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雨落之森(上)

※合志的试阅,一个很套路的穿越物语,之后大概会修正(吧)
※放出来断自己后路 ‧ 其一(意思是有二)



  听见了滴答错落的雨声,如同一首绵长而令人怀念的歌谣。

  喻文州睁开眼的同时嗅得了清凉沁人的气息,那是独属于雨和森林交织的场所。

  他抬起头,仰望铺天盖地的巨木绿荫中,透明的雨点纷落而下。

  尔后喻文州扬起了微笑,静待着某个人的出现。

 

雨落之森


  漫画也好、轻小说也好、网络小说也好,娱乐信息爆炸的现今,毫无疑问「穿越」已然是个被作者们写到没有任何新意的题材。

  不管是穿越回历史背景、架空古代或者科幻未来,喻文州不可免俗地观看过许多相同类型的故事,甚至他作为职业的荣耀中,也有某章玩家穿越回十多年前的主线剧情,架构安排极尽狗血之所能,玩家口碑不算相当出众。

  但无论如何,喻文州从未想过自己竟也有化身主人公穿越的一日。

  蓊郁的森林中看不见来路也看不见尽头,唯一有的只是扶疏枝叶中不间断落下的雨丝,他很是努力了一番才想起睁开眼之前自己正在做些什么──然而只是再平凡不过的夜晚,蓝雨战队宿舍中的自己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准备于夏休期帮自己安排相亲。

  接着房间外传来熟悉的人声,相识至今超过十年的搭档敲响了他的门,喻文州收拾心情开启门扉,下一秒便置身于此。

  自己既没有穿越古井也没有翻阅撰写神话的小说,却来到这个如同梦一般的世界。

  「我就觉得这里有人的气息,果然又是你!」轻快的嗓音自身后传来,「好久不见,又发生什么事了吗忽然跑来这玩?」

  当然不是来玩的。不过做出如此辩驳也没有意义。

  喻文州只是旋过身,迎上了溢满笑意的双眼,来者举起右手招呼道。

  「好久不见。」微笑地如此响应后,他想了想决定先确认其余无关紧要的事情,于是环顾四周道:「这里是我们上次分别的地方?」

  「是啊,之前让你陪我一起沿着这条路走下去,结果你在半途就消失了。」

  对方似是有些遗憾,喻文州笑了笑,「那就这次设法走到终点吧。」说着便和男人并肩而行,雨丝不断飘落于白石砌成的小径,却不造成湿滑,反而平添一份幽深的古意,当然那也只是就自己这个外人看来罢了,「上次给你的白玉菇栽培得如何?」

  「长得很好!」对方开心地响应道:「因为国王很喜欢,所以按照你说的移到地下室交给仆人栽培了。」

  尽管说着国王、仆人等乍听之下彷佛奇幻小说中才会出现的单词,但对方一身银色盔甲的骑士装束,腰际甚至系着一柄长剑,虽然不知为何怀中抱着一束状似花的植物,但无论如何像是话剧演员一般便不令人感到突兀了。

  然而喻文州比谁都清楚,于眼前这人而言,其口中陈述的毫无疑问是千真万确的现实。

  「喜欢的话就太好了。」他坦然笑道。

  「不过文州你也喜欢不是吗?」注意到对方极其自然地呼唤了自己的名字,自来熟的作风不知为何令他有些开心,但喻文州并没有表现出来,只听对方继续说道:「既然你们两个是同一个人,你喜欢他肯定也喜欢的。就像你说我和你们世界的黄少天很像一样。」

  拥有和自己副队长全然相仿面容的、同样名为黄少天的青年笑着说道。

 

  「队长?你在发什么呆?Can you hear me?困了吗准备睡了?」

  宽大的掌心于眼前挥了挥,喻文州猛然回过神并眨了眨眼,这才察觉自己不再置身于深邃的森林而是平凡无奇的宿舍走廊,荣耀联盟蓝雨战队的副队长黄少天正伫立眼前,满脸困惑地看着他,「怎么了吗?身体不舒服?这样的话别勉强多休息,我去跟其他人说一声。」

  「等、」连忙制止了说做就做的黄少天,喻文州这才回忆起在前往那座森林之前,自己正准备前往交谊厅和众人一同享用粉丝们送来的各色点心充作夜宵,然而却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或许是电话讲得久了,黄少天才好奇地前来敲响自己的房门。

  「没事,刚说完有点长的电话,稍微恍神而已。」喻文州笑着说道。

  「电话?」闻言,身旁那人抬起一边眉毛,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女朋友吗?马拉松电话肯定是女朋友对吧!太过分了队长什么时候有的都不──」

  在黄少天说出「分享」一词前,喻文州轻轻敲了对方的头,截断之后的话语。

  「让你失望了,是妈妈的电话。」

  对方作势按着被拳头敲过的地方,目光下移,看上去还想说些什么,然而眼神却转为纳闷,「欸、队长你手上拿着的花?」

  经对方一说,他这才回想起来自己手中握着的柔软事物,也不顾解释,连忙返回房间,随意拿了个马克杯盛了些清水,并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花朵放入杯中。

  通体透明的长形花瓣,甚至中心的花蕊也是如水晶般透明,唯有经络的部分是近乎水色的淡蓝。

  「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植物,这是真的吗?也太特别了吧。」随着他进了房间的黄少天好奇地问:「粉丝送的吗?为什么是两朵?」

  「人家送的,也没说是什么品种呢。」喻文州并未正面回答问题,而是含糊地带过,事实上他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异世界的朋友带着花去探望国王,途中碰上了恰巧穿越的自己,于是顺手分了两朵花让他带回原本的世界?

  离奇过头反倒有些可笑了。

  喻文州垂着眼望向那只存在于异世界的花朵,那个世界的「黄少天」告诉他这种花只需要浸泡于水中便得以存活很久,然而异世界的水和地球的水是相同的成分吗?忆起森林中淋而不湿的雨滴,喻文州对此抱持怀疑态度。

  正因花茎、叶片、办蕊都是晶莹的透明,更反衬了独独存在于叶脉与纤维中的水色的绮丽,干净澄澈得令人扼腕惊叹,却又无法忽视其存在。

  「……队长?」

  经对方一唤,喻文州才连忙收回思绪,迎上黄少天探究的目光,他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真的是很奇怪的花呢,有机会问问是叫什么名字。」

  「对啊,该怎么说才好……美得不像世界上的东西?」

  还真是让对方误打误中了,这恐怕确实不存在于地球。喻文州笑着开口:「反正有两朵,少天喜欢的话要不要拿一支?」

  有一秒钟黄少天看上去打算拒绝──他们认识得太久,单单一个眼神,喻文州都能猜透对方的情绪──但依旧咧开大大的笑,「好啊!」

  喻文州尽可能放缓了动作,轻轻拈起脆弱的花朵交付黄少天的手中。

  递予花朵的剎那彼此指尖轻触,甚至来不及感受属于对方的体温便稍纵即逝。

  「谢谢队长!我很喜欢!」黄少天笑着说。

 

※ ※ ※

 

  回想起来,初次穿越的那一晚只是在战队走廊使用微信谈论着微不足道的事──真的是怎样都无所谓到了可笑的地步,甚至他不敢宣之于口的境界──然而刚过转角,便见自己踏入了茂密蓊郁的森林,彷佛叶梢露珠般晶莹而细小的雨水纷落而下,一片翠绿通透,美丽得朦胧而梦幻。

  毫无预警,宛如理所当然般置身于此。

  喻文州试着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会痛──恐怕不是作梦,然而或许拥有痛觉的梦境是存在的也说不定。

  无论是梦境与否,此刻的他都只能正视眼前,双脚之下一条狭窄而雅致的白石小径,延伸至森林深处;雨下个不停,但奇妙的是与肌肤的接触仅仅一秒,只来得及感受稍纵即逝的湿润,旋即消失无踪,连衣料被染湿的水渍也随之了无痕迹。

  森林深处有什么呢?喻文州望着枝叶扶疏之中隐约透出的微光思索道。

  放在平日,即便被外物引起好奇心,但他无疑会将将冷静置于首位,但刻下毫无来由地,喻文州几乎压抑不住探索尽头的渴望。

  宛若前方有人呼唤着自己一般。

  那里有什么呢?

  遵循着内心的冲动,甫才踏出脚步,便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嗓音,以及某种金属物体碰撞的声响,「不准动。」

  过于熟悉的男声使他怔愣片刻,但与之相反的是其中包含的命令口吻。

  喻文州回过身,迎上了令他无法置信的面容。

 

  「你最近跑来到这里的次数是不是变频繁了?」

  一睁开眼便迎接细雨霏霏的森林,以及叉着手询问的穿著骑士盔甲的黄少天。

  记得于地球最后的记忆是挂上了黄少天的越省电话,自己过两日相亲的事情不知怎么的传入蓝雨战队成员的耳中,群里瞬间炸了锅,堪称夏休期以来最热闹的一晚,喻文州正奇怪那个话最多的怎么没有率先刷频,没想到竟然是直接找上门来。

  与呈现主题所使用的难以计算的字数恰好成反比,黄少天的通话主题本身倒是简洁明了──身为队长必须以身作则,不准率先交到女友。

  他有些好笑地反问,以身作则不该是第一个脱团,为众人作个榜样吗?

  手机那头黄少天支支吾吾说不出个解释,东拉西扯了半天,连会给卢瀚文带来不好影响这种话都说了,依旧不脱中心主旨。

  通话的末端,伴随着道别,喻文州开玩笑说道,就那么不待见我交女友吗?

  黄少天并未给予答复。

  思及此处的他闭上眼,数秒后复而张开,抛弃了与刻下无关的繁杂思绪,喻文州理清了穿越而来的前因后果后,他在回答对方的问题前先问出了在意已久的困惑:「你不是骑士团长吗?为什么每次都在这座森林遇上你?」

  就自己阅历奇幻小说的经验,所谓骑士团长不都该操练军队、忙得不可开交,他全然无法理解自称骑士团长的人总是于宫廷森林中散步的理由。

  「不是的,我不也说过了,前面那边是国王的寝殿。」一面解释着,黄少天指向通向森林深处的小径,「我固定前往那边和国王报告事情而已,只不过每次都在途中碰上穿越来的文州,才想问你怎么都那么精准呢……话说回来,以文州这个速度,不知什么时候能和我一起到达寝殿?」

  对方似乎很享受呼唤自己「文州」,这点自骑士的黄少天每每唤出这两个音节时眉飞色舞的模样便得以觑得,喻文州猜想既然这个世界的自己是国王,想必对方自然无法直呼国王的名讳──正如同自他成为蓝雨队长后,黄少天便不再直呼名字一般。

  所以纵然是不同的存在,得以听见属于黄少天的「文州」或许也是自己无意间拾取的幸运。

  一面思索着,喻文州苦笑道:「……这并不是我能控制的,你们没有宫廷魔法师帮忙查明真相吗?」

  「宫廷魔法师?那是你那个世界的东西吗?」对方歪着头,一脸困惑,「我们是有魔法师,不过他很忙,管不了异世界人穿越过来这种鸡毛蒜皮小事。」

  这个世界对鸡毛蒜皮小事的定义似乎和地球不太一样。

  「举国上下只有一名魔法师吗?」他眨了眨眼,这点倒是与自己所读过的奇幻小说截然不同。

  「差不多吧,建国以来都是这样,蓝雨国一直都只有一位魔法师……邻国好像多点,不过和我们不共戴天就是了。」

  「这样啊……他负责什么呢?」好奇地问出口后,喻文州连忙补充道:「不过假如涉及国家机密,不愿意透露就算了。」

  「这个告诉你倒是无妨。」骑士的黄少天笑道:「他是国王喔。」

  喻文州怔愣片刻,还来不及作出反应,便听对方继续说道。

  「蓝雨国内仅有一位的魔法师,就是统治这个国家的王家代代相传的血脉──也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喻文州。」

 

  当喻文州睁开眼时,自己依旧身处于老家的房间,没有森林、没有持续不断的雨,面前计算机屏幕上持续播放着韩国荣耀赛事的影片。

  下方以夜雨声烦作为头像的QQ窗口闪动,平时喻文州若无要事必定会立即点开,但这一瞬间他却罕有地犹豫。

  明明先前电话中,彼此只是讨论着无关紧要的琐事,如同世界上所有挚友一般,漫不经心地一面开玩笑一面聊着相亲、女朋友、关于伴侣等彼此过去不曾触及的话题──然而此刻喻文州竟为此感到些许的害怕。

  害怕什么呢?连他都不清楚──或许是下意识回避思考,刻意不令自己明晰也说不定。

  但喻文州终究点开了窗口。

  他仍记得挂上电话前,自己问道「少天就那么不待见我交女友吗?」

  然而黄少天并未正面回答,而是忽地拉高分贝道:「队长你等等喔,我娘大呼小叫喊我去拖地,真是的回家的儿子没人权,我先去收拾一下,掰啦!」

  拙劣得喻文州不忍拆穿的谎言。

  而此刻对话者的头像是一片灰暗,聊天窗口则有别于对方平时的长篇大论,仅仅一句简洁利落的话语静置于此。

  ──不希望啊。

 

※ ※ ※

 

  不然先从文州你自己身上开始找原因吧?

  一面并肩向着森林深处而行,一面听骑士的黄少天如此说道,喻文州歪了歪头,虽然魔法与居住地球的自己无缘,但这确实是最为实际的方式。

  表达同意后,受到肯定的对方立刻说道虽然我知道你没事被丢到另一个世界肯定措手不及,不过有没有一个什么规律导致穿越呢?譬如什么时辰?譬如地点?譬如正在做什么事情?文州你试着归纳一下?或者第一次是什么情境?其他就算了第一次穿越时总有原因吧?

  连炮珠般的建议也和远在地球的某人一模一样。

  每当见到这个世界的「黄少天」,喻文州总是不由自主地寻找着两人身上的共通点,相貌、名称、嗓音、口吻、或者说到兴奋处时眉梢抬起的神采飞扬、或者唇畔绽开笑容的弧度。

  一切都左证确实是身处不同世界的同一存在。

  然而他比谁都清楚,即便或许拥有一模一样的灵魂、即便无限接近相同,身旁的青年终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黄少天,骑士与国王的奇幻物语与他截然无关,而自己也无法和这个人共享携手追求的荣耀。

  一路走来积累的回忆、由此而生的羁绊,都是只向着刻下遥远且无法触及的黄少天。

  雨丝纷落,干净而清新的雨气环绕着整座森林,宛若奏响永不完结的悠远旋律。

  喻文州抬起头,扶疏枝叶间隐约可见灰蓝色的建筑,骑士的黄少天说那便是蓝雨国王的寝殿。

  这个世界的自己便位于此处。他漫不经心地暗忖着。

 


后记
整个故事改编于我所做的梦,梦境中青年走在下雨的森林中,遇上了另一个世界的友人,友人指着森林深处说这个世界的他就在那里,而来回穿越于两个世界的青年,逐渐揭开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不重要的顺带一提,开头的白玉菇是文州买了要放房间栽种,结果刚好遇到穿越,想说这个国家整天下雨湿淋淋应该很好种,就送给骑士的少天了

评论(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