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周翔】Sweet Letters05

01020304
※這章有點黃喻黃無差,非cp互動(。
※先祝各位2016新年快樂



  意圖覓得陷害周澤楷的兇手並不困難,只消往候選人名單瞅上一眼便是了。

  會長周澤楷之下,副會長江波濤、會計方銳,雖然沒列出來,但估計一般學生會成員還有呂泊遠、吳啟等等,聽說本來打算將隔岸觀火的吳羽策也拖下水,卻遭到強烈的抵抗及以死相逼只好作罷──吳羽策以方銳的性命安危相逼強烈拒絕。

  孫翔事後才得知,於此周澤楷本人其實並非全然不願意,只是性格內向自然下意識抗拒任何有可能被眾人注目的職務。

  最後江波濤和方銳究竟如何說服周澤楷他並不清楚,總之後來再見對方,已是家喻戶曉的學生會長候選人了。

  學生會長選舉這件事在校園中算是不大不小的活動,畢竟並非所有學生都關心學生會是否通常運轉,即便知曉有這件事也不一定行動,而候選人們也無須挨家挨戶上門刷存在感,更造成投票率的嚴重低靡──或者說絕大部分人根本不清楚學生會成員們在校務中扮演何種角色,通常得等參加各種活動,看了主辦單位才恍然大悟,「喔!是學生會舉辦的!」

  然而這回選舉熱鬧空前,倒不是學生參與意願顯著提升,純粹只是校園中張貼的候選人海報過於顯眼罷了,說到底周澤楷可是在大一下學期就被封為校草的傳說級人物,恐怕放眼整所RY大學,直到畢業都無人能奪走此一頭銜。

  饒是孫翔自認長相不錯,但每每路過各大公告欄時仍忍不住往候選人海報中某個微笑的臉龐瞥上一眼──連他一介大男人都如此,何況女學生們。

  果然這個世界是屬於顏控的。

 

  孫翔一踏出辦公室門便險些和隔壁門出來的學生撞個正著,兩人連忙煞住了腳步,彼此距離十公分,他這才看清原來自學生會辦公室走出的是周澤楷。

  立刻了然必定接任學生會的對方出現於此的理由,孫翔後退了一步,「喻文州找你們啊?」

  「嗯。」

  「哈囉、好久不見。」周澤楷回答了一個字後緊接在其身後出現的是無論何時都滿臉笑容的江波濤,「你準備去送餅乾嗎?」

  「嗯。」並沒有非隱瞞不可的理由,孫翔坦率地回答:「喻文州還在忙嗎?」

  江波濤眨了眨眼,「喔,你準備送學生會長啊?」

  「對呀,常有的事了。」

  孫翔不覺得自己的回答有任何不對,卻見江波濤笑著瞅了身旁一言不發的周澤楷一眼,而後才答道:「既然這樣的話我們能觀摩一下嗎?」

  全然不懂對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興奮源自何處,但野生直覺告訴他這位學長很危險,孫翔小心翼翼地問:「觀摩什麼?」

  「看看你怎麼送喻學長啊。」

  「……有什麼好看的。」縱使這麼說著但他並沒有表示拒絕,只是敲了敲隔壁的那扇門,聽見黃少天的「誰啊」後他大聲喊了句:「傳情餅乾啦!」

  「靠又是你小子!三天兩頭告白不煩啊?文州都拒絕你多少次了,死纏爛打不是真男人啊。」

  孫翔頓時勃然大怒,他本就對黃少天無甚好感,既然對方口氣這般差勁便也不打算心平氣和對話:「要收不收?不收拉倒!」敢情還是自己求著要對喻文州告白啊?話說回來,黃少天這是吃了炸藥嗎?他暗暗想著。

  「好了少天。」喻文州略帶無奈的嗓音傳出,接著又提高了音量:「進來吧。」

  後一句顯然是對著自己說的,於是孫翔便順理成章地推開了門,見到後方兩尊大神後,喻文州笑著的表情顯而易見地出現了一絲訝異,「有東西忘記帶走嗎?」這話是向著江波濤說的。

  「沒有,就是觀摩一下。」江波濤連藉口都沒換,而後推了孫翔一下。

  儘管想喊「不用推我也知道」,但不知為何孫翔實在不敢得罪這位學長,於是逕自上前拿出餅乾遞給喻文州,「經濟學系三年級的趙同學的,祝你就職順利。」

  「謝謝。」喻文州先笑著道謝後才接過餅乾,而後逕直拆開包裝,「一起吃嗎?」

  「我要我要!」黃少天立刻湊過來,孫翔扯了扯嘴角,想著學生會長該是在問自己才對吧。

  收到餅乾的本人倒沒說什麼,從善如流地將開了包裝的餅乾袋湊到黃少天跟前讓對方取過,接著望向孫翔,他連忙擺了擺手婉拒,「不用,我最近吃他的吃夠多了。」說著示意身後的周澤楷,後者似乎沒想到會突然被點名,顯然嚇了一跳,半晌後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

  「這倒是。」喻文州坦率地笑出聲,「你們有陣子是論壇的熱門消息。」

  這話換成別人說,孫翔肯定要給上幾拳,然而碰上喻文州便不知怎麼地完全生不起氣來,只是和周澤楷對望一眼,接著不約而同轉過通紅的臉。

  黃少天看上去似乎還想奚落幾句,喻文州輕輕拍了前者肩膀,張開的嘴滿臉可惜地閉上了。

  見狀,孫翔彆扭地轉過話題,「對了,你不考研嗎?」

  喻文州愣了愣,爾後笑道:「沒有喔,打算先就職,如果真的有所不足再充實自己。」

  聽上去似乎很厲害的樣子,不過喻文州這人本來就帶給他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甚至更勝江波濤一籌。

  這麼一想他忽然記起身後那兩位「觀摩」的同學,於是回過頭沒好氣地說:「觀摩完了吧,感想如何?」

  江波濤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還以為會是更激情點的場景啊,你說對吧小周。」末了以手肘戳了戳周澤楷,校草頓時露出有些無所適從的神情,也沒有給予回覆。

  「激情大戲昨天演完啦,你們慢了。」又取過一塊餅乾嚼著的黃少天口齒不清地說:「呿我還以為又是昨天那種的,沒想到今天那麼無聊……」

  孫翔實在搞不清楚這人究竟是滿意或失望。

  「喔?昨天的激情場景是怎麼樣?」江波濤饒有興致地問。

  「那個啊,就是這傢伙跟文州說──」一語未竟,孫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給了黃少天腹部一拳,後者登時大怒,「你做什麼!」

  「嘰嘰喳喳的吵死人了!要命的話就給我住口!」

  黃少天看上去還有些話要說,卻被拍了拍背脊的喻文州制止了,「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激情的話,少天誇張了。」孫翔心中暗自為出手解圍的學生會長喝采,便聽對方笑著續道:「硬要說的話……比較煽情點?」

  前一秒還在為喻文州叫好的他立刻後悔了。

 

  離開學生會後,三人有些可笑地站在傳情餅乾辦公室的門前,他沒有請兩人進去坐的意思,對方看上去也沒有這個打算,江波濤打量自己的目光帶有顯而易見的玩味,幾乎令他毛骨悚然,而孫翔自然清楚對方所求為何。

  「別想了,我死都不會說的。」他翻了個白眼,而後問:「所以你們到底想觀摩個啥啊?我送餅乾的場面不說上百、好歹也看過十次有了吧──尤其周澤楷絕對不止十次,話說你上大學以來到底收過多少包餅乾啊?」

  「小周自己也記不清唄,你會算自己高考前寫了多少張試卷嗎?」江波濤說。

  這個譬喻精闢得孫翔簡直想揍周澤楷一拳,而後他才反應過來這兩人還是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和江波濤不熟的他只得瞪著周澤楷出氣,弄得對方一頭霧水。

  「小孫你接著還有餅乾要送嗎?」時間已近六點半,是以全校的課程都結束了,江波濤才會如此確定他接下來沒有其他事情。

  即使不清楚自己何時和對方親密得可以直呼小孫,孫翔仍舊聳了聳肩如實回答:「今天沒事了,準備等劉小別他們一起吃晚餐。」

  收受委託、甜點的前置作業、包裝、帳務等都是其餘組員負責,最初除了有津貼的郵差由缺錢的孫翔主動請纓、接待學生由情商最高的鄒遠負責外,其他事務都是猜拳決定的,其中運氣最差的莫過於負責在餅乾上寫字的唐昊和袁柏清,碰上突發奇想的同學刻意在餅乾上指定冷僻字時尤以為最。

  想了想,孫翔問道:「你們要一起嗎?」

  不談江波濤,這些日子以來他和周澤楷已然稱得上相當熟稔,儘管對方依舊不愛說話、回應訊息仍是一兩個字打發,但孫翔覺得彼此之間大概可以算是朋友了。

  雖然告白與被告白間滋生的友情無論怎麼看都相當詭異。

  縱使孫翔主要的問話對象是周澤楷,但回答的依然是江波濤,對方一臉歉意地笑道:「我們還要跟寢室的人去吃火鍋,不好意思啊,早知道就多訂幾人的位置了。」

  本來他也只是隨口一提,並不強求,然而當周澤楷望著自己輕聲笑道「下次一起」時,孫翔猛地覺得似乎有身體中有某種難以言明的空落感受,孫翔眨了眨眼,看著一臉歉意的對方,幾乎是下意識地咕噥:「這樣啊。」

  奇妙的焦躁與失落油然而生,但他並不明白這般情緒的由來。

  「那個……」周澤楷似乎有話要說,準備道別的孫翔將話語吞回腹中,蹙著眉等待校草組織話語,照理說這時候江波濤該出面緩和氣氛,卻見對方滿臉笑意地向兩方各瞥了一眼,而後拍了拍周澤楷的肩膀,「我先回宿舍放個東西換件衣服,等等餐廳見。」

  「欸、」孫翔還來不及說什麼,便見對方向自己揮了揮手,瀟灑地離開辦公樓,留下他和顯然有話要說的周澤楷面面相覷。

  上蒼果然公正無私,硬是將羞赧無口屬性加諸到這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美男子身上,何等殘酷無情。孫翔漫不經心地想著,便聽思索良久得對方總算艱難地開口:「……昨天和喻學長說了什麼?」

  話是說了,然而當事人卻一臉羞愧得顯然想挖個洞躲進去的神情,令孫翔著實好奇周澤楷是否真心想知道。

  「……不是吧,連你也這麼八卦。」

  「……嗯。」

  嗯是幾個意思?沒有八卦的膽就別生八卦的心好嗎?一面腹誹,孫翔嘆了口氣,囁嚅道:「也不是不能說啦,沒有你之前那個恥。」

  聞言,周澤楷噗哧地笑出聲,「之前那個是極致?」

  「是!」他斷然回答:「你的粉絲是不是特別肉食啊?」

  對方一臉無奈地笑了笑,顯然是不打算作出評價了,孫翔想著自己果然莫名地擁有了能多少讀懂這位無口帥哥的能力,同時續道:「喻文州不是要畢業了嗎?」

  「嗯,所以那個二年級的女生啊……」也不知是有些羞赧或是其他緣故,孫翔垂下眼,不自覺壓低了嗓音,周澤楷為聽清話語湊了過來,這個理所當然的行為卻令他莫名地口乾舌燥、雙頰發燙。

  彷彿只向著對方的夜半呢喃,他輕聲道:「……會想你的。」

  說完,孫翔眨了眨眼,和周澤楷的視線撞個正著,他這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噁我白癡啊幹嘛重複一次!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叫一個大男人跟另外一個大男人說這種話,你說那女人是不是有病?」

  周澤楷摀著嘴別過頭,明擺著沒有回應的意思,孫翔也不希冀獲得對方的答覆,此刻他只想平復心口中過快的搏動。

  良久,才聽見輕聲的回應。

  「……辛苦了。」

  「嗯,我也覺得自己辛苦了,你當了學生會長後記得抬高告白的價格。」

  此時周澤楷總算轉過頭來直視他,乍看之下心情似乎很好,雙眼盛滿了水一樣的笑意,只見對方揚起嘴角回答:「好。」

  校草的笑容孫翔見過無數次,但從未有任何一刻彷彿直擊心臟的震撼。

  完蛋了。他想。

  「你不是還要吃飯嗎?」孫翔說道,試圖掩飾響若擂鼓的心跳聲。

  可單是道出如同驅逐對方的話語並令自己湧現一陣失落。

  周澤楷像是忽然想起這件事般愣了愣,「嗯。」雖說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對方的回答卻令他感到有些不悅。

  孫翔不禁在心裡吶喊自己簡直有病。

  然而並未出現預想中轉身就走的場景,只見周澤楷直直凝視著他,而後莞爾,「還有點時間。」

  「喔,這樣啊。」

  明明是再簡單不過的一句話,卻使自己無可抑制地咧開了滿臉的笑容。

  「這樣啊,那我再跟你講件事,就昨天喻文州那事。」

  一面說著,孫翔不動聲色地靠近了周澤楷一步,靠在對方身旁的牆上,儘管兩人就在辦公室之外,他卻沒有邀請對方進去坐地意思。

  不過是貪戀獨處的光陰罷了。

  「嗯,你說。」對方大概也沒發現距離的縮短,只是認真地望他。

  大概真的完了。孫翔暗忖,不過也不能怎麼樣──本來也不打算怎麼樣。

  反正也不就是喜歡個人,哪需要思考那麼多呢,何況動腦本非自己的強項。

  他垂下眼,認清了這點後,單是這些瑣碎的話語都化作彌足珍貴的耀眼結晶。

 


  「其實也沒什麼,昨天那女生還在餅乾裡放了張卡片,我後來才看到的……她說她本來不想用傳情餅乾,打算對喻文州親口說的,反正也沒有求交往的意思,不算告白。」

  「嗯。」

  「可是一想到黃少天就覺得還是別那麼正式比較好,以免出事──你說這是為什麼啊?」孫翔打從心底感到不解。

  「……」

  回以他的是校草漫長的沉默。



後記
總算在過年前更新了……cp的一小步是niyo嘔心瀝血上班偷填坑的一大步
感覺寫不完,想坑(喂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