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多CP】The brilliant years01

和 @翊yokÜ 開的腦洞wwww

※CP很雜BGBL兼有,葉橙、王柔、肖戴、黃喻、周翔、林方、雙花

※之後說不定會再增加(。

※大學生PARO,當然有OOC(。

※我要盡可能寫得更智障


The brilliant years
致我們光輝燦爛的歲月


/01

  唐柔打開學生會辦公室門扉時沒注意到敲門聲因而躲避不及的戴妍琦碰地直接撞上了門板,少女疼得抱頭蹲下縮成一團,不小的動靜使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同時聚焦於一點,「妍、妍琦妳沒事吧?」有些慌亂的唐柔正要上前察看卻見肖時欽已然快步走來,「還好吧?」

  戴妍琦正準備回答自己沒事,一看蹲在眼前投來關切目光的是學生會會計兼直屬學長兼現任戀人態度立即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額頭撞到了。」

  「手拿開我看看。」肖時欽輕輕揉著碰撞的部位,磁性的嗓音相當溫柔,「有點紅了。」

  看著友人與其男友旁若無人地大放閃光,呆立門邊的唐柔一句「需要冰敷嗎」嚥在喉中說不出口,拯救她的是準確把握了發話時機的書記喻文州,「要找會長的話人在裡面講電話喔。」

  許是聽見這番動靜,學生會長王杰希一面掛上手機一面自小房間走出來,見到唐柔時一臉不解,「怎麼了?今天下午有事嗎?」

  兩人前晚便約好了下午沒課時一同前往書店,是以王杰希才有這般疑問,唐柔笑了笑,「不是,我有事情找喻學長。」

  「我?」被點名的喻文州滿臉顯而易見的困惑。

  「嗯、學長還記得上星期給你寫了信的李同學嗎?昨天她說收到長長的回信了……」唐柔深深吸了口氣以維持嗓音平穩:「不管是站在那個女孩的同學的立場還是站在學長友人的立場,我都覺得學長還是把從人家那邊收來的東西保管好會比較好。」

  喻文州愣了片刻,接著恍然大悟般拿出手機撥通,「有事情想問你,有空的話麻煩來一下辦公室。」語畢,過了好幾秒喻文州又補了一句「我等你」爾後才結束通話。

  「始作俑者?」王杰希盯著喻文州的手機問。

  後者無奈地苦笑,「等等麻煩學妹帶我和這傢伙到那位李同學那邊道歉了。」

  唐柔眨了眨眼,反應過來連忙擺擺手,「其實只要那傢伙道歉就可以了,學長倒是不用親自……」

  「沒關係,東西沒收好我也有錯。」喻文州頓了頓,垂下眼又道:「而且於情於理我都該親口給她一個回答。」

  書記的笑容有些苦澀,唐柔望向身旁的王杰希,戀人聳了聳肩,意味著這樣就好不要再行干預。

  辦公室的氣氛有些尷尬時被肖時欽扶著站起身的戴妍琦開口,「對了柔柔,下午的通識不是要上台報告──」

  一語未竟,學生會辦公室的門又一次打開,碰地一聲再度撞上同一名可憐的少女,這次還捲入了少女的男友,「文州文州你有什麼事找我──呃……」

  見到痛得蹲在門邊的肖時欽與戴妍琦、直接移開目光擺明不打算介入的王杰希與唐柔以及筆直凝視自己的喻文州,黃少天臉龐寫滿了大難臨頭四字。

  「……嗯我看時機不太好,好像打擾到學生會的大家了,文州我們之後私下再聊,那我就先走──」

  「少天。」

  「是!」

  喻文州這人無論何時都面帶微笑。

  「你還記得上星期把信放到我桌上的李同學嗎?」

 

  校園一角的某社團辦公室門扉同樣被來者大咧咧地摔開,碰地一聲巨響後是中氣十足的朝氣嗓音,「葉修出來決鬥!」

  社團室內一陣寂靜。

  一秒。

  兩秒。

  三秒。

  「叫你呢,理一下人家好嗎?」陳果拍了最裡頭電腦後專注寫程式的話中主角一掌,這一下拍得不輕,毫無準備的葉修直接撞到了螢幕上,「痛、我說老闆娘啊摔門的可不是我,打錯人了吧?」

  「找你決鬥我不打你打誰,趕快把人打發走!」

  打發二字似乎戳中了來者痛腳,「我、我今天才不會被那麼輕易打發走,不把你打敗我就跟你姓!」

  「什麼什麼改姓?求婚?」社員包子率先跳起來。

  「不愧是年輕人,這麼熱情。」社員魏琛抽了口菸,遭到陳果直接搶走捻熄。

  「求……求你妹!」來者的垃圾話造詣似乎不太精深,磕了幾秒才順利罵出髒話。

  「嘖嘖嘖小同學啊我告訴你,」唯恐天下不亂的社員方銳上前,鄭重地將雙手放在來者的肩上並且說道:「咱們社長大人名草……不對、雜草有主了,女朋友還是堂堂校花呢,雖然你的水準也不差啦……不過還是趁早死心比較好。」方銳上下看了一眼,心裡直犯嘀咕──頭腦簡單四肢發達有張好臉沒事長那麼高腿那麼長卻只懂得追著另一個男人跑,造物主果真公平。

  眼見來者全然不被這段話說動,怒氣反而有越來越高升的趨勢,事主葉修搔了搔頭起身,「那個啊孫翔、哥最近有幾個case挺忙的沒時間陪你鬧,你看你先找個女朋友還是男朋友打發時間,再不濟也可以玩玩馬利歐……」

  「去死──!」

  碰地一聲,正如孫翔風風火火地來,奪門而去也同樣聲勢浩大風生水起。

  「喂──說好要和老大一個姓呢?不求婚了嗎?」包子探出頭吼道,大有追上前一探究竟的氣勢,喬一帆和羅輯連忙拉住他以免做出任何不經大腦思考的行為。

  「這星期第幾次了?」喬一帆問。

  「第二次,畢竟下學期才剛開始很閒。」回答的是安文逸,已然習慣到連「他來幹嘛」都懶得問了。

  「我也真佩服他還沒死心。」終於自偶像劇中抬起頭地蘇沐橙笑著說道。

  「唉、年少輕狂犯得錯而已。」葉修嘆道。

  「有八卦有八卦!」方銳聽得精神來了,「我早想問了,老實說你以前對那小子幹了什麼?」

  魏琛挑眉,一臉無法置信,「不會吧,你還真好這口?」

  「你腳踏兩條船?」陳果已經聯想到其他地方去了。

  聞言,葉修無奈地望向陳果,「……老闆娘啊,我的人品有這麼不能信任嗎?」

  「就算人品不能信任,老闆娘你至少得信得過他的魅力啊,」方銳正色道:「如果連這傢伙都能腳踏校花沐姊姊和孫翔帥哥那世界還有天理嗎?」

  「老大是無所不能的。」包子不知會意了什麼逕自不住點頭。

  安文逸張開嘴似乎想吐槽,但終究還是選擇閉口放棄。

  「那是我高中的事了。」葉修滿臉疲憊,「總之沐橙妳來解釋一下吧。」

  「嗯……總之就是他高二的時候把孫翔的紀錄給破了。」

  「哈?」太過簡潔的解釋令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見狀,蘇沐橙想了半晌補充道:「葉修常去的遊樂場被建商收購改蓋百貨公司之後他就換到了離嘉世中學近的那間,原本每個機台的記錄霸主都是孫翔,葉修來了之後就改朝換代了。」

  「……就這樣?」

  「嗯、孫翔挑戰過幾次都輸了,之後葉修心血來潮讓孫翔最得意的射擊遊戲從第一名到第十名的紀錄上面都寫著葉修兩字……啊、其中有幾個是寫我的名字。」

  短短的前因後果結識完畢後,榮耀大學電腦技術研究社陷入片刻沉默。

  「你幼不幼稚啊?」魏琛沉痛地表示。

  「所以我已經說是年少輕狂的錯誤了不是嗎?」葉修望向遠方,「除了他考高中那段時間之外幾乎三天兩頭來找我麻煩,印象中成績應該是吊車尾竟然還能考上這所大學,我都有點佩服他了。」

  「這是真愛。」

  「真愛加一。」

  「真愛加二。」

  「真愛不解釋。」方銳將手握成拳做麥克風狀伸向蘇沐橙,「關於真愛一說葉太太您有沒有什麼想法要告訴攝影機前的社會大眾呢?」

  蘇沐橙微微一笑,「呵呵,他的執著真的很了不起啊。」

  「沒想到你居然擅長遊樂場的射擊遊戲。」

  「現在崇拜我還來得及。」

  「我是說你居然拿得動比滑鼠重的東西。」

  無視魏琛與葉修數年如一日的垃圾話互噴,蘇沐橙問向與唐柔同班的陳果:「話說回來,柔柔呢?」

  「去學生會室了。」

  「去秀恩愛啊。」魏琛一臉十分理解的模樣。

  「不是,她是去找喻文州的。」

  「文州?為什麼?」連葉修也好奇了起來。

  陳果眨了眨眼,不甚確定地表示:「……感情糾紛?」

  「……柔柔和文州?」

 

  與林敬言接通網路電話的瞬間榮耀大學合作社傳來一陣怒吼,「我不管你了,就給我當學弟去吧!」

  「那個聲音……是張佳樂?」手機另一頭林敬言略帶遲疑的嗓音不甚清晰,方銳給予了肯定,「是他沒錯。」

  「發生什麼事了?」老好人林敬言儘管身在地球另一端仍舊關心著過去的同學。

  「不知道,不過看他氣沖沖從合作社走出來,大概又和孫哲平怎麼了吧,常有的事了,遲早變成校園十大經典風景。」

  「孫哲平還在合作社打工?他不打算復學嗎?」

  「誰知道呢,那天我進合作社買早餐還給我算八折,說是家屬折扣,老林你的面子真大……我說忙碌的林敬言同學啊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可以說話你只記得問其他人的事情嗎?」

  電話那頭林敬言輕笑了兩聲,「是是是、我的錯。」

  「當然是你的錯。」方銳以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惹得林敬言又笑了幾聲──方銳有時也不禁產生對方該不會一直都把自己當孩子看待的疑惑──「倫敦的感覺怎麼樣?」

  「嗯、古蹟和美術館很多,街道挺漂亮的,還有就是食物難吃得嚇死人。」

  「你不是去之前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做是做好了,但是有很多事情和預期的不一樣啊,比如說……」

  林敬言的話語聲漸弱,方銳得將手機貼得更緊才得以聽清對方的嗓音。

  「比如說我也沒料到你不在身邊會這麼寂寞。」

  平素總為自己臉皮厚度自豪的方銳感到雙頰一陣發燙,兩人相識以來他從沒贏過林敬言,看來未來還是不用想了。

 

   肖時欽帶上戴妍琦赴了孫翔找他打籃球的約,午後課中的籃球場上沒什麼人,只有空堂的學生才會逗留於此,孫翔性格直,只要有人在球場上陪著自己就好,倒不是相當介意肖時欽的一心二用。

  「這裡會有什麼好事嗎?」但戴妍琦顯而易見的興奮之情連神經大條的孫翔都看得出來。

  「與其說有好事……」肖時欽仍苦笑著不知該如何解釋時,女朋友幫他把未竟的話語道出口,「不如說是有好戲看吧。」

  「怎樣的好戲?」孫翔一面說著,橙色的大球脫了雙手畫出完美的拋物線落入籃框中,空心三分。

  「情感糾紛。」戴妍琦眨了眨眼,發出清脆的笑音。

  然而孫翔只報以她滿臉納悶。

  五分鐘後他在心底斷定恐怕真的是年度大戲。

  看著左首一群學生會成員上自會長王杰希、風紀韓文清,下至公關楚云秀等,右首葉修帶著他電腦技術研究社社員,那名喚作方銳的成員正帶著手機躡手躡腳地加入,而正中央則是孫翔冷眼旁觀正尋找遮蔽物的學生會會計肖時欽與一般部員戴妍琦。

  這時一年級中頗具盛名的唐柔陪伴著一名女同學出現於眾人的視線中央,對向則是適才唯一缺席的學生會書記喻文州帶著田徑社社長黃少天出現。

  校園風雲人物齊聚一堂。

  「只為了看八卦。」帶著笑意的嗓音自身後傳來接續他的心聲,孫翔困惑地轉過身,入眼的是榮耀大學籃球校隊的隊長以及副隊長。

  「……你們也是?」孫翔和這兩人不熟,不好意思將鄙視做得太明顯。

  副隊長江波濤做了一個眺望的手勢,「雖然那邊好像挺有趣的,不過我們是來找你的。」言畢,他以手肘頂了頂身旁的籃球隊隊長。

  孫翔認識眼前這人,不過沒講過話──這並不奇怪,榮耀大學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人都是如此,全校逾萬男同學中外貌第一兼之只輸給化學系莫凡的沉默寡言。

  校草周澤楷。

  對方侷促地向他一笑,咬字清晰但極其緩慢地問:「加入籃球隊吧……孫翔。」

  愣在當場的藝術保送生孫翔想著自己這輩子從沒聽過這種要求,導致他錯過了身後的年度大戲。

 

  「對不起。」喻文州彎下腰深深一揖,並誠懇地說道:「我想妳也知道,那封信並不是我回覆的,真的十分抱歉。」

  事主李同學抓緊了身旁唐柔的衣角,她和唐柔其實不熟,只是這樁告白卻收到另一人回覆的慘案傳到同班陳果耳中,而陳果又麻煩和學生會有來往的唐柔接洽才會造就此番景象,李同學說不上自己響如擂鼓的心跳裡害羞和恐懼哪一個佔據成分更多一些,從未如此接近地看著暗戀對象喻文州令她驚惶得手心冒汗,但氣氛卻又毫無理由地令她害怕。

  「對不起,信是我回的。」喻文州身旁的田徑隊隊長同樣鞠躬說道,「要打就打我好了。」

  其實李同學一開始根本不期待任何人回信,收到信時信封的字跡她也壓根不認為該是喻文州親筆所寫──不如說喻文州早就公告天下不打算與任何人交往,自己衝動地送了封情書才會招致對方的困擾,信件不被翻閱才是預料之中。

  「不好意思、」念及此處她也連忙低下了頭,「明明不接受告白我還是擅自……真的很抱歉。」 

她抬起頭,卻見黃少天始終彎著腰沒有站起身。

  「呃、那個……黃少天──」「沒關係。」對方淡淡地說。

  原先是想請對方離開的,但黃少天一副誓不離去的樣子令她無可奈何,於是咬了咬牙直接說了:「我喜歡你,喻同學。」

  「謝謝,但是我不能和妳交往,非常抱歉。」

  預料之中的回覆,她反倒鬆了口氣,「那個、請問是因為已經有對象了嗎?」

  脫口而出後才驚覺這個問題相當沒禮貌,然而卻見喻文州笑了笑,「沒有。」

  「啊……是。」

  「真的沒有。」

  她莫名覺得對方肯定沒有欺騙自己。



後記

這是群像劇,主線不算是黃喻(雖然現在看起來很像(。

希望會有下一篇(欸)有的話基調會再更輕鬆一點!我明明是想寫智障的大學生們啊啊啊啊

评论(1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