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黃喻】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踩死線的聖誕賀
※ @渝晓思 為了妳我好拚啊!!!(爆笑


  於非基督教國家而言,儘管聖誕節使街道充滿了綺麗華美的裝飾,但大多數人不得不將聖誕視作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中平凡無奇的一日,股市照常開放、各司行號照常運轉、誰也無法因這個節日停下事業與學業。

  由於下週常規賽因全明星暫停一回,因此十二月二十四日是今年最後一個比賽的日子,這讓網路出現一大票所謂在閃光與偶像之間的抉擇,而體育館也順應節氣地出售情侶雙人套餐的服務──這並不是中國人的日子,卻幾乎獲得了所有人的重視。

  而黃少天也是熱愛聖誕的芸芸眾生之中的一人,和信仰無關,他純粹喜歡慶典的熱鬧、光彩富麗的街道、聖誕樹、榭寄生與五顏六色的燈花,以及與重要之人共享特別日子的喜悅。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


  藍雨戰隊今年的聖誕節是由復盤展開的,按照隊員們的說法就是「反正除了黃少和隊長之外又沒人過節,聖誕節做什麼有意義嗎」,於是抱持著半是悲涼半是單身狗聯盟大家共襄盛舉的心態,早上的復盤隊員們的鬥志異常激昂,黃少天都有點看不過去了──不過就是個中下游戰隊,就算我大藍雨應該平等對待每位競爭者,這樣過度重視也不對啊。

  比賽後一日是一整個星期中唯一容許賴床的日子,各個睡到日上三竿、下午才進行復盤的隊員精神飽滿的令黃少天感到頭大,簡直想喊道有些小失誤就別管了行嗎再復盤下去聖誕節就要過玩了你們怎麼賠?

  坐在對面的喻文州彷彿查知他的想法般,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卻以眼神按耐了躁動不安的黃少天。

  然而當兩人第十回以眼神隔空交流暗號時,眾人終於忍不住了。

  「啊散了散了、這種復盤怎麼復啊!」「人要過聖誕節不許我們打擾呢。」「就說不要這樣你們都不聽……」「去打聖誕副本吧……」「太慘了吧!」「Single dog single dog single all the day……」「唱屁唱!不許唱!」

  傳來一記悶聲與哀號,哼歌的宋曉被徐景熙捶了一拳。

  「敢情你們復盤這麼浪費時間拖拖拉拉是約好的啊?」被留在會議室的黃少天拍桌而起,怒不可抑,「看看小盧一個未成年都知道別幹這種無聊事,有點大人樣好嗎?活該單身一輩子!」

  向著門外吼完後他看向慢條斯理整理各項用具的喻文州,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對方便抬起頭給了他一個微笑,「安排多久了?」

  這話沒頭沒尾甚至缺少了主詞,倒是有些輪迴隊長的風格,但黃少天仍迅速理解了對方的語意,他揚起大大的笑,「怎麼樣,我可是從一年前的聖誕節起就開始計畫了!」

  「喔……」喻文州高深莫測地拖著長音回覆。

  「好吧其實是三個月前。」

  藍雨隊長瞇起眼笑,「可你不是最近才訂的餐廳嗎?」

  「隊長你偷看我的瀏覽紀錄!」這番指責無疑間接證實對方的話語。

  「沒有,」喻文州微微低著頭輕笑,「之前進你房間時不小心瞄到網路預約餐廳的畫面,後來看到沐橙轉發的聖誕節餐廳的微博才想起來。」

  「千算萬算沒想到被蘇妹子破梗了……哎無論如何,一年前準備也好一個禮拜前才忽然想起來也好,」黃少天一面咕噥著一面走到對方身邊,而後刻意清了清喉嚨並向著喻文州伸出手,迎上溫潤如水的目光,他咧開燦爛的笑容,「我們約會去吧,文州。」

 

  冬日最大的益處便是得以將一場比賽數十萬的面容盡數隱藏於厚重衣物之下。

  儘管G市在南方,寒風依舊凜冽刺骨,晚餐結束後戴著口罩的黃少天拉著相同裝扮的喻文州走在街道上,儘管喻文州罕有地一臉不解,但那份納悶之中又有掩蓋不住的期待,坦然地微笑任他拉著向前。

  接近目的地後,想必喻文州自然立刻明白此行的終點,政府在附近規畫了一處商圈,與周邊商家合作,整塊徒步區域滿是聖誕風情的燈花與裝飾,一片絢爛的火樹銀花之下人潮湧動,來往過客的臉龐無不寫滿了對於佳節的喜悅。

  遠方隱隱傳來歌聲,黃少天知道距離目標不遠了,然而正因如此人潮越顯擁擠,他靠向喻文州與之並肩前行,借助夜晚與羽絨衣的掩飾,悄悄於人來人往中將對方的掌心緊緊攥住。

  他有些不安,看得出身旁的喻文州亦然,兩個男人於鬧街上十指交扣倘若放在白日肯定引來不少注目禮,何況還是兩張G市中最廣為人知的面孔。

  相戀以來還是頭一回在街上牽手。

  黃少天後知後覺地思忖道,而後才察覺心口中的生命中樞擅自加快了脈動,也不知是緊張導致或者戀愛時那些心底油然漫溢的暖意,或者兩者皆有,不然怎麼脫了手套和對方十指交扣的左手遠比好好戴著的右手更加暖和呢。

  隨著兩人前行,原先微渺的歌聲越發響亮,穿過了整排金銀光輝交錯的行道樹,便見閃閃發亮的舞台,而那正是繚繞綿延的美妙歌聲的源頭。

  後方是一棵兩層樓高的盛宴主角,大型聖誕樹的樹幹、枝枒乃至細葉均是通體灼爍的金,黃澄澄的光芒輝映下更加燦爛耀眼,連帶垂掛的紅球與諸多裝飾同樣華麗卻不流於俗豔,反倒宛如溫暖的火堆般令人渴望接近且捨不得移開目光。

  舞台中央一名女子奏響著純白平台鋼琴,黃少天看得出鋼琴周邊並未使用任何擴音設備,然而卻得以使悠揚樂聲傳至遙遠彼方,舞台前方則是盛裝打扮的人們齊聲唱著聖誕詩班,「主辦單位安排的,活動期間每天晚上都有不同表演,今天是唱聖歌。」他和身旁的喻文州解釋道。

  聞言,對方微笑道:「看不出少天喜歡這些東西。」

  這話堵得他有些語塞,「哎、我不過是想說這樣比較有過節氣氛不是嗎?好啦別管我,重點是文州你應該挺喜歡這些東西的吧。」

  黃少天和喻文州在外頭獨處時總喜歡直接呼喚對方的名字,其中倒沒有太多複雜的理由,不過是單純地覺得和自己在一起的並不是萬眾矚目的藍雨隊長,只是那個他所喜歡的對象罷了。

  「嗯,是滿喜歡的,謝謝少天。」喻文州直直望著那些專注唱誦聖歌的人們,笑得眼睛都瞇了起來,暖黃色的光暈於清秀的面容勾勒出溫柔的輪廓。

  倘若不是在外面,他一定會側過頭去吻住對方。

  此刻詩班隊唱的是一首連黃少天都耳熟能詳的歌,周圍的人甚至也隨著悠揚琴聲輕聲哼唱。

  Glories stream from heaven afar, heavenly hosts sing Alleluia──

  榮光自天上降下,天軍唱誦哈雷路亞──

  雖然聖誕夜已然過去,而自己也不是基督教徒,但黃少天依舊唱著這首《Silent Night》,他不信神,但或許歌中真的擁有寧定人心的力量。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平安夜,聖善夜……

  一曲末了,圍觀的眾人頓時靜寂了數秒,而後才爆出了響亮的掌聲,站在最前頭的指揮轉過來向觀眾敬禮,復又回過身去,右手輕點的同時鋼琴奏響,前奏聽上去有些耳熟,黃少天皺了皺眉,總覺得並不是聖歌。

  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

  「哎?」黃少天低聲對喻文州說:「不是唱詩班嗎?聖歌呢?怎麼變這個?就算不唱聖歌好了,怎麼會是月亮代表我的心?」

  喻文州同樣滿臉不解,「我覺得……」

  尚未道出推測,便聽見左側人潮傳來響亮的尖叫及掌聲,兩人同時向著聲音源頭一望,人群中一位女子被簇擁著走到舞台前,此時合唱團中一位男子踏出舞台,並接過旁人遞上的花束,單膝跪在女子面前,左手掌心則平攤著小盒子,嬌豔欲滴的紅玫瑰與戒指在前,此中含意已不言而喻。

  輕輕的一個吻,已經打動我的心──

  跪著的合唱團成員執著麥克風開口,略帶顫抖的嗓音清晰地傳入在場所有人耳中:「雖然交往的三年以來,我們常因工作的緣故分隔兩地、也吵過幾次架,但卻從來沒有真正離開過彼此……可以的話,我想要妳能陪伴我一輩子,嫁給我,好嗎?」

  女子先是愕然,而後咬緊了唇不語,隨著淚水不斷滾落,終於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好。」女子一面拭淚一面頷首說道。

  黃少天與眾人一同發出口哨與尖叫,儘管電視劇和電影中見過不少,但身歷其境的求婚場面卻是初次。

  歌聲依舊不停,合唱團的男子仍跪著,耗費幾秒鐘將象徵著承諾的指環套在女子的左手無名指上,而後執著對方的手起身,兩人在眾人的注目下深深吻住彼此。

  喻文州不像黃少天那般發出口哨叫好,但由於兩人十指交扣的緣故也無法鼓掌,只是微笑地注視著分開後同時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的男女,黃少天覺得自己猜得到對方在想什麼,因為此刻他心中同樣流轉相似的念頭。

  或許也有被佳節、被光芒與璀璨聖誕裝飾環繞、以及被此刻氛圍所渲染的影響,但這份心情確實是毫無矯作、源自本意的真物。

  黃少天拉低口罩並舉起兩人緊緊交扣的手,放置唇邊輕吻對方的手背,他凝視著對方深邃的眼眸以及其中坦然映射出的倒影,彷彿這一秒喻文州的世界只承載得下黃少天,也只有他,沒有其他的任何事物。

  他聽見自己低聲說:「文州,我想和你永遠在一起。」

  喻文州愣了剎那,爾後瞇起眼,揚起無比溫柔的笑顏,「我也是,我也想和少天……」

  黃少天沒讓對方說完,他再也忍不住地湊過去,空著的那只手拉起了喻文州羽絨衣的帽沿,掩蓋下一秒即將發生的親吻。

  虔誠地闔上雙眼的兩人聽見源自舞台的詩歌並未停歇,全體大合唱著輕快而歡欣的歌謠,讚頌著那些人心中的神、讚頌著天使、讚頌著寄予這個世間的一切美好與喜樂。

  See Him in a manger laid, Jesus. Lord of heaven and earth.

  Mary, Joseph, lend your aid, with us sing our Savior's birth──

  一吻結束,兩人同時睜開了眼,黃少天望著喻文州眸中倒映著的自己以及身後輝煌而燦爛的火樹銀花,笑著說道:「聖誕快樂!」

  像是沒料到他說的竟是這話,喻文州輕笑了出聲,然後說。

  「聖誕快樂,少天。」

 

Wishing you a songin your heart at Christmas and blessings all year long. 

但願聖誕佳節中寄藏著一首歌於你的心中,並得以賜予你未來一年的祝福。



後記
《Angels we have heard on high》是首個人很喜歡的聖誕歌,最後一段那兩句歌詞出自於此,覺得沒有加上中文的必要就直接放著了,文中所有英文歌詞均引用自網路,中文是我翻的。
全文最後一句則是無關的祝福語。
整個故事源於我前幾天去看聖誕樹聽詩班結果撞上求婚的經歷,WB上有略微提及,就直接改編過來了XD
趕在聖誕節結束前發了真是太好了><祝大家聖誕快樂~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