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没有爱就看不见(中下)

中上
没坑的话下篇完结


  孙翔至片场探班的照片被SAMSARA娱乐刻意流出,再搭配《开通一千米》作为特别嘉宾的放送日期炒作,网络立刻分了两派,一派抱着RPS界的冉冉新星刷话题,另一派则是毫不客气地叫翔腿毛能滚多远滚多远。

  毫不意外地后者占了上风,然而却引来了孙翔出道后累积的死忠粉前来掐架。

  周泽楷对这些没半分兴趣,类似话题本来隔三差五便轮回一次,所有网络争端都是经纪公司有意为之的操作,粉丝在虚拟世界中争得头破血流你死我活,但实际引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只在意是否得以化作实际效益收入怀中。

  尽管周泽楷并不在乎网络纷扰,但他有些好奇话题中心的孙翔是否介意──方明华似乎也有相同想法,但和他不同的是经纪人能光明正大地开口关心艺人,方明华直接确认了孙翔对粉丝间腥风血雨的看法。

  「以前会挺生气,现在也习惯了。」孙翔出乎意料地平静,「要当真的话还有不少人相信苏沐橙是我女友啊,那女人情愿吊死在我家门口也不会喜欢上我。」

  听见对方斩钉截铁地下了不怎么好听的结论,周泽楷顿时放心下来。

 

  广告的拍摄只剩下第二天的最后一小部份便宣告杀青,方明华大概与剧组事前沟通过,孙翔心安理得地待在剧组中一同行动,准备杀青后隔日和周泽楷等人飞往另一个城市,完成《开通一千米》最后一个特别节目。

  周泽楷这才理解明明只有自己住宿却预订了双人房的用意,于是在返回酒店的车程中确认是否真要和孙翔合住。

  「我觉得你还是和孙翔搞好关系吧。」方明华抢在他质疑前说道:「一来他本性不坏,二来你能看到他也是缘分不是吗?」

  见经纪人一脸苦口婆心,周泽楷笑着颔首:「嗯。」

  方明华愣了愣,「我还以为你会挣扎一下,平常叫你和其他艺人做朋友不是都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吗?」

  哪有那么夸张。周泽楷没说话,倒是以表情鲜明地传达了反驳。

  「不然怎么会连苏沐橙都还不熟。」方明华一脸恨铁不成钢,然而面对亲自提携至今的当红偶像似乎狠不下心开口数落,只是说:「总之你愿意和孙翔打好关系就好。」

  从他的角度得以看见前座靠着车窗睡得天塌不惊的孙翔,自下午与对方相见以来,心中便郁积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周泽楷垂下眼,轻声回应:「……嗯。」

  自己并非蒙昧的中学生,自然可以猜想那份思绪源于什么,但他不确定那是否仅仅源于一无所有的荒芜世界中,孙翔恰好踏入所产生的喜悦和依赖。

 

※ ※ ※

 

  庆功宴上酒喝得有点多,待周泽楷察觉自己看不清剧组的工作人员时便确定自己有些醉了,才导致无法集中心神与人交际,于是他索性借口醒酒,方明华闻言便道直接回房间也可以,毕竟就是为了周泽楷明早赶飞机,才特地将庆功宴设在酒店的餐厅。

  周泽楷思考着假如精神依旧无法集中,那还是干脆回房算了,一面走到酒店的阳台外,却意外见到自己在北京唯三看得清的人之一。

  「你脸好红,醉了吗?」酒精过敏因而半滴未沾的孙翔有些关心地问。

  其实也只是微醺的程度,但周泽楷仍旧颔首承认了,「吹吹风就好。」

  「这样啊……」

  话音一落两人之间便陷入沉默,任谁和周泽楷相处皆无可避免地一片寂静,换在之前,孙翔虽不算喜爱说话也会主动找几个话题以回避尴尬,但今夜却反常地一语不发,倚靠着阳台的栏杆,遥望着远方的都市风景。

  而周泽楷只是凝视着对方的侧脸。

  一旦注视着对方,心口中犹如视界的朦胧情感轮廓便逐渐明晰,彷佛银杏铺就的长道那般柔软而美好。

  只是他不知道这是否得以被唤作爱情。

  良久,孙翔似乎终于察觉视线转过头来,「你又在看我了。」

  似乎有些恼怒的口吻,脸庞却没有太多的情绪。

  「……嗯。」

  「这次承认啦?」占了上风的对方并没有特别喜悦,顿了顿又说:「你一直观察我,是和什么秘密有关系吗……别露出那么惊恐的表情行吗!你们搞得那么明显,简直怕人不知道全中国最火的偶像团体有个大秘密。」

  「方哥说你很迟钝。」周泽楷带着笑的嗓音很轻,算是变相承认了,其实他几乎不曾使用这种近乎调侃的说话方式,可等反应过来时话已经出口了。

  「可是跟你们相处快两个月,傻子也会发现吧,尤其周美人又常一脸纠结。」对方嘟哝道,并未反驳关于迟钝的说词,显然早就收受过类似评价。

  明明公司的其他人就没察觉。周泽楷暗忖,也不知是否该为了以神经大条享誉业界的对方察觉自己细微变化而开心。

  周泽楷没答话,孙翔看上去也不打算勉强他,只是背靠着阳台的栏杆,撇过头直直盯着道旁纵横的车流以及都市灯火,不知在想些什么,而周泽楷则是静静地注视对方,大抵是懒得追究自己盯着的这件事,后辈脸庞带着一股不予明辨的放弃感,倔强得令他觉得有些可爱。

  白日感受不强,可待至夜间便深感秋意浓厚,深秋的风没清减他的酒意半分,反而将那份微醺渲染得有些暧昧。

  「算了。」孙翔嘀咕。

  「嗯?」周泽楷没听懂对方的话语。

  「我说算了,反正你们有什么秘密我也管不着,」孙翔直起身,脸庞全是放下纠结的清爽,正当周泽楷想着直肠子的人真是轻松,便听眼前的人又道:「反正应该是我要说声谢谢才对。」

  尽管并未明言究竟是谢些什么,但周泽楷立即理解对方的言下之意,他想起过去曾听闻业界中关于孙翔「自大狂妄、目中无人」等诸多负面评价,周泽楷想那或许的确是属于过去的真实,但无论如何,与自己相遇的孙翔已然彻底挥别过去的模样真是太好了。

  他沉默地思忖着,本就被酒精渗透的脑部运转后更加沉重了,周泽楷怔怔地凝视对方,孙翔似乎被他看得有些羞赧,不自在地说道:「你是不是真的醉了啊?」

  「……有点。」

  总归脑袋热得有些难受,他索性爽快地承认了。

  「真的只是有点?」对方狐疑地凑了过来,「我去喊一下于念或方哥好了。」

  「不用。」缓慢地蹦出两字后,孙翔立时将注意力转到他身上,以和传闻全然不符的耐心等待周泽楷缓慢地组织「我回房间」四字,而后叹了口气。

  「我扶你吧。」

  没想太多──或者说也干脆放弃思考了──便顺从地靠上对方,相识以来他是第一次如此靠近孙翔,恍惚中似乎嗅到清爽的气息,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他人搀扶的好处便是周泽楷不必催动沉重的大脑及视觉系统去辨识人们的位置,得以轻易地在走廊上穿梭并返回房间。

  一路上孙翔似乎和自己说了些什么,但他并没有力气去听,喝了酒后移动双足都像行于云端之上,软绵绵、轻飘飘,连带着意识也有些离远。

  「喂、你有在听吗?」电梯中孙翔说道。

  周泽楷勉强打起精神看向对方,尽管因为神智不清的缘故,对方的脸庞带着摇曳不定的残影,但眉眼也好、唇瓣也好,都是清晰地映在他的视界之中。

  「算了,大概是没有。」孙翔径自地下了结论,随后整个身子因他的举动一僵。

  周泽楷伸出手,指尖轻轻抚弄着对方稍长的浏海,其实他并不是很清楚自己此刻举动的意义何在,只是忽然想触碰眼前的人,确认孙翔是确实的存在。

  「为什么是你……」

  脑海中流转的思绪自然而然地便化作言语吐露。

  为什么自己会看见孙翔呢。

  他想着,而后指尖向下,轻轻勾勒着对方眼角的轮廓。

  心口这份堵得满满的情感,真的只是基于「自己看得见这个人」而产生的吗?

  「孙翔、你……」

  睡意席卷而上,他连话都说不完,便径自阖上双眼,耳旁似乎听见对方喊着「喂、你说什么啊」的嗓音,但周泽楷已然向着困倦投降,彻底落入梦乡之中。

  ──孙翔你真的存在吗?

  好险没问出口,不然对方肯定感到非常莫名吧。

 

  那一晚周泽楷睡得前所未有的安稳。

  他彷佛置身翎羽铺就的柔软绒毯之中,梦境里目之所及都是深秋的银杏,像是将他包裹于金色的茧中。

  而当现实的周泽楷睁开眼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隔壁床沉沉睡着的孙翔,后辈熟睡时神情一派平静,看上去乖巧得令人陌生,他怔怔地望着晨曦于对方脸庞洒落的光斑,恍然连结到拂晓前的梦,梦中那一大片无限延伸的灿金似乎依然烙印于眼底。

  宛如每一个故事的注定,便见孙翔眼皮动了动,而后缓缓醒转,惺忪地迎上了他的目光,接着霎时清醒般瞪大眼,瞬间红透了双颊。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并轻声说道。

  「早。」

 

※ ※ ※

 

  孙翔似乎认定他前晚酒醉了胡言乱语,因此也没追究彼此间的对话与怪异的举动──或许根本觉得不值得追究也说不定,但事实上周泽楷酒品不算差,至少发生过的所有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可既然对方不问,他就不说。

  不过现实生活不似小说有那么多空闲可以纠结与胡思乱想,周泽楷完成这支广告后立即马不停蹄地和孙翔、方明华、于念搭乘上午八点的飞机前往距离三个小时航程的古都。

  杜明与吴启最近参与一出古装剧的拍摄,其中一个取景地正是这个当地政府为了带动观光而赞助剧组的古城,而为了配合当地传统的灯火节,这一回则赞助了《开通一千米》的节目拍摄,准备在节目中不着痕迹地带领观众看遍大街小巷,并引出真正的核心主题灯火节。

  至于能不能炒热机票钱就与他们无关了。

  周泽楷翻开这几日忙于广告拍摄没有时间详阅的节目流程,肩膀突然传来沉甸甸的重量,一转过头便见坐在身旁那人靠着自己的肩沉睡着,早知道适才应该将靠窗的位置给孙翔的。周泽楷暗忖,并顺道调整了肩膀的角度让对方睡得舒服些。

  倚靠着自己的这股重量令他十分安心。

  周泽楷不是一无所知的少年,清楚自己无疑对孙翔是抱有好感的,倘若对方不是出现得那般措手不及且无可理喻,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也该熟得足以看见了。

  ──但就是那份无可理喻。

  车祸以来周泽楷已然受够了不蒙蔽心灵不欺骗自我便无法看见他人的生活,偏偏孙翔打破了这一切禁锢,又在他感到最无助的瞬间蓦然现身。

  如果不是这毫无道理的视界,说不定早就得以坦然承认自己确实爱上对方了。

  不对。周泽楷立即否定了原先的想法。

  若非这离奇诡谲的伤后遗症,他恐怕连「是否爱上孙翔」的怀疑都不会产生。

  大大吁出了一口气,周泽楷有些气闷地垂下眼,凝视靠在自己肩上沉睡的后辈,而后泄气似的戳了戳对方脸颊。

  孙翔「唔」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在梦中感应而表示抗议。

  但却莫名地令他的心情舒爽许多。

 

  「你在紧张吗?」

  听见身旁传来的这句话,周泽楷着实愣了愣,差点忘记接过于念递上的背包,他有些无法置信地看着将手机开机的孙翔,后者似乎全然不觉得做出了什么惊人的发言,只是等待方明华和于念确认机场大厅的状况,数秒后才反应过来,耸耸肩,「我就说说而已,感觉你和平常不太一样?」

  语尾是上扬的,看来对方真是话不经脑且无意间蒙中的。

  其实周泽楷大可以不理会对方,反正访问全中国十几亿人口都一致认同沉默的他毫不稀奇,只是一面推着对方向前离开头等舱,周泽楷鬼使神差地回复:「有点。」

  岂止有点。

  「太久没见到粉丝的关系吗?我听说你车祸后就没有出席过大型公开场合了。」孙翔明显来了兴致,但性格再如何直率,这时也多少顾忌着他人隐私而问得较平日含蓄。

  他没说话,就任孙翔漫无章法地猜测,从社交恐惧症增强──周泽楷踩了对方一脚以表自己从没得过这种病──到喜欢上女粉丝,末了也清楚他不打算公布正解,大大咧咧地一笑,「没事,翔哥帮你开路。」

  或许孙翔是想说得豪气干云,然而唯一的听众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了。

 

  刚出道时周泽楷还会在心底偷偷计算自己是第几次出关并进入机场大厅,而后迎向粉丝的欢呼与惊叫,但从不知何时开始,他早已忘却了这个习惯。

  前脚才踏出通道,便听见前方几乎震破耳膜的尖叫,大厅内的喧闹他习以为常、快门的喀擦声他也习以为常、而维护秩序的警卫喊着「不要推挤」的声音同样习以为常。

  唯一无法习惯的是周泽楷什么也看不见。

  平时的自我催眠无法在庞大的人群面前生效,所以周泽楷只是向着警戒线后涌动着朦胧轮廓的机场大厅挥手并且微笑。

  明明听到无数女声叫喊着自己的名字、宛如拚尽全力那般呼唤,只为了他朝那个方向稍微瞥去一眼;明明只要自己带着微笑朝某个角度望去,便听见尖叫声骤响,夹杂着「他看过来了他看过来了」,可是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向着谁而展露笑容。

  此刻于周泽楷眼中,自己身处窗明几净的机场通道,阳光透过大面玻璃洒落,而红线后的影子与纯白的空间融为一体,他彷佛被禁锢于密闭的玻璃瓶内,那些喧闹则是远在另一个时空的故事。

  「小心、」

  胳膊猛地被人一把拉回,周泽楷猛一回首,迎上满脸着急的孙翔,「没撞到人吧?」

  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便听「说过了不能超线」的警卫喝斥,以及不断道歉的女声,周泽楷转过头细看才察觉两名隐约的人影。

  似乎一不注意差点撞上了越界的粉丝,情绪过于紧绷的缘故,好像比平常更看不见人了。

  「还好吧?」孙翔追问。

  他连忙摇了摇头,「没撞上。」

  对方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便听身旁倏地爆出震耳欲聋的尖叫,两人才大梦初醒般惊觉孙翔维持握着手臂的姿势好几秒,都是出道已久的人了,自然清楚某些女孩子的特殊嗜好,脸皮薄的孙翔顿时红了双颊,连忙放开他的手并继续前行。

  周泽楷刻意放慢了脚步,让对方与自己并肩向前。

  趁着看向两旁粉丝的间隙以眼角余光偷觑身旁那人,孙翔的脸仍旧泛着淡淡的红。

  ──事实上眼中一片敞空的世界里也只有孙翔。

  「谢谢。」他以唯有两人听清的嗓音轻声道。

  对方刻意直盯旁边的人群,别扭地回答:「这样谢来谢去也太麻烦了。」

  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指自己配合改造负面形象一事。周泽楷没看孙翔,可单是稍微想象身旁那人的神情,便不禁扬起微笑。

  从眼中望出去,就像是这个世界只有彼此似的。他初次因这个带来无数困扰的后遗症感到了喜悦。

  左胸内胀得满满的,某些温暖的事物于心口扎了根,尔后抽芽、滋长。

  或许最初源于目之所及与常人截然不同的视界,才导致自己的目光无法不投注于对方身上,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纵然对方确实在极其特殊的时间点、以极其特殊的契机踏入了自己的生命,但此刻他比任何人都确信,这份情愫并不只因自己眼中荒凉的视界只看得见对方,无关其他,周泽楷喜欢的毫无疑问就是孙翔。





后记
不向加班作者催稿从你我做起(闭嘴
没错我让小周苦恼自己喜不喜欢对方苦恼了五千字orz为什么没办用三千字写一章呢

评论(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