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没有爱就看不见(中上)




  「我们来做个实验,你现在可以透过我看到什么?」名为主治医生的影子说道。

  透过其他人看到什么──乍听之下这个句式与透过现象看本质有些类似,然而放在此处自是截然不同的涵义,周泽楷眨了眨眼,顺着拥有主治医生身形轮廓的方向望去,仍旧是水底般摇曳不定的模糊影像,但多少还是能分辨出一些事物。

  「白色的柜子。」他说。

  「柜子上面有什么?」

  听见医生追问,周泽楷又凝神细看了片刻,「……黄色杯子。」

  「这样啊,我了解了。」这么说着的医生移开了以身形遮挡的区域,出乎意料的是,对方身后确实是白色的橱柜,然而其上放置的却是艳红的熟透苹果。

  对此,主治医生并没有做出评价,而是说道:「现在在心里默念想要看见我的脸,成功后形容一下我长什么样子。」

  周泽楷依言耗费三分钟看见了几日相处下来有些熟识的主治医生,成功见到对方后他有些迟疑地怔愣片刻,「……剪头发了?」

  医生赞许地点点头,「我明白了,解释一下,黄色杯子是你睡前对柜子最后的印象,我趁你睡着时拿走换成苹果,这表示你的脑部虽然无法解析自己看到的人类影像,但又不是真的拥有透视功能,所以只好展现印象给你──简单来说,碰到不熟的人导致只看到后面景象的时候,你的大脑干脆拨放『你觉得那边应该会有的东西』。」

  面对如此擅作主张的大脑周泽楷也无话可说了,只沉默地等待第二个实验的结果。

  医生似乎也习惯了他的寡言,「至于第二个实验,搭配这几天下来的观察,你的大脑对于足够亲密,看得见的人并没有任何脑补的成分存在,看得到就是看得到,看不到就是看不到。」

  周泽楷安静地消化这番话,医生带着复杂的目光瞅他,「虽然未来你的身边充满了脑部解析错误产生的谎言,至少你投注感情后看到的人是真实的。」

 

  「来介绍一下你们的新师弟,刚签近来的孙翔。」

  这么说着的方明华先是瞅了周泽楷一眼,而后才推着不过二十岁的青年上前。

  由于前一间经纪公司恶性倒闭──股价崩盘、连绵官司、大量空头支票等等后续风暴席卷了好几日新闻头条,连当时住院中的周泽楷也津津有味地当连续剧观赏,自然知悉来龙去脉──风暴过后旗下新生代偶像孙翔转换东家来到SAMSARA娱乐,前一日会议曾提及孙翔名声虽然有损,但胜在死忠粉多,且长相和歌唱作曲实力终究是摆在哪里的,之后就麻烦周泽楷等人合作几支节目并炒几则新闻,公司再打铁趁热买水军助阵,相信未来也是大有可为。

  周泽楷从未与孙翔有所接触,之前也只听说对方似乎性格骄纵,但无论谣言如何,至少此刻他无法从这名局促不安的新师弟身上看出类似情状。

  「前辈们。」孙翔主动开了口,许是为了沸沸扬扬的新闻十分操劳,眉眼间透出不易察见的疲倦,而展露的笑容更是有些勉强,「之后就──」

  气氛有些尴尬,然而对方一语未毕,吕泊远便主动凑上前,「果然和外面说的一样是个帅哥,虽然还是差了队长一点,来、拍一张吧!」

  说着不由分说地举起了手机,吕泊远向着摆出职业笑容,而犹自怔愣的孙翔则被尽收手机屏幕之中,直到快门喀擦一声才回过神来。

  「什、啥──?」

  吕泊远似乎不打算给出解释,径自拿着手机至周泽楷身边,「队长你看,不愧是去年小鲜肉榜冠军,虽然颜还是和队长走的成熟男人路线有点差距啦,不过现在这个新发型貌似还不错?」

  新发型是众人认同孙翔确实被周泽楷看见的主要理由,原先孙翔的头发稍长,并有几簇亚麻绿的挑染,为了配合改头换面的政策,如今修得清爽许多,同时全部染成了栗色。

  当吕泊远模仿知名主持黄少天滔滔不绝、而吴启杜明随之起哄时,江波涛走到目瞪口呆的孙翔身旁拍了拍肩膀,「别介意,我们团队里就是这样的。」

  「喔……」对方看上去不太相信。

  周泽楷自然知晓吕泊远一张自拍是为了化解略微尴尬的气氛,主要目的则是拍下孙翔的模样给自己确认是否和眼中景象如出一辙──医生已证实经由照片、影片、海报等媒介,周泽楷的视觉系统能够辨识人物的真实样貌,理由不得而知。

  周泽楷与孙翔两人明明从未有所接触,后者的身影却得以完整地映入他的眼中。

  连主治医生也无法给予任何解析。

  因为这层缘故,其他队员们及方明华注视着孙翔的目光都带上一些玩味,但被当作观测目标本人似乎毫无自觉。

  无论如何都称得上极其特别的机缘,周泽楷向着新加入的后辈伸出手,还未开口便见对方莽撞地握住他,而后垂下眼,「多多指教。」

  简直像是比他还寡言似的。

  周泽楷笑了出来,握住对方的手,「请多多指教……新发型不错。」

  孙翔一脸纳闷,似乎不太相信周泽楷口中对于他人外貌的称赞,然而终究依旧握紧了他的手,咧开了笑容,「多多指教。」

  笑容意料之外地相当好看。周泽楷暗忖。

 

  众人纷纷坐定并一番自我介绍后,方明华才开始做正式说明,新策画倒也相当简单,公司方面决定让孙翔上五人所主持的综艺节目,可以藉节目内容建立正面形象、并顺便唱几首歌,该节目于每周六晚间九点的黄金时段放送,算得上近来最红火的综艺秀之一。

  名为《开通一千米》的综艺节目开播至今已一年多,所有工作人员都相当熟识,并没有周泽楷看不见的问题,因此是车祸后少数持续进行的工作。

  由于方明华的职责为经纪人,而非正式的策画和执行,因此也只是大略说明几点大项,详细节目流程还是待工作人员和团员讨论,因此当方明华问「有没有问题」时,所有人都摇了摇头,只有孙翔好奇地开了口。

  「怎么了吗?」孙翔也是归为方明华带的艺人,自是相当关切,看见这位小明星如此认真,脸上也带着欣喜。

  「……节目名称是什么意思?」

  谁都认同这个名称毫无章法逻辑,然而众人沉默半晌,全然不想做解惑的那位,最后仍旧由江波涛发话,指了指在场团员们,「周泽『楷』、江波『涛』、吕泊『远』、吴『启』、杜『明』……企划问我们有没有属意的名称时,小周在输入法打KTYQM出来的自动完成词。」

  孙翔脸上写着大大的「你在逗我吧」。

 

※ ※ ※

 

  整个团体外加SAMSARA娱乐高层都对孙翔抱持着程度不等的好奇心,原因无他,周泽楷的病例已足称世间罕有,却在遇上孙翔后直接抛下医学定理,如同失了领头者的绵羊群不管不顾地向着顶峰狂奔而去。

  「……为什么是绵羊?」江波涛似乎耗费了很大力气才压抑翻白眼的冲动。

  团队的诗人吕泊远表示:「把没煞住狂奔而去的越野车或野牛之类的形容放到队长身上很奇怪吧?」

  录制前辈的节目至凌晨五点、离开摄影棚后直接在公司休息室睡了六个小时,如今起床饿得眼冒金星的周泽楷没力气理会身后的文学探讨,忙着和孙翔戳手机屏幕上外送APP的快餐餐点,车祸后周泽楷輕了好几斤,先不提医院中多次昏迷,出院后由于视觉问题精神压力重得喘不过气,双颊都消瘦得令少女们纷纷垂泪,前几天方明华代表公司的意愿勒令他一个月内胖回来,周泽楷自是求之不得。

  两周的相处下来孙翔已然和团队的众人处得相当融洽,周泽楷发现对方实在没什么心机,直率、单纯的少年心性──虽然以其年纪与身分仍保持这般本心实在不太合适,所幸前个东家倒台后对方似乎也有些成长,至少他全然感受不到眼前的这个孙翔有任何业界中「自视甚高、任性骄纵」等问题。

  似乎是由于孙翔在几场记者发布会后没什么大工作,几支代言尚在筹备阶段,每天来到公司也就练练舞写写歌,人生地不熟下,感受到团队众人的亲近之意,也就习惯往他们这边跑了。

  「吴启和杜明搭十点的飞机回来,」于念端着热腾腾午餐进入休息室时宣布:「两点半进摄影棚。」

  周泽楷点了点头,见江波涛上前和于念沟通一些细项,便转过头看拉开外送袋觅食的孙翔,想必这人是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的信者,侧脸神情认真得令人有些好笑。

  孙翔运动量大外加代谢快因此基本吃不胖,方明华和助理也便乐得不用管理其饮食习惯,只见孙翔抱了桶炸鸡坐在周泽楷身旁,「要吗?」吕泊远看得口水直流,被江波涛塞了盒生菜色拉。

  周泽楷笑着拿了只许久没入口的油炸食物,又瞥了眼孙翔专注撒上胡椒粉的脸庞才咬下,便听身旁传来纳闷的嗓音:「欸我说。」

  「嗯?」

  「我错觉吗?为什么感觉你老盯着我看?」孙翔挑眉,脸庞写满不解,「总不会是我长得特别好看?」

  「不是。」周泽楷望着对方无比真诚地回答道。

  「……谢谢你的耿直喔。」

  显然早有预期的孙翔并没有任何不满,自然不能轻易让对方得知自己脑部的视觉中枢受伤,周泽楷想了想补充:「发呆。」

  蹩脚的谎言成功唬住了对方,孙翔似乎也没想到该细思为什么发呆非得要对着其他人的脸瞧,加上江波涛适时介入道:「小孙第一次上我们的节目嘛,趁进摄影棚前再看一次昨天会议讨论的流程有没有问题?」

  「没。」虽未曾与他们的节目配合,但孙翔出道也有一段时间,自是接过类似通告,但对方很认真地发问:「其他问题倒是有,为什么只找我上节目?」

  江波涛有些为难,「你也知道公司政策……」就是要帮孙翔洗白,但这话当着本人的面不好说,当事人倒是不介意那些,挥了挥手说:「我知道啦,是要问怎么不多找一个,你们家队长不是没和他人同组过吗?」

  由于团体为五名成员,节目中分组比赛时,为了维持男神形象,周泽楷大多作为旁观的裁判。

  这个问题同样不容易回答,总不能直言就是想和你搭档确认身上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周泽楷思忖片刻,笑了笑,「一起加油,拿第一。」

  被堂而皇之地跳过了问题的发问者眨了眨眼,直肠子的孙翔咧开笑:「好!」

  观察了对方数日,脑中总是盘旋着「为什么可以看见这个人」的周泽楷,这瞬间蓦然涌现出了这个人其实相当好看的念头。

 

※ ※ ※

 

  《开通一千米》两小时特别篇内容为SAMSARA娱乐发生杀人事件,团员加孙翔共分成三组,根据现场证据和证词,在五个嫌疑犯中指认真凶,除了让国内当红的偶像团体带着孙翔一起炒外,还可顺便接露经纪公司的真实样貌并贴近粉丝,而节目中看似不经意撞上的SAMSARA娱乐艺人其实都是特别来宾。

  几名证人与嫌疑犯自然都是与周泽楷关系融洽的工作人员,至于那名只出场一秒钟倒卧在地的受害者则是SAMSARA娱乐的执行经理,此人蝉联公司暗地里不为人知的排行榜中「年度最想捅刀人物」整整三年,受访群众不分明星职员,意见相同口径一致,这回算是众望所归,参加演出的同仁听说节目安排真相大白后有段小小的行凶影片后,纷纷自告奋勇担任真凶。

  以前节目中遇到队内比赛时大多是江吕、吴杜搭档,这回加了孙翔后自然是由周泽楷带着,然而他们俩一个看不见人脸、另一个刚签约不认识人脸,尽管方明华有特别安排节目参与人员,但进摄影棚前江波涛仍旧担心了一番。

  但出乎意料地,周泽楷与孙翔两人搭档一拍即合,节目进行异常顺利,周泽楷凭借着出演侦探剧时作为消遣阅读过的几本小说推演类似剧情,成功迅速觅得丢置在五楼仓库的凶器──纸板做的刀,上头假模假式地喷了点红漆充当血液。

  「你怎么知道在这里?」孙翔脸上的惊讶神情看上去并不是面对摄影机的演技。

  这个答案可不能放送给全国人民。周泽楷思索半晌,覆在对方耳畔轻声说道:「抄小说的。」

  手法源于某部他恰好读过的推理小说,不过方明华知道自己书架上摆有全系列,或许是刻意安排的也说不定。

  语毕旋即退开,却见适才说悄悄话的地方有些发红,周泽楷想着这人的耳朵该不会很敏感吧,面上不自觉扬起笑容。

  「这样啊……」孙翔摸了摸那只耳朵,颔首接受这个答案。

  摄影大哥十分无奈,故意发出一些声响提醒两人节目正录像中,麻烦周孙不要罔顾观众权益,但两位当事人全然没有解释的打算。

  「那接下来再去询问一次嫌疑犯?」似乎觉得周泽楷开了金手指,因此两人必胜,孙翔看上去跃跃欲试。

  周泽楷摇了摇头,手法部分节目有做修正,于是两人简短商讨后,一齐跑向了嫌疑犯们所在的八楼。

  一面赶往集中了嫌疑犯的办公室,周泽楷避开了摄影机的角度不时偷觑着孙翔的勾着笑容的侧脸,毫无理由地他确信此刻对方展露的是打从心底的喜悦,而非为了讨好观众的职业笑容──会有这种想法就好像自己认识很深似的,然而明明孙翔理应是自己根本不该看见的存在。

  这世界怎么就不能按照一定的逻辑运转呢?他有些自嘲地想着。

  

  最后胜者是江波涛与吕泊远组,原因无他,周泽楷和孙翔丝毫没料到犯人是复数的可能性,因此在嫌疑犯的不在场证明中兜了好几圈──事后听说饰演嫌疑犯的工作人员们激烈争夺凶手的角色,最后以猜拳决定两位共享这份荣誉。

  「心服口服,毕竟那组的智商平均值最高。」吴启感叹道。

  「那哪组是第二?」杜明不怀好意地接话。

  「我们好歹找到了凶器!工作人员说你俩到最后一秒钟都还在搜索办公室!」孙翔据理力争,周泽楷负责点头表示立场。

  节目录制便于一群人的斗嘴中完美落幕,走出摄影棚时孙翔正被杜明和吴启的嘴炮压着打,战况一面倒得令周泽楷确信经纪公司肯定早在孙翔的主持发展上打了大大的叉,性情直率且没心机至此确实应该专注唱歌一条路,否则娱乐圈于这人而言实在太过恶劣了。

  他这才察觉自己又于无意间凝视着对方,并不是头一回了,然而前几次都是困惑看得见与看不见的问题,刻下却是心无旁骛地思忖着孙翔这个人的事情。

  节目限定的搭档意外敏锐地察觉了他的目光,孙翔微微歪着头,满脸纳闷,「又发什么呆了?不是说我的脸没什么好看吗?」

  还真是记仇。周泽楷觉得有点好笑。

  下一秒他真的笑了出来,孙翔摸了摸脸,喃喃:「没有东西啊。」

  「嗯。」

  孙翔扁着嘴,一脸有气无处发,拉着吕泊远嚷嚷,「你们队长好奇怪啊!」

  下一秒受到来自前后左的「你才奇怪」三重攻击。

  周泽楷静静瞅着对方被吕吴杜夹击的画面,不自主地笑得瞇起了眼。

  ──看你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呀。

  只可惜无法据实以告。

  对方肯定不明白,这一瞬间他有多害怕名为孙翔的存在是自己所创造的幻影。




后记
车祸后的小周除了原本熟识的那些人以外,根本不确定自己看到的事物是真是假,还碰上了莫名其妙可以见到的孙翔
原本没打算写成娱乐圈的,这个设定即使放在原作背景也行,然而都打过几场比赛了,要说多不熟到反应那么大也很奇怪,就改成架空……会变成娱乐圈纯粹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让轮回其他人喊小周(真的就只是这样(。
其实我想把这篇写成大纲文(认真的)

评论(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