑士,便于此发现了“自己”。

  饶是冷静自持的喻文州也不禁瞪大了眼,无意识地低喃道:“这是……”

  “嘘!”黄少天将食指置于唇边做了禁声的手势,“陛下还睡着呢,别太大声哦。”

  其实自己的音量并不高,喻文州清楚对方特意提醒不过是为了肯定他心中的困惑。

  眼前所见的确实是这个世界的自己。

  ——该说是人类附着于苍木、还是树本身化成了人类呢?

  喻文州下意识地接近那棵苍翠的树木,蓝雨国王的“王座”较他略高一些,因此喻文州不得不抬头仔细审视对方,尽管拥有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但五官和自己全然相同,看上去是坐在树干中心,事实上却是树干环绕着青年,而腰部以下已然化作青苔攀岩的树干的一部份,融入翠绿之中。

  还来不及说什么,便见金色的光点蓦然落入视界之内,喻文州定睛一看,“自己”身周飘散着细小得几乎融入天井落下的光泽中的光点,他忍不住以指尖去触碰,明明光应该是不可接触的物质,却于指尖触及的瞬间烟消云散。

  “那是陛下的魔力,”身后传来的嗓音适时回答了他的疑惑,“所以才只有这里没有下雨,陛下的魔力会透过天井出去,然后成为雨水抵达这个国家的每个角落。”

  喻文州回过头去,迎上了黄少天的笑容——但他知道那双眼睛并没有一丝笑意,“我……他是继任王位后就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是哦,前任陛下驾崩后,被神选上的陛下……文州的左手指尖冒出了绿芽,”骑士平静地解说道,“那就是国王的证明,他会在这里维持着整个国度的运作,守护大地、赐予万物生命、让这个国家的一切运作。”

  直到死为止吗?

  无须化作语言出口,喻文州也清楚这个问题的解答。

  “所以我才成为骑士团长,既然他用生命守护这个国家,我也得多少做些事情为他分忧嘛,虽然陛下不管内政就是了。”

  喻文州睁睁地注视着青年沉睡的面容:“……他之后会变成一棵树吗?”

  “还不到十年就已经半个身子都融入树木了,应该快了吧,听说历代魔力越强大的王树化的速度越快,”黄少天笑着说道,“虽然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但至少他醒来可以聊聊天,现在双手也还可以动,偶尔下下棋看看书也很好了。”

  哪里好了。

  明明不该是笑着说出的话语。

  也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神情,骑士微笑地望着他,而后轻快地说道:“好啦,我已经全部和文州交代了,现在换文州遵守约定,说说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吧。”

  他瞅了眼沉眠的树木,以及环绕着国王的淡淡光辉,接着转移目光投在银色铠甲的骑士身上,而后深深吸了口气。

  “是因为少天。”

  显然并未出乎意料,骑士的脸庞没有任何震惊之色,只是静静等待下文,喻文州继续说道:“每次我逃避少天的事情的时候,就会来到这里。”

  无论是被询问“喜欢的人”或者源自黄少天本人的逼近,宛如被迫正视自己的心境一般,他总是来到这个世界,与全然相仿却又截然不同的两人相逢。

  骑士突地向着他伸出手,指尖即将触及他的脸颊的前一刻猛然收住,而后落在肩上,喻文州有些困惑地望向对方,便听骑士笑嘻嘻地说了:“虽然很想摸摸你的脸安慰一下,不过这不是‘我’的权力。”

  “真巧,刚刚你说陛下的事情时,我也差点伸出手抱住你了。”喻文州玩笑地答道。

  “哇啊这可不行!”对方假模假样地抱着肩膀躲开,“幸好你住手了!不然我怎么跟陛下交代呢!”

  他轻轻地笑着:“我还是分得出来你们两个的差异的。”

  “所以这就是你没喊过我少天的理由吗?”

  喻文州望着满面灿然的骑士,想着果然被看穿了——明明平时都是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的话痨,但触及真正重要的事物时总是点到为止并将一切交由心照不宣。

  所以这个世界的黄少天仅仅是领着自己来到寝殿,让他见到这个世界的自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说。

  不需要来自地球的异世界旅者的同情、也不需要任何矫情的话语。

  倘若是漫画的话,或许自己应该说“会代替这个世界的喻文州获得幸福”,但事实上他幸不幸福,和此处沉眠的国王又有何关系呢。

  或许彼此确实是同一个人没错,但他手中所能把握的,依然是远在地球的蓝雨战队、可靠的伙伴们、只属于赛场的荣耀、以及一路并肩同行的搭档。

  所以喻文州选择坦率地响应对方的细心:“是啊,虽然长相一模一样,但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黄少天。”

  纵然灵魂相同也没有意义,十年间于蓝雨战队扶持的搭档岁月无人得以取代。

  听见这话的骑士笑得更加灿烂了。

  宛若冬阳般,这个笑容使视界中的所有都倍加柔软,他几乎产生了沉眠的魔法师也被骑士团长感染得漾起微笑的错觉,于圣殿石室之内、于守护这个国度的苍翠绿荫、于透明的花朵摇曳之中、于魔法的光辉下的骑士与国王,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温柔而绮丽。

  可以的话喻文州渴望将这一幕烙印于眼底,永世不忘。

  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穿越另一个世界了。

 

※ ※ ※

 

  “……他走了吗?”

  沉眠魔法之树上的国王轻声开口,黄少天连忙凑上前:“陛下早就醒了?怎么不和他打声招呼?人一生能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聊天的机会可不多呢!”

  “我也想,”喻文州淡淡地笑道,“可惜半梦半醒的。”

  越是消耗魔力滋养这个国度,喻文州便将更加与树融为一体,直到连人类的精神状态都失去,成为纯粹制造魔法的植物,这几年的嗜睡便是过度症状,两人都非常清楚这点。

  他向前两步至喻文州面前,抬起头直直望进对方的眼眸,黄少天曾半开玩笑地抱怨明明当初两人身高差不多,结果喻文州倚靠树的力量硬是坐在比自己高了十公分的地方简直不公平,对方则笑盈盈地回答这些树也是自身的一部份,当然算在身高里面。

  “你担心另一个世界的我吗?”

  黄少天伸出手,掌心轻抚着对方的脸颊,而后咧开笑:“放心吧!不管是哪个世界的我都最喜欢文州了。”

  “少天,这个叫做答非所——”

  骑士没等对方说完,便仰起脸吻上了他最爱的国王。

  “没问题的。”

  “……嗯、肯定没问题的。”

 

※ ※ ※

 

  对于地球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离开咖啡厅的瞬间,喻文州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待在相亲的咖啡厅的屋檐下。

  云层并不厚重,但明亮的午后竟悄然降下了沉静的小雨。

  喻文州取出手机,摁下了无须看屏幕也能够流利打出的号码,贴在耳畔的等候音单调而一成不变,却带来心口由于期待而小小的悸动。

  熟悉的清新气息缭绕身周,全然背离滂沱二字的雨丝连绵而悠长。

  沁凉与宁静盈满了午后的街道,令他联想起了某个遥远时空的森林之中,同样无时无刻下着静谧的雨,犹如谁以一生轻声吟咏的歌谣。

  “……喂、少天吗?”





後記
整篇文的印象氛圍大概是新海誠的《言葉之庭》(雨和綠葉的畫面),寫文的BGM則是這首
感謝閱讀,也感謝製作了這本本子的 @渝晓思 !非常非常愛妳!!!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