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周翔】Sweet Letters04

010203


  據小道消息指出周澤楷請幾位友人出面協助,孫翔不清楚這個傳言屬實與否,而對方也不可能告知,但無論如何那之後令人尷尬的委託確實是減少許多。

  取而代之的「報告加油」、「考試必勝」之類祝福語孫翔送起來壓力不大,周澤楷也笑盈盈收下,唯一有怨言的則是其同班同學與室友們。

  「你們能不能換種口味,小周收的傳情餅乾多到連我們都吃膩了!」方銳相當憤慨。

  「……大概只有你們會有這種問題。」孫翔嫌棄後,低下頭將精美包裝的餅乾交給收件者,「今天的份,作業加油……你們教授布置了大作業啊?」

  周澤楷將收到的甜點放在一旁,接著給予肯定:「作為期中成績。」

  「真佩服那些你的粉絲,這樣都打聽的到。」孫翔感嘆道,而後說:「喔對了,周澤楷你有想吃什麼口味的餅乾嗎?我提給袁柏清他們參考。」

  校草一臉訝異地眨著眼,方銳舉手喊道:「我想吃正宗的巧克力餅乾!不是只有上面的巧克力醬啊!吳女士你呢?」說著還不忘拉上好友,然而後者全然不打算接受好意,吳羽策斜了方銳一眼,「鬧吧你就。」

  「滾吧關你屁事啊!」得了學長助攻的孫翔毫不留情。

  這時被晾在一旁的當事人逕自拆開了包裝,取出一片粉色圓餅塞到仍與方銳爭辯的活動郵差口中,孫翔猛地被強塞了塊餅乾自是立刻噤聲,咬了幾下才口齒不清地道了聲謝。

  「為什麼是給你吃啊?」方銳哭笑不得。

  「剛剛不是說你們吃膩了嗎?」孫翔相當納悶。

  「我不是這意思……」他不懂方銳看上去十分頭痛,只見方銳整支手掛在吳羽策肩上,「my心友你懂得吧。」

  「……我不是很想懂。」這般說法也算是間接承認了。

   孫翔不懂,不過似乎在場也沒人指望他懂,於是孫翔索性將方吳的啞謎拋諸腦後,問向一言不發的當事人,「所以你有想吃什麼嗎?」

  周澤楷認真地思忖半晌,而後抬眼迎上他等待的目光,「你呢?」

  「我?」孫翔全然不解與自己何干。

  「嗯,喜歡吃什麼口味?」

  「都無所謂吧,」他摸著下巴思索,「反正我也沒特別愛吃餅乾,原味就行了。」

  「那就原味。」周澤楷肯定地回答。

  對方的態度太過果斷,以至於孫翔愣了片刻才反應過來,「等等等、我剛剛是在問你要吃什麼口味沒錯吧?」

  「是呀。」換作周澤楷一頭霧水地望著他了,兩人大眼瞪小眼好半晌,間或參雜方銳的嘆息與吳羽策的嫌棄,最後校草才恍然大悟地道:「可餅乾也要分給你呀?」

  因為屆時自己將代為解決少女們的心意,索性問了自己喜歡吃什麼口味的餅乾──孫翔至此才弄清對方的思考脈絡,懶得糾正這看似正確其實哪裡都不對的邏輯,他有些沉重地說道:「……你、多少也吃一點吧,那可是粉絲們送的。」

  「呃、」周澤楷搔了搔臉,有些侷促,「……糖吃太多會胖。」

  這句話衍生驚人效果,「所以你就讓我們發胖嗎小周?!」「話說小周他的室友,江什麼呂什麼的……是不是也吃餅乾吃胖了?」「聯合他們一起和你絕交喔我說真的!」

  孫翔望著方銳與吳羽策聯合抨擊周澤楷的畫面,默默思索著這株校草的禍害範圍真廣。

 

  時值五月初,孫翔兀自慶幸終於可以減少告白的量時──雖然僅限周澤楷一人──這個學期也只剩下不到一半了。

  「袁柏清你在生孩子嗎?動作快!」

  唐昊嘶吼,嗓音大得半個走廊的房間都聽得見,鄒遠連忙制止對方的音量,孫翔忍不住拉開宿舍房間的門看舍友究竟在忙什麼,「我靠!袁柏清你是化妝嗎?現在還在穿鞋子?」

  「你真的知道是學生會長要找我們嗎?!」李華急得簡直要跳腳。

  「剛下完本啊,拜託他們缺奶,我肯去簡直下跪磕頭,連明天晚餐都有了。」袁柏清匆匆忙忙地拉了背包出來並鎖上房門。

  「你知道、學生會長是要我們所有人一起出現嗎?」劉小別一字字地質問,話語中飽含冰冷的怒意,聽上去似是打算讓袁柏清在病房吃晚餐了。

  「啊要算帳等等再算,快來不及了!」唐昊吼道。

  眾人衝進學生會辦公室時,比約定的時間遲了整整十五分鐘,學生會長沒多做表示,只是笑著端出了茶點感謝六人於空堂間抽空集合,這麼一來反倒是他們自己有些心虛。

  「是這樣的……」趁著眾人喝茶時,學生會長喻文州開口:「我和少天都是大四的學生,再沒多久就要畢業了。」

  黃少天是副學生會長,眾人非常慶幸此人目前不在辦公室中,否則又是一場聽覺的浩劫。

  「意思是我們也只做到這學期結束了嗎!」孫翔心直口快地說了出來。

  此語一出,身旁幾人立即開始歡呼,孫翔也有些感慨,雖然這個活動接任沒有多久,但如此為大家遞送心意的差事就此中斷還真有那麼一些捨不得,當然總算不用花式告白的雀躍還是遠遠大於不捨的──

  「呃、我要說的是,」喻文州一臉難以啟齒地解釋:「所以你們就一同移交給下一屆學生會繼續運作,之後下屆學生會長來熟悉環境時也要麻煩你們多擔待了,畢竟傳情餅乾的預算和營收是編列在學生會的。」

  「等等、難道不是我們就這樣結束了嗎!」眾人異口同聲地質問,其中孫翔尤為憤慨。

  「去年因為損毀公物而簽約時,是明訂在傳情餅乾服務一整年喔。」一面說著,喻文州取出了整整六份學校公文的影本以資證明。

  孫翔看著自己歪歪斜斜的簽名,覺得這個世界簡直殘酷無比。

  「……所以、會長喊我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嗎?」見眾人已被打擊的沒有說話能力,鄒遠問道:「不過下屆學生會長選舉也還沒開始,現在講會不會太早了?」

  「不會喔。」喻文州笑著說道:「畢竟我手上有全部報名參加競選的候選人名單,差不多已經等於結果出爐……不過我想明天公布名單後你們也知道誰會當選了,提前認識一下未來的學生會長,之後也比較好做事。」

  儘管眾人相當好奇究竟是何方神聖擁有如此強大的統帥力,令喻文州確信絕對會當選,但最後還是決定不讓學生會長透露,而是和普通學生們一起等待開獎時刻。

 

  翌日早晨,孫翔一面慢吞吞地刷著牙一面刷手機時,突然跳出一條提示,顧不得嘴裡仍咬著牙刷,乒乒砰砰地衝去開了門,途中踢到椅子遭到早上沒課而下副本至凌晨三點的劉小別含糊不清地咒罵一句。

  但他沒管立即回到夢鄉的室友,倉皇地打開了門,許是門扉開啟得毫無預警,外頭那人一臉侷促以及顯而易見的愕然。

  「……早。」孫翔含著牙刷口齒不清地說,「我、我沒想到你會這麼早,我記得的!」為避免對方誤會,他竭力申明。

  這番字句含糊的辯解令那人笑出聲,「不急。」

  話一出,孫翔愣愣地望著那雙好看的眼,這才想起此刻自己一身睡衣、頭髮翹得亂七八糟,嘴裡還咬著根牙刷,弄明白外人看上去有多丟人時臉立刻紅了。

  隔壁房唐昊恰巧於這時出門,看見這陣仗很是疑惑了番:「孫二翔你跟周學長早晨約會啊?」

  怒不可抑的孫翔顧不得形象有多糟,狠狠給了唐昊一拳。

 

  周澤楷出現於此的真相其實簡單得可以,喜歡八卦的人恐怕會為之嘆息的程度。

  上回孫翔為答謝對方請了杯飲料,周澤楷覺得孫翔好歹也是受害者之一,不該就這麼單方面被感謝,於是便決定回請早餐以示答謝,孫翔沒有猶豫太久,想著大不了之後再請回來就是了便欣然答應,然而前幾週適逢大型作業,一拖便拖到了今日。

  簡單地享用了他人出錢的早餐後,孫翔和周澤楷走在通往技術樓的路上,雖然彼此專業不同,但都是電子相關的緣故,經常在同一棟大樓上課。

  「你知道嗎?最近學生會要改選了,因為喻文州那傢伙準備畢業了。」孫翔將昨日眾人沒看清楚契約而必須服務下任學生會長的慘案敘述了一遍,「一想到還要再送一學期的餅乾就覺得人生無望。」

  「辛苦了。」周澤楷憋著笑回答。

  「不過也不是沒有好事啦,喻文州這一畢業,收餅乾大戶就又少了一個。」雖然基本上都是進黃少天的肚子。孫翔一面想著,並繼續未竟的話語:「喻文州大概是全校第二名吧,你第一。」

  身旁那人躊躇了十多秒才猶疑地說:「……謝謝?」

  「不用那麼僵硬的道謝了,我沒有在稱讚你。」孫翔翻了個白眼,而後想了想,又道:「因為傳情餅乾直屬學生會、而且也常送給他的關係,老實說還是有點不捨得啦,雖然我會整天跟全校隨便誰告白有一半以上是喻文州造成的。」

  撇開自己這幾個月來全校到處跑各種告白不提,多了些閒錢可以在手遊課金也是託學生會長的福,再者喻文州待人和善又具親和力,且由於學生會辦公室就在傳情餅乾隔壁的緣故,也經常帶著好吃的東西上門,想不對喻文州產生好感反而相當困難。

  「交情不錯?」

  「花式告白和被告白的交情囉。」

  孫翔漫不經心地回答,卻見身旁那人忽然停下腳步,「周澤楷?」他回過頭看停駐原地的那人,納悶地追問:「怎麼了嗎?忘了帶東西?」這一問使得對方眨了眨眼,滿臉困惑,像是連本人都弄不清楚停下來的理由似的。

  「怎麼了?」孫翔又問了一回。

  然而對方只是靜靜地望著他,目光看上去有些迷糊,孫翔索性直接走到周澤楷面前,爾後將右手握成拳,輕輕地捶了校草的頭。

  像是這個人曾對自己做過兩回的舉動。

  這一下似乎令對方回過神,周澤楷眨了眨眼,對他不好意思地笑笑,「抱歉。」

  「恍神了?」一面想著天氣也沒熱到這種境界才是,孫翔補充道:「別動不動道歉啊。」

  「好。」周澤楷直視著他笑,這一下反倒換他愣神了瞬間。

  縱使這之前見過數次,可校草等級的溫柔笑容殺傷力依舊駭人。

  連忙拋卻腦袋中某些恐怖的念頭,孫翔扯了扯對方,「快走吧,哎我剛剛說到哪?」

  「學生會長。」周澤楷輕輕地答道。

  「嗯、聽說不是今天會公告下一屆學生會的候選人嗎?喻文州還說等我們看到了就知道誰會當選了……你覺得會是誰啊?」

  聞言,對方微微蹙起了眉,思索數秒後才緩緩回答:「……不知道?」

  「對啊,現在三年級以下誰有那種號召力啊。」

  一面說著,兩人並肩踏入了技術樓的大廳,公告欄前聚集了數十位學生肩並肩地擠著閱讀內容,吵吵嚷嚷得甚是喧囂,見這陣仗孫翔連湊熱鬧的心都沒了,他轉過頭向身旁那人道:「周澤楷假如你要看的話就去吧,我先到教室了。」

  幾乎是前三個字一出的同時,不知是誰跟著喊了聲「周澤楷」,所有人同時尋著聲音轉向他們,發出了窸窸窣窣的交談聲,並不時朝兩人投幾眼,那目光太過詭異,孫翔與周澤楷不約而同後退了幾步。

  直到人群中爆出了女同學的尖叫,「周澤楷加油!」

  接著便是連環的祝福,「加油!」「要當選喔!」「我一定投你!」「下屆的學生會長!」

  無論再如何遲鈍,至此孫翔也弄清了來龍去脈,一方面想著對方怎麼如此不夠意思,報名了參選還裝神祕,另一方面又打從心底贊同喻文州的某人絕對勝選論,流轉繁雜思緒的他望向身旁那人,「周澤楷原來你要選──為什麼你看起來也這麼震驚?!」

  此刻校草臉龐的神情唯有泫然欲泣一詞足以形容,周澤楷輕輕扯著他的袖子,輕聲開口:「……我沒有報名。」

  孫翔覺得自己這輩子未曾聽過如此委屈的嗓音。



後記
時間軸終於有在動了!!!!(感天動地)雖然只前進了一點點……
大學學生會就是一種其實沒啥存在感,可偶爾搞個活動就不知在盛大什麼勁的組織
來說說寫這篇的BGM
Juliet - 大好き
May J. - Be mine 〜君が好きだよ〜
melody. - Take a Chance.
CLIFF EDGE & MAY'S - Dear...
MAY'S - I WISH
大概就是這種甜死人不償命的歌,如有類似曲風的好歌還請務必推薦給我(英日文佳)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不知道下次更新會是何時呢

评论(1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