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周翔】Sweet Letters03

※把上下章換成數字了,寫起來比較沒壓力
0102


  即使打從心底覺得彼此應該沒有什麼共同話題可以聊,孫翔依舊和周澤楷交換了聯絡方式,隔天他才深感幸好拿到了對方的手機。

  ──別等我了,餅乾明天再給你。

  ──?

  ──被教授抓到了,出公差兩天,其他人死都不肯代班。

  唐昊等人那副「要我去送餅乾不如從容就義」的態度令孫翔極度好奇可以這群人情願虧本,留待下星期重做一份餅乾的委託究竟是什麼。

  然而他的好奇心止於得知的前一秒。

 

  坦白說,他最近越來越覺得傳情餅乾根本是針對自己的真心話大冒險。

  從學校論壇的熱門帖《今天讓傳情餅乾的郵差說什麼好呢》便得以看出──明明與最初學生會的目的相去甚遠,卻由於業績蒸蒸日上視而不見。

  於此受害人孫翔極度憤怒,傳情餅乾難道不是為了同儕友愛、校園和諧而設立的?現在為了惡整郵差而委託是花錢圖個開心嗎?

  「我不管,我死都不去!」終於被告知委託項目的孫翔垂死掙扎地慘叫,唐昊與袁柏清一左一右地架住了他,無視當事者意願直接拖著向前走。

  劉小別跟在後方,語氣平淡:「孫翔你可是比我們多拿了郵差費,犧牲點不是應該的嗎?」

  「唐日天我出一百今天你代替我當郵差。」

  「不幹。」

  「你不是還要買榮耀時裝嗎?不是一直念著戰法的新外觀很帥氣嗎?」李華試圖喚起他的工作欲,然而卻是徒勞,孫翔氣得脹紅了臉大罵:「時裝算什麼屁!滾!」

  「你們就饒過他吧……」

  鄒遠苦笑,見狀劉小別立刻問:「那你代替他嗎?這是收了錢的喔。」

  損友群中唯一的良心沉默數秒,於孫翔期盼的目光中緩緩開口:「……孫翔抱歉。」

  「靠!」孫翔大喊,「那好歹也選個沒人的角落吧,為什麼要在球場!」

  「因為你男神這節是籃球課啊。」唐昊用看白癡的目光瞅他。

  「男神你妹!」

  這番動靜已然引起球場那方的注意,方銳眼尖,「小周!來找你的!」

  「不是!」孫翔立刻否決。

  「看來應該真的是。」站在離周澤楷不遠的一名男學生說道,孫翔印象中這人應該是吳羽策,可現下的情形而言無論對方姓名為何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孫翔想開溜。

  偏偏袁柏清選這節骨眼向整個球場吼了一聲「傳情餅乾──!」

  這下真是整個班級的目光都投向他們了。

  孫翔緩緩站起身,雙眼木然地開口:「……唐日天。」

  「幹嘛?」

  「給我那個歷史系委託人的照片。」

  「不給。」

  「我送完餅乾後殺了她再自殺。」

  「不給。」

  「那我殺了你再自殺。」

  「喂喂小同學啊──」方銳的惡魔之音自身後傳來,「你不是還要跟小周告白嗎?怎麼轉頭要和其他人殉情了?」

  「方、銳──」孫翔被轉移目標,咬牙切齒地瞪向方銳,倘若視線擁有質量,那對方早該如他所願死了千百回。

  「嗚哇表情別那麼嚇人啊,看我給你帶來了誰。」說著,方銳猛地扯了遭到吳羽策禁錮而無法逃脫的周澤楷一把,後者踉蹌了幾步,滿臉通紅地站在孫翔面前。

  無辜受害的孫翔欲哭無淚,還有什麼比全世界都等著看他們好戲更慘的呢。

  無辜受害者二號周澤楷一臉侷促地望著他,唇瓣開闔幾回,孫翔趁對方語言組織完成前喊道:「不准道歉!」

  即便他對周澤楷的了解遠不如其江姓室友,不過見對方那一臉愧疚且欲言又止的模樣,無須細想也知道必然又是無意義的道歉。

  為避免節外生枝,孫翔深深地吸了一口,「歷史學系的李同學,她說──」

  直視著周澤楷那雙眼,一想到緊接而來的四字,他又哽住了。

  「她說我……我想……我、」我想了老半天,孫翔終於崩潰地放聲大吼:「媽的鬼才說得出來!」

  「喂孫小同學你賴、」方銳的調侃才說了一半,便被吳羽策摀住了。

  圍觀的眾人也有些尷尬,尤以唐昊等人為最,畢竟玩笑開過頭便只是惡劣的捉弄而已。

  「我看還是……」

  鄒遠率先開口打圓場,然而一語未竟,孫翔尚來不及為這僅存的友誼感動,便感到有人以不由分說的力道緊握著自己的手腕,沒能反應過來的他便被對方拖著走了。

  圍觀群眾先是安靜了一秒,接著傳出此起彼落的口哨聲。

  從被圍觀的丟臉、說不出口的四字以及此刻的莫名情況使孫翔腦中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拉著自己的這人打算走去何處,也不明白對方究竟在做些什麼,只是漫不經心地想著這個人連背影也如此好看,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果然不是虛言。

  直到兩人佇立在通往地下室的樓梯間旁,拉著他的那人這才停下腳步,而孫翔這時才察覺圍觀的眾人並沒有跟著上來,說到底不過是好熱鬧的大學生們圖一時有趣,既然無甚深仇大恨,自是沒有逼迫他至此的必要。

  「……謝謝啊。」理清狀況後,孫翔坦率地望著對方說道。

  鬆開他的周澤楷搖了搖頭,微笑著回覆,「不謝。」

  孫翔真心誠意地說道:「為了表達謝意我請你吃……」一時口快的他倏地憶起自己這個月又抽了多少榮耀時裝轉蛋,還在某卡牌遊戲課金領了一堆三星非洲角,「……喝飲料吧。」

  言外之意中昭然的「其實我很窮」令周澤楷又笑了,「真不用。」

  「唔、這樣啊……」

  屢遭拒絕而有些困擾的孫翔即將陷入思緒時,對方連忙中斷他,「餅乾?」

  這一提醒才想起了始終被自己握在右手的袋裝餅乾,「喔對、好險沒被我捏壞。」所幸只是包裝有些紊亂,孫翔將外包裝扯得稍微平整後才遞出,「雖然你大概吃膩了。」

  「謝謝。」

  周澤楷笑著說道,而後逕直拆開包裝,見狀他忍不住吐槽:「果然你也好奇到底是要講什麼嘛。」

  先前孫翔只說了「我想」二字,因此對方輕易地將這兩字列為句首,剩下兩片分別寫著「你」和「上」的餅乾,結合起來的正確順序不言而喻。

  周澤楷無語地看孫翔,孫翔則望向生滿了塵埃的階梯角落。

  「別問我,問問你的粉絲為何如此直白。」

  對方不出意料地沒有答覆,聽見唰唰的聲響,他回過頭發現周澤楷放回圓餅,改取出了附贈的小卡,除了餅乾表面的巧克力字跡由傳情餅乾單位承辦外,便條紙大小的萌黃卡片放與不放、由誰留言則全視委託者意願而定。

  作為活動郵差,孫翔並不參與製作過程,因此他也湊了過去同周澤楷一起閱讀那張卡片。

  秀麗的字跡應是出自委託的女同學手筆,然而僅只一行的內容卻與充滿女孩子風格的文雅大相逕庭。

  ──祝你和郵差百年好合。

  孫翔下意識地抬起頭瞅了周澤楷一眼,偏偏對方於同樣的時間點做了相同的舉動,兩人四目相交不過一秒,又不約而同地撇過頭,燥熱不合時宜地爬上雙頰,現場陷入一片尷尬的沉默。

  「……果然還是去跟唐日天逼問出這女人的資料吧。」孫翔咬牙說。

  「別當真。」身後傳來周澤楷的苦笑。

  「我當然沒當真,我只是……」他猛地回過頭,喊了一半才思及向著對方發洩怒氣也毫無意義,嗓音頹然一落,「你脾氣也太好了吧。」

  「就是玩笑。」

  「你想說我開不起玩笑嗎?」

  話才出口,便被握拳的周澤楷捶了一記,並不疼,孫翔摀著被敲的額頭,愣愣地望著對方,憶起上一回被周澤楷敲的情景,而後莫名地冷靜下來。

  總覺得在對方面前,自己一會兒激動一會兒冷靜,情緒起伏遠較平日強烈多了。孫翔暗忖,被唐昊那群人看到了大概會鐵口直斷有病吃藥。

  而且明明直到適才都尷尬無比,現在即便沒人說話也不覺得有任何不自在。

  思緒流轉了幾圈理不清個所以然,孫翔決定先澄清一件事:「話說回來,剛剛是因為太多人圍觀了,要不然就一句玩笑話我怎麼可能說不出口。」

  周澤楷望著他眨了眨眼,臉上寫滿了不明所以的納悶,良久,才緩緩給了回應:「喔。」

  竭力主張卻換得如此輕飄飄的單詞答覆,孫翔有些脫力,「你該不會覺得我在逞強吧?」

  「呃、」趕緊搖頭的周澤楷狀似有些為難,沉吟了片刻才緩緩道:「逞這種強沒意義。」

  這究竟是認同與否?他打從心底覺得自己需要同步口譯。

  孫翔凝視對方烏黑的眼,正想說「哪有逞強,現在就講給你看」卻發現一旦彼此迎上目光,自己便只能愣愣地張著嘴,無法組成任何句子。

  午後陽光自身後頭頂的氣窗撒落,於樓梯間的一角開闢出燦爛的光景,而他們則正好佇立於光的對立面,鮮少有人駐足的角落飄散著霉味與陽光的氣味,融為令人聯想到年華的古舊氣息。

  昏暗的光影中,周澤楷黑曜石一樣的雙眼卻更加鮮明。

  他沒想到適才在眾人面前還可視作一場惡劣的玩笑,如今彼此相對,卻倏然使得氛圍無比曖昧難明,卻意外地不感到侷促。

  周澤楷向前了一步,卻沒有打破沉默,彼此間距離不過幾十公分,孫翔不知道此刻對方正想什麼,此刻他的腦中一片混沌,彷彿整個世界除了眼前的人以外再也無法容下其他事物。

  喉嚨有點緊、呼吸幾近停滯,卻不願割捨這一刻,他似乎了聽見鐘響,遙遠得宛如由千萬光年之外傳來,無論是上課下課都無所謂,反正今天也沒有修其他課了──腦中某一部份脫離了此刻的景況思索著,但那份清明也不像是自己的了。

  唰、塑膠袋摩擦的細碎聲響令兩人同時一愣,孫翔產生了種大夢初醒的錯覺。

  眨了眨眼,周澤楷有些迷惑地低下頭,聲響來源是手上餅乾袋搖晃而產生,孫翔見對方又瞥了自己一眼,這才緩緩取出了餅乾遞上,問:「吃嗎?」

  感覺有些不對,但他說不出來是什麼造就這般差異。

  孫翔自然地接過,「我想你大概也吃膩了,需要換種口味嗎?」

  周澤楷愣了愣,而後笑著搖頭。

  粉色的圓形餅乾中心以巧克力醬寫了個歪歪斜斜的「你」,恐怕是劉小別的手筆,孫翔想著那傢伙總是特別沒耐性,所以寫出來的字跡也特別粗糙。

  不過無論字多潦草也不影響餅乾的味道。

  「你不吃嗎?」拿著餅乾的他歪著頭問。

  周澤楷又搖搖頭,幾秒後才回答:「分給室友。」

  「喔。」以對方收餅乾的頻率,無論多喜歡也該膩味了,畢竟他們口味不曾更換。

  儘管身為製作單位的一員,孫翔反而沒實際嘗過幾回自己遞送的商品,他將圓餅湊近唇邊,單是如此便嗅得玫瑰香精的氣息。

  他知道此刻周澤楷正凝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但也僅是如此罷了。

  喀擦、

  那塊寫著「你」字的餅乾被咬下一半,入口的是巧克力夾雜玫瑰的奇異甜味。

  孫翔一直覺得玫瑰是娘娘腔的口味,但此刻他發現其實並不難吃。

  拈著餘下半塊圓餅,他迎上對方直瞅自己的目光,思忖幾秒後開口:「……我還是請你喝飲料吧?」

 


RY大學論壇→學生交流區→八卦  818那個和校草告白的男學生

RT,衝入球場撥開人群和校草告白的英姿令人印象深刻
[圖片][圖片][視頻網址]

№0 ☆☆☆樓主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不是刻意潑冷水,不過我覺得LZ你要失望了

№1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興沖沖地點進來然而……ls+1

№2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

踢一腳,剛剛球場的好戲大家看到了嗎

№42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隔壁已經有人在說不要亂留言造成郵差困擾了
好奇今天到底是傳了什麼情打死說不出口

№43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圖片] [圖片][圖片]
校草這破錶的男友力
這之後到底去♂了♂哪♂裡♂呢♂

№44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同意隔壁,大家開玩笑適可而止啊
不過不得不說滿臉通紅的郵差真可愛(。

№44 ☆☆☆= =於xxxx-xx-xx xx:xx:xx留言☆☆☆



後記
大學生就是一種愛起鬨愛熱鬧,事後才會想起來玩笑開過頭的物種,大家不用想太多XD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