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在腐尸巢穴寻求邂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写于梅露可前,和官方有诸多出入的RPG设定
繁體點我



  身为王都第一祭司,濑名泉生平最厌恶的就是不自力量的冒险者。

  譬如刻下,朱色马尾的弓箭手眨着一双碧绿的眼望着自己,满脸不服气,「为什么我们不能下去?」

  「我已经说过了。」他不耐烦地重复:「因为这个腐尸巢穴很危险,就你们两人应付不来的。」

  濑名泉刻意在两人这个词加了重音,目光瞥过伫立弓箭手身后,神情肃然的红发少年骑士。

  「你们也就比我们多了一个人,为什么我和朱樱就不行了?」

  听弓箭手追问,濑名泉身后睡眼惺忪的刺客朔间凛月打了个哈欠:「他说得没错啊,小濑你就让人下去吧。」

  「人家赞成,说到底这巢穴也不是我们开的。」魔法师鸣上岚举手复议。

  「对吧对吧!你们真好说话啊!我喜欢你们!」那名弓箭手欣喜过望地上前与朔间凛月和鸣上岚握手致意,「我叫月永雷欧,你们叫什么名字?」

  「我说──」濑名泉见自己两名伙伴竟然真和对方交换了名字,气得转身怒道:「鸣君熊君立刻给我下去!」

  「好啦好啦、」名为月永雷欧的弓箭手回首,望着他的绿眸依旧笑意昭然,「你明明长得很好看,怎么一直在发脾气呢?」

  濑名泉强行压下以十字架痛殴对方的冲动,甩开了意图搭上自己肩膀的手,直接跳下巢穴。

 

在腐尸巢穴寻求邂逅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01

  「Leader其实我觉得他们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待祭司、魔法师、刺客一行人跃入深不见底的腐尸巢穴后,朱樱司伫立在巢穴黝黑的入口旁,认真地分析道:「这座巢穴确实折损了无数强大的冒险者,在没有祭司的情况下,只有我们两人可能有点勉强。」

  然而对方根本没理他。

  「居然完全看不到人了!这下面究竟有多深啊!」月永雷欧蹲在可容纳两名成人身形的洞窟旁,「太刺激了哇哈哈哈!」

  「leader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朱樱司一语未毕,便见月永雷欧一跃而入洞穴之中,「呜哇真的好深啊朱樱你也赶快下来──」

  随着对方没入黑暗深处,语尾已经无法听得。

  「……您能不能听人讲话啊──!」

  他的惨呼回荡于冰晶森林之中无人听得。

 

/02

  苍翠蓊郁的冰晶森林顾名思义,森林中的山穴原是王国最主要的水晶矿脉,然而自从意图颠覆王国的一群闇法师于深森的洞穴召唤极恶血魔失败,却阴错阳差地打开通往异界的连接门后,冰晶森林的矿脉洞穴便遭到血魔的部下腐尸群所占据。

  王室多次征召冒险者团队讨伐无果,在无数冒险者们一次又一次被腐尸打回了复活点后,最终只能听从大神官的建议,在巢穴旁设置强力的光属性结界,以防腐尸骚扰森林的过客。

  但于此同时,王室也并未放弃,不时在公会悬赏S级任务,引诱冒险者上门猎杀腐尸。

  濑名泉即为接下了任务的冒险者之一。

  王室倒也清楚「猎杀血魔」、「清除腐尸」、「关闭异界连接门」之类的条件过于严苛,肯定无人问津,索性悬赏诸如「猎杀十匹腐尸」、「保卫水晶矿工」、「运输晶矿」等任务,而濑名泉这回挑中的正是「猎杀三只青腐尸」此一任务。

  居住穴脉深处的青腐尸数量不多,等级却较一般的腐尸要高,除了普通腐尸身怀的剧毒之外,明明是具失去了意志的行尸走肉却还会基础的闇魔法,无论远近距离都是缠人的敌手。

  但对濑名泉而言,身为光属性圣职者的自己恰好是腐尸的克星,用于治愈人类损伤的治愈术放到腐尸身上则成为致命一击,加之自己可是王都第一的祭司,荣耀与赏金可谓势在必得。

 

/03

  「说起来祭司本来就是由王都神官学院统一培训,小濑所谓的王都第一祭司,也只是在校成绩优异而已吧──我记得你们转职考试没有实战。」

  朔间凛月挥动弯刀干净利落斩下了腐尸的首级并冷静地吐槽道。

  「烦死人了!」被说中的濑名泉恼羞成怒地将与人同高的十字架指向摇摇晃晃向着自己而来的腐尸,并且给予一个大治愈术,黑紫色的尸身猛然炸开,他嫌弃地挥去喷溅至十字架的碎肉,「那个该死的青腐尸到底在哪!」

  「小泉冷静点!就算知道了方向,我们也得先脱离包围啊。」鸣上岚小跑步地与追击的腐尸拉开了距离,并且挥动法杖低声咏唱短促的咒语,寒冰的刀刃猛然自地表窜出贯穿了腐尸,「讨厌啦,人家的属性法术对腐尸没有加成,魔力消耗得很快啊。」

  正如鸣上岚所言,数十具感受到活人气息的腐尸踏着缓慢的步伐向三人包围,濑名泉看着腐尸们如出一彻的污浊双眼以及腐败生蛆的身躯便直犯恶心,作为冒险者以来他见过不少相貌不佳的妖魔,但还是初次遭遇如此丑陋的种族。

  而且这群令人厌恶的活尸逐渐占了上风的这点更是不可原谅。

  濑名泉发泄似的挥动十字架狠狠砸上腐尸的脑袋,随即脑浆四溅,「恶、」

  「小濑给我治……算了。」遭到腐尸抓伤的朔间凛月正打算寻求协助,见到他沾上尸水的十字架瞬间打消念头。

  「发动治愈术又不会碰到你!」濑名泉怒吼,却还是给了同伴一个小治愈术。

  一旁鸣上岚向包围而上的腐尸施放火球,然而即便身躯火焰燃烧,活尸依旧不放弃地追寻着魔法师,鸣上岚一面逃跑一面嚷嚷:「真的好恶心呀!人家受不了了啊!」

  「等等、鸣君!」

  濑名泉连忙给予装备单薄的魔法师神圣加护,一只腐尸却抓准了他咏唱的空档,尖锐的指甲一挥,赶紧中断咏唱堪堪躲过一击后,不料身后又一只靠近,张开了血盆大口意图直取咽喉。

  「小泉──!」

  听见了鸣上岚的惊叫,出现在濑名泉眼前的是敞开的角度大得彷佛脱臼般的下颚、得以直接一觑食道咽喉的腐尸,心中只被一个想法占据。

  ──世界上怎么会有恶心到这种程度的生物。

  以不愿死在如此丑陋的生物口下作为执念,濑名泉反射性地以十字架挥开腐尸,没料到对方竟死死咬住了他的武器,紧接着又是一只扑上,这回全然来不及咏唱治愈术,甚至根本不及举起十字架挥开腐尸,然而这万分之一秒的剎那,濑名泉思索的却是──

  最近的重生点在哪呢?

  下一秒却见腐尸的脑袋猛然炸开,令人嫌恶的脑浆与血水纷飞之中,还可见点点的火星。

  并非鸣上岚的火球术。濑名泉怔了怔,便听见了清亮的嗓音。

  「呀!刚好赶上了!我果然是天才!」

  不远处仍张着弓并架上了新一支箭矢的月永雷欧向他灿然笑道。

 

/04

  「不是叫你们别下来吗!」濑名泉怒吼。

  「十分不好意思,但是leader他、」「为什么朱樱要道歉啊!我们可是救了他啊!」月永雷欧先是截断了谦逊的赤发骑士,接着三步并两步跑到了濑名泉跟前,笑意不减:「至少该承认我们的实力了吧!呃……小濑?」

  他扯了扯嘴角,「我叫濑名泉。」

  「好吧濑名!那我们暂时结盟吧!顺道一提我和朱樱的目标是暗夜腐尸。」

  暗夜腐尸乃是血魔的直属手下暨这个腐尸巢穴的首领,王宫委托公会多年却依旧无人挑战成功的S级任务。

  「……两个人?你认真的吗?」

  「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呢?」月永雷欧咧开笑,拉满了手中的弓弦,箭矢凌厉地划开了空气,在直击腐尸头部的瞬间爆炸──对方使用得显然是特殊箭矢,而也正是如此才救了濑名泉一命──「反正死了大不了就复活吧!」

  「你知道最近的重生点在哪?」

  「不知道。」月永雷欧爽快地给出濑名泉的十字架差点砸向这人的回答。

  「小泉别斗嘴了。」鸣上岚施放雷击术,诡谲的光球漂浮上空不断落下巨雷,紧接着退到两人身旁,「事到如今就和他们组队吧,不说这位弓箭手了,那一位小骑士身手看起来也不错。」

  濑名泉一面为鸣上岚施放加护的咒语,一面朝对方示意的方向看去,赤发的骑士站在最前方挥动重剑斩杀腐尸,任凭腐尸的肉屑与血水飞散,紫色的眸却是一瞬不瞬的坚定,尽管实战的模样看上去有些稚嫩,但剑技相当纯熟。

  「……好吧,你们的技术似乎还可以的样子。」他终于松口,但刻意使用了高高在上的语气:「不过这是暂时连手,我们的目标只有青腐尸,拿到了三颗头就跑,可不打算招惹暗夜腐尸。」

  「哇哈哈哈没问题──总之先突破重围──!」

  既然交换组队的承诺,濑名泉立刻为新加入的两人进行加护,并退至最后方专注进行辅助。

  腐尸倾巢而出,和公会提供的情报所载明的数量大相径庭,即便增加了两名帮手也没能扳回一城,反而产生似乎怎么杀也杀不完的错觉。

  「……这太奇怪了。」

  「比起奇怪不奇怪,小濑我好困啊……」朔间凛月半瞇着眼砍杀腐尸,看上去下一秒就会找个角落缩成一团补眠。

  「在这种时候想着睡觉你疯了吗!」

  「哇哈哈哈你的伙伴真有趣啊!」

  月永雷欧在身旁笑道,濑名泉忍无可忍:「你不要变相鼓励!」

  「小濑你看看,这才是正确领导队员的方、」

  朔间凛月还在和他贫嘴到一半,便遭到一阵地动山摇猛然中断,「地震?」「不是!」

  巢穴的地表传来低沈而响亮的轰鸣,连带洞窟都一同震动,濑名泉直觉不好,必然是有什么要来了──才浮现这个想法的下一秒,一股庞大的压力随之震慑众人。

  是谁挟着压倒性的力量而来?

  紧接着他便无需烦恼了,于众人眼前出现的是通往异次元的墨黑法阵,妖异的光辉闪烁不定,一只黑紫色的半腐手掌自法阵探出,然后是腐朽的肉体。

  「……天啊。」濑名泉无意识地低喃。

  「哇哈哈哈太好了朱樱!我们不用去找了!」身旁的月永雷欧则是兴高采烈,展开了拉弓的架势,绿眸满是势在必得的神采飞扬。

  巢穴的领主,暗夜腐尸大驾光临。

 

/05

  往好处想,至少不是被腐尸一口烂牙咬死的。

  遭到暗夜腐尸的毒爪贯穿时,濑名泉如此思忖。

  身为辅助职业的他支撑的时间久于其他人,但精于攻击的队友们纷纷倒下之后,濑名泉无可避免地直接面对了巢穴的统治者,并且瞬间溃败。

  在漫长不可考的岁月前夕,过去的冒险者与古代精灵立下誓约,人类除去妖魔,纾解自然精灵在妖魔侵害大地时所感受的痛苦,而精灵则保证这些讨伐妖魔的冒险者的安危。

  冒险者在大陆的各处设置祭坛,一旦人类被妖魔所害,其灵魂将自动前往最接近的祭坛,而古精灵的魔法则保证身体、灵魂、精神三者回溯至死前的瞬间,也就是所谓的重生点。

  祭坛周围设有神圣的结界,使妖魔无法攻击刚刚苏生的冒险者们,可谓对驱逐妖魔的冒险者们最强大的赠礼。

  濑名泉于一片黑暗中缓慢构筑意识。

  彷佛于漫长的路途中拾起散落的碎片,他寻回了自己精神、破散的灵魂,并且重新修复肉身,感受心脏搏动而血液流淌,冰冷的指尖也逐渐恢复温度。

  感觉接触到了犹如生命之泉的凉意,濑名泉终于瞠开沉重的眼皮。

  迎上的是距离不过毫厘的绿眸。

  他怔了一瞬,接着才惊觉原来那凉意是对方的额贴着自己的,见濑名泉睁开双眼,月永雷欧咧开笑,「啊、醒过来了!」

  「你、」反射性地试图推开对方,弓箭手却先他一步后退,「因为濑名一直没醒,大家还以为复活的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真的死掉了。」

  「……别诅咒我啊。」

  「咳咳、打扰一下,」朔间凛月刻意的响亮假咳令人发怒,「小濑不要忙着闲谈,还是好好看看周围吧?」

  濑名泉这才抬起头,「什么打扰──咦?」

  原以为映入眼帘的将会是冰晶森林草木扶疏的生意盎然,然而祭坛所设置的广场不但置身不见昼日的幽深洞穴中,四周尚且徘徊着数十具腐尸,即使是最劣等的种类,数量却远较适才可观。

  获得了古代精灵加护才能够苏生重新来过,理应向过去的冒险者们致上深深的感谢,然而此刻濑名泉全然抛开一切放声怒吼。

  「哪个白痴把复活点设在巢穴中心啊──!」

 

/06

  发泄完了还是得将这些腐尸送回异界,并且想办法离开这个不讲道理的巢穴。

  由于才刚重生,打算站起的濑名泉双足仍有些不稳,月永雷欧笑着伸出手给予协助,他握住了对方的手,这才忆起死前的某些画面,「……刚刚谢谢你,保护了我。」

  濑名泉仍记得眼前这名弓箭手的死因,千钧一发之际,对方推开了自己,代替他承受了暗夜腐尸的致命一击。

  「虽然我是治疗,但假如负责发动攻击的人死了,就我活着也没什么用。」也不管月永雷欧是否明白言下之意,他仍旧拐弯抹角地暗示对方不必为了保护自己而牺牲生命。

  月永雷欧眨了眨眼,似乎感到十分意外,但仍旧笑着说道:「身体自己动起来了,反正我们也是队友了,不必分那么清楚吧。」

  尽管想提醒对方结盟不过是在腐尸巢穴中的一时之举,但濑名泉终究未能说出口。

  「……明明救了我两次。」他以无人能听清的嗓音低声说道,而后拍了拍手,示意众人注意自己,「如果准备好的话,就离开结界了?」

  鸣上岚与朔间凛月异口同声地说道:「没问题。」

  赤发的骑士点了点头,「我也认为当务之急还是先脱离这个巢穴要紧。对吧,leader。」

  「……既然濑名都这么决定了,」月永雷欧满脸可惜地赞同了,而后像是猛然忆起什么,「啊、朱樱,你身上有备用的匕首对吧,给我一把。」

  「……是?」

  「你要用匕首战斗?」鸣上岚好奇地问。

  「既然都是同盟了,那我就老实说吧!」接过了匕首的弓箭手取下深厚的箭袋向众人展示──只见内里空无一物没有半支箭矢,面对众人的错愕目光,月永雷欧从容地解释道:「哎呀因为低估了腐尸巢穴的危险,箭矢没有带够,死前就把箭射完了。」

  彷佛置身事外的月永雷欧挥了挥手,似乎丝毫不觉得适才做出了什么惊人发言:「腐尸偶尔会掉铁矿,打到的话记得给我喔,我可以现场制作箭矢来用!」

  「Leader……」少年骑士看上去几乎要昏厥了。

  濑名泉毫不客气地破口大骂:「有时间给你制作箭矢我们早就出去了好吗──!」

  「哇哈哈哈无论如何还是请多多指教啦!」然而月永雷欧全然无视本人熊熊怒火搭上了他的肩,笑靥灿烂,「腐尸巢穴的邂逅,听起来意外地还不错啊!」

  「哪里不错了啊──!」

  怒吼回荡于巢穴之中,久久不散。

 


後記
leo救了泉的橋段寫於梅露可活動發布的前一日(證人@阿烟),和官方撞梗我也萬分無奈(誰知道偶像手遊會和官方撞英雄救美梗啊!!

說說各人等級,由強至弱
leo:極強的弓箭手,然而生性脫線常出差錯(這次的差錯是箭矢沒帶夠)
泉:王都(學業成績)第一的祭司,武器是和人一樣高的超大十字架
嵐:身手不錯的魔法師,然而風水火地的屬性魔法對闇屬性的腐屍沒有加乘
凜月:身手不錯的暗殺者,然而還沒睡醒
司:剛轉職的小騎士,由於某些原因倒楣地跟著惹是生非的leo

评论(4)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