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翔】没有爱就看不见(上)

※还记得其他的坑,所以相信我这故事不会太长(。
※标题感谢海猫
※別讲逻辑


  记得这条路即便于平常日也同样人来人往,然而此刻映入周泽楷眼中的却是杳无人烟的荒城,十月下旬的艳阳与行道旁随风摇曳的银杏叶融为一片令人为之叹息的蜜金。

  必然是使过往路人们欣喜无比的景色。

  只可惜自己无缘得见众人的笑容。望着道旁涌动的朦胧白影,他暗忖。


没有爱就看不见


  纵然人们常道「眼见为凭」,可事实上反映人类眼中的景象真的确实是世界拥有的样貌吗?

  于周泽楷而言,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

  至少自己所见到的世界必然与绝大数人都不一样,也和过去的自己全然不同。

  脑中飘过这些想法的同时,周泽楷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又岔了路,连忙稳定心神,定定地望向面前一团如氤氲般朦胧浮动的人型轮廓,轮廓身后的办公室景象犹如自水底望去一般摇曳且模糊不清,周泽楷只能于心下一遍又一遍默念着「这个人很重要、非常重要。」

  经过近三分钟的自我催眠,那块朦胧的轮廓总算逐渐浮现出正体,尽管依旧看得不什真切,但他好歹自几个特征辨认出眼前是哪位女性策画。

  万幸他原本就相当寡言,听任对方说了好几句却没有作出反应也算是情理之中,周泽楷又于心中默念了几遍「这位同事真的非常重要,一定要见到才行」。

  直到对方害羞泛红的面容终于得以清晰,周泽楷才发觉原来自己始终都直视着女同事的双眼,待看清眼前的人后他才不着痕迹地移开目光,而后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嗯、我明白了。」想了想,他又补充道:「麻烦了。」

  印象中应该是初次与这位策画交谈,或许是初入娱乐行业,对方昭然地措手不及,「不不不、应该的,方哥对大家那么好,请假这段时间会好好帮忙的!」

  语毕,对方又匆促地鞠了躬才离去,一面目送着女同事雀跃而去的背影,周泽楷想着方明华也不过请三天假出游,没有如此郑重的必要才是。

  「人家看起来好开心啊。」直到适才都被当作背景板的杜明开口。

  「『我和楷楷说到话啦啊啊啊啊啊』──大概是像这样吧。」背景板二号吴启帮腔。

  周泽楷无奈地望了队友们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回以一脸无辜。

  「得了吧队长在时大家都是配角,都出道多久了还没搞清楚吗?」乐天知命的背景板三号吕泊远无情地说道,顿了顿又补充:「不过她应该不是方哥指定的,听说是硬让于念把职代的位置给她。」

  「那还用说,方哥是多想不开才指派不认识的女生给队长?」吴启答:「记得听谁说的……她好像才刚过试用期?」

  「感觉是队长的粉丝啊……」

  「如果那个女生知道她和队长不熟到都无法被看到的话,绝对会很伤心的。」

  杜明或许认为这句嘟哝说得够小声,不巧仍是被周泽楷听得一清二楚。

  他忽然觉得有些悲哀,这个世界从来不是眼见为凭──自己恐怕是最清楚这个事实的人了。

  自从夏天那场车祸后,绝大多数的人们再也无法出现在周泽楷所注视的世界之中。


※ ※ ※


  周泽楷第三度清醒后见到的是千里迢迢跨省而来的父母担忧的神情,昏厥前的惊恐心悸犹存,但见到父母却又令他稍稍安下了心,刚伸出手,便被泪眼盈眶的母亲紧紧握住了。

  如此情状并不奇怪,毕竟任谁得知儿子出了车祸都会拥有相同反应。

  享受著成年后便罕有的亲情温暖,躺在病床上的周泽楷目光扫过周围,父母身后是江波涛、方明华等友人,他转动眼珠,而后错愕地瞪大了眼,不自觉地收紧了被握着的手,周泽楷看见造就自己清醒不久又两度昏厥的罪魁祸首。

  站在母亲与吴启之间的是一团浮动缥缈的淡色轮廓,仿佛于水底凝视着外头的景象那般不什真切。

  母亲顺着他的视线方向而去,叹了口气,「泽楷,妈妈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关于你的伤势。」

  勉强将目光自那令人发怵的影子移开,周泽楷微颤着以干燥的唇舌解释:「……没受伤。」

  说起来自己也是相当幸运,车祸后全身上下除了擦伤外几乎没有任何创口,然而身旁众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想了想,他看向经纪人方明华,「微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首要之务还是必须通知粉丝自己无碍才行。

  「公关什么的小方会处理。」父亲接过话头:「泽楷你听我说,你的身体没事,但是医生从你清醒后的一些反应来推断,脑部受伤了。」

  周泽楷纳闷地歪着头,自己并没有出现韩剧常见的车祸后失忆或者心智退化等症状──至少他是这么觉得。

  唯一要说的话,就是自己清醒后在医院各处见到的诡谲轮廓。

  似是察觉了他的想法,江波涛解释:「小周你看到的那些东西,其实是人。」

  人?恐怕脸庞昭然地展露了不解,吴启索性指着身旁那块影子,「这位是你的主治医生。」

  吕泊远补充道:「而且队长你之前醒来在医院看到的那些影子也全部都是人。」

  「简单来说就是,」江波涛向着震惊之中的周泽楷补上一刀,「小周你的眼睛……严格来说是你脑部负责视觉的区块受伤了。」


  所谓视界,指得是人类双眼望出去的景象以一定波长的电磁波刺激,由脑部中枢解析加工,于脑海中呈现出目之所及的光景。

  而车祸中脑部受损的周泽楷,于解析加工出了错误,下意识地将「对自己而言不重要的人们全部屏除于视线范围之外」。

  尽管离奇,但过去并非没有类似案例,然而医界尚未觅得治疗方式,毕竟大脑无法轻易动刀,医生告诉他目前最主要的疗法是心理上的。

  ──自我催眠。

  如今的他,一旦面对感情不深因而无法呈现在眼中的人时,必须不停于心底说服自己「眼前这个人非常重要、重要到不见上一面是万万不行的」──催眠得连大脑都接受了此番谎言,潜意识地提升了面前对象的重要性后才有见到对方的机会。

  倘若不着急的话,慢慢与那团摸得着听得见却看不清的朦胧轮廓培养感情自然是最可靠的方法,然而身为在社会生存的成年人,周泽楷并没有这般余裕。

  因此他的选择唯有一个,出了小型车祸全身无外伤的当红偶像团队队长以及其经纪公司顶着媒体与粉丝的压力,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地让周泽楷于医院中足足住满了一个月,期间耗费了五日才见到所有轮班护士、耗费了十日看见主治医生、一个月后终于说得出同楼病人们的长相,才获得医生放行、顺利出院。

  反正事后让周泽楷录段视频,笑着与粉丝说我没事谢谢大家关心即可──并非瞧不起粉丝对偶像的爱,而是周泽楷其人确实拥有足以令人忘记正事的神颜。

  然而这场意外仍旧造成他不小的问题,极少数知晓真相的公司高层和其余队员目前尚未将周泽楷的病情告知外界,只是先暂停了各项CM与影剧活动,对外则宣告目前专注于团队新专辑。

  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 ※ ※


  入秋后的第一场雨从清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到现在,周泽楷有些无奈,雨水与视界中那些浮动的朦胧轮廓融为一体,使那切实存在却无以见得的人们更加难以辨认,他必须费好几倍的心神才能看清街上来往的人群。

  单单想走在路上也困难重重。

  周泽楷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却被身旁敏锐的江波涛察觉,「发生什么事了?」

  「没。」他迅速地回答,尽管方明华人不在公司,但「下雨天一定要接送周泽楷」是高层已下达的铁律,严格而言托熟识司机的福周泽楷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仅是经过大厅时看着外头纷落的雨水被自己看不见的物体阻隔,而后沿着某个具体的弧形滚落,为此有感而发罢了。

  说也奇怪,自己看得见马路上川流的车辆、却看不见人们的背包或撑起的伞,也不知大脑是依据何种制度作为屏蔽根据。

  「策画说我们两点半出发,其他人还有个采访,结束了会直接过去那里。」虽说周泽楷遭遇车祸后公司暂停了大部分的对外工作,但仍有少数例外,譬如下午的全队广告宣传,江波涛犹豫地说道:「记得那位徐导演你应该很熟……你很熟吧?」不确定性实在太多,不得不追问了一次。

  于脑海中勾勒了中年导演的模样,他有些迟疑地颔首,「……还满熟?」

  但熟不熟这种事并不是自己说了算的,刚出院时也发生过看不见「表面交情很深但实际上彼此关系普普」的名演员的惨剧,若非方明华与其他队员的反应足够迅速,知名偶像团体队长车祸后受了严重影响生活作息的伤害的传言说不定就此扩散开来。

  不说经纪公司还指望着周泽楷作为金鸡母的能力,他本人同样相当渴望留在娱乐圈中的。

  尽管性格内向,但周泽楷真心热爱着音乐以及戏剧,满打满算至今也出道不过四年多,他不愿好不容易获得的一切就此葬送。

  「对了,策画那边好像有个大型专案,要等方哥明天回公司会公布……」一面沉默地听江波涛说着,周泽楷于脑中回忆着下午片场中将合作的几名较熟悉的工作人员的模样,并于心中一遍遍默念着那些人非常重要,必须一同完成这项工作才行。

  江波涛知道他正在自我催眠,于是也不说话,拿出手机以微信向助理询问事项。

  「……总之,明天会安排你和他们见面。」

  走廊转角前传来了熟悉的嗓音,周泽楷知道源自公司的活动总监佟林,由于彼此相当熟识,他出院后毫无障碍地看见了对方。

  不自觉地顺着声音来源瞥了一眼,周泽楷刹时瞪大了眼,不自觉地停下脚步呆立原地,愣愣地放任忙着说话而没注意到自己的佟林擦肩而过。

  「小周?」江波涛走了两三步才发现队长没跟上,好奇地唤了一声。

  周泽楷指着逐渐远去的背影,「那是谁?」

  「佟林啊,怎么了吗?」

  眼见对方误会,他立刻摇了摇头,罕有地迅速说道:「蓝衣服的。」

  江波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那个是刚签过来的孙翔,之前新闻闹很……等等、」说到这里江波涛满脸错愕地猛然中止,显然也察觉出不对了,「小周你看得见他?」

  又望了眼远去的两个背影,再瞥了办公室中犹如鬼魅的轮廓,周泽楷缓慢却坚定地点了点头。



中上


后记
梗来源是前几天做的梦,梦到世界忽然给人类更新机能,导致所有人加装了视觉屏蔽(别问更新这种东西能干嘛),搞得大家只看得见对自己重要的人
我在梦中为了与「乍看平时很熟其实关系不怎么样」的普通朋友说上话,默念了好几遍「我们是好朋友」才看得见对方……
总之就是这样的故事,感谢阅读到这边的你

评论(1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