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DC/赤安】思念沉眠的绯色之夜02

01



/02

  「……是吗?所以那个男人的情/妇恐怕是组织的一员,婚/外/情只是掩饰?」一面听取手机另一头下属的报告,降谷零飞快地于笔记本纪录,「……那样的女性我没听说过,应该是没有代号的下级人员,不过假如这次交易顺利搭上线的话,她会获得提拔也说不定……原来如此,也难怪他们会要『波本』去取得阻碍者的情报……不、我想并没有遭到怀疑,组织成员未被告知全貌是很正常的。」说着,降谷零以眼角余光斜睨适才不存在于病房中的男子,挑了挑眉,音色不改地回答下属的疑问,「……我没事,按照计划碰头。」

  语毕,立即点选了通话中止。

  「没事?」赤井秀一平淡地重复了他的用词。

  「确实是可以马上出院了。」

  「后天。」对方提醒道:「你打算带着伤去东南亚?」

  「视情况如有必要的话。」

  这是谎言,最初并未预定出国,他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借着下属在国外争取时间,而自己则处理基尔的事情。

  闻言,赤井秀一如预料地微微蹙起了眉,但也仅此而已,并未针对这个话题发表意见,而是径自走到病床旁的沙发坐下,于是换他皱起眉,「我以为你特地跑来是要和我说基尔清醒了?」

  「还没,她的头部受到创伤……这次总不会是装睡的了。」

  最后一句说得小声,但降谷零依旧清楚听见了,他不解地眨了眨眼,「那你来这边的目的是?」

  「嗯……监/视你以免伤员逃跑?」

  分明是被问了才临时想出的借口。如此判断的降谷零没好气地道:「监视这种小事需要劳动FBI的王牌大人吗?」王牌几字他刻意加重力道,但对方一向对自己的嘲讽视若无睹,见赤井秀一毫无反应,降谷零才摊开事实,「我的病房前随时有人把守,以及这里是十楼,就算打开窗户也是光滑的墙壁,没有任何管线或者屋檐可以攀爬──这样你还担心我逃吗?」

  何况在和基尔说上话前,他可不会轻易离开。

  赤井秀一似乎很开心──至少此刻对方正笑着回答:「放心,FBI不会拿你要挟日本公/安,大可不用认真构思逃脱路线。」

  「组织杀来了我总得有地方跑吧。」随口抱怨后,降谷零才进入正题:「……所以你们打算如何制造水无怜奈的死?可别又是替换尸/体。」

  「两个小时前……」赤井秀一没理会他特意提及借楠田陆道尸/体装死的过去,「有班FBI的医疗专机从成田起飞,目的地是华盛顿D.C,似乎混入了一名非机组人员。」

  「然后?」

  「服du自/杀,宫野志保判断是服下APTX4869,显然她的身体没有刺激逆成长的要素。」一面说着,划开了手机的屏幕送到降谷零眼前,那是一名年轻女子的正面照,他瞅了一眼后摇摇头,「不认识,也没听说过有类似特征的干部,应该只是下级成员。」

  「既然连你都这么认为,恐怕就是了。」

  降谷零抬头看向快速于手机回复信息的赤井秀一,「雪莉……宫野志保这算是正式成为FBI的线人了?『冲矢昴』不用保护她吗?」

  「有同事陪着她,只是合作交流资源而已,毕竟也认识一阵子了。」顿了顿,对方又续道:「至于冲矢昴……」

  「既然所有人都清楚基尔的真实身分,那么赤井秀一也准备复活了吗?」他注视着对方问道,心中竟有几分期待琴酒再次见到FBI王牌的神情。

  然而赤井秀一耸了耸肩,墨绿的眼回望着他,而后沉稳地笑道:「还是算了,总不好砸了波本的招牌。」

  闻言,降谷零怔了半晌,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复,只能别扭地回避了对方足称温暖的目光──他尚未习惯与赤井秀一和平共处,尚未习惯彼此间缺少了憎恨的极端存在。

  挚友死后所怀抱数年的恨意已荡然无存,但情感烟消云散的如今,面对对方时心中总是有一块空落落的角落,降谷零还不知道该以何种事物填补。

  他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有些困扰。

  自己既是组织中的波本、也是私家侦探兼咖啡厅服务生的安室透、更是为国家牺牲一切的公安降谷零,无论遇上谁,他都能迅速地以最适宜的面貌应对,但唯有见到赤井秀一时做不到。

  因为对方远较世界上任何一人都更加清楚、都更加接近自己的所有面貌,因为他无法泰然地压抑真心,因为降谷零在赤井秀一面前无所遁形。

  而偏偏自己也见过对方所有的模样,诸星大也好、莱伊也好、冲矢昴也好、赤井秀一也好,明明这个男人面对自己时毫不隐瞒地坦然一切,降谷零却无法直率地给予信任。

  一面沉默地思索着,他垂下眼,自己比谁都明白,那必然是打从最一开始,降谷零便对这个人抱持着连自己都不甚明晰的复杂想法。

  无须抬头确认也知道赤井秀一肯定正沉默地注视着自己,等待他整理好思绪。

  这个人从以前到现在都没变过。降谷零暗忖,打着为了他好的大旗便什么也不说,若非如此,自己怎么会多年迂回,怀抱着错误的憎恨。

  一面于心底抱怨着,降谷零主动开口。

  「……可以告诉我吗?赤井。」

 

  「你和秀一说了什么?」茱蒂‧史坦林双手抱胸,满脸无奈地看着他,「詹姆斯明明让他来询问你前两天的状况,结果他刚跑来叫我接手?」

  明明就带着正事而来的不是吗?结果却说了一堆不着边际的闲话。降谷零一面腹诽离开的那名男子,同时耸耸肩,「我可没揍他。」

  「当然。」调查局探员毫不掩饰地翻了白眼,「就你这情况,碰得到秀一的衣角都值得鼓掌了。」说着,茱蒂叹了口气,显然懒得继续琢磨与此,「你在能告知的范围内透漏一些给我们吧,相对地,FBI手上的情报也可以提供作为交换。」

  「虽然我对你们的情报挺有兴趣,但可惜的是我并没什么能透漏。」十指交握于被褥覆盖的大腿上,他回忆着仅仅几日前的过去,「上周二贝尔摩德通知我去布城搜集情报,理由是阻碍到他们和一位军火商交易──这个人倒是能提供给你们,犹太裔的美国人,名字刚好在FBI黑名单上,是你们的擅长范围──平常的话我会遵照组织指令,但最近有风声基尔地位不保了,不太放心就留了下来……刚好利用之前假扮赤井的道具营救她。」

  中间省略了大段过程的简短叙述,茱蒂看上去也不打算追问,而是挑起了无关的话题,「詹姆斯有和公安接触,你营救水无怜奈是出于个人判断?」

  显然FBI和公安接触过程中,公安对于自己独自行动导致受伤一事很是震惊了一番。 

  降谷零看着对方,「赤井要妳问的?」

  「不是,为什么这么说?」

  干脆利落地无视了回答不出的反问,「不过那并不是正确判断,如果你们没赶上的话,我和她肯定都会死在那里。」他坦率地说道:「非常感谢你们。」

  这话反而令茱蒂错愕地瞠大了眼,「不是『赶快滚出我的日本』吗?」

  尽管对方正嘲讽自己,降谷零却笑了出来,「观光签证还没到期?或许我可以让人调查外务省的谁在圣诞节收到联邦局厚赠?」

  这话当然是玩笑,虽然他真要查的话恐怕能轻易调出亲美派官员的幕后协助。

  茱蒂整肃表情,「虽然有收到水无怜奈的求救,但确认你也卷入是Cool kid──柯南的消息,发现不对后立刻通知了我们。」

  「这样啊……是他的话就没办法了。」

  「不过我们没赶上,倒是秀一猜到了你会选择的逃脱路线,紧要关头把人救下来了。」

  该说是数年前并肩作战延续下来的默契呢?或者纯粹是出于对组织情报的知悉呢?无论如何,赤井秀一还是一样,了解自己到令人厌恶的程度。

  「有点意外。」茱蒂说道:「我还是第一次和公安身分的你交谈,和作为『波本』时的氛围简直天壤之别。」

  降谷零毫不犹豫地将这句话视为称赞收下了,「说的也是,之前因为涩谷小姐的案件见过面的关系,完全忘了这件事。」说着,他向茱蒂伸出右手,「我是公安的降谷零。」

  FBI探员扬起了好看的微笑,握住他的手,「茱蒂‧史坦林。」

 

  ──说起来,你和秀一说了什么?

  茱蒂‧史坦林离开前,回想起了最初被他转移的话题。

  看对方的样子,肯定在一开始察觉不对时便询问了本人,却没获得答复吧。如此判断的降谷零自然也不打算告知实情,总归茱蒂看上去也不抱期待。

  ──只是无聊的陈年往事。

  他刻意以模糊暧昧的说法回应。

  事实上真的不是什么要事。茱蒂离开后,降谷零一面处理部下发来的讯息,一面漫不经心地思索着。

  但恐怕无人能料及,某些看似与大局全然无关的只言词组竟得以牵系往后数年。

  「……可以告诉我吗?赤井。」乍看事过境迁的如今,他只是淡然问道:「为什么那时候,要说苏格兰是你亲手处决的呢?」

  为什么非得制造一眼便足以识破、毫无存在价值的谎言呢。

  他直直望着对方等待答复,那双总是毫无犹疑的墨绿双眼罕有地产生了一丝几不可察的动摇。

  「……当年那个情况下没能做好准备,以至于低估了你的洞察力。」

  忆起抛出这句话的低沉嗓音,降谷零扬起讽刺的笑。

  结果自己的洞察力又被对方低估了一回。

 

  那是一个与炎热二字全然无关的盛夏夜晚。

  气象不断呼吁近几年最强烈的台风即将登陆东京,民众千万做好防灾准备,但降谷零并没有处理这些的闲情逸致,他伫立高楼顶端,呼啸的狂风野蛮地掀起暗夜,却也无碍东京都万千灯火犹如洒落大地的温暖星子。

  而那一夜,降谷零获知了简单得令人发噱的真相。

  追赶的足音、被子弹贯穿的手机、染血的手枪以及持续了数年的虚妄憎恨。

  零碎的单词便足以刮起远较这个夜晚更加汹涌的狂澜。

  暴风肆虐,凌厉得几乎令接触的肌肤感到疼痛,宛如一遍又一遍提醒着他,自己所怀抱的恨意是多么可笑又悲哀得不值一文。




后记
乍看是正剧向,但其实我只是想让他们谈场恋爱而已,一切私设都是为了这个目标服务(喂)
敏感詞搞死我了……

评论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