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逐光者1~2

※苍穹之法芙娜paro
※给 @優多半糖少冰 虽然还没到我们讨论的那个情节(。
※OOC


  ──少天。

  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才恍然回过神,他发现自己正行于如镜的海面之上。

  四下顾盼了半晌,只见一望无尽的蓝,无论是海的靛蓝、苍穹的蔚蓝,肖似的色彩于遥远彼方融合为无限延伸的境界线。

  光裸的足尖得以感受海潮起伏,然而却能像平地自如地行走,只消稍稍垂下眼便看见通透的海水不停涌动,然而也就是这样而已,灿日下的大海清朗澄澈,却望不进深处。

  是温暖的。他想,温暖的水流如阳光般温柔缱绻地环绕着肌肤。

  ──少天,快回来。

  又听见了呼唤自己的嗓音,像是从远处传来模糊不清。

  回去?是回去哪里呢?黄少天静静地思索着,可以的话,真想永远待在这个地方。

  无论是阳光、风、水,目之所及耳之所闻,这个世界的一切全都温柔得令人无法割舍。

  那必然是自己始终渴望并追求的存在。

  然而这副景象却在下一秒全数崩毁。

 

/01

  「……快醒来、黄少天!」

  黄少天睁开眼,却被随即而来的白光刺得瞇起,过了几秒习惯后才重新打量起自己所置身的现实,他直起身,自训练用的座舱中探出头,迎上了外头那人略微焦急的目光。

  四目相交后,年纪相仿的少年立即敛下了那几分不符平日性子的仓皇,「……你太沉迷了,差点没回来。」

  说的应该是自己差点迷失在梦境之中吧。然而倘若没回来的话会怎样呢?自己会成为第一位溺死在心象之海的驾驶员吗?一面思索着,黄少天直直望着此刻注视自己的褐色瞳孔。

  「其他人呢?郑轩、于锋……」

  「他们先做完适性测验,已经换好衣服到走廊等着了,你是最后一个。」

  闻言,他盯着对方,「让你困扰了?」

  被问的那人似乎愣了一秒,但那转瞬即逝的剎那又似乎只是他的错觉,只见少年微微垂下眼,注视屏幕上显示的关于黄少天适才测试的种种数据,而后轻声回复:「还好。」

  「这样啊。」黄少天想了想,又问:「所以刚刚那个梦……不是、机器里的景象代表什么?」

  「方世镜老师的说明没有听吗?」

  对方的口吻相当淡然,但对黄少天而言,只要听上去并没有责问的意味便足够了。

  「没听,反正我都驾驶那么久了,现在才忽然想到要我做什么适性测验寻找定位超诡异的好吗?一直以来我都在干嘛啊──」说到这里,他瞥了少年一眼,「喻文州你不觉得吗?」

  对方没理会他,径自解说道:「进入刚刚的测验驾驶舱能反映出驾驶员的心象之海,也就是将你的经验、思考、心灵完全化为你所看到的风景,我们能够根据你的心象之海分配战斗位置,让你能和自己的法芙娜得到最大化的契合、也才能抵抗异界体。」顿了顿,喻文州又补充道:「黄少天你的性格冷静,适合担任最后方的狙击手,我会和魏琛司令建议将你目前的位置调动到后方,最前面由于锋递补。」

  喻文州口吻平淡,明明是战争的安排,这番阐述却宛如无关紧要的琐事。

  毕竟战争对于这半个世纪而言,确实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日常──自57年前异界体造访地球伊始,基地精挑细选出拥有素质的部队们驾驶数十公尺的法芙娜机体并与之战斗便是人类的唯一活路。

  「不用了。」黄少天断然回答。

  「于锋比较适合。」喻文州重申。

  「可是你至今应该也比较习惯和我配合吧?于锋战斗经验应该也不如我不是?派一个没经历过战场的人到最前方不是太残忍了吗?」末了,他低声补充:「这种人只需要我一个就够了。」

  喻文州移开了交集的目光:「……我并不希望驾驶员有自我牺牲的倾向。」

  「我没有自我牺牲的念头,我以为刚刚适性测验的结果应该会告知这点?」见对方似乎无意回答,黄少天转移了话题问道:「每一位驾驶员的结果你都知道吗?」

  「嗯,指挥战斗时需要。」

  黄少天走到门边,却不触碰自动门的指纹认证,只是背对着喻文州继续问:「我不觉得自己的心灵是那种东西。」

  若说那副风平浪静的景象是自己的心灵的话,未免也太过柔软了,毫无杀伤力得几近可笑。

  明明自己先同龄人一步,跨越队友的尸体竭力于无数战场上生存下来。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误解,但那确实是你的心灵,如果不是受到吸引、或者有所共鸣的话,也不至于无法从心象之海脱出吧。」身后的喻文州平静地分析道。

  「这样啊。」黄少天轻触门边的控制面板,苍白的门扉唰地一声退开,他向前踏出一步,「刚才在适性测验里我出不来的时候,好像有听到谁在喊我的名字。」

  其实他想问的是「呼唤『少天』的那个人是你吗?」然而最终却只能给出如此暧昧不清的话语。

  黄少天不知道此刻自己是何种表情,他只确信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被喻文州看见。

  房中沉默片刻,「……因为你没醒来,我直接将系统强制切除了,可能这个行为造成适性测验中的反馈。」

  也就是说那一声声殷切的呼唤不过是出于自己的幻想。

  「喔。」他又向前踏了一步,完全离开驾驶测验的房间,「指挥官也需要检视心灵之海吗?」

  「需要。」

  他猛然回过头,「那你的景象──」

  一言未毕,唰地一声,便见惨白的门扉倐地于眼前关闭。

  「黄少你好慢啊。」听见友人的嗓音,黄少天回过头,见到了郑轩略微困惑的神情:「怎么了?又和文州吵架了?」

  「去去去什么吵架啊,正常人哪能和他吵,你有见过喻文州骂人吗?」黄少天嫌弃地挥了挥手驱赶同龄友人。

  等待已久的其余几人也凑上前,宋晓满脸不解:「我也不懂你怎么就不能和文州搞好关系,他人明明那么好。」

  「绝对是黄少这家伙的问题吧。」于锋断然表示:「把温柔的人都逼疯了。」

  「复议,看文州都讨厌得喊他全名了。」徐景熙说。

  「又我又我又我──你们到底是谁的朋友啊?」

  「你和文州的啊,所以你俩能不能别搞得有我就没有他,想想旁人的尴尬好吗。」郑轩立刻回答,随后又低声说道:「……不过你俩以前不是最好吗?」

  黄少天听见自己如同闹别扭般说道:「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早就不算数了。」

  事实上还真没多久,和那人如挚友般亲密也不过是三年前的事。

  却恍若隔世。

  「话说回来,黄少你的心象之海长什么样子啊?」宋晓好奇地问,「刚刚等你时我们已经交换一轮了,就差你的。」

  这话勾起他回忆适才仪器中的梦境。

  「是什么样子啊……」

  澄澈千里的无尽长空、广袤无边的碧蓝苍海,无论阳光、风、水均是那般缱绻地环绕着自己,仅仅于梦中才得见的温柔景象。

  自己也曾感受过的某人如沐春风的氛围。

  ──那确实是你的心灵,如果不是受到吸引、或者有所共鸣的话,也不至于无法从心象之海脱出吧。

  受到吸引吗?黄少天垂下眼,轻轻勾起嘴角,以无人得以听闻的嗓音低声呢喃。

  「……什么嘛,原来我一直期望他能这样对我啊。」

  其他人看来理所当然的温柔,于自己却是无法企及的遥远。

 

  洁白的房间中唯能听见仪器运转时发出的细碎声响,喻文州抬起头,望向偌大房中一整排于适性测验使用的练习驾驶舱。

  或许于那些驾驶员而言只是躺进去,而后做一个关于大海的梦,但对他来说,却是关乎能否将蓝雨战斗力最大化的重要分析。

  适才告知黄少天的话语中,除了某件事以外全是毫不隐瞒的真实,对方的确应该待在队伍最后方进行游击作战,这不单单是为了队伍,更是为了黄少天本身──毕竟先郑轩等人踏上战场,黄少天的身体早就被机体消耗得不若本人以为的健壮了。

  他并不愿见到黄少天倒下。

  喻文州想起对方的疑问,他自然知道当时黄少天想问的是什么,可却以毫不相干的话语打发过去了──幸好对方是背对自己提问的,倘若见到黄少天的表情,喻文州没有自信自己能忍住不将事实全盘托出。

  望着屏幕中显示的黄少天海天一色的温柔心象,喻文州咬紧了牙。

  「……少天。」



/02

  自57年前金色的异界体降临地球伊始,这颗蓝色星球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处于战争之中。

  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其所求,身周环绕着神秘虹彩的金色外星生物对着人们说了。

  「你在那里吗?」

  给予答复的人们无不被异界体认定为相同物种,接着侵入心灵与体内,将肉体同化为晶莹的柱体,而至粉碎。

  尽管为了击败异界体,人类应用敌人身体的一部份开发了拥有对抗能力的巨大机体法芙娜,但却造成长时间驾驭机体的驾驶员们也遭遇同化现象。

  首先是脏器纤维化、而后血液也凝结为晶体、水晶似的柱体穿越肌肤于表层盛大绽放,最终整个人化为宛若钻石星尘般璀璨的碎片──自黄少天三年前踏上战场并驾驶法芙娜以来,他便确信那正是自己的末路。

 

  通知下来之前我想和你谈谈。

  收到一纸命令的黄少天瞒着同龄友人们至蓝雨基地中见了副司令方世镜。

  一进办公室中,方世镜先问道:「想喝咖啡还是茶?」

  一头雾水地回答了茶的黄少天乖乖地于一旁坐下,望着方世镜在小冰箱边的动作,和平日相较起来简直安静得不可思议。

  待绿茶香弥漫整间办公室后,方世镜才带着两个马克杯重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而后温煦地笑了笑,「你觉得我要你来是做什么呢?」

  黄少天并不笨,这时候会找自己谈话唯有一种可能,「关于昨天适性测验的事情吗?」

  「嗯,听说你想站在最前线主攻吗?」

  他灵敏地抓住关键词,「是谁说的……喻文州吗?」

  方世镜回避了他的反问,「无论是谁说的,总之从适性测验中显示,你应该比较适合游击战。」

  「都打了快三年的主攻,现在才说适合哪里也没什么必要,不管有适合应该也都快磨到不适合了。」黄少天漫不经心地抚弄着马克杯的握把,「比起没上过战场的于锋,我的经验应该比较有参考价值吧。」

  「不只是这样。」方世镜望着他,「我们会希望你到后方的理由还有一个,待在最后方不与异界体直接接触,可以减少你被同化的机率,毕竟驾驶员有限,我们不想缺少任何人。」

  黄少天直直盯着副司令,蓝雨基地中的所有人都清楚对方曾是驾驶员,却由于同化现象过于剧烈而选择离开机体改换至指挥室。

  拥有足够适性的驾驶员相当稀少,一旦缺少素质的人坐上法芙娜,最快会在几秒之内化为晶体碎裂四散。

  「假如我死了,导致驾驶员不足的话该怎么办?」黄少天问。

  「当然是继续征召下一批训练驾驶员搭乘法芙娜,不过因为经验不足的关系,大概会很艰辛吧。」方世镜叹了口气:「少天你现在是我们蓝雨重要的王牌啊。」

  「虽然王牌的称赞听得我挺爽啦。」他咧嘴一笑,「不过我想问的是,假如驾驶员不足的情况下,操控齐格飞系统的喻文州有可能会驾驶法芙娜吗?我记得两个系统其实是可以并行的。」

  由于某些因素,喻文州并没有和同龄人一起于前线作战,而是在远离战场的后方操纵统括法芙娜部队的齐格飞系统,该系统与每一架机体建构紧密连结的缘故,可以根据战场与驾驶员的情况迅速而精确地下达指令。

  尽管齐格飞系统的操作者也能够同时驾驶法芙娜,但为了使操作者专心拟定战术以及分析情势,除非极端危急并不会如此安排。

  方世镜略带讶异地瞅了他一眼,坦然回答:「是有这个可能。」

  「那好。」黄少天迅速地表示:「这样吧,目前还是由我担任最前线的主攻手,等于锋成长起来后,我就乖乖退到后面去打游击。」

  顿了顿,毫不畏惧地迎着副司令的目光,他说。

  「所以别让喻文州到战场上来。」

  直面方世镜昭然的错愕,黄少天想着所谓一生一世的请求也不过如此。

  然而副司令没有机会回答他。

  基地警铃大作,那是敌人来袭、战场揭开序幕的信号。




後記
解說下,總之蒼穹是一部少年少女開機器人打外星人的故事,乍看這簡介很像EVA但其實內容相去甚遠,乘坐法芙娜(機體名)前必須進行所謂適性測驗,即為引出自己夢境中的大海,大海會反映出駕駛員的心境,再以此決定駕駛員的戰鬥位置
外星人的殺人方法如文中所述,詢問人類「你在那裡嗎」,然後侵入內心和身體,將人類變成水晶然後破碎
總之這篇是因為一些小事(。)友盡的黃喻,原本想讓文州再冷漠一點,可是文州對少天冷漠的本身就是個世紀OOC(說什麼)所以到這樣是我的極限了T_T
如有任何看不懂的地方請盡量提出,努力寫得讓沒接觸作品的大家也能輕鬆融入若能順便安麗到就更好了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2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