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上)

※大纲文,部分剧情有借鉴于最后说明
※一场nico歌手的网恋
※繁體點我



  月永レオ或许永远也无法忘怀那个乍似平凡的夜晚。

  搜索枯肠也无法觅得最完美的音符时,随手点开了友人于line上抛来的连结,随即被导引到了一个视听率贫乏得可怜的Youtube影片,前奏甫一响起便识得是某大热连续剧的片尾曲──世上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这个旋律了,只因每一个音符都是由自己亲手写出。

  影片画面是毫无意义的街景相片拼接,但人声出现的瞬间,月永レオ不自觉地瞠大了双眼。

  青涩唱腔也无法掩盖的清澈歌声,犹如澄澈清泠的泉水注入了他枯竭的灵感之源。

  那恐怕是月永レオ有生以来初次、也是最后一次涌现了无论如何也想接近某人的意念。

 

君に贈る歌

 

/01

  ──唱我的歌吧!

  顺利加入了朔间凛月提供的Line账号并开启对话窗口,月永レオ想也不想地留下这段话后,出乎意料地飞速转变为「已读」并收到了回复。

  ──才不要。

  ──而且话说回来,你这家伙是谁啊?为什么有我的Line?

  应该将现代网络社会造就的人情疏离评价为理所当然或者是令人忧伤呢?并没有闲暇感叹的他笑着输入下一行文字。

  ──凛月给了我你之前在KTV唱歌的影片,虽然技巧不太好,但是你的声音真好听啊!来唱我写的歌吧!

  一面解释着,月永レオ丢去了先前那支Youtube影片连结,获得了整整两行的「……」。

  ──你谁啊?而且既然你对我的唱歌技巧那么有意见的话,去找别人不就行了,不好意思我很忙的。

  ──等等!先不要把我加入黑名单!

  见对方字里行间显而易见的不耐,月永レオ焦急地输入文字。

  ──让我帮你写歌吧。想听你唱我的歌,想让你的歌声被更多更多人听见!

 

/02

  十分钟后濑名泉才确定了来者的身分,他气愤地将Line id名为「ルカ的护花骑士」的对话窗口丢到了朔间凛月那处质问,却罕有地接到了来自友人的电话。

  「……国王大人很喜欢小濑的歌声喔。」朔间凛月略含笑意慵懒的语调一如往常:「听了你唱的那首歌后立刻就跑来我这里问了,很少看见他那么慌张的样子呢,就把你的Line给他了。」

  「国王大人?」濑名泉蹙眉望着「护花骑士」几字无比困惑。

  「这是他在nico的绰号──啊、不懂也没关系,总之国王大人的作曲能力真的很厉害喔,小濑还是听听看吧,绝对会喜欢上的。」

  「我又不是歌手……」一面嘟哝着的同时听见了对话另一头传来打字的声音,正当他正打算出声询问,便见电脑屏幕的Line窗口闪烁几下,「ルカ的护花骑士」那方又抛来一行连结。

  ──这是我的nico频道!凛月说让你听听看我的歌!

  「朔──间──凛──月──!」

  喀的一声,对面朔间凛月根本没留给他怒吼的机会,连再见也不说,眼捷手快地结束了通话。

  而Line那头持续出现对话讯息。

  ──拜托,听听看吧!只要一首就好,假如到时候还是没兴趣的话就算了!

  尽管全然不知来者的样貌与嗓音,但他眼前莫名浮现了一名可怜兮兮地双手合十向自己祈求的男子形象。

  「为什么我非得同情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肥宅的大男人不可……」

  对活跃于nico的人群怀有十足偏见的濑名泉扯了扯嘴角,点下这个账号最新发布的动画。

 

/03

  月永レオ直到翌日才收得回应,名为「濑名泉」的Line id那方传来简简单单的讯息。

  ──你说想让我唱你的歌,是什么意思?

  彼时他难得待在事务所,正与经纪人讨论下一出日剧配乐的细项,当手机震动,眼角余光觑见翠绿的Line对话框弹出的瞬间,月永レオ不禁当场欢呼出声,吓得经纪人失手打翻了水杯。

  趁着经纪人清理桌面与笔记型电脑时,他赶紧以最简扼的语句向全无经验的对方说明。

  ──我这几天会作一首新歌,然后由你来唱!录几次都没关系,唱到你觉得完美为止!

  ──就这样?

  这个人显然并不清楚几日内写出新曲是多高难度的技艺。但月永レオ并不在乎,他咧开了笑,继续向通讯软件输入字符。

  ──就这样!肯定会非常好听的!

  ──对了,我可以喊你濑名吗?

 

/04

  「濑名泉」毫无疑问是对方的本名。月永レオ莫名无比肯定。

  尽管琢磨自己是否也应报上本名以示礼尚往来,但濑名泉没让他犹豫太久,Line那头便传来了自说自话的结论。

  ──那我就和熊君一样喊你「国王大人」吧。

  月永レオ花了五秒钟才猜出话中的熊君指得是和自己于nico结识,后来成为现实中挚友的当红歌手朔间凛月。

  既然濑名泉与朔间凛月相识,或许濑名泉也是业界相关的一员吧。

  点选了表达OK的贴图后便遭已读不回的月永レオ默默计划该让对方唱什么歌才好。

 

/05

  一旦获得灵感,月永レオ的作曲速度便是业界无人能及的传奇,他一遍又一遍地聆听那支于KTV包厢录制的音源,录音媒介恐怕是手机,因此音质远远称不上完善,而歌者似乎对自身的歌喉不抱太多信心,开口的起始音甚至有着几不可闻的颤抖。

  但无人说得清为何偏偏拙劣的歌声掳获了自己的灵感泉源,让他执意为对方作曲。

  濑名泉于影片中演唱的是首缅怀青春逝去的情歌,原唱是位家喻户晓的女歌手,曲子总是恰到好处地搭配连续剧扣人心弦的内容催人泪下,尤其在女主角回到与男主角初遇的码头泪如雨下、哭得肝肠寸断的桥段,主题曲响起的同时更是缔造了收视率高峰。

  为了使男声演唱,KTV的伴奏被降了一个音阶,但曲中低切忧伤不减分毫。

  纵然身为作曲家的月永レオ远较任何人都了解演唱时投入的情感与歌者自身经验并无关系,但当他一次次重复拨放音源时,仍旧不禁涌现了「濑名是否也有过如此悲伤的回忆呢」的疑问。

  明明他清楚这个念头毫无意义。

 

/06

  八日后濑名泉收得了合作曲与歌词,檔名标注了「无题」。

  自音箱流泻而出的旋律和这个人过去投稿的风格截然不同。

  相识的那一夜,对方不计一切地恳求自己哪怕是听过一首歌也好,濑名泉为了使对方死心便随意点选了最新发布的动画──和他所想象的二次元住民的动画曲风大相径庭,直率、激昂、肆意张扬的歌声穿越了网络,挥舞着飞扬战旗轰轰烈烈地闯入了他的心底。

  濑名泉并未听过对方说话,他所识得的只有那张扬、无所畏惧的歌声。

  然而刻下的音符却犹如初冬的泉水澄澈清洌,明明是音乐,却予人静谧之感,彷佛雪花默然地落于水面那般空宁,纵然无人声,单是听着错落的清脆的钢琴伴奏也令人神往。

  问题在于歌词。濑名泉反复阅读数次后,终于无可忍耐地打开了Line窗口,向「ルカ的护花骑士」发送讯息。

  ──你的现代日语是不是不太好?

  ──哎?我高中都有及格喔?

  这人根本没听懂自己在讽刺什么,濑名泉有些头疼,索性直接挑明。

  ──你的作词水平太差劲了吧?我才不想唱这种东西!

  这几日相处下来,他已然充分了解到对方十分好说话,但唯有「濑名泉终止合作」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触及的底线。

  果不其然对面急忙地传来了回音。

  ──不行!!!!!!只有这个不行!!!!

  ──说什么不行……你是小学生吗?

  ──不然濑名说说看词哪里不好,我来改嘛!

  说着,还发送了一只十分可爱的狮子哭脸的贴图。

  濑名泉盯着那张贴图,脑海中莫名浮现了素未谋面的青年哭丧着脸的惨样,他重新审阅了歌词──该说是无拘无束或是奔放过头呢?尽管看得出歌词脉络,却由于作词者过于天马行空的语言逻辑,导致整篇看上去只能以杂乱无章形容。

  濑名泉再次看向那张狮子哭脸的贴图,以及后续的恳求讯息,他咬咬牙,「烦死人了。」

  也不知是对谁说的。

  然后忿忿地于Line的对话框中敲入字符。

  ──继续合作可以,我来作词。

 

/07

  那一夜他所梦见的是落于泉水的雪。

  明明自己既害怕冬日且畏惧寒冷,但当月永レオ循环播放濑名泉所唱的歌,由于思考困倦而陷入沉睡时,梦见的却是这幅隆冬的景致。

  注视着这一幕的他打从心底觉得拥有无与伦比的美丽。

  醒转后便写下了这首曲子,迅速录制并编曲后便交与濑名泉。

  尽管有些失落,但自己不擅长是业界公众的认知,因此当歌词遭到嫌弃时,月永レオ也只是竭力思考着该如何让对方继续这场合作。

  纵然只有一次也好,真想听听濑名泉唱自己所作的曲子。

  始料未及的是,看上去十分不情愿对方竟主动接下了作词的大任──而且效果不同反响。

  月永レオ注视着屏幕上的文本文件,正是濑名泉适才发来的歌词。

  明明来往对话中总是毫不留情、一副希望自己赶紧发怒并愤而离去的不耐口吻,却撰写出了无比温柔的歌词。

  「濑名肯定是个很温柔的人啊!」

  他没来由地肯定道,而像是感知了月永レオ的自语,屏幕上Line的图像闪动,名为「濑名泉」的对话框弹出。

  ──歌词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吗?话说你不取个名字吗?

  月永レオ绽开了灿烂的笑,十指飞扬,飞快地输入文字。

  ──没有!歌词实在太棒了!是比黄金定律的艺术品更与完美这个词相衬的程度!

  ──你也太夸张了……歌名想到了吗?

  原先意图答复「还没想到」,却于见到濑名泉三字的剎那转变了心意。

  ──就命名为《泉》吧!

 



後記
部分劇情借鑒nico歌手組合あさまっく,說是部分其實也就在nico以外的地方第一次聽到對方唱歌這點
leo三次元職業是日劇作曲家,用ruka的護花騎士為暱稱在nico投稿因而結識同樣在nico投稿的歌手凜月,後來成為現實摯友

不寫成大綱文的話簡直無法估計字數會爆炸到哪,感謝閱讀至此的你

评论(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