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转瞬流年05~06

01~0203~04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加印的书到了><逐光者这几天寄出



/05

  十二赛季正式开始前蓝雨众人集体去了趟海边玩,事实上原先是喻文州与黄少天的广州市海鲜代言广告在海滩拍摄,结果夏休期提早结束到俱乐部集训的其余队员也跟着去了。

  提前集训的理由倒也简单,他们都在适应、都在调整,以防止任何一个黄少天无法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

  为了避免新人误会,黄少天特地单独与新人耳提面命,「虽然大家一副紧张的样子可能会影响到你,不过你要好好记住一件事啊,知道我们蓝雨的一切战术基础是谁吧?」

  少年望着他,起先露出了有些困惑的神情,像是不解蓝雨王牌突出此言的理由。

  随后仍旧回答了,「知道,是队长。」

  「对、聪明。」黄少天揉了揉对方的头,尽管少年看上去并不认为这个回答有高深到必须接受此等褒奖,他只是径自说:「一切的战术基础是队长,不是我,就算人家都说我是王牌也一样。」

  一般人自称为王牌时大概会感到某种程度上的羞耻,例如轮回周泽楷必然不敢这么说,不过黄少天脸不红气不喘地续道:「所以未来你和小卢这两张王牌都要好好注视着队长然后配合他一切需要,无论如何。」

 

  说是这么说,但其实自己在比赛中常有在抉择下放弃索克萨尔的时候。黄少天忽然觉得自己大概无法对人指手画脚。

  「黄少你在这啊,只有一个人真难得。」郑轩赶了上来,沙滩并不适合跑步,因此友人也只是艰难地踏着沙子大步来到他身旁。

  「只有一个人是什么意思?我不能一个人出来夜间散步吗?」

  「毕竟你再怎么爱说话,还是没办法自问自答啊。」郑轩一脸怜悯,黄少天有点想揍这个相处近十年的伙伴。

  代言广告的拍摄于下午告一段落,这则代言中他最庆幸的事情莫过于虽然背景选定海边,但自己和喻文州都不必穿泳装的这回事吧。

  犹记初次看到轮回双一穿泳裤袒露上身拍摄广告的震撼,相较之下要身高没身高、要胸肌没胸肌、要脸蛋──黄少天坚决认为虽然差了那么一奈米但他的脸还是相当上相的──总之,若是蓝雨两个标准的宅男纤减肥躯也穿了泳裤,届时一对比可不丢脸死了。

  广告拍摄完成后探班的蓝雨余人也顺理成章地享受了一下午的海滩假期,和朋友们一同在海边戏水、烤肉对黄少天而言是相当遥远的事情了,十四岁时落入荣耀的世界、被魏琛挖掘后一面上学一面于往训练营报到、高中毕业后更是直接以未来王牌的身分在训练营等待上场的时机。

  回首青春,被荣耀、荣耀以及荣耀所全部填满。

  晚间烤肉时和队友们天南地北聊天时他才惊觉这过于理所当然而被轻忽的事实。

  「如果不是你先宣布了,要不然我也想在这赛季退役。」郑轩忽然说道,黄少天瞥了蓝雨的弹药专家一眼,不确定对方是不是开玩笑,只听郑轩续道:「你不也说过三年的约签到今年刚刚好嘛。」

  这人显然懒得续约。黄少天暗暗确信这话大概有八分认真。

  「得了你整天想退役,不到三十岁的人每天想着要过退休日子象话吗?」黄少天数落着:「状态也没见下滑到哪里不是,年轻人这种心态不好啊!」

  「年轻人……」郑轩嘟哝,半晌才恍然大悟,「对了,黄少你比我大一岁啊。」

  于电竞选手而言,尽管只是一年却已然相距天壤之别,有时候所谓重来,并不是只要待一年后重头来过即可,即便仅相隔三百多日,却已是截然不同的自己。

  浪潮声不绝于耳,说也奇怪,夜中的浪潮声反倒予人一股宁静的感受。

  海水的色彩映射自天空,也因此黑夜中大海唯有一片浓厚得几乎将人卷入的深渊色彩,尽管黑色的海使他看得并不真切,可一旦浪潮拍打上岸,他便产生了心中某些事物随着海水一同被攫走的错觉。

  或许第三赛季时直接出道的话便得以多打一年也说不定。

  黄少天不甚确定,但无论如何他从未后悔过当初和喻文州延后踏上赛场的决定。

  「老实说常忘记这个设定。」

  郑轩坦承的话语引来黄少天极度不满,「设定是什么啦,你美少女游戏打太多了吧!」

  「就是你不讲的话根本没人记得你和王队一样大。」

  「瞎说什么大实……我是说人家王杰希退役了好呗,高队高队!赛场上别喊错了!」

  「队长没喊错不就行了。」郑轩不以为然。

  「啊……说得也是啦。」黄少天咕哝。

  黄少天没来由地忆起自己和郑轩最初相识的光阴,其实一开始他并没有特别注意这位训练营的少年,只隐隐约约记得有这个人罢了。

  他们是在第三赛季下半熟稔起来的,理由是喻文州对他说「那个郑轩的技术不错,你们可以试着配合看看」,黄少天便遵照对方的话上前搭讪了弹药专家的操作者。

  那时方世镜早已告知全队即将在赛季末退役,而喻文州和黄少天则是未来蓝雨的双核心,因此其余训练营的少年们多少和他们有些隔阂,往往战战兢兢、敬重得彷佛对待正式队员。

  但郑轩不同,丝毫没将两人往「特别」二字去想,用郑轩自身的话说便是懒得参透那么细腻的心思,队长与前队长的宠儿又怎么样、未来的王牌又怎么样,还不都是一起从早到晚训练的伙伴,而且训练份量只多不少。

  黄少天那时觉得这个人特别有趣,他活了十八年没见过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我很聪明不过懒得思考分析响应所以别打扰我」氛围的人种,不过即便如此懒洋洋提不起劲的人到底是选择了这条不受大众看好的路,到底是为了梦想而没日没夜地精进技术。

  而后郑轩确实如喻文州所言的技术上乘,甚至被喻文州亲自上报俱乐部,说是经评估认为应该第四赛季时一同出道。

  得知消息时郑轩张大了嘴的呆愣神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白驹过隙,一晃眼那段时光竟是十年前的回忆了。

  而今作为伙伴共同奋斗场上的剩余机会仅止于三百多日,流逝得宛如此刻弯下腰掬起于手心的细沙。

  「郑轩……」

  「干嘛?听到你这么正经喊我名字就害怕。」

  「我靠!」

  黄少天一面骂着一面抬起头,夜空被细细密密的云层所覆盖而不见星月,他想了想,「我们是不是差不多该回去啦?」

  「啊、对啊!」猛然想起初衷的郑轩惊呼:「我就是来逮你回去的!」

  笑闹着回到了蓝雨众人的身边,黄少天想着事到如今总算改掉了嘴快的恶习,自己没将那句话脱口而出实在太好了,不但过于矫情还像个连续剧的标配男二,注定BE的那种。

  肯定会被郑轩笑死的。

  毕竟他原本打算告诉对方,文州就麻烦你照顾了。

 


/06

  尽管第一战迎来中小战队获得开门红,但十二赛季的蓝雨走得并不算轻松。

  至十月的五轮常规赛后便足够联盟上下看出蓝雨战队的调整,过去稳定的守擂大将黄少天如今只出场个人赛、令人联想到第十赛季获得三十七连胜的荣耀教科书叶修,正当网络热火朝天地议论着黄少天是否打算打破纪录时,第六轮常规赛的黄少天只在团队战出场。

  倘若得以在联盟写下历史又有谁会轻易放弃,但黄少天却主动中断了纪录,理由无他,那场对阵霸图,他必须集中心力面对最后的团队赛。

  取而代之成为守擂大将的是一名光剑剑客的少年,同样的机会主义者、肖似黄少天的冷静与耐心,不同的是更加主动地制造对手破绽,这名剑客选手的登场令外界议论纷纷,多是对于夜雨声烦竟不打算传给卢瀚文的讶异。

  其实蓝雨内部同样做过评估,卢瀚文出道三年以来年年进入全明星,流云早就是铁打不动的全明星角色,与其将夜雨声烦交给卢瀚文并抛弃光剑冰雨、再让渡流云给新人选手造成粉丝流失,倒不如直接将夜雨声烦交给新人,总归都必须承受来自外界的压力,或许此举更能获得夜雨声烦与流云双方粉丝的谅解。

  黄少天本人倒是没什么意见,既然卢瀚文本人也想继续操作流云,那便尊重当事人的想法。

  说到底那张账号卡已然是蓝雨的财产,只要得以为队伍做出贡献,其余便不是他与蓝雨战队上下所在意的了。

 

  十一赛季七轮常规赛过去,蓝雨的成绩位列第五,实在称不上相当令人满意,第一是十一赛季冠军轮回、之后依序霸图、雷霆、微草,而蓝雨和前一位微草的分差在十以内,而第八轮正是这对世仇直接对话的时刻。

  整体而言,针锋相对已久的两队在这赛季的成绩都不如过去亮眼,蓝雨在适应黄少天逐渐淡出的节奏、而微草仍有些不习惯失去魔术师的赛场,两方都在不停地尝试与摸索,也因此未来的路途明朗前,彼此都拥有无限的可能。

  单人赛蓝雨三取二,擂台却直战到最后一人败阵,黄少天打单人赛第二场,对手一上来便手速狂飙,使得他不得不提起最大手速,刀光剑影乱舞作一片炫目的风华,两名光剑剑客疾风骤雨的战斗几乎令所有观众眼花撩乱。

  于满场夹杂着嘘声的欢呼中下场的黄少天明显地感到自己消耗有点大,蓝雨众人簇拥而上说着打得好时他咧开嘴笑着吹牛自夸,同时发觉喻文州直直望着他,脸庞是黄少天这些年来再熟悉不过的表情。

  喻文州在思考些什么的神态。

  肯定被发现了──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何况选手状态攸关比赛胜负,即便对方没发现自己也会主动报备。

  所幸这回是蓝雨主场,团队赛地图与战术早已预练得滚瓜烂熟,因此擂台赛后的休息时间,喻文州仅是让卢瀚文与郑轩做了几个微小的调整。

  「我呢?」选手早已向联盟报备好了,没有特殊情况无法撤换,黄少天自然相当关心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记得待会别跑太远。」蓝雨的队长笑道:「不然可救不回你了。」

  「是啊,要我是刘小别,刚刚享受了叶修都没有的剑圣零刷频尊爵级礼遇,等等肯定好好回敬一顿。」宋晓郑重地表示。

  黄少天挑了挑眉,「好啦伙伴们,争取零阵亡,在宋晓睡着前解决微草那帮混账!」

  「喔──!」众人相当配合地助长声势。

  没参加的喻文州笑道:「好了,差不多该列队了。」

  直到上台时宋晓仍在队伍最后嘀咕着:「明明是好事,怎么能这么流畅地用来公报私仇呢?」

  黄少天没顾上理会团队第六人的气功师,只是看着前方喻文州和新任队长高英杰握手,面对后辈时喻文州本就温柔的目光更是柔软如水,「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尽管眼中仍有一丝怯弱,高英杰依旧坚定地说道。

  思索不过片刻便作出了决定,虽然心理打击也是战术之一,但他最终还是看在与王杰希的交情上别给微草新任队长太多压力。

  于是黄少天在握手后拍了拍对方的肩,彷佛再普通不过的前辈那般鼓励道:「加油。」

  简直像在帮敌人加油似的,可黄少天全无丝毫输给对方的打算。

  进入比赛席、登入游戏。

  有机会亲眼见识独立于王杰希的微草未尝不是令人欣喜的幸运。

 

  团队赛的胜者是蓝雨,最终比数七比三,蓝雨凭借四分差在积分榜上反超,仍然是小得下一场比赛便得以随时逆转回来的差距。

  赛后列队的微草队员们看上去并没有受到太大打击,蓝雨众人也不见得意忘形,观众席倒是与选手的冷静截然相反,蓝雨粉丝欢天喜地、微草粉丝辱骂嘘声──十一赛季季后赛蓝雨淘汰了微草的这件事可没这么轻易被淡忘。

  如今微草资历最高的是六期的许斌、领头的是八期的高英杰,放眼仍由四五期领导的多数联盟队伍,老牌战队倒也拥有几分鲜活之色。

  尽管以队长的年纪而言,目前整个联盟最突出的毫无疑问是霸图宋奇英。

  「打得不错,再加油。」喻文州与高英杰握手时说道,蓝雨队长的温和脾气众所周知,高英杰自然也不会误解为讽刺之言。

  「是、谢谢喻队的指教。」甫就任队长不过三个多月的魔导学者认真地报以感谢。

  尽管赛前已经说过了,但当高英杰来到面前时,黄少天又重复了一遍:「加油啊!」顿了顿,这样便完结太没有自己的风格了,于是他又补充道:「绝对能做得比王大眼好的。」

  对方连忙摇了摇头,高英杰抿着微笑回答:「我还差队长很多。」

  虽称不上非常稳重,但对方的双眼已然看不见怯弱。

  黄少天想着当初那个在全明星中让王杰希不惜以一败建立自信的懦弱少年去了哪呢,而后他才察觉对方竟也出道了好几个年头。

  时间不断流逝,而他所置身的职业世界持续改变着。

  旧人离去、新人递补,书上网络上似乎总以潮水譬喻,说人们的来去宛如浪花不断拍上岸,终而复始──但黄少天想,比起浪花,曾伫立赛场的人们更像是同棵树上的花,无不拥有绽放时最华美的瞬间,然而不论多么绮丽的花朵终究得面临凋零,青树本体并不因花凋而低垂,下个春日再度开展一树令人赞叹的灿然。

  「下次一定击败你。」轮到刘小别时,对方淡淡地表示。

  「哈哈哈、不好意思,剑圣的外号不外流的!你还是再去修行个十年再说吧!」黄少天立刻开嘲讽。

  「哪要这么麻烦,赢了你就有了。」

  「也要有这机会才行啊!」

  刘小别没说什么便走到下一位的卢瀚文跟前握手,许是直接将最后那句当作垃圾话听过就算了。

  然而黄少天说得确实是再坦承不过的实话。

  恐怕再也没机会了。

 


後記
忽然很想講,於是決定來說下寫這篇時搭配的幾首BGM
伊藤由奈《 alone again》
青山テルマ《帰る場所》
加藤ミリヤ《ありがとう》
伊藤由奈《miss you》
家入レオ《君がくれた夏》←因為這首歌才把塵封的坑撿回來了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