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逐光者09

01~0203~04050607~08
※苍穹之法芙娜paro,很多私设,OOC



/09

  「婆婆,我要买一束花。」

  道旁正细心处理花束的老妇人闻言猛然抬起头,见到他后漾开了欣喜的笑容,「好久不见,很久没来啦。」

  「好久不见,」黄少天咧开笑:「最近比较忙,都没有时间回来这里,没想到婆婆还记得我。」

  「来我这买花买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记得呢?」一面整理着手中的花朵,老妇人颔首并怜惜地说道:「对啊……我成天听基地那边传来警报声,虽然这边看不到,可是异界体常常来吧,辛苦你们了。」

  「不会不会,应该的。」一面轻快地回答并接过老妇递来的花束,并塞了几张钞票,却被执意退回了,又讨好地笑着递上,仍然遭到拒绝,如此往复几次,他叹了口气:「婆婆妳爱吃什么,我下次带来吧?」

  「不用了,看到保护大家的你平平安安我就很开心了。」老妇笑着道:「不过真要说的话,你下次把以前总是一起来的朋友带来,婆婆会更开心的。」

  彷佛看透了他的思绪,老妇笑盈盈地说道。

  黄少天握紧了手中华美的花束,白玫瑰与纯白的马蹄莲瓣上仍有未褪的露珠痕迹,清冽的香气萦绕。

  他垂下眼,而后轻轻答了声好。

 

  上回获得休假是数个月前的事情了,尽管守护众人的法芙娜驾驶员不可能全员撒手不干,但固定分配给各人的短暂休憩还是有的,然而由于上一代驾驶员遭受重挫,为了训练新一代搭乘法芙娜,黄少天已然许久没有离开过基地了。

  和在居住区拥有家庭的郑轩等人不同,除了蓝雨基地之外,黄少天和喻文州并没有可以回去的场所,所谓居住区于他们而言不过是散心地罢了。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曾在那里拥有过得以归去的家。

  黄少天带着花束,踏上行过无数遍的道路,距离基地最近的居住区入口向着东方前行,过了几个街口后能见到一条并不陡峭的上坡路,坡道的尽头便是此行的目的地,这一处在十多年前曾遭到异界体毁灭殆尽,城墙也好、住宅也好、道旁摇曳的花草也好、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家人也好,尽数迈入无可捉摸的虚无。

  如今曾遭袭击的区域被修缮为一座不大的公园,而正中央则是喷水池与描写了十多年前那场灾祸的纪念碑。

  黄少天走到石碑前,弯下腰轻轻将花束放置。

  纪念碑高约二米,最上方雕刻着蓝雨的图徽,其下撰写那场波及居住区的灾难的日期,并刻上了密密麻麻的牺牲者──居民和部队皆有──石碑通体以黑曜石打造而成,于阳光下映射奕奕光辉。

  他知道父母的名讳位列纪念碑的第十行的第十七位与十八位,而喻文州的父母则在第十六行的第四位与第五位。

  双亲的音容样貌俱已模糊的现在,那简简单单的几字反而成为最能够铭刻记忆的事物,毕竟这些年来于纪念碑前伫立这么多回,早已了然于心。

  正打算向父母说些什么,便听见身后传来熟悉的足音,黄少天毫不犹豫地回过头去,而后见到意料之中的略带慌乱的眼眸。

  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仅仅须臾之间便收拾了剎那的溃不成军。

  「……我还在想会不会碰上你。」来者云淡风轻地说,可他就是知道此刻对方远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沉稳。

  明明应该比谁都清楚黄少天同样获得了休假、且同样会选择来到此处。

  究竟是真的没预料到、还是刻意忽略了遇见自己的可能性呢。

  「毕竟前阵子忙翻了好久没来啊,你也是吧。」黄少天嘻嘻笑道,像是彼此间毫无芥蒂、像是彼此间不存在指挥官与士兵之外的任何关系。

  「是啊。」喻文州向着他走来,而后于相距一步之遥的地方站定,放下了手中的花束。

  一看便知道是和自己相同地方买下的花,白百合清香凛冽,想必那名老妇人也坚持不肯收下对方的钱吧。

  直到三年之前,两人都还会一同来到这个地方,自同一位老妇人手中接下花束、并行至上坡的尽头,而后一同伫立于黑曜石碑之前。

  其实不过就是一千多个日子,怎么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黄少天勉强将注意力转移到纪念碑前,开口说道:「老爸老妈,好久不见啦。」顿了顿,他咧开笑说:「想我吗?上次来好像是……八个月前?不过天堂应该也看得见你们儿子帅气的样子,所以应该还好吧?」

  身旁的喻文州一片沉默,阖上眼并双手合十,不像黄少天那样出声对父母倾诉些什么、却也没有嫌弃他吵,黄少天并没有去看对方的目光究竟落在哪里,是纪念碑的名讳也好、亦或自己身上也罢。

  他只是想着所谓白驹过隙。

  明明自己的人生不过短短十七年,离开这里之前的日子却已然遥远得难以企及。

  「现在我已经是法芙娜部队的前辈了,听魏老大说再过不久大概也会变成蓝雨的异界体击杀排行第一,听起来很值得骄傲,不过仔细想想该不会是因为现在异界体比以前多很多啊……不管他,反正来一只杀一只,来两个杀一双,让他们知道地球人可不是吃素的。」

  其实真正的理由他知道的,想必身旁听着自己滔滔不绝的喻文州也清楚。

  过去驾驶员们背负的同化现象实在太过沉重,远远不是现在所及,许多根本无法击杀几只异界体,便率先死于机体的诅咒。

  「除了异界体动不动找抽之外,整体而言我现在过得很不错,蓝雨吃得很好、住得也一向很好、基地有不少战争前的漫画可以看,不知道老爸老妈在天堂有没有见到那些断尾作的作者?真希望以后世界和平了有人接续下去啊。」

  不是都说异界体将万物化为虚无吗?那么被吞噬存在的父母的灵魂真的存在于世吗?他确信没有任何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但无论如何,如果看得见独子伫立于此就好了、如果听得见自己的嗓音就好了,这个微不足道的企盼在心中占据的位置渺小得可以。

  来到此处与其说真的想和父母相见,更贴近于安定心灵的作用,诚然蓝雨基地是他的家,但这个地方也曾作为自己的家而存在。

  严格而言黄少天并不相信灵魂一说,理由简单的可以,灵魂总是与神话所绑定,然而这个世界并没有神,所以也不应有死后的世界、更不会有什么心跳停止之后依旧存在的事物──倘如真有神祇的话,早该如传说一般降临大地拯救人类了不是吗?

  「现在我的手下……队员们就是之前告诉过你们的那几个候补,郑轩、于锋、宋晓、徐景熙、李远,大家都还是训练员时期的样子,没啥改变,唯一值得一提的是李远上次在房间偷养小猫被魏老大发现了,后来好像把猫带回原本的家的样子……」

  言及此处,他顿了顿,唇瓣歙动几回,终究没有将下面的话语也托出,而是轻巧地嘿嘿一笑。

  ──我有点羡慕他有家可以回。

  假如将这句话说出口的话,不知身旁的喻文州将作何反应呢?

  黄少天有点想看,却不愿对方为难。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这里的事情吗?」

  一面说着,他微微偏过头瞅着对方,虽然无须特意这么做,喻文州也必定明白此处并没有其他的问话对象。

  缓缓敞开了深邃的双眼,沉稳的目光悄然直视着石碑,良久,黄少天以为对方不打算理会自己时,才听见柔和的嗓音淡淡地回答:「我记得,是司令带我们来的。」

  十多年前魏琛尚未成为基地司令,不过是一介普通的法芙娜驾驶员,黄少天记得魏琛当时驾驶得便是目前尘封着的索克萨尔。

  魏琛退役后除了喻文州之外没有人通过这架机体的适性测验,下个适性者出现前整备班都不会再开启机库的门扉。

  「其实我记不太清楚了。」这是真话,毕竟当时的年纪实在太小,黄少天说:「魏老大指着上面的名字说那是你爸那是你妈……拜托、我连字都看不懂,哪知道这种东西,只觉得这个家伙根本在唬我。」
  「嗯、后来你哭了,喊说大骗子爸爸妈妈根本不在这里。」喻文州的嗓音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他希望那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这种事就不用记那么清楚了。」

  喻文州始终直视着黑曜石碑,但嘴角确确实实地勾起了微笑,「忘不掉呢。」

  在那之后,自己究竟过了多久才接受了父母亡殁的事实呢,太久以前了根本无从回忆,只知道那之后魏琛又利用假期带着两人来了好几次,而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站在这座石碑前的具体时间点也同样记不得了。

  但无论如何,自己得以走出家庭崩毁的阴影,必然是托了收养他的魏琛、以及此刻身旁那人的陪伴。

  「我还记得当初觉得纪念碑好高,一定要魏老大抱着才看得见爸妈的名字。」

  然而岁月流逝的如今,根本无需抬头便得以将字迹收入眼底。

  一面想着,黄少天忽然意识到他们正自然地对答着,简直令他产生了回到三年前的错觉。

  「我那时候也想着这块石头好高啊,像是爸妈离自己很遥远似的。」

  出乎意料之外的话语,即便是在从前彼此亲密无间时,黄少天也从未听对方说过这般想法,他下意识地开口问道。

  「那你当时、」

  会感到寂寞吗──差一点就要连这几字都脱口而出,可假如是现在的喻文州,恐怕不会给予真实的答案吧。这么想着的黄少天瞬间噤了声,然而对方却彷佛看透他的想法般,低低回答了并未听闻的疑问。

  「虽然一夜之间变成孤儿,但还是有重要的人陪伴着,所以大抵上来说我还是相当幸运的吧。」

  至少从未感受过孤独。

  喻文州以几不可闻的嗓音轻声补充道。

  怔了片刻,黄少天猛地转过头,不再以眼角余光偷觑,而是直直望着身旁那人的侧脸,对方的目光紧锁着石碑正上方蓝雨的图徽,眼波摇曳,彷佛正强忍着某些几欲满溢而出的情感。

  「……文州!」

  一瞬间黄少天顾不得三年中那些重复了无数次的自我说服,直接伸出手握住了喻文州的肩膀,而对方仍因他的称呼而愣在当场没能及时做出反应。

  「听我说,我一直都知道……」黄少天有如紧盯着猎物的猎手般一瞬不瞬地凝视着对方,「我一直都知道你……」

  一直都知道坚持着这场毫无意义的冷战的理由、一直都清楚伪装着推开了自己的理由。

  毕竟若非他持续配合,两人又怎么可能维系着三年如一日的涉于薄冰的步伐。

  巨大的嗡鸣于这一秒轰然作响。

  正欲全盘托出的人以及即将接受一切话语的人同时愣在当场,怔怔地对视着。

  喻文州不过须臾便率先反应过来,「是异界体的警报声。」

  黄少天如对方所愿地放开了握着肩膀的手,便听换上了部队指挥身分的喻文州沉稳地说道:「最近的入口就在东口附近。」

  尽管要说的话多得宛如三年内流逝的分分秒秒,但现下可不是这种时刻,他毫不犹豫地跟上了对方向前奔跑的脚步。

  远方轰鸣声大作,那是陆军与空军抢在法芙娜部队出发前争取时间的声音,尽管热兵器无法对异界体造成多少实质伤害,但军队从不因此停下守护这块土地的脚步,黄少天无须抬头也知道空中满布着战机一往无前航向的虚无的画面。

  先他几步的喻文州开启了紧急时刻才使用的基地连通轨道,纤细的身影隐没于黑暗的通道之中。

  黄少天回首看了仍兀自于阳光下闪闪发亮的黑曜石一眼,随后毅然奔向属于自己的战场。

 


后记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不是两个人都在闹别扭怎么可能冷战的起来
其实原本规划是五段的短文,废话太多篇幅就拉成这样了(痛哭
总之下回开始最终章突入!

 @優多半糖少冰 我更了我更了,我是乖乖打字的好孩子(煩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