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周翔】槲寄生

啊!啊!啊!好甜好甜好甜!

救命這個故事怎麼可以這麼甜這麼可愛。・゚・(ノД`)・゚・。

萬萬沒想到竟然從健身開始到孫翔融入問題,居然發展成最後那樣><太喜歡孫翔在榭寄生下主動拉著小周的橋段了><就愛主動的他!!!

好厚實的甜餅啊,實在心滿意足!

曳紫我愛妳嗚嗚嗚嗚,2016新的一年第一篇文章又是從妳開始♥︎♥︎♥︎


图个叶子啊啊啊!!:

12.24niyo@燦陽之下 生日快乐=3=
我看了下,去年也是新年第一天给你补的生贺,十分惶恐。

2016新年快乐(づ ̄ 3 ̄)づ

 

 

*日常甜饼

一众宅男,生活颓废,对运吅动有本能抗拒,对电子产品有着刻骨铭心的依赖。
轮回的健身房简直如同周泽楷的个人专属,因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会来。虽然最开始健身热也曾在战队成员中风靡了……三天,接着这群家伙就开始找各种理由不再坚持,到后来连理由都不找,无情地抛下队长自己捧着手吅机相亲相爱。
周泽楷也不喜欢健身,准时的锻炼实属无奈。代言签了形象总得保持,先不说衣服一脱腹肌得有,就算不脱看着也必须得有料,不能太瘦也不能太壮,伙食得严格控吅制零食一概不许碰。隔两天上次秤,重了得减,轻了得补,小数点后三位掐的那叫一个准。吴启十分于心不忍,对着江波涛说:“咱这是手上决胜负,队长又不是模特为啥瞎操那份心。”
江波涛刚想说话方明华就一声冷笑,江波涛瞬间切换了一个老妈子的表情,语重心长地对吴启说:
“启啊,我们队长吸收太好,多喝口水都要胖,按说每天运吅动运吅动消耗了多吃其实也没啥,可小周他,不肯动啊!”


周泽楷僵硬了一秒钟,双手捂住了自己的额头,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忧伤的气息。
吕泊远摸吅着下巴说:“鱼和熊掌不可得兼,队长你就多跑动跑动,也好吃肉了是不是?”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一起?”
结果瞬时周围鸟兽俱散,杜明还掏张餐巾纸冲周泽楷使劲挥。
周泽楷转头看白墙,然后慢腾腾挪向健身房。
答应了的事就一定会做到,就算再不喜欢,也不能出尔反尔。
健身房的墙做了隔音,连带着屏吅蔽WiFi信号的本事都特别强,周泽楷不放歌,跑步机的轰鸣是空旷的健身房的唯一声源。一个小时,周泽楷按了电源开关,扶着跑步机把手喘了小会儿,接着得躺在仰卧板上酝酿仰卧起坐。

整整200个呢。

 

那时候孙翔转来还没多久,比周泽楷的沉默更为寂静——除了日常吃饭训练,根本不在大家面前出现。好不容易凑上和大家坐一桌,孙翔压根就不接茬,埋头拨饭,菜只夹面前两盘,别人筷子还没举起来呢他就吃完了,擦个嘴起身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走人了。

他和战队的队友们不温不火地处着。轮回的集体活动没忘了捎上新队友,只是孙翔本来脸皮就薄,又拉不下脸主动去附和,人家轮回一战队的人打打闹闹,孙翔几次想接话都找不准话茬,握紧拳头又放开。他们说着去哪儿下馆子叫什么外卖,临到了问他,孙翔略点个头,“你们定就好。”

谁看不出来这只是意思意思。孙翔想。

不是难以相处,只是实在亲近不起来。孙翔待过两个战队,饶是再怎么迟钝也开窍了,只当自己又招了人家不痛快,一来二去的连一同出门都不肯去了,每每喊他就推说有事。
队员们心里也嘀咕,怎么一点面子也不给,跟他好好相处着,偏偏还端架子。

孙翔本来也不喜欢凑热闹,刚好趁着这回功夫把轮回摸了个门清——原先江波涛要带他熟悉地形,孙翔好强,只说以后自己熟悉就好。这回找到了健身房,嘿了声开心极了,当即回去换了身衣服,推开门看到器材顿时就来劲了,随便蹦跶做了个热身就开始撒欢。

周泽楷推开健身房大门的时候正巧撞上要离开的孙翔,两人都楞了一下。
沉默,
沉默,
接着沉默。

到头来还是孙翔先打破了一室寂静,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出了门还在健身房门口瞧了半天,怎么这也没写是周泽楷专属的啊,他瞧着周泽楷方才的表情,怎么像是白天遇见鬼一样吃惊?

孙翔哪里知道周泽楷那会儿激动地眼泪都要下来了,这么久了,总算有人可以和他一块儿健身了!到了晚上孙翔越想越觉得不痛快,索性爬起来去敲周泽楷的门。

“嗯?”周泽楷刚洗完澡,裸吅着上身边擦头发边开门,肩线以下男性的力量与纯粹的美吅感让周泽楷这身白晃晃的皮肤闪的孙翔有些眼花。孙翔习惯性在脑海比较了一下周泽楷和自己身材孰优孰劣,周泽楷被孙翔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弄得有些窘迫,放弃继续擦头发,把毛巾往脖子一搭。孙翔哼哼了一下,比较完之后他并不觉得自己有输,只是觉得周泽楷居然还真害羞,简直对不起他在场上的英勇。孙翔撩了撩自己衣服下摆,周泽楷瞧着孙翔腰线上精壮的腹肌眨眨眼,怎么这是来下马威了吗?


孙翔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奈何周泽楷暂时get不到他的点,孙翔略有几分小尴尬,只是再怎么不情愿,也不想心里留件事睡不好。反正他只是来问健身房是不是周泽楷专用的,平日里他究竟是去得去不得?


周泽楷愣了一愣,“能去。”随即补充:“大家都能去。”

孙翔得了准,点个头就要走。周泽楷把人给拉住了,眼里冒着期待:
“什么时候?”
“哈?”
“去健身房。”
“这个还得报备?”
“不是。”

周泽楷难得踌躇了下。

“一起去。”

孙翔从头到尾看了周泽楷半晌。

“成,就明早吧, 我叫你?”

周泽楷点点头,抿着个嘴,唇角往上勾,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孙翔没食言,第二天就来敲周泽楷的门了,周泽楷没早起习惯,连特意早定的闹钟都还没响。他挣扎了片刻才下的床,孙翔进门一看周泽楷根本还没好,索性大大咧咧坐周泽楷床吅上等周泽楷洗漱完完毕,他本来是要抱怨的,奈何现在寄人篱下,干脆闭嘴吧,要是人家一不乐意,指不定使什么绊子呢。

他也知道周泽楷脸皮薄,只是不懂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臊的。好在周泽楷并不是真矫情,当着他面换衣服倒是蛮迅速的。

孙翔和他一前一后走着去了健身房,开始锻炼之后周泽楷好半天都在悄悄看孙翔。

孙翔和他不一样,孙翔是一直坚持并且爱好健身的,而自己是为了代言不得不去锻炼的。两相比较,高下立判。孙翔做完伏地挺身起来正好撞见周泽楷在看自己,
这种目光他见的多了,孙翔咧嘴笑了一下,拽背心秀了秀肌肉。

周泽楷愣了一下,这么多天了,还是孙翔第一次有这样的笑。

“很厉害。”周泽楷说。

孙翔挑了眉,干脆说了:“你是不是练的方法不对啊,那有一口气吃成个胖子的,就算短期能有肌肉,可是不好看啊。”

周泽楷露吅出个窘迫而无奈的表情:
“来不及了。”
“要代言。”
“不得不练。”

他本身就不喜欢锻炼,旁人不知,队里最宅的就是他。

孙翔难以置信地看着周泽楷:“怎么你不喜欢健身吗!?”

周泽楷严肃点头。孙翔冷了脸色:“锻炼对身吅体好,代言算个屁,我来教你好了,不许偷懒,不喜欢也得喜欢!”

周泽楷倒吸一口凉气,可是孙翔死死盯着他。

孙翔比他高,比他壮。识时务的周泽楷内心天人交战了一秒,点头应了。孙翔得了他的应,满意了,得意洋洋地开始继续练。周泽楷想到自己每天都要跟着孙翔一起进行强度更大的训练,悲伤地不想动,干脆站那儿看孙翔健身。


不得不说,孙翔还是很有料的,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顺着脸颊滚下的汗珠和胸膛淌下的汗水共同作用,打湿的背心紧紧吅贴在身吅体上,棉质浸水成了半透吅明的料,什么春光都掩藏不住。

健身房留着的通风一直在运转,可如同夏日阳炎的阳光味道却席卷了整个健身房。

“哎!你要不要这么懒?”孙翔拽着周泽楷上了跑步机。孙翔拽着周泽楷的手还是汗津津的,汗水的咸味带着荷尔蒙的气味,孙翔挨周泽楷很近,伸手去调跑步机的数值。运吅动过后的热气扑在周泽楷身上,似乎蒸腾到了天花板上的灯。

“先热身!”孙翔浑然不觉,拍了周泽楷一把,自顾自拧了瓶水半喝半倒。
周泽楷默默跑着,心中有些庆幸孙翔松了手,被同吅性这样靠近他有些不自在,连脉搏都突突地快了起来。

紧接着孙翔要指导周泽楷的消息不胫而走,吴启笑了句,说:“小孙年纪不大口气挺狂。”
孙翔说:“别的我是不能说我最好,但我会变成最好的。至于健身,联吅盟里谁能比我厉害?”
吕泊远抖了抖眉毛,指指地。孙翔翻了个白眼,迅速撑地上一口气做了60个俯卧撑。
挺得笔直,压得老低,左手还背在腰上。单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除了鼻尖蒙点汗,根本就没大喘气。
杜明当即倒吸了口凉气凑上去对孙翔上吅下吅其吅手,“诶!手吅感挺好!”
然后吴启也加入了,“没那么筋吅肉系诶!”
然后吕泊远也加入了,“卧吅槽这肉怎么练的!”
然后江波涛也加入了,“诶嘿嘿……”
然后方明华也加入了,“小孙平常吃的啥啊!”
然后周泽楷也加入了,“嗯,挺好。”

孙翔怒甩咸猪手,脸上红的几乎可以滴血,蹬蹬蹬跑走了。


结果就是第二天的车轮战极为惨烈。


孙翔趾高气扬地抄起一叶之秋就要走人,江波涛说:“小孙啊你就不安慰一下我们受伤的心灵?”
孙翔顿了一秒说:“找周泽楷呀!”
周泽楷笑笑说 “你很不错。”
孙翔说“那是,必须不错。” 又顿了一下,“那啥,你也不错。不过在健身上真的得走心。”
饶是孙翔再迟钝也能觉察出自己一下子成了视线的中心,他梗着脖子粗声粗气,“看什么看!?”话刚说完又觉得自己语气太重,可是他不想改了。

他说错什么了吗?

只要沾上周泽楷就不行,轮回这帮人真够护主的。他所有的好心情都一点一点在这漫长的沉默中消失殆尽。孙翔噙着冷笑 ,眼珠扫了一圈,扭头就走。
周泽楷一把抓吅住他的手,“嗯,多指导。”
孙翔说“指导个屁,你自己玩吧!”
“唉别介啊,好不容易有人能陪小周一起度过漫长的健身时光。”方明华说,“我们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俩啥时候关系这么好了,有一种哪里来的狐媚子勾引皇上的错觉。”
孙翔怒,“谁狐媚子啊!这家伙也不像皇上啊!”
“他没否认勾引诶!” 吕泊远和吴启说着很响的悄悄话。
“勾引个屁!真要是皇上也得是我啊你们都没我高!” 孙翔说。


江波涛先噗为敬。
周泽楷羞涩地冲着孙翔竖了个中指
吴启扑上去就揉孙翔的头,“哎哟宝贝你怎么这么可爱让爸爸好好疼疼。”
“滚滚滚!!!”孙翔把人推开捋发型。
杜明说“孙翔啊你要不也指导下我的健身呗,你看我好歹也有点基础呢!”说着掀衣服露吅出肚皮。
孙翔瞥了一眼,“不用指导,别光吃肉,你这挑食挑的吸收不行,瘦的连练肌肉都没材料。”
杜明一愣 “你知道我挑食啊,不对,你记得我挑食啊!???”
孙翔皱了皱眉,“你管我啊!”
杜明抹眼泪,“翔翔辣么关心我,欧尼桑真感动,还以为你对我有吅意见都不和我说话的。”
孙翔咬嘴唇说“没意见……唉周泽楷走吧去跑着。”
周泽楷笑着应了一声,跟着孙翔走了。

他俩走远了 ,方明华说“看到没有,小同志就是脸皮薄。刚来咱们这儿也是怕和我们处不好,没事多闹闹他就行了,这安全感缺的不是一天能补回来的。”
杜明说:“还是队长给力,江副你好辣鸡。”
吴启说:“哇塞江副你的知心哥吅哥头衔要被队长抢走了吗?”
江波涛说:“对直觉很强的人不太适合走艺术人生路线。”
吕泊远说:“借口,都是借口,人家一上来就奔着我们老大来,我们居然抵挡不住!”
江波涛说:“挡啥?我们应该等小周胜利的好消息。”
方明华说:“快了。”

是啊,快了。众人心照不宣地笑着。
随着轮回最后一块短板被补齐,所有人都对明天充满希冀。

孙翔脱力地坐边上喘着,方才的跑步也好,综合全训也罢,都带着点发吅泄的意思在,要不说运吅动是生命的一剂良药,汗出了心底的郁结也都流了个干净。周泽楷坐孙翔边上给他递了瓶水,孙翔揭过了正要拧开,周泽楷说:“轮回,很好。”
孙翔手一顿。
周泽楷接着说:“冠军,很好。”
“你,也很好。”

孙翔扯了块毛巾盖在脸上擦汗,半晌哑声说:“我知道。”
“我就是要……最好的。”
周泽楷准确扣上了孙翔汗津津的后脖颈,把人按在自己肩头,孙翔扭了下调整了个姿吅势,周泽楷托着人后背稳如泰山。孙翔安静了小会儿,突然掀了毛巾爬起来揩了周泽楷腰一把,还回头冲周泽楷做了个鬼脸,然后快速跑走了。
周泽楷自个儿坐那儿笑。

方明华说的没错,打那回以后,孙翔根本不费功夫地融入轮回小团体,大家的分工很明确,场上这俩先锋撩对手,场下这俩先锋被队友撩。
孙翔好撩,一撩就炸毛,炸毛了还好哄,明明就是个小孩子脾气偏偏大家就吃他那一套,撩了还想撩。没人能把周泽楷撩吅起来,周泽楷主要负责顺毛,确保每一个人都能撩到孙翔。

杜明说:“今天翻快递的时候瞧着孙翔的包裹,一瞥全都是甜的。”
吴启说:“你拆人家包裹了?”
杜明说:“不是啊店家在外头写着呢。”
江波涛说:“孙翔是喜欢吃甜食的设定吗反差萌感觉输了啊。”
周泽楷不留痕迹的咽了下口水。明明是s市的却被吅迫和甜食劳燕分飞这种感觉异常辛酸。

孙翔吃饭挑的要死,鱼不能腥、肉不能老、菜不能蔫、油不能多、米不能硬,满足他要求的只有他家里的做饭的厨子,离了家的饭菜十分现实,孙少爷难以下咽,于是他只能吃饭像吞药,甜食补个血糖,好歹能量充足。

大冬天,轮回比完赛,大家在寒风里哆嗦地都能够发电,周泽楷好心给孙翔端了杯热巧克力,多加了两大勺糖,结果孙翔一喝脸都快绿了,直接换过周泽楷的苦咖啡咕嘟咕嘟灌下半杯。
“队长你这啥玩意?甜的我都要晕倒了。”
周泽楷说“你不喜欢?”
孙翔支吾了半天,“也不是……唉还是我俩换换吧。”
周泽楷捧着热巧克力看了孙翔半天,最后这杯高脂肪全进了周泽楷肚子。结果就是周泽楷一脸忧伤地往跑步机上多调了一公里。

谁都不知道为什么轮回砸钱不知从哪儿挖了个大厨给大家做饭。

孙翔多年的健身经验非常够看,水一泼衣服一脱,甩个头硬照就搞定了。坐边上裹吅着军大衣捧着电暖宝看周泽楷一脸端庄地举着键盘,周泽楷拍完了坐孙翔边上,孙翔摸了一把,沉思道还得练,周泽楷哭笑不得,最后只能说求指导。

择日不如撞日,孙翔心情好,进健身房一屁吅股坐周泽楷脚上给压着,周泽楷不动声色挪了下自己的位置,仰卧起坐挺身一做离孙翔特别近,孙翔没察觉,专心致志给周泽楷点个数,周泽楷和孙翔的距离在渐渐缩小,周泽楷挺身再一做,正好嘴唇印在孙翔唇角,周泽楷没急着再来一个,孙翔愣了足足有十秒,刚想说话周泽楷就说了句抱歉。


然后周泽楷躺下继续做他的仰卧起坐,孙翔往后挪了挪,接下来他们再没亲上。

相对的十秒钟不知交换了多少秘密,可只要不说,就依旧什么都没发生。孙翔报了个两百,放开周泽楷自己先走了,周泽楷躺在健身房的瑜伽垫上,摸吅着自己的嘴唇若有所思。

平安夜,轮回战队出去搓了顿大餐,孙翔慢腾腾走在大部吅队最后头,边上的节日气氛被炒得十分浓烈,走两步就是圣诞树,行道树上都挂着圣诞花环。


孙翔那龟速离大部吅队越来越远,周泽楷索性停下来等孙翔。孙翔仍旧慢吞吞走着,周泽楷站在树下,街边的霓虹灯闪闪灭灭,圣诞花环上绕着深绿枝条,点缀着的松果和挂件拐杖。


周泽楷看着孙翔在光影中走近。


孙翔看着周泽楷的脸在霓虹灯下如同一场幻梦,他冲着周泽楷指了指上头,周泽楷抬头往上看,下一秒熟悉的温热触感印上来,很快就分开。


孙翔无所谓地笑了笑,说,“你看到上面那个没有,那是槲寄生。”他抬手背抹了抹嘴,“你别慌啊,这和上次有什么两样,我总得找点面子回来,对吧 ?”


“不一样。”周泽楷说。他按着孙翔的后脑,把孙翔的外套吅上的大兜帽盖下来。

黑吅暗中鼻梁骨好像被撞到了,有点疼,可是舌吅头开始毫不留情地交吅缠急切地要命,让这点疼都化作虚无,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粗重的喘息和唾液湿吅淋吅淋的纠葛。

周泽楷把兜帽掀开了,四面八方涌吅入的新鲜空气拯救了差点溺死在对方气息里的孙翔,他还没适应突如的光线,眼尾捎着点红。


周泽楷握住了孙翔的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十指相扣。孙翔嘿嘿了两声,把周泽楷的手攥的紧紧的。


谁都不想赶上大部吅队,只想时间过得再慢一些。

 

 

 

 


END

 

 

*西方圣诞习俗,站在槲寄生下的人不能拒绝亲吅吻。

 

 


彩蛋:

 

新年第一天,孙翔给肖时钦打电吅话祝人家新年快乐。末了抱怨了一句,“我真是万万想不到,什么男神身上洗衣粉的好闻气味。周泽楷这个傻吅逼泡沫都没冲干净就把衣服拿去晒啊!那必须得有洗衣粉的味道啊!”周泽楷装作没听见去痒孙翔,孙翔挂了电吅话冲周泽楷比了个中指,周泽楷把孙翔捞自己怀里,一口咬上他光吅裸的肩膀,孙翔说你属狗啊!周泽楷还真给舔吅了舔,接着心安理得宣布所有权:“我的。”

 

周泽楷跟孙翔商量说好歹元旦呢,干脆别练了吧?孙翔说那不成,我们得持之以恒。周泽楷心里苦,闷被子里装死。孙翔掀被子一屁吅股坐周泽楷脚上,撑在周泽楷身上说 你仰卧起坐挺吅身起来亲我,做一个亲一下,亲两百下让你上我,来不来?
周泽楷眼睛猛地睁开。
孙翔接着说,亲不到你给我上。


#后来孙翔说从来没看到周泽楷这么干劲十足的样子#

 

 

 

 

 

评论
热度(584)
  1. 荼曳紫荼曳紫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甜食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