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黃喻】星河彼岸01

※感謝黃喻群飛魚集活動,有興趣的太太們請一起來玩吧!
※會盡量讓劇情發展快點
※切勿相信文內任何專有名詞

Let me think that there is one among those stars that guides my life through the dark unknown.

讓我設想,在群星之中,有一顆星是指導著我的生命通過不可知的黑暗的。

星河彼岸

/01

  喻文州在此前的大半人生中都是個守時的人,開會必定提前十至二十分鐘到場並從容地等待其他與會人員,而和他人約定時別說延遲、掐著準點到達的情形都甚少出現。

  可這樣的他在回到藍雨的第一日,卻直到會議開始前三分鐘才快步走在會議室外長廊上,並於進門前與對向而來的人相撞。

  「抱歉。」喻文州首先笑著表示歉意。

  「沒事沒事,我也沒看路,」來者連忙說道,而後才抬眼望向他,「連你也被找來參加這場會議啊,這麼勞師動眾,有聽說到底是什麼樣的案子嗎?」

  「不清楚呢。」

  「方世鏡沒告訴你?」

  應該是方副總監才對。喻文州於心底糾正卻沒說出口,只是反問:「魏總監那裡也沒有透漏信息給你?」

  「拜託、別看魏老大那樣,他口風可緊了……不過我告訴你,假如這傢伙沉寂很久沒有動作,肯定是私底下謀劃什麼沒下限的打算。」

  「這樣啊。」

  喻文州沒有認真看待這話,只是笑著回答,而後跟在那人身旁落了座,兩人雙雙坐下後對方仍說道:「也不知道上面的人在想什麼,我才回來一天、不對!是昨天早上十一點才降落的,嚴格來說只有二十三小時又三十多分鐘,就這麼短時間家裡的床都還沒躺暖又立馬喊我來進行下個案子,他們有沒有良心。」

  「你也是?」直接忽略了一長串抱怨,他訝異地問,接著笑道:「我昨天下午降落的,比你晚幾個小時。」

  「贏了也沒啥好開心的……」身旁那人兀自嘀咕時,會議正式開始。

  聯盟在藍雨的G區分部的總監魏琛一向直白,上了講台後舉起麥克風,清了清喉嚨,直搗黃龍:「廢話就不多說啦,今天找你們來不為其他的事,」說著,男子的目光掃了眼在座七人,「聯盟最近指派我們開發英仙座雙星團的行星。」

  這番連問好也沒有的直搗黃龍一出,坐在喻文州前方的徐景熙和李遠立即竊竊私語,這個反應並不難以理解,目前人類已開發行星集中於最靠近原始太陽星系的獵戶臂和人馬臂,至今未曾駐足這之外的場所,倘若這個計畫伊始,毫無意外地拓荒的人們將永遠被記錄在人類歷史之上。

  「魏老大你認真的嗎?」他身旁那人舉起手來,不客氣地說:「話說回來,我和文州各有自己的隊伍,究竟是要派誰去?」

  魏琛露出了「這有什麼好問」的神情,「當然是兩支隊伍一起出動啊,難道你以為只有一隊人馬就能勝任這個任務?」

  「啊?」

  「咳、」魏琛輕觸平面電腦,雙星團的全息立體圖像立刻躍至在場眾人面前,喻文州看見了以藍雨星為中心,屬於遙遠星系的兩個星團,「藍雨雙星團開拓小隊,由文州領頭,少天你勉強作個副隊吧。」

  喻文州立即看向身旁那人,而黃少天也同時望著他,但兩人尚且不及說些什麼,便聽魏琛繼續說道:「按照老馮的說法就是讓你們拿出育星者的榮耀,不過我覺得這種話太老梗了。」最著名的育星者之一,魏琛看著在場眾人,說:「好好享受從來沒有人踏上過宇宙邊疆吧。」

 

  即便至聯盟曆1010年的如今,育星者仍舊稱不上相當普遍的職業,儘管太空旅途已成為常態,但那也僅限於人類目前所知的宇宙,已知在無限的未知面前,就像他們的存在那樣在幾百億的長河中不值一提的數萬年──而育星者們便是將那些僅有的已知掌握在手的人們。

  首先是聯盟研究員的觀測。

  確認行星與該星系恆星間的位置、確認自轉與公轉的速度、確認行星地形,蒐集一切資訊後育星者比誰都最先抵達全新的固態行星,並且將那些未有智慧生物的荒涼星球收入聯盟,而後化育這顆行星成為適宜人類居住的環境,再繼續朝下一顆未開拓的星球邁進,永不休止。

  倘若研究員們確認該行星沒有使人類生存的價值,便將該行星作為無人的宇宙資源開發區,盡可能使一切效益最大化。

  其實魏琛的話不太正確,無窮無盡的浩瀚宇宙每一秒都持續地擴張,所謂的邊疆一說也不過是就人類的觀點而言,說到底人類直到舊曆年終結才突破各種困境成功踏出獵戶臂,這才揭開了聯盟曆初始──假使真有所謂造物主存在,恐怕也會嗤笑人類耗費千年才踏出獵戶座便沾沾自喜的愚昧吧。

 

  會議並不長,何況嚴格而言這只是一場告知,正式會還要待兩週後舉行,喻文州隨著眾人走出會議室時思考著這十四日大抵可以算得上忙碌半年後獲得的假期了。

  長廊向著外頭的那側是大面落地窗,昨日降落時傾盆大雨,烏雲密布得無法分辨天空另一端的正體,而那場大雨彷彿將一切清洗殆盡,此刻午前的清朗日光灑滿了樓道,連空氣中的懸浮粒子都無所遁形,偌大的長廊閃閃發亮而光彩鮮明。

  藍雨星並不遼闊,通共劃分作七個區域,而G區則是最繁華的心臟地帶,喻文州此刻所在的聯盟塔即是聯盟在各大星球僅有一處的分部,得以俯瞰外頭整個G區的風光。

  向徐景熙等人說了聲「你們先走」後,小隊的成員們便明瞭他打算獨自思索些什麼而紛紛離開,喻文州走到落地窗旁,聽見身後黃少天也對其小隊成員做出相同的指示。

  對於黃少天這位和自己同期進入聯盟的同事,他最大的印象便是開朗與豐富的表達欲,由於對方是魏琛帶出來的,和在方世鏡手下工作的自己全然沒有交集,外加對方負責M76小啞鈴星雲的開拓,而他的長時間在M78擴散星雲,喻文州連對方的行事風格都甚不清楚,遑論合作。

  魏琛真是丟了一個大難題。

  即便這般思索著,喻文州心中倒是對總監毫無怨氣,畢竟工作便是如此,誰也無法掌控。

  他只是趁著自己仍置身故鄉時盡可能地將這顆星球的景象盡收眼中。

  由於藍雨的地核能量並不十分活躍,因此星球多為平原地形,而聯盟塔便是這顆星球最接近天空的場所。

  一屏如洗的蒼穹於在這個星球日復一日生活的人們而言是如此理所當然的存在,對如今喻文州來說卻不可多得的美麗。

  「你在看天空嗎?」

  不算陌生的嗓音於身後響起,他笑了笑,「嗯,畢竟很久沒看到藍天了。」

  「我也是,」對方大嘆了口氣,「我之前待的那顆行星因為大氣物質反射的關係,一整年都是烏黑的天空,雖然是能讓人住,不過那也太鬱悶了吧……聽說聯盟準備拿來流放重刑犯。」

  「我沒有比你幸運到哪裡去,」喻文州笑道:「之前的那顆行星是暗紅色的天空。」

  宛如乾涸血液的色彩。

  「這麼看來我們可是同病相憐啊,每次都被丟到那種奇怪的地方去開拓。」站在身旁的人同樣抬起頭望向藍雨的天空,喻文州注視著對方嘴角緩緩勾起的側臉,只聽那人又道:「而且還莫名其妙把兩支分隊合成一支,你說英仙座很危險那是不會找大型隊伍去啊,我看霸圖老韓帶的隊伍就挺適合啊,不知道聯盟跟魏老大在想什麼!」

  「我也挺好奇的,得到情報時記得通知我。」他笑答。

  相信對方也清楚這只是單純的玩笑,畢竟彼此不過是位於聯盟最底層的育星者,絕大多數育星者們一生最高的成就也不過是在資料庫留下「第一位踏上某顆行星」的註記,甚至沒有列入未來史書的資格。

  但這個任務不同。

  「假如成功踏入英仙座,說不定有利未來升遷,沒準我就靠這個功成名了!就仔細想想魏老大倒也不是只給我找麻煩而已。」說著,對方移開直望著遠方的目光,轉過頭直視身旁的喻文州。

  「你會拒絕嗎?」他看著對方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雙眼。

  說到底他們並非軍人,並沒有非得遵守聯盟指令不可的理由,出於人身安全考量,有些人是不會接下飛船有可能經過黑暗物質區的任務,而利益自然伴隨著風險,雖然會議中魏琛不曾提及,但想必一旦任務成功,將為小隊的所有人帶來難以想像的巨大財富。

  被問的那人眨了眨眼,露出思索的神情,爾後看著他笑道:「希望在英仙座等待我們的星球是有藍色天空的地方。」

  「嗯,」喻文州瞇起眼笑著回覆:「我也希望。」

  「一起努力吧。」黃少天咧開大大的笑,彷若此刻映照長廊的璀璨豔陽,「隊長。」

  「好。」

  他們默契地擊掌,爾後相視而笑,猶如立下了某種心照不宣的契約。

後記
太好了至少不是佔了題目啥都沒幹就算坑了應該也不會被毛毛打了
構思大綱時特地google「育星者」這個中二臭的詞有沒有漫畫小說用過(。
因為不想寫太長,還不確定會不會有其他CP,總之出現再警告吧
順便幫黃喻新刊打個廣告,感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