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周翔】Sweet Letters02

01走這


  孫翔拿著一袋餅乾在教室門外探頭探腦時周澤楷率先發現了他,視線相交後孫翔毫不猶豫地跑到對方身邊,坐在後方的方銳見狀立刻掏出手機,孫翔挑眉,沒好氣地笑道:「讓你失望了,今天不是給他的。」

  「嘖、」方銳咋舌,看上去似乎真有幾分不甘心,「那你今天打算向哪個男生告白?雖然被小周拒絕好幾次了,可這麼花心不太好啊孫同學。」

  「屁!告白給鬼!」

  儘管明白對方銳毫無用處,他依舊氣急敗壞地怒吼,周澤楷適時地介入化解了小學生吵架,「找誰?」

  這兩字提醒了孫翔,「喔、對了,我要找你們班一個女生。」

  報出名字後周澤楷的目光在教室中梭巡一圈,指向正準備跨出教室的女學生,他匆忙地道了聲謝,跑上前去喊了那人的名字,女學生回過頭來,姣好的臉龐滿是困惑,然而迎上孫翔的目光後露出了淺淺的笑,「請問有什麼事嗎?」

  「傳情餅乾。」孫翔首先報上了來意,此話一出,教室中所有目光立刻投向了他們,女生愣了愣,而後點點頭,見狀他才繼續說:「微納電子學系林同學給妳的,生日快樂。」最後四字出口的同時,一併將寫了同樣四字的傳情餅乾與其中的小卡交與收件者。

  周圍學生們不約而同發出了「喔喔」的起鬨聲。

  於一片喧囂中,女同學欣喜地接過了贈禮,笑靨如花,「謝謝。」

  「去謝那個送餅乾的學長吧,裡面卡片上有寫。」完成任務的他神清氣爽正打算走人,卻被對方拉住了胳膊,孫翔困惑地回過頭,「怎麼了嗎?」

  「請告訴我名字。」

  孫翔歪著頭,「我只記得姓林,妳可以看卡片啊?」他有些不解自己都說了看卡片,對方還特地詢問的理由。

  女同學搖了搖頭,「我是說你的,名字跟系級?你就是那個送餅乾給周澤楷好幾次的對吧。」

  不是他想送周澤楷好幾次,是太多人指定要送給校草。

  「我是孫翔,信息管理系一年級。」頓了頓,又補充道:「假如要委託我們送餅乾的話,可以到學生會旁邊的辦公室。」

  不過對方顯然要得不是傳情餅乾的廣告,學姊拿出手機笑問:「可以和你交換手機號碼和QQ嗎?」

  「……哈?」

  與此同時熱烈的掌聲與叫好響徹整間教室。

  起鬨聲中孫翔清晰地聽見方銳一面捶著桌子一面狂笑,「這就是委託帥哥代替自己告白的下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八蛋。

  羞恥得孫翔想摀住自己的臉。

 

  俗語道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孫翔踏入辦公室看見眾人不懷好意的笑臉便確信自己被學姊搭訕的事肯定傳遍了半間RY大學。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把到了嗎?」袁柏清直搗黃龍。

  「是『被把到了嗎』才對吧。」劉小別糾正道。

  「要個QQ和電話就臉紅,孫翔你還行嗎?」唐昊冷笑。

  孫翔簡直想抄起椅子往這幾人臉上砸,「滾滾滾!沒把也沒被把!小心我揍你們啊──」

  「所以你把聯絡方式給學姊了嗎?」鄒遠好奇地問。

  「給啊,學姊長那麼漂亮,不給才是笨蛋。」李華說。

  「等等你們不知道結果?」孫翔難得靈敏地發現了關鍵,袁柏清向他揮揮手,孫翔好奇地去看對方的螢幕,便見自己送餅乾給學姊的影片已經上了學校論壇,畫面只到學姊詢問是否能交換聯絡方式、而自己滿臉通紅為止。

  他瞄了眼上傳影片的ID,果然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方銳。

  「沒給啦!嚇都嚇死了還給什麼手機!」他氣憤地回答,倒不是對那學姊不滿,而是錄影又上傳的那位,如有機會絕對要將方銳大卸八塊。

  「這麼說來孫翔對肉食女沒轍嘛。」鄒遠笑道:「學姊沒有糾纏就好。」

  想起大庭廣眾下被嚇了一跳的自己燥熱著雙頰連連搖手說不好意思,孫翔感到遲來的丟臉,「時裝買到後我絕對要辭了這個鬼郵差……」

  「別別別,你已經是我們的招牌了,怎麼能說走就走。」李華苦口婆心勸道:「你知道有多少女生就衝著你這張臉團體下訂單,朋友之間互送『我喜歡你』的餅乾,過過被帥哥告白的癮嗎?」

  「我靠!難怪最近這種委託越來越多!」最大的受害者孫翔怒吼。

  「……他居然氣到連李華稱讚他帥哥都沒反應了。」

  劉小別低聲對袁柏清說道,被耳尖的孫翔聽見,哼了一聲,「收過的稱讚還不夠多嗎?」被唐昊處以原文書砸頭之刑,疼得摀著頭蹲下身,辦公室中唯有鄒遠記得問了句「沒事吧?」

  「我靠、孫二翔那支影片播放數破千了!這也才上傳多久啊?」李華嚷嚷:「正主肯定都看到了吧,我是說花錢的那個林同學。」

  「你最近走夜路小心點啊,說不准人會來尋仇。」唐昊看著他毫無同情之意。

  同寢的劉小別立即表示:「那這幾天你自己去買晚餐啊,我可不想被捲入。」

  這等友誼令孫翔瞠目結舌,開始真心反省自己是不是少燒了三輩子好香才遇上這群人。

  此時沒加入對話的鄒遠好奇地問忙著在玫瑰餅乾上用巧克力醬寫字的袁柏清:「從剛剛開始到底寫什麼寫這麼久啊?」

  「有人送給過生日的朋友,」袁柏清捶桌怒吼:「叫我寫『龜齡鶴壽』,媽的還限定繁體字!」

 

  孫翔提著夜消回宿舍時恰好遇上一面走一面看手機的周澤楷,他向前跑了幾步,往自己告白多次被拒的學長背上輕拍一記,對方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轉過頭見是孫翔後露出顯而易見的安心神情。

  「晚上好啊!」孫翔咧開笑,周澤楷點點頭,也輕輕道了聲:「嗯。」

  原先不期待收穫回覆的他倒是有些驚喜,走到對方身旁一同並行後開口:「對了,你明天中午下課後別急著離開教室啊,有東西要給你。」

  周澤楷起先露出些許疑惑的神情,過不多久立即反應過來,「餅乾?」

  「對啊,不知道這次寫什麼鬼……袁柏清那傢伙神秘兮兮的,死都不給我看。」孫翔忿忿地道:「都說過幾次我喜歡你了,還能有什麼更恥的台詞嗎?我想你、我愛你、I love you什麼的打死也就是三個字不可能出現,欸你被告白的機會多你覺得……」

  孫翔轉過頭想借重過來人經驗,卻見周澤楷手摀著嘴紅著臉偏開目光,連耳根也一片通紅,於暈黃路燈的照耀下竟有幾分別樣的好看。

  於是他瞪大了眼,「不是……喂!你臉紅屁啊!」如此叫囂的同時,孫翔感到彷彿被感染似的,一陣熱度也爬上了雙頰,「我說你都聽過幾遍了,媽的、不是、我只是……」

  語無倫次的叫罵並不能使他的臉龐有效降溫,臉上紅暈同樣未退的周澤楷慌亂地辯解:「不、不是……」

  囁嚅了幾聲也沒說不是什麼,孫翔直接扳過對方的肩,氣極敗壞地嚷讓:「我就說個可能性而已你亂想什麼!不准臉紅啦!」

  被強迫著與他四目相交的周澤楷聽了這話臉更紅了,「抱歉……」

  「為什麼你要道歉……我之前是不是也說過類似的話!」一對上寫滿不知所措的眼睛,孫翔感覺自己的臉熱得更厲害了,接觸對方肩膀的手同樣感到一陣陣熱度。

  兩人便這般沉默地於路中央紅著臉大眼瞪小眼,良久,周澤楷噗哧一聲率先笑了出來,儘管雙頰泛著粉紅使這場面略微滑稽,但擁有這樣一張無懈可擊的臉使對方無論處在多詭異的情形都顯得理所當然。

  周澤楷半掩著嘴笑了幾聲,而後看著他又說了一次,「抱歉。」

  孫翔挑眉,「不准道歉,我又沒欺負你。」

  「嗯。」回答的那人仍是勾著嘴角,唇邊泛著柔軟的笑。

  「也不准臉紅。」

  這話已幾近蠻不講理,但對方仍是笑著回答:「嗯。」

  「好!」

  孫翔這才心滿意足地重新邁開腳步,接著又叮囑道:「啊、然後你明天記得把方銳那王八蛋趕走!」

  這個要求使對方露出有些困擾的神情,「……很難。」

  「那我在送餅乾前把他揍出教室不犯法吧?」

  周澤楷又輕笑了一聲,「不犯。」

  聽對方毫無障礙地賣了朋友,孫翔開心起來,「好!就這麼辦!」

  儘管前後左右不見其他返回宿舍的學生,兩人仍舊靠得很近,偶爾觸及彼此晃動的手,可意外的是並不尷尬。

  校園回到宿舍的這段坡道並不長,通共也就幾百公尺,他忽然產生了倘若終點能再遙遠一些就好了的異樣念頭。

  大概是四月的夜晚舒服得令人不想離開吧。孫翔模模糊糊地思索著。

 

  回到宿舍大廳後,迎上了一臉焦急的鄒遠,「你怎麼手機也沒接啊!」

  「上課調成震動模式忘記換回來了。」掏出手機果然看見鄒遠的好幾條信息,「怎麼啦?」

  「有人在你房間前要堵你,唐昊和他對峙呢。」鄒遠說了個人名,但孫翔毫無印象,見狀,對方嘆了口氣:「就是要你送餅乾給學姊,結果讓你反被告白的那個倒楣鬼。」

  孫翔的右拳一捶左掌心,「喔,他啊。」

  「你在悠哉什麼啊!」鄒遠一臉恨鐵不成鋼。

  「沒差吧,反正他總不會比我高?都不敢告白的人了,還能搞出什麼事。」孫翔毫不在意地說道,接著轉過頭問:「你怎麼還在這?」說得是從頭到尾旁聽的周澤楷,「為什麼連你也一臉凝重啊。」他好笑地說。

  「我才想說你知不知道失戀的男人戰鬥力最強啊。」饒是好脾氣的鄒遠也翻了個白眼。

  「出生以來沒失戀過不知道。」

  「那是你沒談過戀愛。」

  「吵死了!」孫翔立刻轉移戰火,「周澤楷你說呢?」

  對方一臉昭然的「說什麼啊」,最後沉默地推了推他催促著回房解決事端。

  來找碴的那人果然就在房間門前,唐昊靠在門板上,一見到孫翔立刻挑了挑眉,對眼前的學長道:「正主來了。」

  這位林學長身高較孫翔矮上一些,濃眉大眼,無甚特殊特徵,事件兩人彼此打量了一會兒,孫翔率先打破沉默,好奇地問:「你怎麼知道我住這間啊?」

  「這是重點嗎你這智障!」唐昊氣極敗壞地罵。

  「唐日天你說誰智障!」

  「我就是說在場的那個智障是智障!」

  這下氣氛無論如何都嚴肅不了了,鄒遠一臉歉意地望著陪同而來的周澤楷,「學長不好意思,他們一直都是這副德性……」

  周澤楷沒答話,只是轉過了頭,孫翔想著這傢伙肯定是在偷笑。

  「我問了舍監阿姨。」那位被晾在一旁的林學長回答道。

  「……其實你可以不用理他沒關係。」唐昊好心說道。

  「喔,這樣啊。」孫翔點點頭,「所以你找我什麼事?話先說在前頭,我沒有給那位學姊電話號碼、QQ,更沒有交往喔。」

  鄒遠扯著他的衣角在耳邊低聲道:「你就不要再刺激人了啦!」他有些困惑地想我哪有刺激。

  「我知道,我有那個班上的朋友,只是想看看你是什麼樣的人而已。」林學長說著,話語到最後有些哽咽,水霧以可見的速度渲染了對方的雙眼。

  「呃、等等,」孫翔手忙腳亂地掏口袋,最後是周澤楷眼明手快地將面紙塞到他手中,他才趕緊遞給不知是否能稱為情敵的對方,「啊啊別哭嘛、天涯何處無芳草,下次再喜歡上其他人自己親口去講就好啦,也不用等方銳那王八蛋上傳視頻才發現出問題了。」

  如此亂七八糟的安慰獲得了唐昊與鄒遠的白眼以及周澤楷的忍笑。

  「告訴你啊,有喜歡的人記得要自己告白、生日快樂也要自己講,你看那邊那個帥哥,」突然被點名的周澤楷嚇得抖了一下,「我都被委託向他告白好幾次了,這傢伙也一次都沒答應不是嗎?所以以後傳情餅乾寫點考試加油就好,省得我花式和男人告白……」

  「你只是不想再跟男人告白而已吧。」唐昊吐槽,鄒遠積極點頭響應。

 

  如此大約安慰了半個多小時,那位林學長才擦乾了淚水一面道謝一面回到住宿的樓層,這輩子從未這般盡心盡力安慰失戀男子的孫翔感到全身脫力,期間唐昊早丟下他們去洗澡了,而鄒遠見學長離開後便也回到房間,於是走廊上只剩下他和周澤楷二人。

  「……累死我了。」

  周澤楷仍是憋著笑,「……辛苦了。」

  「你的表情超沒說服力的。」孫翔指出。

  「抱、」「不准道歉!」他搶先在歉字出口前打斷對方,於是周澤楷又笑了。

  這傢伙真愛笑,難怪就算不說話還是有一堆女孩子前仆後繼地上來挑戰。孫翔想著,而後開口:「謝啦,陪看了這麼久的鬧劇。」

  對方搖搖頭,「不會。」頓了幾秒,又補充道:「沒事就好。」

  「啊……對呀,鄒遠說是和唐昊對峙,我還做好要打一架的心理準備,害我一路上還想著要是波及你的話得趕快擋在你前面,免得傷到校草的臉導致女學生暴動。」

  這話他說得真心誠意,然而不知戳到周澤楷哪個點,對方又笑了。

  「總之就這樣,我也差不多要洗澡了,」孫翔看了看錶,「記得明天中午別太早去食堂啊。」

  說著,正打算進房,便聽到身後那人喊道:「等等。」

  困惑地回首,「怎麼了?」

  只見周澤楷拿著手機,黝黑如夜的深邃雙眼直直望著他,唇邊仍是仿若春風一般的柔軟笑顏,「你的手機號碼?」



──────
天知道這篇啥時能結束……為什麼這麼長啊……
睏了先丟著,明天再檢查錯字><
感謝三更半夜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