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黄喻】早安,我亲爱的暗杀目标(上)

※原梗来自网络冷笑话

 

  喻文州的第十三次煎蛋大业以失败告终时,平底锅中的焦炭直接导致了烟雾探测器鸣响不停,正想着解除警报,下一秒便见理应不该出现的黄少天抱着灭火器急急忙忙地冲进厨房,「失火了吗我闻到好浓的烟味──」

  而后看清喻文州锅中灾难现场的黄少天有些尴尬地望向他,厨房内陷入片刻的寂静。

  首先有所动作的是这个家的主人,喻文州顺手解除了警报器,将肇事焦炭豪迈地甩入垃圾桶,并将平底锅放进水槽,最后优雅地洗净双手且微笑面对眼前的不速之客。

  「早安啊,少天。」

  「早。」放下灭火器的黄少天似乎决定善意地无视适才的混乱景象。

  「可以请教你今天是如何进来的吗?」

  「喔、当然是从大门啊。」

  穿越了森严警备的黄少天一脸里所当然地道,喻文州一面思索着元首级卫戍也难不倒对方,难道自己真的得申请一支军队不成,一面问道:「那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呢?」

  如同日常问好般的语气,而黄少天同样轻快地以闲聊口吻回答:「当然是工作上的事啊,我收到了一项委托,有人出一千两百万停止你的心跳。」

 

早安,我亲爱的暗杀目标

 

/01

  喻文州从没料到自己会成为暗杀目标。

  更正,身边不是没有人忠告过他有这种可能性,但喻文州从没想过竟会有实际碰上的一日。

  拥有化学长才的喻文州在十八岁那年便以一己之力成功研究出可以更完美吸收电磁波的材质,于化学比赛得奖之后便迅速地被买断了专利,用以制造出更强大的隐形战机,因此现年二十五岁的他已然成为军火工业的研发翘楚。

  伴随着豪宅、名车、航天企业的股份等等许多人一生无法企及的财富而来的是名声,军火工业本就是高危险职业,尤其研发战机外壳的喻文州更是许多人虎视眈眈的对象,性命被盯上也就毫不奇怪了。

  也因此上头特地配给了一幢拥有最先进警备系统的豪宅,监视器、保镳、高耸围墙等过往只在电影中见过的配置自不在话下,保全公司自夸别说大活人了,连只麻雀也别想飞进喻文州的住宅范围。

  所以当喻文州早晨在庭院中见到一只野狗的尸体时内心的诧异自是无法以笔墨形容的。

  先别提怎么会有只狗死在这,单是如何进来便令他无比困惑,喻文州走到野狗的尸体旁,正打算取出手机呼叫警卫时,一旁草丛窜动,一道身影彷佛武侠小说般跳了出来。

  看上去是个二十多岁青年带着爽朗笑容握着加装消音器的短枪指着自己。

  「别动手机喔,也不用想喊警卫来,他们都被支到后门那边去了。」对方轻快地笑着说道:「也不用想着监视器什么的,那些都被我破坏光了。」

  该说是暗杀吗?未免也太光明正大了些,而且这些企业机密按理说也没道理透漏给目标吧?直面死亡时喻文州脑中反而清醒得反常,思考着怎样都无所谓的事情。

  他还来不及思考,便见对方握着枪的手动了动,下一秒两发子弹击中脚边野狗的尸体。

  「……你的技术会不会太差了一点?」

  尽管理智认为不应该激怒暗杀者,他仍不由自主地开口。

  呵呵、对方似乎想冷笑一声,然而中气十足的缘故听上去并不太成功,反倒像是打从心底的真心笑音:「有人花一百万,让我取了你的狗命!」

  喻文州瞥了一眼那不知道已经死了多久的野狗,又看了眼前的暗杀者,如同挚友般上前握住对方的双手并笑着说道:「请代我祝你的语文老师教师节快乐。」

 

/02
  增加警备的一星期后,喻文州刚踏出住宅大门便又在庭院遇上了那名青年。

  对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夺走了他手中的七袋苹果,喻文州愣了愣,「你……!」

  「早安、好久不见,」或许应该称为暗杀者的青年自来熟地笑着说道:「不对我们上次见面应该是上个星期的事情,应该不能说是好久不见,总之很高兴再见到你啊。」

  对方手上没有武器,喻文州迟疑着后退了半步,大门旁的柱子下有个机关,感应了他的指纹后能立即对住家全局发出警报。

  敏锐地察觉了他的动作的暗杀者嘻嘻笑着:「不用想着把警卫叫过来了,我已经破坏了你家全部线路,就算按坏了警报器也不会有人来的。」

  最糟糕的事态,连唯一能和外界联络的手机也被对方夺走了。

  喻文州一刻也不敢放松地望着对方的笑脸,只见暗杀者抬起了手,朝他挥了挥,「那就这样啦,我先走一步,掰啦下次见。」

  「哈……?」

  望着对方潇洒离去的背影,喻文州忍不住开口喊住对方:「我不是你的目标吗?」

  话说回来你拿走我的手机做什么?里头企业机密我可是坐在家里就能轻松销毁的啊──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没将这些话吐槽出口。

  被叫住的暗杀者回过身来,自然无比地回答:「喔,我接了个委托,有人出两百万要取你的首级。」说着扬了扬适才从他手中夺过的七袋苹果,一脸得意。

  已经不打算祝福对方可能从未存在过的语文老师的喻文州只是望着远去的暗杀者愣愣地开口。

  「……竟然涨价了?」

  记得上星期是一百万来着。

 

/03

  第三回见到那名从没上过语文课的暗杀者又是两周之后,喻文州甫结束与朋友的聚会,独自一人走在大雨滂沱的闹街上。

  他透过伞沿望着望向被不间断落下的雨水所屏蔽的灰蒙世界,哗啦啦的雨声彷佛隔绝伞下与除此之外的世界,明明雨声嘈杂,却感到奇异的宁静。

  宛如唯有自己被整个世界所抛弃。

  喻文州摇了摇头,打算抛去心中繁杂的念头,此时眼角余光瞥见街口的橱窗,由于室内外温度差,橱窗的玻璃仿似巨大的明镜,诚然映射出街上匆促来往的人们,喻文州也看见了带着微笑倒映其中的自己。

  接着镜子中有个身影迅速接近他,喻文州反应过来回头时,已被不知从何处窜出的青年一把夺走手中的伞。

  遭到倾盆大雨瞬间打湿的喻文州抽了抽嘴角,「……是你啊。」

  「好久不见、没有相见的两个星期中过得如何?」大概也许应该恐怕是暗杀者的那名爽朗青年左手撑着把透明的雨伞,右手挥舞着适才从他手中夺走的伞,笑嘻嘻地向着大概也许应该恐怕是目标的自己打招呼。

  喻文州觉得心很累。

  被雨水浸湿的头发沉甸甸地垂在额头及脸庞,薄薄的衬衫黏在皮肤上的触感十分不好受,他抹了把脸,直直盯着青年,唯一庆幸的是对方应该不敢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对自己做什么──但回想起过去看过的好莱坞电影以及对方曾展现的神出鬼没的能力,喻文州心下并没有什么把握。

  「请问今天又有什么事?」

  伞下那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干爽的青年得意地回答:「有人出价四百万要你全尸!」

  「这样啊,所以你就让我湿透了。」

  对方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对啊,正好今天下大雨,省得我带一大桶水到你家门口堵人了,你知道要全湿实在不太容易,我还考虑过把你家按摩浴缸放满水,再把你人丢进去算了。」

  喻文州好想大喊「那你怎么没这么做──?!」

  但沉稳如他只是扬起嘴角,「所以你准备回去领四百万了吗?」

  「是啊是啊铭谢惠顾,对了话说回来──」剩下的话语是什么已经不得而知了,体能称不上优秀的喻文州发挥了平生极限,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双手中蓄积的雨水直接往对方的脸泼去。

  「哇啊干什么干什么──」居然成功地惊吓到了对方令他十分有成就感,只见大概是暗杀者的那名青年哇哇叫了几声后才反应过来,「什么嘛只是雨水而已,这样也开心?喻文州你都几岁了幼不幼稚啊!不如说你笑得也太灿烂了吧?」

  确实笑得有些过头了。喻文州摀着嘴,完全无法抑制冲出口的爆笑。

  「原来你知道我叫什么啊?」笑够了的他抬起头,毫无意义地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说道。

  「身为暗杀者当然清楚目标的名字叫什么──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对方忽地推着他向前走,喻文州心底一面吐槽着原来这人还有身为暗杀者的自觉,一面又不禁有些害怕这个暗杀者打算对自己做什么,尽管想要反抗却全然敌不过对方的力道,便被身后那位暗杀者推着向前,直到一辆黑色丰田汽车旁。

  暗杀者左手压着他右手打开车门,车门敞开的瞬间立即让喻文州摔了进去,出乎意料的发展着实令他措手不及,手忙脚乱地爬起身却见似乎是暗杀者的那人掏出手机,喀擦一声。

  「好了!这样就能交差了!」对方似乎相当满意成品。

  喻文州打从心底怀疑拿一张湿透的男人的手机照充作四百万case的结案报告,委托者震怒之下改委托要这人一命也不奇怪。

  虽然比起对方的人身安全,目前被糊里胡涂推进座车的自己才是最危险的那个,喻文州正想着该不会有另一个组织以正确的汉语及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出了自己的买命钱时,一样白色物事遮蔽了整个视界。

  爬进驾驶座的对方砸了块白色的毛巾在他的头上。

  「擦一擦吧!你不是笨蛋,大概等会儿就感冒了。」

  「……谢谢。」

  他想了想,决定不纠正语文欠佳的暗杀者「笨蛋不会感冒」的反义词并不是「聪明人更容易感冒」。

 

  出乎意料地,丰田汽车并没有驶进神秘组织、黑帮根据地、敌国军火中心等等喻文州所猜测的地点,他甚至已经使用手机传出了自己的卫星讯号准备随时呼救,却见汽车停驻于再眼熟不过的门前。

  「喻文州你跟警卫讲一下啊,不然外面的车子没办法开进你家,呜哇那个塌鼻子的保全好像在瞪我?」

  「……你不是把我家当后花园来去自如吗?」

  「我今天没黑进你们保全系统,所以只能正正当当地走进去。」

  对方的话语听上去有一丝微妙的不满,原来光明正大地进目标的住宅对暗杀者而言如此丢人吗?一面想着自己似乎学到了十分不必要的新知识,他拉下车窗向保全打了声招呼,随后铁栅栏缓缓开启,漆黑的丰田汽车驶入了大宅。

  此刻喻文州不明就里地披着毛巾拿着湿透的背包站在门前。

  「你们暗杀者的售后服务都做得这么好吗?」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闻言,对方瞥了他一眼,喻文州看不出对方的情绪,只觉这人眸子晶亮得出乎意料,半晌,暗杀者咧开了笑,「什么售后服务啊,我这是开拓客源好呗,要是你感冒了对我记恨了我不就错失一位潜在客户吗……不对你一个研究员不用跑业务肯定不懂。」说着在背包翻找着什么东西,喻文州心中默默地吐槽着自己怎么就从暗杀目标升级成了潜在客户,然而对方听不见他的心声,只是径自扯过了喻文州的手,于掌心留下了小小的纸片。

  喻文州愣了愣,而后细看那张纸片。

  黄少天三个大字跃入眼中。

  「我的名片!」名为黄少天的暗杀者得意地瞧着他,「以后有委托记得拨打这支电话啊,土豪政治家黑帮老大抢走你初恋情人的老同学来者不拒!二十四小时在线,假如我刚好处理业务没空接电话,可以下个单简述下你的目标,或者旺旺上留个言也行!」

  可以向淘●检举危害社会善良风俗的店铺吗?

  「你不怕我直接把这张名片交给警察吗?」

  彷佛听见什么有趣的话似的,黄少天笑开了整张脸,「文州你这样不行啊,都出社会了总该清楚名片得好好收着以备不时之需,怎么说也算是人脉拓展的一环不是?」

  这人脉可真是拓展得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喻文州想,都直呼名字了。

  而后叹了口气,苦笑着将名片收入皮夹。

  反正他也没期待过对方如实相告。

 

 ※中上


后记
原梗有捏他嫌疑(?总之最后完结时会放!
不用认真思考文州的职业是什么,总之逼格很高就对了(喂)

评论(13)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