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为了黄金时段放送不就只能被性转了吗

※沿用 @鸑鷟之翎 设定的推理小说家与编辑
※恳请以宽大的心胸包容文中捏他
繁體版點我



  会议结束后回到家的月永レオ心情依旧不见好转,本来打从最初这位当红推理小说家便无比抗拒作品遭到电视剧化,理由是「全世界没有人能出演濑名!」,好不容易电视台死缠烂打加之业界熟人劝说,今年月永レオ总算松了口风,没想到排山倒海的难题尚于后头等待。

  「请让濑名泉性转吧!」

  Kickoff会议上便获得了极其强人所难的要求。

  须知月永レオ笔下的《月永レオ系列》尽管剧情质量不稳、结构偶尔严谨大多天马行空,业界评价毁誉参半,但以名为月永レオ的第一人称侦探和名为濑名泉的助手这对搭档可说是该系列的灵魂,两名二十多岁的青年挑战接踵而来的谜题并加深彼此的羁绊,于不少死忠的女性读者而言才是最大的看点。

  身为编辑的濑名泉自然比谁都明白这点。

  甚至他不愿知晓却也听说了与自己、月永レオ同名的那对侦探助手搭档在每年夏冬的有明东京国际展场拥有不错的摊位数目,善于二次创作的女子们向同好们的推荐语是「侦探绝不找女朋友!侦探绝对不会独自出国!」

  听上去微妙地拖了业界同行下水的评价,却诚然反映了读者的看法。

  虽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新本格推理,但月永レオ与濑名泉这对帅哥侦助搭档可谓正中了许多人对bromance的喜好。

  事到如今却遇上了「将濑名泉性转作为女主角」的要求,不但月永レオ大加反对,想必对书迷也是相当不讨好的吧。

  而此刻当红作家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身兼编辑与免费家政夫二职的濑名泉一面准备晚餐,一面思索着该如何平息月永レオ的怒气。

  再这样下去,新书中遭到五马分尸的受害者们恐怕就被冠上电视台的企划及编剧的名字了。

  随着客厅一声隐忍已久总算爆发的「啊──!」紧接着便听月永レオ怒吼:「我还是无法理解啊!为什么濑名非得变成女人不可!」

  「不要用那种引人误会的说法!」濑名泉气急败坏地纠正:「是把助手性转,不要说得像是我去做变性手术!」

  月永レオ压根没听他说话:「为什么非得加入爱情要素不可啊!难道电视台没看到读者们是如何被我和濑名之间真挚伟大的友谊所感动吗?假如濑名变成女的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啊!濑名是女孩子的话,我们肯定最初就会错过彼此了,我们没能相遇的话世上少了一位美丽的编辑和天才作家不是吗!这是世界多大的缺憾啊!」

  「你能不能不要把现实和小说混着讲!」

  尽管做出了抗议,但濑名泉是不会说出「都是你把人物设定得和现实相同才会造成这种麻烦」。

  毕竟他远较任何人都明白月永レオ潜藏于无数本书中的真意。

  「嘎噜噜噜──把原作助手丢掉加了女主的月九推理剧大成功关我什么事啊!想到顶着月永レオ这个名字的男人和随便哪个女优卿卿我我就很不爽!」

  按照今日会议中电视台方的说法,倘若不加入女主角戏份的话,原本可以放在黄金时段放送的剧本,恐怕便必须移到十点半甚至十一点之后的深夜档。

  说到底必须考虑主要收视族群啊──电视台的企划不失礼貌地微笑道。

  虽说过去不是没有将原作的侦助搭档直接搬到屏幕上的案例,但无一例外地收视惨淡,毕竟观众并不乐见毫无爱情要素的纯推理剧,既然泉这个名字可男可女,电视台便建议直接将助手性转,否则以脚本改编的惯性,恐怕会直接安插一位原创的女主角了。

  「唔嗯嗯不管怎么想都不能接受啊……」

  当濑名泉端着一锅乌龙面回到客厅,便见当红作家整个人缩成一团窝在沙发上,仍旧不断喃喃自语。

  汤锅置于桌面发出的声响引起了月永レオ的注意,作家缓慢地转过身来,碧绿的眼望着他,「……现在反悔来得及吗?」

  说的自然是改编连续剧的合约。

  「来不及了。」濑名泉残酷地回答。

  「那深夜檔就深夜檔吧!管他啊!总比好不容易安插女主角演完一季,第二季又换了女优好!」

  「就算采用两位俳优搭档,假如收视率不好,未来电影化也会遭到撤换就是了。」作为编辑,濑名泉冷静地分析道。

  「我才不管!」

  听见对方剧烈的抗争,濑名泉难得不是为对方的任性感到头痛,与之相反,心底溅起了些微无法承认的喜悦。

  他自然明白月永レオ的坚持源自何处。

  书中侦探与助手互动中,无数如实呈现了彼此回忆及相处点滴的桥段,既非无意识展现、也不是单纯地搏人眼球。

  那必然是,只献给自己一人的情书。

  月永レオ从来没说,濑名泉便也装作不觉。

  「仔细想想,电视剧找的『濑名泉』怎么可能会有濑名好看啊!会答应改编的我是笨蛋!」

  「事到如今才反悔也太晚了吧!」

  唰地一声,月永レオ猛地坐起了身,双眼直直凝视着他,「濑名有办法忍受别人出演我们珍贵的回忆吗!」

  翠绿的眼是盛夏溢漏阳光的蓊郁色彩,单是被这样的目光注视,濑名泉便无法克制地僵直了身,咽喉有些干渴、心跳似乎抢快了一拍。

  那是春夏之交,即将迎接绿荫连绵的时节,穿越大学广场的他没注意脚下踩踏了正躺在草地上午睡的月永レオ,紧接着由于散落一旁的稿纸而滑了一跤摔倒在对方身上。

  一面收拾四处飞散的稿纸一面没好气地向素昧平生的同学抱怨的同时,却被稿纸上潦草的字迹勾起了好奇心,逻辑并不缜密、但活泼富有想象力的文字引人入胜,十分钟过去他读完了对方手上所有的稿纸,而后询问道:「你不打算投稿吗?」

  月永レオ眨了眨眼,旋即咧开了灿烂的笑。

  「你真有趣啊!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

 

  身为编辑的他不得不催促对方赶紧用餐,并提醒明日一早还得赴电视台开会,就黄金檔与深夜檔的问题进行交锋,尽管月永レオ脸庞写明了不满,却也乖乖动起筷子。

  对方嘴里塞满了面条,却仍模糊不清地再次重申:「俳优绝对没有濑名十分之一好看!」

  濑名泉嘴上刻意敷衍着好好好,接着不出所料地遭到了抗议。

  他只是于心中迟来地答复。

  ──怎可能有办法忍受呢。

 


後記
獅心居然還沒交往是原作者設定的鍋不是我(……
ps.最後沒性轉,但是放到了漫改專用的半深夜檔
以及月永老師客串的那話由於本人比主役俳優還帥上了推特趨勢

评论(11)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