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第七年的告白

【520交换点文】命题:七年之痒

感谢出题的 @不惑 ,好像毁了妳的题目(爆



  降落苏黎世机场时已是当地晚间八点多,和故乡不同,夜晚的天尚未全然晦暗,经历迅速的出关手续后给孙翔传去已然抵达的信息,却没能获得回应,周泽楷也不急,想必对方正忙着照顾一群刚得冠兴奋不已的队员。

  毫不介意地慢悠悠搭乘地铁至市中心的民宿,周泽楷对住宿的定义便是放置行李以及有床睡的地方,因此从不介意住宿是否高级,只要便利即可。

  「到酒店了吗?」刚放下行李便收到对方迟来的回复。

  「刚check in。」

  「房间长什么样子?」

  周泽楷想了想,直接拍了张简陋的室内照片传去。

  同是宅男的对方对于享受也没什么概念,只是感叹道:「单人床真小!你应该订QUEEN SIZE才对。」

  「还行。」

  孙翔喔了一声,混在背景音中有些模糊,周泽楷好奇地问:「你在外面?」

  「那群小鬼坚持要来酒吧见世面,但是现在一个个怂了不敢喝酒不敢跳舞,坐在旁边盯着舞池洋妞的大腿干瞪眼。」孙翔气冲冲地说道,周泽楷轻笑了几声,他知道对方不过是虚张声势,于是也开了句玩笑,「好看?」

  「和你比差多了,高兴吗?」孙翔恶狠狠地说着,最后几字彷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几年相处下来深知捉弄与调情间的分际,于是自然而然地转移话题:「他们明早回国?」

  「下午的飞机……啊有个白痴喝了半罐啤酒就倒了,我先挂!」听见手机那头传来诸如你们怎么不看好他啊也不想想酒量打算宿醉着搭飞机吗等斥责,片刻后孙翔似乎意识到通话尚未结束,抓起手机匆匆抛下一句:「你倒时差早点睡呗,晚安!」

  「晚安。」

  确实是好好地关照着后辈们。将手机放在床头柜上的周泽楷扬起微笑。

  换作几年前,关照这个动词放在孙翔身上大概有几分语病的意味,可所谓时光荏苒便是这么回事,数日前江波涛才在群组里感叹,新闻中以偕同人员身分随着国家队出征的孙翔简直像另一个人似的,感觉都不认识了。

  孙翔本人倒是嘴硬地表示从以前到现在都没变过,然而某年生日遭强迫观看越云和嘉世时期的录像时,当场羞耻得脸红脖子粗,几乎能滴出血来。

  不过在周泽楷看来,对方身上某些属于本质的事物,确实由始至终从未改变。

  而他也感谢这些不变。


第七年的告白

 

/01 And so life goes on

  周泽楷已然不记得初见孙翔的心情了,而这句话反问对方恐怕也答不出所以然。

  荣耀联盟第十七赛季已然落幕地如今,距离孙翔出道竟已有十年之遥,至于孙翔认识周泽楷可能是第五赛季的训练营时期──他们曾就这个问题进行过短短的讨论,结论是谁的记忆力都不比对方高强。

  世人总道白驹过隙,而他则是在孙翔进入自己整整三分之一人生后才体悟这个简单的道理。

 

  「你还记得出道第一场比赛吗?」

  年初时孙翔有事出差至越云战队,周泽楷便顺理成章地随同对方拜访父母,两人抵达战队大楼时是再平凡不过的上班日,工作人员恐怕都安分地待在办公桌前,唯有门口的保安招呼他们。

  轮班的中年男子似乎并没有关注荣耀,看见周泽楷时没有特殊反应,倒是对上孙翔着实苦思了一阵,「你、你是……」

  「没想到这么多年都没换过人。」孙翔先是这般嘟哝,而后才为对方解惑:「我以前也在这战队。」

  「喔!」保安拍了下手,「我就说自己见过的人都会记得!很多年前了吧?」说着又凝神细看片刻,「你是晚上老订肯德基的那个小鬼?」

  「才不小了、不是!为什么只记得肯德基!」

  先是一如往常地抓错重点,接着孙翔才极度不满地胀红着脸发出抗议,周泽楷忍不住别过脸去,以免自己笑出声。

  「越云的保安当了十二年,你是唯一一个用鸡腿贿赂我的选手。」中年人理直气壮地回复,接着才想起正事:「回来看看战队?那出示以前的选手证吧。」

  孙翔这才带着几分骄傲地亮出荣耀联盟的员工证,「来谈事情的!」

  「喔,」显然不识得联盟标章的对方瞬间收起热络,「既然是公事的话麻烦分别提供身分证并且在这里登记,离开前再来取回。」

  「……就这么对待给了两只鸡腿的恩人?」

  「明明是鸡腿鸡翅各一只好吗?」

 

  周泽楷记得自己许多年前曾造访过一回越云战队,是第五赛季还是第六赛季的事情呢?总之当时孙翔甚至尚未出道,恐怕越云也无法置信再不久竟会拥有一名神级的狂战士于这个不上不下的中流战队横空出世。

  「好像没什么变嘛。」

  等待了一个多小时后,在大厅喝咖啡滑手机的周泽楷终于等到了会议结束的孙翔出现,「经理说我们可以随便逛逛。」

  瞥了一眼大厅墙上现任越云队长的海报,他点了点头。

  然后孙翔便于空无一人的走廊问出了那个问题。

  「你还记得出道第一场比赛吗?」

  「……嗯。」

  「跟谁打?」

  「霸图主场。」胜负自是不言而喻。

  于是旋即收获怜悯的目光,「刚刚战队的人又跟我怀旧,说什么第一场比赛横空出世,那时就知道绝对会封神……可是第一场明明是对昭华客场,我根本没上单人赛就算了团队还他妈输了!」孙翔又强调道:「昭华啊昭华!封个屁!」

  周泽楷有点想揉揉对方的头发,尽管走廊不见人影,仍旧强行压下了这个念头。

  「还以为早忘光了,结果居然记得那么清楚。」孙翔摸了摸鼻子,「不过好险你也记得,不然像是我很小心眼似的。」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说出口:「不记得和你的第一场比赛。」

  「没事。」对方豪迈地挥了挥手,「反正我也不记得。」

  这么说着的孙翔终于忍不住自门缝中偷窥正规选手训练室中的情景,周泽楷没随着对方闹,只是站在一旁注视孙翔小心翼翼地走到没掩实的门扉旁,屏息地窥视其中一举一动。

  恋人做贼时他环视周遭,便注意到越云走道尽头上不合时宜的事物,储物室旁张贴着泛黄的海报,他忍不住好奇地上前,明明放在室内却宛如历经岁月沧桑,纸张脆弱得只消指尖轻轻碰触便化为碎片。

  直到走近才看清图像的正体,身着越云队服的孙翔──那是仅仅在一年半中发行的海报。

  无论如何回想,周泽楷都记不起来初闻孙翔这个名字是何时、以及当下的心境。

  不过恐怕容易猜测,当时媒体铺天盖地渲染着锐不可挡、直指大神的小战队新人,就和过去的自己一样──不对、甚至胜过他出道时的声势,毕竟孙翔并未撞上新秀墙──所以自己必然是在战队中听说要多注意越云这名技术过硬的新人,或许也仅只于此罢了,说到底那时的轮回已然摆脱了中游战队的水平,目标向着各大豪门,不可能在一名新人身上多费工夫。

  这一刻他竟感受到迟来的遗憾。

  「怎么了……靠、他们竟然还贴着。」终于发现恋人不在的孙翔向着周泽楷走来,而后同样注意到了陈旧的海报,脸庞写满无法置信。

  周泽楷的目光轮流于海报上神采飞扬的少年、以及苦恼地打量海报的男人之间梭巡,揉合了两人所处的场地导致这种感觉太过奇妙,彷佛过去的恋人跨越了数千昼夜来到自己面前,并且扬起了笑容打招呼。

  但是那个孙翔既不会呼喊自己「周泽楷」、更不可能呼唤「队长」,充其量就是一声拘谨又生疏的「周队」。

  过去人们给予孙翔的评价是骄傲与张扬,但这辈子却从未真正经历过那样子的对方。

  相遇的时候、成为搭档的时候、以及作为情侣相处七年至今,周泽楷总认为早已见过了孙翔无数的面貌,但仍旧有许许多多的样貌,是即便对方站在自己面前也无法展现的。

  「你在想什么?」

  孙翔猛然凑了过来进入周泽楷的视界中,直接截断了他的思考。

  由于天性寡言的缘故,即便一群人闲聊时周泽楷不出声也不会有任何违和感,但奇妙的是对方总能凭借直觉分辨出他的沉默是正在倾听众人谈话、或者单纯神游而已。

  他扬起微笑,「第一次遇上你是主场客场?」

  闻言,孙翔歪着头思索片刻,而后一槌定音,「百度呗。」

  果然还是有些可惜。

  周泽楷暗忖,但至少无论如何,成为恋人之后这七年的孙翔是独属于自己的。

 

/02 迂回的旅途

  灿烂艳阳穿透绿叶洒落在地,化作随着微风不断摇曳的光点。

  周泽楷喜欢这般令人感到温暖与清新的景象,更喜欢倒映于孙翔眸中的画面,以及其为之展露的笑颜。

  他仔仔细细地端详着身旁的搭档,蓦然察觉了过于理所当然而始终被自己忽略的事实。

 

  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已然落幕,中国国家队夺冠并受访后众人才正式迎接了迟来的夏休期,总归签证的停留日程尚有余额,比起满载荣耀凯旋归乡,队员们几乎都是选择借难得公帐旅游的机会停留欧洲。

  周泽楷与孙翔便是其中之二。

  两个宅男对观光并没有太多要求,索性便参考旅游导览并开着导航前往各大景点,走走停停,顺便于旧城区的商店街物色纪念品──江波涛指定的手表、吕泊远想吃的巧克力以及方明华想带给妻子的护手霜皆已采购完成,至于吴启指定的瑞士美女则有根本性的难度,两人随意地挑了件阿尔卑斯山的POLO杉打发,和杜明的是红蓝情侣装。

  出了商店街后沿着石砖小径直走,尽头便是晴空之下苏黎世夙负盛名的圆形双塔。

  尽管周泽楷全然不明白不信神对宗教没兴趣的两个大男人偕同至苏黎世大教堂的意义,但孙翔看上去倒是没有特别抵触,甚至有些隐藏不住的兴奋,纵使组成搭档业已一年,但对方身上仍有许多出乎意料的事物。

  「我上次出国都快十年前了。」没等他问,孙翔主动解答道:「初中后就没出去玩过了。」

  想了想对方初中、高中、进入职业战队一路以来的境遇,职业选手的限制,紧凑生活中根本连休息日都罕有,何况连假,自己也不过是第八赛季的夏休期才趁着刚夺冠,和轮回众人报公帐出国玩了一趟。

  这么一想他倒是相当理解孙翔的兴奋之情,对方的性格本来有时就和孩子似的,郊游的目的地无所谓,单单远足二字便足以构成令人雀跃的要件。

  而那位孩子此刻正兴致勃勃地拉着自己的手,于苏黎世大教堂门前留下一张合影并上传微博──教堂室内禁止摄影。

  笑容是具有传染力的,被拉着面对手机镜头时,周泽楷也跟着绽开了笑。

 

  除了一楼的大片瑰丽彩色玻璃外,旅游手册中千叮咛万嘱咐务必登上苏黎世大教堂塔顶,周泽楷与孙翔从善如流地于入口处买了票,一前一后地走过狭窄的旋转楼梯,前后没有游客,彼此的足音响彻矗立数世纪的神之居所。

  阳光自楼梯旁的小型天窗透入,洒落满载年华的石阶以及石墙,连半空中闪闪发亮的悬浮粒子都是岁月的气息──「感觉像在拍哈利波特似的。」他的搭档认真地表示。

  周泽楷仔细回忆了那部奇幻电影,感觉自己彷佛落入异界的旅人,努力登上古堡的顶端寻觅一份绝无仅有的奇迹。

  或许是为了营造氛围,塔顶的门扉是紧闭着的,厚重的门扉与教堂大门设计相同,其上雕满了繁复华丽的花纹,走在前头的周泽楷刚握住门把,孙翔的手立即覆了上来,「一起开!」

  他愣了愣,那人说得理所当然,自己的心跳却蓦然少了两拍。

  「一、二、三──」然而对方却径自开始倒数,周泽楷回过神,连忙在数到三的瞬间与对方一同压下手把,并且将厚重的门扉向外一推。

  午后的阳光柔软而不具侵略性,细细密密地填补了所有的阴影。

  才踏出一步,陡然辽阔的视野令周泽楷不禁瞪大了眼,而孙翔则「哇、」地一声惊叹。

  被水一般澄澈透亮的碧空笼罩的世界中,整个瑞士大城便在彼此脚下,前方便是波光粼粼的利马特河,而他们则与对面河岸的圣母大教堂遥遥相望,城区中房舍星罗棋布却不杂乱,明明是享誉国际的大都市,却无端拥有一份恬淡闲静的气息。

  周泽楷双手紧握着围墙,瞇起眼感受属于瑞士的夏日微风,连心跳都有些激昂。

  「好爽啊──」孙翔倒是直接将心中那份感动化为言语,一面嚷着一面咧开了大大的笑。

  今天似乎一直都是这样,每当看见对方的笑容,自己心中的那份喜悦便更加滋长。周泽楷漫不经心地想着,这种感觉应该如何解释才好呢?

  彷佛满水的玻璃杯,只消再一滴,他的解答便将漫溢而出。

  「你们是周泽楷和孙翔?」

  突然出现的中文女声令神游的周泽楷与忙着拍照的孙翔同时一惊,回头便见一名二十来岁游客打扮的女子赶紧摀住了口,或许是见到他们的错愕神情,对方连忙压低嗓音,「我是来看国家队打比赛顺便观光的,没想到可以在这边遇见你们!可以合照吗?」

  原以为远在异乡便不需像国内那般遮遮掩掩,没想到还是正面撞上了粉丝,周泽楷愣了半晌便立刻镇定下来,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孙翔的后背,而后才向女子点点头,「嗯。」

  「真的吗!」

  女子惊喜之下拔高音的回复令孙翔急急忙忙地「嘘」了一声。

  「嗯,但别喊其他人。」周泽楷慢吞吞地说着,接着瞥了孙翔一眼,他的最佳搭档连忙补充道:「也不要放到微博上让大家满街找人!等我们回国了怎么P随便妳!」

  对方自是忙不迭地点头,于是双一组合一左一右地配合女子身高半蹲,周泽楷望着手机屏幕中张扬却不尖锐的灿烂笑容,忽地觉得一阵柔软,当粉丝按下快门时,他原先搭着孙翔的手轻轻一握,搂住了对方的肩膀。

 

  无论教堂大小,其后方人烟稀少之处,总是一片被绿荫环绕的墓地。

  午后的阳光透过扶疏枝叶的缝隙洒落于铭刻沉睡之人的石碑,这幅景象令死亡不再是阴暗恐惧的表征,而是宁静安详的摇篮。

  「……居然飞过半个地球还会撞上粉丝,太可怕了吧。」孙翔显然心有余悸,似乎听说过对方在网吧被粉丝包围的小道消息,或许也种下了被粉丝追着跑的阴影也说不定,这么想着便听搭档又补上一句:「这样还有哪里能安心出门啊。」

  这才是荣耀遍及世界各角落的证明。周泽楷想这么说,却没有开口,只是笑了笑,「比国内好多了。」

  「这倒是……至少我们现在还能讨论接着要去哪,在国内就得打道回府了。」

  「想去哪?」

  「我想想……」口中这么说着,孙翔却于其中一面墓碑前蹲了下来,指尖画过纯白石碑上的字迹,双眼紧盯着异国的文字仔细研究着,并轻声嘟哝「这是德文吗」。

  周泽楷并不开口催促、也不问对方检视墓碑的意义何在,只是同样在一步之遥的地方蹲了下来,目光先是落在描摹着铭刻字迹的指尖,而后慢慢地移到了手指主人的脸庞。

  毫无理由地,他忽然觉得很开心。

  「怎么了?」

  即便迟钝如孙翔也注意到他的目光,纵使对方转过头来,周泽楷依旧没有回避视线,只是静静地凝视搭档眼中随着枝叶摇曳而浮动的亮晶晶的午后灿阳。

  ──或许此刻对方同样直直望着映于自己眼底的光。

  这一瞬,他倏地什么都懂了。

  尽管谁也没率先吐露任何言词,但周泽楷知道孙翔必然也明白了。

  持续望着彼此眼中的光芒,他们缩短着之间的距离,直到吐息融合为一。

 

/03 第七年的告白

  「泽楷啊,你和小孙在一起多久了?」

  母亲削水果时,看见也不知被哪位丧心病狂人士推派为世邀赛发言人的孙翔于节目中受访,顺口问了一句。

  倘若是平凡的某一天,甚至对宅男而言怎样都无所谓的圣诞节、情人节等,周泽楷或许有记忆混淆的可能,但首次获得世界冠军殊荣的日子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记错,于心中默默计算后,他才回答:「快七年。」

  「这么久?」话中隐含着竟然长时间背着父母地下恋情的意味,周泽楷正有些答不上来,母亲已然放过他跳转至下一个问题,「当初是谁追谁?」

  周泽楷沉默半晌,「……八卦。」

  「我是你妈!」

 

  网络上似乎有个牵强附会的说法:人类的细胞将于七年全部重新汰换,因此七年后将会成为截然不同的崭新存在。

  然而事实上体内细胞代谢的周期并没有统一准则,譬如皮肤更新周期为二十八日、血液每四个月全部更换一次等等……无论如何,似乎不少人以此为借口,强行为七年之痒谋求一个乍看合理的缘由。

  那些听见他们交往至今业已七年的人们,譬如江波涛、譬如方锐、譬如他的母亲,都在这个时候摆出爱情大师的面貌,振振有词地表示:「七年啊,这可是一道槛喔。」

  周泽楷告诉孙翔这件事时,对方人还待在法兰克福的车站,他听见手机另一端人声鼎沸,几乎要掩盖过恋人的嗓音。

  「为什么是七年?」对方重点从来没抓正确过,但这也在他的意料之内。

  费了番功夫解释了细胞汰换的论点与玛丽莲梦露电影的链接,电话那头孙翔嗯嗯地响应着,也不知道听懂了没──说起来,彼此的生物基础知识或许是同等欠缺。

  「总之就是七年后身体器官都换了,所以可能不会喜欢同个人?」孙翔做出了有些偏差的结论后,顿了顿,问道:「那我们怎么还没有七年之痒啊?」

  话语尾音轻快,听上去似乎有些跃跃欲试,周泽楷简直哭笑不得,「很期待?」

  「怎么可能,我连想象跟你之外的人在一起都办不到,七十年之痒都别想。」

  孙翔斩钉截铁地说道。

 

  年初时周泽楷随着孙翔前往越云战队处理事情,并顺道造访了对方位于同城的老家,而当初便是贪图地缘才报名了越云的训练营,回家的路上孙翔解释道。

  虽然和父母出柜是在三年前,但真正化解心结,并且在名为「家」的场所,以亲人的身分聚会还是头一遭,孙翔一路上嘲笑周泽楷掩盖不住的紧张,然而自身也时不时展露满脸焦虑。

  最后饭席全然不似周泽楷想象的剑拔弩张或者气氛低迷,就像是全天下所有的平凡家庭那样,一面闲聊一面吃着家常菜,孙翔的父母早在儿子转会轮回那年便造访过俱乐部,清楚周泽楷沉默寡言的性格,因此对于努力多说几句的他感到十分新奇。

  整顿饭的气氛比起热烈一词,更贴近于温馨,毕竟家人间终究不是觥筹交错的交际场合,无须谁强打着精神持续炒热气氛,餐桌上只要有关心与亲近便足矣。

  最后的最后,孙翔的母亲趁着两人独处时,笑着对周泽楷说:「如果今天小周是个姑娘的话,我会对我儿子说『要好好照顾人家』,如果我生的是女儿的话,这时候差不多要告诉你『翔翔就交给你了』。」

  可是他们都不是,「如果其中一方是女的就好了」的念头,认识至今连一秒都未曾浮现。

  「所以,没有谁照顾谁的问题,你们就一起走下去吧。」

  孙翔的母亲如是莞尔说道。

  

  再去一次苏黎世吧。

  这个计划也不知是由谁提出的,似乎在那趟获得家人祝福的归途后,便自然而然有了共识。

  那是他们初次踏上世界的舞台,也是决定牵起彼此的手的地方。

  由于孙翔以随行人员的身分陪伴国家队前往德国,便索性相约世邀赛后的瑞士,而周泽楷则请了长假,提前一日飞过半个地球。

  原以为七年岁月太过悠远,大部分的事物都将被抛弃遗落回忆的角落而湮灭,然而实际踏上这块土地时,周泽楷才惊觉原来自己早已铭记了苏黎世的一切,无论是步伐踏在石砖长道的力道也好、城区的笑语也好、阳光的温度也好、这片异乡的气息也好。

  孙翔传来讯息,跨国火车预估下午抵达,周泽楷算准了时间,闲散地自民宿走向火车站接人。

  他住在利马特河边,自窗口便得以觑见苏黎世大教堂高耸的塔楼,单单只是遥望着千年前的建筑,周泽楷的心思便不自觉地飘向七年前的那个夏日。

  或许是穿越蓊郁林木落下的阳光太过温柔,所以在他看来目之所及的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耀眼得令人屏息。

  而也是于那一剎那,周泽楷有生以来初次渴望有某个人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

  万幸那个人也抱持着同样想法。

  这么说起来,由于彼此太过顺理成章,反倒缺失了某些决定性的话语。

  坐在苏黎世火车站前的喷水池旁,周泽楷蓦地意识到了被两人忽略整整七年的事物,自己比起言词更擅于以行动表达,而对方则性格直率,所以既然已成天经地义的事实,便谁也没想到开口弥补过去不曾出现的告白。

  「我出站了,你在哪里?」

  「大门出来,喷水池。」

  「喔好那你不要动!」

  跨境火车到站,又一波旅客自苏黎世总站涌出,周泽楷直盯着那些来往的人流,寻觅着熟悉的身影。

  而后,苏黎世的午后阳光之下,他看见恋人一面咧开笑向自己挥着手,一面步下阶梯。

  就像七年前位于同个国度的那一日、就像彼此相伴以来的两千多个日夜,单单望着对方便令他不由自主地绽开笑容。

  周泽楷没有动,只是伫立原地笑着凝视这幅太过柔软美好的景象,并且当孙翔走到自己身边时张开双手,将全世界最重要的这个人拥入怀中。

  然后他在对方的耳畔轻声说道:「────」



后记
最近家里桌机开不了LOF,在公司赶完发出,谢天谢地
强行贴合七年之痒、强行贴合告白(。
最后感谢参加520活动的大家><

评论(10)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