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没有爱就看不见(中)

中上


  午后的阳光有些刺目,周泽楷微微瞇起了眼,身旁工作人员的交谈声不绝于耳,然而一旦他转头望去却看不见任何人影,彷佛唯有自己被遗弃于世界的角落。

  周泽楷不禁扬起苦笑,自己迟早要习惯的。

 

  尽管方明华据理力争,却依然不敌SAMSARA娱乐上层一纸命令,通告下来时周泽楷有些诧异,自己必须趁着十月最后几日至北京拍摄一支航空公司的广告,媒体代理商是SAMSARA的老顾客,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不容易拒绝,连更动工作人员名单都做不到,面对上自导演编剧下至跑腿买便当的小妹周泽楷都不熟识的惨状,这几年大多坐镇后方的方明华不得不和于念一齐出动,唯恐发生任何意外。

  出发前一晚团队里道别得分外哀戚,不知道的还以为周泽楷打算单飞退团甚至淡出娱乐圈,若非其他四人各自有行程,不然依几人的架式,似乎打算自费飞到北京全程陪同广告拍摄。

  尽管周泽楷十分感谢众人的心意,但仍旧是婉拒了。

  一来团员们的行程不可能变更,二来自车祸后公司帮自己暂停了绝大部分工作,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样下去根本没有解决问题,既然一辈子都必须活在看不见他人的世界,不如想方设法让自己融入既定的事实。

  「队长、队长太伟大了……」

  听完周泽楷简短却坚定的发言,吴启与杜明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泪水是假的,但担忧可不假,毕竟所有人都清楚世界上罕有的几名病患中从未有痊愈的案例,一生与脑部对抗的人们情况最好的至多从「几乎看不见」成为「稍微看得见」──周泽楷想自己大概从醒来发觉世界转变的瞬间便已然彻底放弃,所以尽管被宣布视觉中枢的创伤无异于绝症,却坦然接受了这个结果。

  「应该还好。」周泽楷想了想说:「是和苏沐橙。」

  他在这次的广告中与玉女苏沐橙扮演久别重逢的过去恋人,苏沐橙饰演的女主角参加青年志工团队,至非洲某小国服务,为此与男主角分手,却在十年后某一日偶然于路上重逢的狗血故事。

  「不不不我完全不觉得队长有和苏沐橙特别熟。」吕泊远表示。

  「对啊,杜明都能勉强说他和唐柔熟,队长这……有点勉强过头了。」吴启躲过了杜明气愤的铁拳。

  似乎认为事已至此再哀号也没意义,江波涛并没有参与这个话题,而是于一旁刷微博小号,「对了,孙翔这几天好像也要去北京?要不小周你去找他玩算了。」

  周泽楷试图以表情展现心中「我去找他做什么?」的疑问。

  「因为队长你在北京没有认识的人吧。」吕泊远扳着手指数道:「到时候队长可能全北京市只看得到方哥、于念……加上孙翔就有三个了。」

  「三个人是什么,将近一个──对不起我没说话,队长不要瞪我。」

  尽管录制了两集节目的现在对孙翔称得上熟悉,但不至于令周泽楷打算主动去找对方的程度──不如说世上绝大部份人都不会让他产生主动联络的想法。

  但为了不过于扫兴,周泽楷问道:「握手会?」

  「那是第几站来着?没数。」吴启回答:「上回不是在《开通一千米》打过广告吗?」

  这么一提醒他倒是回忆起来了,孙翔这段期间连续于好几个大城市举办粉丝见面会,算是孙翔换东家后第一个大型活动,主轴是感谢那些于偶像深陷泥淖时依旧不离不弃的粉丝们,至于巡回的日期与地点周泽楷并未特意关注。

  「话说回来,队长你之前真的不认识孙翔吗?」

  杜明认真地问道,旋即遭吴启狠狠捶了一下,「都问过几次了,没遇过就是没遇过,你要脑补一出两个人同时失忆的狗血偶像剧不成?男一男二还挺帅。」

  「……这话听起来哪里不对。」

  待几人察觉这出偶像剧似乎缺少女主时,周泽楷已然完全脱离了话题,而是径自取出手机打开微博,他是公司中少数几位没被没收账号的艺人,原因无他,打一开始便不爱说话,自是没有担心说错话的必要。

  打开微博,第一条赫然是孙翔于某大城市降落的信息。

  团队中最先与对方互粉的便是周泽楷,彼时录制的综艺节目尚未放送,观众自然无法得知孙翔由当红偶像团体带着洗白──别称抱上周泽楷大腿──的消息,互粉倒也不是什么公关操作,只是录制节目的空档中他拿出手机刷了微博,对方好奇地凑过来看,而后素来沉默的周泽楷鬼使神差地开口问道:「你微博是公司管吗?」

  「现在还不是!不过方哥盯很紧。」一面说着一面得意地亮出了大V号,孙翔看了他半晌,忽然笑了出来,「我好像没关注你。」

  一面说着手上立即动作,搜寻到了周泽楷的大号并点选关注。

  思忖须臾,周泽楷点入千万粉丝中觅得最新的那一位,按下了关注,增加了自己那贫瘠得可怜的关注数。

  而此刻他看见了对方落地的微博,周泽楷想了想,按下转发,输入短短五字。

  ──见面会加油。

 

※ ※ ※

 

  久别重逢的短剧背景选定于北京的银杏大道,此刻正是呈现满目灿烂的时节,不仅仅是树梢的金茫、地上也铺满了绒毯般澄黄的落叶,周泽楷先前也只在影像上见过,却未曾料及实际置身场景之中竟是令人迷醉得叹息。

  整体而言拍摄称不上相当顺利,至少对周泽楷来说是如此,他并未和苏沐橙熟识得足以看见对方,但幸运的是于心底默念约两三分钟便解决了看不见女主角的困境。

  可除此之外,导演也好、摄影师也好、打光也好、一旁的助理们甚至临演们也好,于他眼中那些涌动的朦胧轮廓几乎埋没于一片令人目眩的阳光色彩。

  若非制作组事先圈出了一块区域,周泽楷又以摄影机具等帮助自己确认站位,否则恐怕连最基础的走位都有困难。

  周泽楷没朝导演的方向看──总归那里也没有任何东西──而是阖上眼融入角色;这支广告主体是他们团体的新单曲,男女主角并没有多少台词,悠扬哀伤的乐声中十年不见的两人偶然于银杏大道相遇,此去经年,却只得祭吊着逝去的恋情罢了。

  这一幕是周泽楷见到苏沐橙时展露的讶然,女主角并未见到男主角,而男主角则选择放手。

  听见「Action」的剎那,他睁开双眼,看着十年不见的前女友苏沐橙于一片铺天盖地的金色中向自己徐徐而来。

  于各大媒体放映时这一剎那该是多惊艳的光景。

  ──然而下一秒女子却自视界中蓦然消失,化为暧昧不清的轮廓。

  太过匆促的变故使他瞪大了眼,心下一片愕然。

  「卡!」周泽楷听见导演的声音,他试图转向发话的来源,便见方明华悄悄指了方向,「小周最后惊讶的表情做得不错。」

  周泽楷朝导演的位置点了点头,短促地道了声谢,方明华似乎察觉他有些不对,连忙上前低声关切:「怎么了?虽然导演那样说,但我感觉你状况不是很好。」

  「嗯。」肯定了对方的猜测后便噤了声,即便出道以来芳明华带着自己越过无数低潮,但这一刻周泽楷真的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状况,然而也不愿让处处协助的经纪人困扰,于是他想了想,回复道:「我去散步。」

  言下之意即为先去理清思绪,剧组紧接着准备拍摄苏沐橙的个人场景,因此方明华并没有阻止,而是连忙唤来于念把他拉到粉丝看不见的角落整顿武装,将近十一月的天气丝毫称不上寒冷,导致可行的伪装也不过那几样,周泽楷最终还是婉拒了墨镜的提议,改以粗框的平光眼镜以及一顶并不会令人停驻视线的质朴棒球帽,理由无他,戴上墨镜后他便真的再也看不清任何人了。

  围观摄影的路人及粉丝不少,周泽楷在方明华与于念的帮助下小心翼翼地混入人群中暂离,出车祸后他一直避免踏入人来人往的场所,偏偏此刻还碰上了日光最耀眼的时刻,午后艳阳下涌动的模糊人影几乎融于光尘之中。

  周泽楷清楚此处是夙负盛名的观光场所,纵于平日必然也是游人如织。

  听得见无数观光客满载欣喜的嗓音,假如自己能看见的话,肯定人们的脸庞也是盛满了不逊于此等风光的笑颜。

  只是在他眼中一个人也没有。

  除了如黄金之雨般的漫天银杏外,周泽楷什么都看不见。

  他不敢向方明华说,当苏沐橙于自己眼中消失的瞬间,心头涌现的恐惧究竟何等强烈。

  即便明白那不过是由于两人不甚熟识罢了,这种事刚出院时也发生过几回,何况适才入戏的自己,心理状况又不同于平时,依赖的自我催眠没有发挥作用也不是什么诡异得值得跑趟医院回诊或者让方明华担忧的大事──但周泽楷仍旧忍不住猜想,或许终有一日自己真的再也看不见任何人。

  这如何不令他畏惧。

  父母也好、友人也好、一同扶持至今的团员们也好,倘若这些始终陪伴的重要存在也纷纷离开自己所身处的世界,那他该又如何面对一无所有的现实。

  笑语萦绕耳际,他听见观光客说着笑一个,大抵是正按下快门;他听见稚嫩的童女嗓音说妈妈妳看着片叶子是爱心形状的,然而不仅女孩,甚至其手中的心型叶片也无法于眼中呈现;他听见粉丝注目围观的兴奋私语,以及对于周泽楷不在众人之列中的困惑。

  周泽楷望着银杏乔木环抱的街道,宛如秋风拂过的稻浪的色彩、宛如午后艳阳的灿烂、宛如每一张他无以得见的笑颜──

  「啊、你在这里啊。」

  听见了勉强得称熟悉的嗓音,周泽楷猛然回过头,而后见到不远处戴着太阳眼镜的青年,轻轻捏着镜架一角,总算还记得彼此的身分,没再出声嚷嚷,而是向他挥了挥手。

  周泽楷只是愣愣地望着对方,什么也没回复。

  有一瞬间甚至涌现「这人是不是找错人了」的念头,然而自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无论是阳光洒落在对方身上造就的光斑、对方前行时随着脚步带起的落叶、或者微风吹落银杏时飘落在对方头上,试图拨掉却失败的动作,全都一清二楚。

  铺天盖地的漫天金黄里,唯有对方缓步而来的身影得以完整映入自己眼中。

 

  「我搭明天早上的飞机回去,方哥打电话给我说你在这拍广告,叫我来找你们玩,虽然说得像串门子似的,不过反正没事就来了。」孙翔被周泽楷拉入剧组后说:「没想到苏沐橙也在……」

  「有过节?」

  对方似乎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呃……跟叶修。不过按她经纪人陈果那女人的讲法,跟叶修有过节就跟她有过节了。」一面摘下伪装用的太阳眼镜,孙翔看着他嘟哝道:「你笑什么啊?笑点真奇怪。」

  确实挺奇怪的。周泽楷心知肚明,但仍旧无法抑制嘴角勾起的笑靥。

  「没。」一面说道,他带着微笑顺手摘下了落在对方头上的银杏。

  「……明明就是有。」

  不明所以的孙翔撇了撇嘴,却惹得周泽楷笑得更加灿烂,他说。

  「谢谢你呀。」

  「嗯?唔?」对方怔了剎那,「喔,不客气?」

  明摆着一脸没听懂的样子,本来事实真相如此玄幻,孙翔自是不可能明白,但还是装作大方地响应,虽然尾音的上扬出卖了发话人自身的困惑。

  感觉心口被什么所充盈了,或许是那抹烙印于虹膜的金黄。

  周泽楷笑着重复了一遍:「谢谢你呀。」

 

中下


後記
快寫完了快寫完了應該不會坑(應該啦),話說我本來就是當大綱文在寫,為什麼沒辦法一章兩千字解決……
順說一下這是(上)裡的場景,好久沒這麼快把序幕解決掉了(。

评论(3)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