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Knights+狮心】冬日的赠礼

※繁體點我



  With all good wishes for a brilliant and happy Christmas season.

  ──于辉煌快乐的圣诞佳节中,献上一切美好的祝福。

  如今想来,自己初次以Knights的一员站上Starlight Festival的舞台,俯瞰台下观众十既没有喜悦更不见任何祝福,填满心中的是自责、懊悔、空虚以及无尽的寂寞。

  即便不曾诉之于口,但于他而言,事隔一年得以与众人伫立相同舞台之上,便是远胜一切的圣诞赠礼与祝福。

 

冬の贈り物

 

  「请问两位前辈Christmas当日有空吗?」

  与两个月不见的后辈相约于咖啡厅的开场白就是令濑名泉摸不着头绪的一句话,紧接着不知是为了找麻烦或者纯粹看好戏,另一名实质比自己年长了两个月的后辈笑容满面地道:「小朱说什么呢?国王大人和小濑圣诞节当然是没有空的啊。」

  「熊──君──」

  只可惜朔间凛月这辈子从未惧怕过自己压低嗓音的恫吓。

  「不是吗?毕竟圣诞节是偶像带给粉丝爱与梦想的日子,档期排满很正常啊?小濑联想到哪里去了呢?」不怀好意的笑容只让濑名泉怒从中来。

  「什么叫做联想到哪里去!」

  「Coach请您不要让事态变得更复杂!」

  朱樱司不满地说道,然而似乎还想多说什么的红发少年被濑名泉身旁猛然抬起头的作曲家抢下先机,「哇哈哈哈果然朱樱这个称呼还是很不习惯啊!凛月你说呢?」

  「都喊八个多月了……」

  朱樱司满脸「现在还说不习惯未免也太迟了」,而擅长作为和事佬的鸣上岚连忙开口缓和气氛并导回正题:「小司是打算邀请国王大人和小泉回来参加固定在圣诞节当日举办的Starlight Festival,所以才会询问你们有没有空──也是今天找你们出来的目的喔。」

  「欸?回去参加?已毕业的也能上台吗!S1什么时候有这条新规则的?」

  无论是月永レオ惊奇的呼喊或闪闪发亮的双眼都令濑名泉感到头疼,「参加是指『作为观众在台下』吧,事到如今我们怎么可能跑到梦之咲的台上啊れ……国王大人。」

  尽管连忙换成了在校时的称呼,但敏锐的朔间凛月似乎已然捕捉到了不小心脱口而出的音节,吸血鬼促狭地笑道:「哎呀,大家都这么熟了小濑也不用太拘谨,放轻松放轻松。」

  「这才不是放轻松的问题好不好!」

  「欸?凛月的意思是我和濑名不用太拘谨想上台就上台?」

  「国王大人给我闭嘴。」濑名泉这回记得用上在外的称呼。

  似乎看不下去距离中心主题越偏越远的讨论,朱樱司双手一拍咖啡厅的木桌猛然站起,「啊──!请前辈们冷静听我说──!」

  「……小司,你也稍微冷静点。」

  热血上头而一时失态的朱樱司急急忙忙回复礼仪端正的少爷气质,深深吸了口气,在场最年少的成员双颊仍适才忽略场合的表现有些泛红,「总而言之,想邀请两位前辈前来观赏我们在Starlight Festival的演出……」朱樱司微微歪着头,小心翼翼地问:「……能够来吗?」

 

/01

  只是传达邀请的话,并没有非得聚集过去Knights队员的必要。

  说是过去,自然是因为以鸣上岚、朔间凛月两位高三生为首的队伍已然随着月永レオ与濑名泉的毕业而改朝换代,甚至拥有了不同的组合名称。

  Knights并非遭到三人舍弃,而是被先行离开并正式出道的二人带走了。

  说到底Knights不过是两年前某个午后,迫于学校规制变动的压力而仓促决定的组合名,和某人所憧憬的骑士精神截然无关,甚至那时的骑士们根本没有侍奉的王。

  「那个臭小鬼越来越擅长撒娇了!」踏入玄关后濑名泉一面脱下鞋,一面不满地说道:「鸣君和熊君未免也太宠他了吧。」

  「欸?」月永レオ踢了几下,蹬掉了短靴,而后迎着濑名泉恐吓的目光乖乖将靴子收入鞋柜,「可是凛月说朱樱现在好像正努力摆脱小孩子的形象喔,毕竟有一年级新生了嘛,凛月和鸣肯定没空让他撒娇了──听说教导新队员时还挺能干的。」

  这事濑名泉自然也知晓,他至今依旧经常与鸣上岚于摄影现场会面,对方总是絮絮叨叨地谈论着朔间凛月、朱樱司、新加入的两位一年级、如今的组合及此刻的梦之咲,因此濑名泉还清楚不少月永レオ所错过的情报,诸如两位新入生被返礼祭上朱樱司歌舞的姿态惊艳而来,其中一位甚至跟着加入了弓道社。

  总是被视作「末子」而关注宠爱的朱樱司如今也端起了哥哥的架子无微不至地教导着新人,这样的对方自然是不可能刻意流露撒娇的态度。

  恐怕只是面对好久不见的濑名泉和月永レオ,无意识地回到过去的应对罢了。

  「……那个臭小鬼。」濑名泉又骂了一遍,嘴角轻轻扬起。

  而月永レオ早已开启了暖气跑向窝在客厅沙发上的六只猫,「小约翰、レオ、濑名、凛月、鸣、朱樱我回来了 ──!肚子饿了吗?爸爸去帮你们加饲料。」

  毕业典礼前一日,原先打算与弓道部的猫们告别的月永レオ却被率领着一众小猫的小约翰缠上,接获莲巳敬人报案匆匆赶到现场的濑名泉看见的是七双眼睛同时望着自己,月永レオ难得一句话也没说,但意图抚养之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比起惊人的猫量,起初濑名泉无法忍受的反而是家中有两位「濑名」并存,但如今倒也分得清月永レオ呼唤时语调的不同,偶尔也觉得宠物与恋人间的分际十分有趣。

  「Starfes啊──真好──我也想上台,濑名你觉得我们先躲到后台的衣柜里,等他们上台了再跟着一起跑到舞台上可不可行?哇哈哈反正歌是我写的,就算不用排练也能唱!」

  「我说啊……れおくん……」濑名泉头疼地发现忙着处理猫饲料的同居人兴奋得全然忘怀本业,「我在咖啡厅说过什么你全忘了吗?」

  「才没有忘!」月永レオ申辩:「不就是25号当天下午有新单曲的招待会吗!看我华丽地在四点解决!回梦之咲刚好赶上下半场!朱樱他们只参加下半场没错吧?」

  Knights正式出道的第二张单曲中封入了可以抽选两百位名额的应募券,而为了感谢缔造单曲贩卖佳绩的粉丝们,圣诞节当日下午正是小型的招待会。

  「虽然是没错,但什么华丽地解决啊?给我好好珍惜粉丝啊!」

  「我很重视粉丝啊,濑名明明最清楚了。」Knights的队长扬起眉,「只是更重视朱樱他们而已,粉丝肯定能体谅的吧。」

  才不能吧,花钱的人为什么要体谅卖家啊。濑名泉于心底吐槽道。

  不过事到如今和对方争辩也毫无意义,毕竟月永レオ已经不是那个需要他事事打理的学生偶像了,正如濑名泉持续模特工作,对方也从未中断职业作曲家的身分,并且与自己共同支撑著名为Knights的组合,真实世界的残酷模样彼此早已亲眼目睹并身在其中。

  「赶快洗澡吧,你明天还要和剧组开会不是吗?」

  除了Knights的歌、赠与朱樱司等人的歌曲之外,月永レオ最近也接下了插曲的工作,总是说着「如果濑名能出演我配乐的连续剧该有多好啊」之类任性的话语。

  濑名泉从未说过自己同样企盼着那一日的到来──总归对方肯定懂。

  「好!濑名一起洗!」月永レオ跪坐在六只猫之中,回过头向着他灿然笑道。

  「……知道了啦。」

 

/02

  梦之咲一年中盛大的活动不少,其中最高等级的S1虽称不上随处可见,但也不至于非Starfes不可的地步,何况自去年以降,Starfes演变成了欢送校内首席队伍前往挑战SS豪强的祭典,和其余S1如七夕、万圣节、情人节等等,本质上拥有极大的不同。

  自己执意邀请已毕业前辈前来参加Starfes的举动,在新加入的后辈们看来恐怕是令人费解的吧。朱樱司也明白这一点,却觉得难以向两位一年生解释清楚。

  如今的梦之咲是和平的时代──尽管去年的DDD后前辈们也经常这般感叹,但此刻相较于去年,又是更加和乐的环境,即使组合之间友好和睦却不影响积极进取的氛围──所以后辈们恐怕无法体会许多事物的难能可贵与得来不易,诸如许多人之间无法传递的心意、诸如面临分崩离析的组合、诸如意图彻底抛下一切踏上遥远旅途的队长。

  「虽然那天国王大人和小泉答应回来观赏Starfes,不过小泉有说还是可能赶不及呢。」

  一年级尚未下课,因此练习室中只有两名三年级生与一名二年级,朱樱司擦了擦汗,接过鸣上岚递予的水瓶,「嗯……毕竟是Christmas,Knights举办了活动也是没办法的。」

  纵使刻意使用冷静理性的口吻,但话中的失落之情仍旧显而易见,原打算装作一派轻松的朱樱司对自己的不成熟感到相当沮丧,毕竟初衷是希望两名已毕业前辈见证自己的成长,而非如同一年前那般仗着末子的身分向年长者撒娇。

  「小司……」

  见鸣上岚满脸担忧,朱樱司连忙笑道:「放心吧,即使国王大人和濑名前辈无法到场,我也会尽全力展现最完美的performance。」

  「小朱的职业精神倒是没问题啦。」朔间凛月慢条斯理地微笑道:「不过这样的小朱真是让人怀念啊,自从升上二年级后感觉变成国王大人和小濑的综合体了。」

  「……恕我直言,这两人的合体听上去不太像称赞。」

  「好,决定将原话完整报告给小濑吧!」

  朱樱司眼捷手快地捉住朔间凛月意图掏出手机的右手,及时制止了地狱单程票的发行,「请您别闹了!」尽管人已经不在身旁,但忆起濑名泉的怒吼仍令他感到一阵寒意。

  「小凛月别开玩笑了,」鸣上岚笑着做出仲裁,尽管朔间凛月满脸可惜地放下手机,但朱樱司依然不信任地偷觑着对方的举动,「不过人家能体会小司的心情喔,毕竟Starfes是不同的。」

  望着微笑的前辈,朱樱司抿着唇,轻轻点了点头。

  或许于梦之咲其余队伍看来,Starlight Festival不过是年度数个S1之一,且与其他S1不同,无法尽情施展自身的一切,绝大多数队伍必须作为配角凸显出前往参加SS迎战他校的主角,不过是圣诞节一语将其包裹得与众不同,实质上全然不是那般美好的活动。

  但偏偏是这样的场合成为Knights初次全员齐聚的舞台。

  尽管创立Knights的两位元老已然离开梦之咲、尽管此刻置身的组合名已然变更,仍旧无法抹灭那犹如青与白水晶打造的绮丽舞台的回忆。

  「小司明明在两位一年生面前就像成熟的前辈似的,一碰到国王大人和小泉的事情就又变回以前的小孩子呢!」鸣上岚笑着说道:「不过我也很喜欢这样的小司喔。」

  「没错,平常端着前辈的架子累了的话,可以和哥哥们撒娇喔……话说回来,小朱打算拖到什么时候才喊我哥哥啊?做人要守信喔。」

  「……我们并没有做过这种约定吧,凛月前辈。」

 

/03

  「其实时间上很紧迫吧?」

  当坐在沙发使用手机的濑名泉发出今晚第三回叹息时,怀中抱着两只猫的月永レオ笑着道。

  「你在说什么啊?」

  性格别扭的恋人反射性地蹙着眉否定道,然而月永レオ并不会被这拙劣演技骗过,他轻快说道:「Starlight Festival啊,濑名可是盯着圣诞节当天的安排一整个晚上了喔。」

  「……我哪有。」

  「还叹了三次气。」

  「哪有──?」这回倒是迅速且高声反驳了,看来叹气恐怕是下意识的行为。

  「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濑名的心情,毕竟濑名最不能抵抗年纪小的人撒娇了对吧,所以看到朱樱那样拜托,会心软也是理所当然的。」说着,月永レオ将最靠近自己的小猫举到上方,毛茸茸的尾巴于半空晃了晃,「我说的对吧朱樱!」

  「到底是在叫人还是叫猫啊,区分一下好吗?」

  「正确答案是都有喔──」

  然而对方显然不领情,濑名泉忿忿放下了手机,「说到底那死小鬼会这么执着圣诞节,还不都是某人去年擅自翘掉一大堆活动,直到十二月底才上台表演的缘故。」

  「哇哈哈哈既然已经过去了就让我们把它视为美好的回忆,你说对吧濑……我都说过很多次对不起了啊!」瞧见濑名泉毫不掩饰的杀意,月永レオ心虚地辩解道。

  「道歉有用的话这个世界还需要警察吗!」濑名泉怒道,接着又叹了口气,「总之,助理说活动大概不会按照表定的时间进行,延迟结束应该是定局了。」

  并不意外的结果,月永レオ抱着猫,擅自躺倒于恋人的大腿,双足超出了双人沙发的范围,因此跨在边缘蹬着,他仰望着濑名泉乍见冷漠的冰色双眼微笑,「濑名不希望他们失望?」

  所谓的他们指得自然是后辈三人。

  「……比起那种事,言而有信是做人的基本吧,毕竟都答应了。」

  真是无论如何都不肯说实话的家伙,但幸好如今身边尽是得以理解濑名泉的人们。

  「告诉我吧,濑名。」

  无视对方狐疑地问着「告诉你什么」,月永レオ径自伸出手,指尖轻触着濑名泉的脸庞,而后咧开灿烂的笑:「想要怎么做呢?我可以为濑名实现一切圣诞节的奇迹喔。」

 

/04

  中场休息,十五分钟后将迎来Starlight Festival的下半场演出,上半场战至最后的组合将会被下半场的队伍挑战,直到决出胜利者,尽管作为第二支登台的队伍,但朱樱司并没有思考S1的闲情逸致,而是不住地偷觑着后台出口。

  「就算说了招待会预定在四点结束,国王大人和小濑也不可能立即脱身的。」察觉了他的视线,朔间凛月淡然笑道。

  朱樱司胀红了脸,「我只是……咳、」忽然意识到两名新加入的一年生就在身旁,他连忙重整态势,「我当然是明白两位前辈不可能立即赶来的。」

  可惜这番伪装在朔间凛月与鸣上岚眼里等同于不存在。

  鸣上岚笑着摸了摸他的头,「人家也明白等待着重要的人前来的心情呢。」

 

/05

  自从墙面时钟的时针踏过了四后,光阴便如同瀑布急遽流泻般令人措手不及,再过十五分钟Starfes下半场便将揭幕,月永レオ清楚若再不动身自己和身旁那人将错过后辈的演出。

  但无论是他或濑名泉都不能抛下眼前的一切,播放着单曲的空间也好、闪烁的镁光灯也好、台下无数的粉丝也好,纵然再希望飞奔到梦之咲,身为偶像的彼此都不能轻易违背这个身分。

  滴答、滴答──月永レオ几乎错觉自己得以听见分秒前进的声响。

  尽管身旁的濑名泉紧握着掌心,却依旧面带笑容地回答主持人根据粉丝响应而追加的问题。

  ──12月25日尚未结束,两位的圣诞节的夜晚有什么安排呢?

  ──希望收到什么圣诞礼物呢?

  明明再简单不过,连小学生都能轻易答复,身旁那人说出口的却是违背本心的话语。

  世上哪有比「与重要的人们相伴」更加美好的圣诞赠礼呢?

  并未察觉两名偶像的焦虑,主持人笑道:「仔细看发现时间已经有点晚了呢。果然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最后请月永先生做个总结吧?」

  按照企划安排的台本,这里该说些无伤大雅却又抚慰粉丝的感谢话语,譬如适才濑名泉也提及的感谢诸位公主大人的莅临、譬如感谢各位的支持,第二张单曲才能缔造佳绩、譬如未来也请多多指教──

  但月永レオ启唇的剎那,出口的话语却是「想必大家也很想延续这段时光吧?」

  见粉丝们兴奋地尖叫着「想」,月永レオ感受到身旁濑名泉错愕的目光,但他恍如未觉地笑道:「感谢大家牺牲了圣诞节来到我们的身边,就算是我,也认为这个节日肯定是要陪伴在最重要的人身边的,而大家却愿意来到我们身边──假如,各位愿意继续和我们一同享受佳节的话,我和濑名接下来会前往梦之咲,请大家一起来感受圣诞节吧!」

  因为最重要的伙伴在那辉煌炫目的舞台上等待着我们。

  语毕,月永レオ毫不犹豫地拉起了濑名泉的手,不顾对方的惊呼,一面大笑着「哇哈哈哈Merry Christmas!最喜欢你们大家了!」一面向着后台、向某个璀璨华丽的舞台狂奔而去。

 

/06

  鸣上岚口中所说的「明白等待着重要的人前来的心情」,想必指得是一年多前某个花团锦簇、被大波斯菊环绕的舞台吧。伫立于青与白的圣诞舞台之上,俯瞰无数观众时朱樱司想着。

  明明不过一年多之前,却遥远的彷若隔世。

  自己仅陪伴「Knights」走了短短一年,却宛如踏过了漫长的岁月。

  初入学没多久的DDD、Duel、七夕、临海小镇烟火下的歌舞、Judgement、秋之花祭典、万圣节、白雪纷飞的Starfes、节分、情人节以及为一切落下终幕的返礼祭。

  只消阖上眼,任何一瞬都历历在目。

  因为Knights于自己而言便是如此弥足珍贵的存在,是无可抹灭的灵魂记忆、是青春最绚烂耀眼的一角。

  清澈的乐音声奏响,踏上舞台的瞬间,朱樱司便不再回首察看后台通道是否开启,倘若濑名泉至此发现自己竟在演出中分神,之后肯定会招致一顿责骂的。

  对于月永レオ与濑名泉的缺席感到失望的必然不是只有自己,想必鸣上岚和朔间凛月也拥有相同的心情,既然前辈们都隐藏起落寞并以职业精神面对舞台,他自然不能轻易地将情绪展露于外,毕竟自己已然同样是新成员口中的「前辈」了。

  纵使前辈们最终没能赶上也没关系,毕竟此刻所唱的歌,正是那两人赠予他们的圣诞礼物。

  月永レオ所做的曲、并由濑名泉填词,彷佛离开梦之咲、带走了Knights的两人未曾真正离去,始终陪伴在他们身旁。

  清脆错落的旋律令人联想到白雪静谧落下的剎那,犹如源自重要之人的祝福与礼赞。

  此刻献给观众们的歌曲名为《冬日的赠礼》。

 

/07

  两年前濑名泉莅临Starlight Festival时,舞台上加上自己仅仅三人,面对的是因Knights的破败而欣喜、国王的离去而欢呼的观众,甚至无法理解自己置身于此的理由。

  去年再度背负着Knights之名站上相同的舞台时,队伍流入了新血、一度离开的国王回到骑士们的面前,而他在风雪之中呼唤那个阔别一年的称呼。

  尔后便是此刻,当月永レオ与濑名泉气喘吁吁地赶到现场时,以鸣上岚和朔间凛月为中心的组合已开始演出,两人只能站在人潮的最后方,看着那象征冰晶的青与雪花的白所构成的璀璨舞台淹没于无数观众的背影、以及挥舞着的各色应援棒之中。

  尽管看得不甚清楚,但濑名泉知道他所重视的伙伴们正放声高歌。

  善于调动气氛的鸣上岚、舞蹈华丽的朔间凛月与全然抛却过去生涩的朱樱司。

  站在后方的两人则是初见,但想必是鸣上岚提过的两名一年生了,即便濑名泉并不认识新成员,但陌生的歌声完美地融入了合唱之中,如此便足够了。

  「感觉……」身旁的月永レオ低声说道,纵使于歌声缭绕之中,依旧明晰可闻:「感觉听着他们的歌声灵感就会不断涌上,擅自组成了温暖的音律──比被炉更温暖、比火焰更炙热、比圣诞树顶端的星星更加耀眼的旋律!」

  他尚未回答,便感受到月永レオ握住了自己的手。

  彼此谁也没能将目光自舞台移开,他们只是紧扣着彼此的指尖,遥望着后辈们呈现的赠礼。

  濑名泉扬起微笑,期待起月永レオ即将谱写的曲子。



後記
想著Starfes對knights的各位肯定擁有不同反響的意義寫出了這篇,結果變得有些意味不明
如果以活動來看的話大概是泉和司雙五星的故事吧(?獅心二人畢業後帶走knights這個名字,剩下的人改名的設定來自阿烟,之後應該會繼續這個設定寫寫knights的大家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聖誕快樂!

评论(4)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