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转瞬流年01~02

※两年前的旧文,重发+改写
※虽然是旧文但依旧不保证更新速度
※老梗,OOC



  常说字迹能反映一个人的性格。

  喻文州的字工整大方,每一横每一竖干净分明,不大也不小,恰好便是读起来最赏心悦目的字体;黄少天的字迹则飞扬许多,字里行间充斥着独属于自身的率性,称不上工整,但绝不会紊乱,甚至可以说潇洒得好看,但飞扬之余却又能见得绝不遗漏任何一个笔画,无论怎样自我都依旧稳稳落在固有的框架之内。

  黄少天撑着头,倾斜地望着喻文州笔下滚出一划划秀丽的字迹,他的视线从工整的字移到钢珠笔尖,接着轮到了职业选手特有的无暇双手,骨节分明且纤细好看,目光沿着手腕而上,缓慢地爬到了脖颈、脸颊、唇瓣、最后落在那双深邃的深褐色双眼。

  像是感受到他的视线,喻文州稍稍停下了动作,两只眼转过来朝他一笑。

  「怎么了?」

  「没事。」黄少天说,接着飞快地补充道:「只是在想该帮公会打工好呢?到荣耀公司呢?还是回去读大学?还是环游世界呢?队长你觉得哪个比较好啊,给点意见吧?」

  「都可以啊。」喻文州笑了笑,说出意料之中的回答:「自己决定吧,毕竟退役的是少天啊。」


转瞬流年


/01

  坚持了十一年的韩文清终于在联盟十一赛季末宣布退役、而一人扛起微草的王杰希也于第二届世界邀请赛后离开荣耀赛场,一二三期的选手退得干干净净的如今,被称作「黄金一代」的人们竟成为联盟之中的领导者,黄少天尚未习惯这般走到哪都是后辈的感觉,蓝雨食堂中看着电视里记者会转播的他终于品尝到几分物是人非的滋味。

  一向喧闹的食堂中也唯有这个时候才会一片沉静,没人愿意离开这个赛场,却每每被某人退役的消息所提醒──所有选手都是平等的,没有谁能永远待在这个场所。

  撇开续航力相对较高的喻文州不谈,蓝雨主力中黄少天与郑轩都处于职业生涯末期,俱乐部没有对队员隐瞒未来规划的必要,早早自训练营与轮换选手中筛选出两人未来的接替者,黄少天夹了口菜,想到自己一手带入联盟的夜雨声烦终究必须让渡他人,有些惋惜,但也就只是这样了。

  诚然他重感情、无比珍视自己亲手创立的角色,却又拥有与之同等份量的冷静理性。

  既然斗神、拳皇、魔术师都易了主,自是没有什么剑圣非得拿在黄少天手上不可的铁律。

  「怎么了?」许是见他愣愣地看着新闻许久没出声,身旁温润的嗓音问。

  黄少天眨了眨眼,记者会上王杰希于无数镁光灯闪烁中宣布将进入后勤继续为微草服务,而后环绕于雷动掌声之下一一握过微草所有队员的手,最后分别拍了拍副队长许斌和下一任队长高英杰的肩膀。

  他想起很久以前魏琛退役也是这般,记者会中和蓝雨每个队员握过手,拍着每个人的肩,带着几分不甘不舍地将整个队伍的重担交付出去,白光灼目掌声刺耳,但那时黄少天还不是正式队员,并没有与队员们站在同一个场所送别魏琛的权利,只能和此刻相同,一言不发地直盯着电视屏幕。

  「没事。」他鲜有地没有转过头去看向对方,仅是直直望着屏幕中的王杰希,只见这一刻仍是微草队长的那人唇瓣开阖,但说了些什么黄少天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紧接着就是自己了。这个想法从未如此深切。

  黄少天和王杰希不同,倘若无法亲自于场上拼斗的话一点意义也没有,因此尽管蓝雨做出了相关职位的邀请,他几乎没思考太久便舍弃了这个选项,但不知何故,黄少天尚未将这个拒绝的念头道予任何人知晓。

  黄少天也没有转会进入中后段战队继续职业生涯的打算,告诉蓝雨诸人的理由是自己不想在场上遭遇夜雨声烦,那简直是折磨;但他没说其实自己同样也不愿于赛场遭遇索克萨尔以及喻文州──那毫无疑问是折磨中的折磨。

  尽管明面上仍考虑着是否进入公会,可事实上黄少天只思考着继续学业、旅行、环游世界该抉择何者才好──而二和三几乎是相同的选项。

  只剩一年。他想。

  得以继续持有夜雨声烦、得以继续待在荣耀赛场、待在蓝雨、待在喻文州身旁的时间仅仅只剩下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八千七百六十个小时。

  稍纵即逝。


/02

  故事总是这么开始的:他永远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那一日。

  然而事实上黄少天根本没有任何自己初次见到喻文州是何年何月哪个时辰的印象,恰似喻文州不知从何时开始于自己心底生了根,那个总是带着温煦微笑的少年也不知何时便于记忆角落停驻──和魏琛钦定的自己不同,那时候喻文州带给所有人的印象都不强烈,甚至可以说是淡薄得可怜,黄少天想自己第一次见到喻文州的场景恐怕与初次认识所有训练营的孩子相去无几。

  进入训练营时扫过无数专注于屏幕的脸庞一眼,而后坐下,摆弄自己的夜雨声烦。

  后来究竟如何熟识起来的黄少天也同样不记得了,总之等他有所意识时,那一声声「吊车尾」便已成为人生中永远的黑历史。

  不经意的开端,正如喻文州这个人不经意中千丝万缕地融入了黄少天的生命。

  彷佛再也找不着最初线头的丝缎,他们以十多年的岁月成就一副无比美好的织锦。

 

  夜雨声烦的继任者是黄少天钦点的,某日于训练营见到一名拥有相当才华的少年,心细如发且性格冷静,刚满十七岁,然而即便堂堂剑圣伫立在身后也不慌不忙地操作角色完成训练。

  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私下向训练营确认了少年成绩、又利用夏休看完对方的所有录像,终于选在某个广州市破了高温纪录的下午,开口问你有没有兴趣接手夜雨声烦?

  少年愣了片刻,之后缓缓地告诉他「好」。

  那情景恍然令黄少天忆起许多年前方世镜询问喻文州是否愿意继承蓝雨队长的瞬间,于是他翌日便提报俱乐部,参照少年平日的成绩并连开了好几场会议后,俱乐部方面决定正式将少年视作夜雨声烦的继承者培养,现在少年也经常参与队内训练以便训练团队战的意识。

  纵然操作、意识都达标了,但黄少天清楚那名少年和蓝雨必然尚有一段不短的磨合期,还是实际展现于赛场之上面对敌人此一最凶险的磨合。

  既非职业因素,也不是技巧问题,黄少天与喻文州无须言语的默契没有第二人能模仿得来。

  「夜雨声烦忽然换了个这么成熟稳重的家伙观众肯定很不习惯,尤其没刷屏这点。」队内会议中宋晓认真地表示,由于尚未将继承人正式登记为选手,目前少年仍是不能参加会议的。

  「是啊导播都不能把镜头聚焦在频道了,你为拼命想词的主持人和嘉宾着想下好吗?看到没有!不管场上场下本剑圣都是这么不可或缺的存在,还不赶快大喊一声黄少我们永远敬爱你!」

  「出奇制胜本来就是比赛的一环,夜雨声烦前后操作者差距这么多,让对手不适应的话也能制造很多机会。」带着微笑的喻文州略过了黄少天的话,「只是未来就不能再走放生这一套路了。」

  作为蓝雨迷、出生蓝雨训练营的少年自然也耳濡目染习得了机会主义的风格,但与冷静等待机会的黄少天不同,少年更擅长主动为敌方制造漏洞缺失。

  但无论是谁都明白蓝雨的战术是建构于喻文州之上,倘如夜雨声烦专注于敌人而无暇顾及索克萨尔的话,那么会使一切化为泡影。

  「汰旧换新,总是有很多东西有待调整的,慢慢磨合总是能找到最适合的方法的。」喻文州笑道,通常队长开口后蓝雨众人便不会再有其他意见了,倒不是喻文州独裁,而是整个俱乐部上下都清楚,比赛相关的事情在蓝雨中没有人能比喻文州做出更好的决策。

  会议告终,鉴于已经到了晚餐时间,队员们三三两两的离去,留在办公室唯有正副队长。

  喻文州总是留在最后才离开会议室,起初队员还会留下来帮忙收拾,但本人说了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厘清,众人便也不再那般坚持,仅有黄少天一起待着整理文件、关闭电器──郑轩私下就这件事吐槽过所有人都走了偏偏留下个最扰人的有意义吗。

  但即便在蓝雨也没什么人知晓,其实当喻文州思考时黄少天总是安静得像另一个人。

  诚然黄少天将说话当作最大的兴趣,但最起码也是明白何时该开口,何时又该选择沉默。

  喻文州包容他的吵闹,但也只是在尚未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倘若黄少天吵闹打扰思考,因而让战术出现漏洞毫无疑问是得不偿失。

  「下赛季常规赛的成绩大概不会太好看。」喻文州将笔记本某一行全数删掉后,转过头看向黄少天笑道:「就是不知道新秀墙会困住他多久。」

  对方转着笔,黄少天清楚这是对方放松的习惯动作,「不要紧的啦,不管是你我郑轩或者小卢都一样,该撞的墙总是要撞的──话说回来啊我总觉得这样不行,那孩子太安静了,虽然沉稳冷静欠我一半又多点点倒还过得去,不过都不说话怎么行呢?」

  「没有不说话吧,看他和瀚文挺谈得来啊,那天瀚文把他带到房间里,两人一聊就聊到十一点多兴奋得睡不着。」

  「哎我怎么不知道这事,果然同年龄比较有共同话题吗?怎么我还是觉得他都不说话?」

  「公会那边也说有点像当初的瀚文,只是年纪关系沉稳了点。」喻文州顿了半秒,接着又笑着道:「和少天比谁都是安静的。」

  「队长──」黄少天假模假式地大声抗议:「老实说吧!我不在后会不会寂寞啊。」

  「大概会觉得很安静吧。」对方看上去相当认真。

  「太过分啦,我这么努力地炒热气氛以免大家觉得无聊沉闷,让世界多充满一点乐趣──好吧你别这样看我咱们蓝雨貌似真不太需要……总之我可是觉得少了队长后会有点寂寞的说!」

  这段半开玩笑的抱怨令喻文州愣了片刻,有些意外对方竟如此反应,他没能继续话题,只能看着直直凝视自己的沉稳双眸逐渐溢满了难以言明的温柔。

  「……嗯、会很寂寞的。」

  最后他听见喻文州轻声说道。

 


后记
要说这篇有多久呢,第一次发是在两年前的黄少天生日前……(自己讲都觉得天呀)
后来由於种种理由删文,一直记挂着想把这个俗套的故事写完,今晚偶然听到某首歌就决定发出来了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