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逐光者05

“剑诅,第九十六夜”

1~23~4
※苍穹之法芙娜paro,很多私设,OOC
※給 @優多半糖少冰,寒寒生日快乐!


/05

  如今回忆起来,那是和此刻相距不远的时节,农历新年刚过,大地一片即将复苏的生机,黄少天记得那年冬天特别冷,他和喻文州一面漫不经心地打扫蓝雨基地,一面讨论着远方微草基地的王杰希是否被大雪活埋了,不然怎么能好几天没有回复自己的信息。

  当时这么说着的黄少天抬起头,午后欲雨的天空漂浮着深白色厚重云层,乍看之下宛如随时会飘下雪花似的──当然不过是从未见过雪的自己的妄想罢了,毕竟蓝雨基地位于南方,根本没有降雪的可能。

  停下挥动扫帚的手,喻文州含蓄地告诉他,王杰希没回复应该是其他的原因。

  黄少天不服气,「难道你要说他把我加到黑名单了吗?我就拍了几张食堂的菜他至于……我靠!」他瞪着喻文州取出的平板,与王杰希的通信纪录中明明白白地写着「封锁黄少天的人生好清净」,通联记录还是上星期的事。

  「你怎么没和我说啊!」

  黄少天假意生气地捶了喻文州一下,后者笑得弯下了腰,「王杰希说别和少天讲啊。」

  「那你怎么就这么听他的话!知不知道谁才是伙伴啊?」他戳着对方的脸颊,「你这样不行啊,这是通草叛雨!」

  「等等、少天,好冷啊!」喻文州笑着躲开了冰凉的指尖,「没有通……通敌呀,王杰希说不准讲,我还是告诉你了不是?」

  这话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可逻辑怎么听怎么奇怪──诚然黄少天脑袋反应灵敏,可远远胜不过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喻文州。

  一面暗忖,他又戳了戳对方的脸颊,被冷得受不了的喻文州索性直接握住他的指尖移开,而后迎上的是饱含关心的目光,「好冷啊别闹了,你的手怎么这么冰?还好吗?」

  「刚洗过手嘛。」黄少天毫不在意地说道:「不过文州你的手真暖和,平常不是容易手脚冰冷吗?」

  「我有带暖宝宝。」

  说着,喻文州自口袋掏出了散发热气的布团,黄少天没有接过,而是直接包裹住了对方的掌心,尔后咧嘴一笑。

  「好温暖啊。」

  他便这般拉着对方不愿放手,像是没事人一般继续说道:「文州你会议什么时候?」

  「不用着急。」喻文州没甩开手,只是任他攥在手心,「还有一个多小时。」

  其实被罚扫地的唯有黄少天一人,喻文州则是被他拉来,起先说是独自扫地无聊需要有人聊天,后来对方觉得单看着也很奇怪,遂也拿着起把帮忙了,然而志愿役喻文州待会还有场法芙娜部队的会议,黄少天心下多少有些心虚。

  虽说黄少天被登记为储备驾驶员,也有驾驶法芙娜的经验,但何时能正式上场则全然未知,在底线之前,蓝雨上层都不愿让年龄过小的驾驶员面对真正战场,而14岁终究过于年幼。

  喻文州则是同侪中唯一的例外。

  齐格飞系统操作者的素质实在过于稀罕,指挥人才更是可遇不可求,去年开始接替了身体负担过重而退役的前辈的位置,指挥起年龄经验都远超本身的驾驶员──尽管是这样的喻文州,却获得了连指派的蓝雨上层也未曾料想的卓越成绩。

  对于自己拥有一位如此优秀的青梅竹马,黄少天感到无比骄傲,然而郑轩指称他替别人得意实在是相当浪费时间与生命的行为。

  「你有问魏老大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正式驾驶员吗?」黄少天目光灼灼地盯着对方。

  闻言,喻文州微微蹙起眉,「少天我说过──」「好好好我知道、越早驾驶法芙娜越早出现同化现象对吧?真是的扯到这件事你就这么婆妈。」尽管这么说着,但知晓对方的担忧的他并不带有任何批判口吻,「我明白同化现象的负担,当然变成水晶碎掉也很恐怖,但我无法忍受只有文州你上战场,我却只能站在旁边干看啊。」

  他加强了握着对方的力道,喻文州的指尖纤细骨节分明,一点也不柔软,却令黄少天无法放手。

  眨了眨眼,喻文州失笑道:「我没有上战场啊,你也知道齐格飞系统是在基地最后方的指挥室,异界体根本打不过来,也没有同化现象的问题,比起驾驶员要轻松太多了。」

  「虽然魏老大或方副都没提过,但齐格飞系统绝对也有副作用不是吗?」

  不然何来前辈身体支撑不住必须退役之说。黄少天并未全盘托出,他清楚无论对方平时为人如何温柔和善,一旦触及底限便绝不会妥协,也因此尽管被多番追问,喻文州依旧坚称齐格飞系统并未造成任何负担。

  而让黄少天提早搭乘法芙娜同是一例,事实上目前蓝雨的法芙娜部队人员有些吃紧,如遭大量敌人来袭恐怕将有无法抵抗之虞,上层似乎也考虑过让才能出众的黄少天提前上战场,却屡屡被喻文州挡了回去。

  他明白对方不愿自己受同化现象之苦,然而黄少天更希望喻文州明白自己究竟多么渴望守护蓝雨的众人,以及守护最后方的喻文州。

  他深深企盼着得以陪对方一起面对。

 

  黄少天与喻文州大概是比邻而居的世交。

  这个大概指得是连两位当事者也不甚清楚真实状况,唯一确定的是彼此出生于距蓝雨基地不远的居住区,对于童年那些稀薄得可怜的印象中,除了如今已然面容模糊的父母、便是喻文州了。

  尽管居住区的设置是为了保护不参与战斗的一般人员,但即使获得拥有强大武力的蓝雨庇佑,也不是事事得以一帆风顺,异界体并非每一回都会被诱导前往与驾驶员作战。

  距今将近十年前便发生了重大的疏漏,来自宇宙的侵略者突破了蓝雨的防护网,直指居住区大量手无寸铁的居民。

  据第一发现者魏琛所言,在被异界体袭击的残垣断壁中,当时年仅五岁的黄少天与喻文州紧握着彼此的手,生还于已然化为破碎结晶的父母的自我牺牲之下,遂将两名幼童抱回了蓝雨并抚养长大。

  对黄少天而言,蓝雨是自己的家,无论是魏琛、方世镜或者后来结识的储备驾驶员郑轩于锋等都是家人,唯有喻文州是挚友、至亲、形同半身,是生命中无可替代的独一存在。

 

  战争开启的警报声响彻蓝雨基地,仍闲聊的黄少天与喻文州同时抬起头,彼此对望一眼,黄少天正想告诉对方当心点,便听见基地开启了全局广播,传来魏琛低沉的嗓音:「喻文州、黄少天,立刻来指挥室一趟,重复、文州不要进齐格飞系统,即刻前往指挥室。」

  两人对望一脸,脸庞均是愕然,但远方传来的炮火声提醒他们此刻并非琢磨司令用意的时候,立即拔腿奔向作战指挥室,于此之前黄少天从未踏入过这个区域,但他知道年仅十四已成为部队一员的喻文州可是熟门熟路。

  才在指挥室门外站定,黄少天连「你觉得魏老大到底找我们做什么」的你字都来不及出口,便见白色门扉唰地一声自动开启。

  黄少天全无踏入指挥室一探究竟的必要,魏琛就站在那里看着他,「时间紧迫,我直接说了。」对方少有这般口吻以及肃穆且冷然的姿态,蓝雨基地的总司令直视着黄少天说道:「少天,我要你现在立刻启动夜雨声烦。」

  所谓启动夜雨声烦当然不是让自己在这种紧要关头进行驾驶训练,意即魏琛打算让他面对真正的战场──尚不及消化短短话语中包含的巨大情报量,便听喻文州喊道:「不行!」

  黄少天未曾听过对方如此气急败坏的嗓音,那个自己无比熟悉的少年恐怕是生平第一回顶撞长辈,「不能让少天上机,他还只是储备驾驶员啊。」

  「驾驶员不足,而少天是最好的人选,锋芒慧剑的操作者刚刚被诊断出同化现象末期,假如再上机的话别说击退敌人,他必死无疑。」似乎是察觉这阵骚动,方世镜自指挥室中踏出,望着黄少天:「你可以吗?」

  他眨了眨眼,「我可──」「不行!」

  覆述的强硬嗓音几乎令他感到陌生,黄少天想也不想地转过头反问:「为什么?」

  那双自出生以来便看惯了的深褐色眼眸如同十多年的每一刻那样映出了自己的倒影,喻文州望着他,一字字地说:「少天,你对同化现象的抗性比一般人弱。」

  这不是什么机密,除了在场众人外,一同作为储备驾驶员的郑轩和于锋也都知晓此事。

  「我知道的。」黄少天回答。

  「既然知道的话……」喻文州直直看着他,却少了平日的冷静:「而且你的身体还没和机体完全连结上,假如一个弄不好可能──」

  真奇怪,此刻的对方几乎无法觅得平时那个沉稳如水的儿时玩伴的影子,然而黄少天却打从心底觉得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喻文州。

  本来无论怎样的对方他都喜欢。

  「我知道文州在担心什么,可是假如今天身分对调,换成你话也会不顾我的阻止上机吧……虽然文州大概会拿出一堆大道理逼我就范,这不是重点。」黄少天迅速地道:「不管是你或我都不会想做那个只被保护的。」

  眼见望着自己的目光有些动摇,黄少天咧嘴一笑,乘胜追击,「放心吧虽然身体素质弱,可也不至于一上法芙娜就变成碎片。」他刻意以轻快地口吻说道:「就算不信我和魏老大,至少也该相信辛苦的整备班啊!」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魏琛捶了他一记,「好了没时间废话了,对空部队应该快撑不下去了,而且法芙娜部队也需要指挥官……就一句话,去不去?」

  「去!」黄少天毫不犹豫地说。

  「好。」

  魏琛得了当事者的首肯立刻向着方世镜示意,后者旋即说道:「少天跟我来,正式上战场跟平常训练场有些差异。」

  想也不想迈开脚步的他才刚走了几步,手腕却被拉住了。

  回首便见喻文州直直凝视自己,「……答应我,少天。」

  他一笑,想也不想地回答:「嗯,我答应你,文州。」

  对方愣了愣,松开了握着他的手腕,失笑道:「我还没说什么事呢。」

  「这还用说吗?」黄少天道,并且拉住了对方欲收回的手,指尖紧紧扣着喻文州的,力气大得能感受到交握的掌心传来的颤抖。

  「我不会死的。」

 

  此刻喻文州恐怕已然进入齐格飞系统了,结果还是没能问出系统会对操纵者造成什么负担,不过无所谓,总归未来还长得很。伫立于水色的机体前,他抬起头仰望拥有数楼之高的法芙娜,黄少天暗忖。

  「可以进去了。」身后整备人员说道。

  黄少天轻轻嗯了一声──这以他而言可说是相当罕有的情形──而后一脚踏入作为储备驾驶员以来相当习惯的驾驶舱,整备人员将手在嘴边围绕成环说:「祝你好运!」

  「必然好运!」黄少天咧开笑,「看我唰地让那些金色软糖滚回老家!」

  于驾驶座中坐定,等待系统链接上神经传导而来的剧痛,黄少天闭上眼咬牙忍受几乎深入骨髓的痛楚,等待重新睁开双眼后面对战场的时刻。

  而这一秒他的心中满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想守护对方。

  想一同伫立战场之上。

  想在回来之后对喻文州说──



後記
回憶未完待續(。
因為某些眾所周知的原因,這章幾乎是哭著寫完的……請相信我這篇文絕對絕對HE!
並祝寒寒以及我深愛的某人生日快樂><

评论(9)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