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恩底弥翁之吻01~02

繁體點我
※落选的弃稿(?  @阿倪(Ani) 


  觥筹交错的慈善酒会中,不擅酒精的濑名泉向侍者取了一杯苏打水伪装白酒,玻璃杯靠在唇畔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寻找上司殷切叮咛的重要人物。

  他并未费太多力气便觅得了目标,业界的鬼才正被环于人群中心,以成年男子而言过于纤瘦娇小的体格、随意扎成马尾的朱色头发、以及无时无刻不盈满了笑意的翠绿双眼。

  濑名泉还没来得及思考该以什么名目上前攀谈,便见对方彷佛有所感应般于这一刻抬起了头,不偏不倚迎上他的目光。

  而后如同发掘了耀眼之物般双眸因惊喜倏地瞠大,盛满了会场的壮丽灯光而闪闪发亮。

  如同忽略了刻下身处酒会,月永レオ的目光越过聚集身周的人群直直凝视着濑名泉,任谁都看得出唇畔绽放的笑靥是源于心底真挚的喜悦。

 

エンデュミオンのキス

 

/01

  窗外洒入的晨光烧灼着眼皮,感受到白昼暖意的濑名泉缓缓睁开双眼,映入眸中的是陌生的纯白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紧接着传来的是左臂上的重量,濑名泉侧过头,以他的角度只看见了朱色脑袋以及发旋,但即便如此已经足够推断出此刻的情况。

  以特殊运镜与无法猜透的剧情走向闻名的天才脚本家与监督、曾于多部戏剧中一人囊括学院赏的脚本奖与监督奖的业界鬼才月永レオ,正在身旁沉沉地睡着,而早已进入休眠状态的笔记型电脑则丢在一旁,甚至忘了阖上。

  这并不是一夜旖旎后的清晨,月永レオ只是单纯地撰写脚本大纲直到再也承受不住眼皮的重量,而作息规律的濑名泉更是早在午夜之前便深陷梦乡。

  纵然如此,与初次见面的人同睡一张床也是相当离谱的状况。

  正当他小心翼翼地抽出被月永レオ擅自当成抱枕的左手时,身旁手机传来了收到讯息的嗡嗡声,电量即将告罄的手机屏幕上跳出的是来自模特儿事务所上司的讯息:「我看到你和月永レオ一起离开了,干得不错嘛濑名君」。

  正打算回复「不是你想的那样」,便见Line窗口又弹出了新讯息。

  「这样月永レオ下一部戏的角色就很好谈了吧。」

  完全被误会了。

  天底下哪有深信下属以身体取得资源的上司呢──濑名泉心底暗自吐槽,接着想起打从最初便是上司委婉地暗示自己以「夜晚的营业」攻陷知名脚本家月永レオ,那么会有如此顺理成章的联想也不奇怪。

  然而别说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直男,显然月永レオ也压根没将价值一亿元的容貌往枕营业这种丑事联想,而是于大庭广众的酒会之中自顾自地欢呼道「你长得好美丽啊──等下、我的稿子在哪──快跟我来,灵感涌上来了!」

  接着便被带出了酒店,造就令上司误会的一幕,而后莫名其妙地陪同月永レオ书写脚本直到被睡意吞噬。

  「……这下该怎么办啊?」就这么回去和上司表示自己一无所获想必对方也是不会相信的,正当濑名泉陷入深刻的烦恼,便听见身旁传来一声「呜啾」。

  这是哪一国语言?

  还不等他觅得解答,便见身旁月永レオ猛然坐起,而后眨了眨眼,向他绽放一个灿烂的笑,「你还在啊!」

  明明是兼任监督的编剧,却生了一张说是明星也不为过的容貌。饶是对自己相貌相当自信的濑名泉也不禁思忖,而后才想到该和对方打声招呼,「……早安。」

  「濑名怎么有气无力的?宿醉?」

  他决定先无视过于亲昵的称呼,而是回答:「我在想该怎么和上司解释,他看见我们两个一起离开酒会了。」

  月永レオ歪着头,满脸昭然的不解,「那又怎样?」

  「你是真不懂还假不懂?」濑名泉没好气地说道:「上司以为我们睡过了。」

  「喔。」鬼才编剧点点头,而后又问:「他以为是我睡你还是你睡我?」

  「这种事一点都不重要!重点是他以为你是可以靠枕营业获取资源的人!我该怎么解释其实只是在你旁边看你写剧本并且滑手机,一个晚上什么事都没做!话说你能和男人做吗?」

  「不行,难道你可以?」

  「真巧,我也不行……不是、」濑名泉叹了口气:「所以我正在烦恼回事务所该怎么交代。」

  月永レオ微微低下头,右手食指贴在唇畔,「……濑名想要角色?」

  「艺能圈有不想要角色的人我倒是想见见他。」

  「那简单!」月永レオ猛地抬起头,濑名泉的视线撞上对方翠绿色的眼,尽管与对方相识还不到一日,但那目光他万分熟悉,是昨夜月永レオ望见自己时神采飞扬、喜悦满溢而出的目光,「待在我身边吧──觉得你待在旁边就很有灵感啊!你昨晚也看见了吧,只要你待在我身边脚本就会源源不绝地涌现!所以在我写完旷世巨作之前都待在我身边吧!」

  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见月永レオ敞开双臂,如同意图拥抱他一般自顾自地笑着说道。

  「剧本完成后直接将这个角色交给你!如何,很划算的交易吧!」

 

/02

  濑名泉始终反对以枕营业换取资源这种业界陋习,尽管自儿童模特儿开始便于龙蛇混杂的艺能圈打滚,早已耳濡目染各种无法搬上台面的游戏规则,但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收到上司「变得和那些人一样不堪」的命令──尽管上司的用词并未如此直白露骨,但言下之意就是既然身为模特儿的他演技极其惨烈、跨足俳优不易,那么与其让事务所费心资源角力,不如将这张脸的利用价值发挥到最大。

  「说到底根本没有这家伙喜欢男人的证据好吗?白痴上司!」

  回忆起自己被「就算不愿意起码先看看月永编剧长什么样子」强硬带进酒会的来龙去脉,怒上心头的濑名泉吼道。

  「发生什么事了啊濑名?」

  听见人在客厅自顾自发飙的他,月永レオ自室内探出头询问,马尾因地心引力而下垂,感觉有些丢脸的濑名泉连忙摇摇手,连忙转移话题,拿着扫把的现役当红模特儿没好气地说道:「我说你啊,客厅上次打扫是什么时候?」

  大编剧的目光游移,「上次完成剧本后……那是什么时候啊?」

  「就算你问我也答不出来好吗!你上部剧是什么时候?秋番?夏番?」

  「太过分了难道濑名不是我的忠实影迷吗?」

  还真不是。

  无须出声,濑名泉的表情已然诚实地给予回答了,而月永レオ一脸装模作样的受伤,「明明想要我的角色想要得不得了,为此还上了我的床不是吗!」

  「你的脚本就是依靠曲解事实写出来的吗?」

  「当然不是!是依靠灵感、妄想还有宇宙喔!」月永レオ拍了拍单薄的胸膛并昂首宣布道。

  「灵感和妄想也就算了,宇宙是什么啊?听起来像是奇怪的宗教。」

  「宗教的话应该去问我朋友,他认识活神……啊、总之客厅就交给濑名啦,我也不记得上次让人打扫是什么时候了,你看嘛,我又是写脚本又要被抓去做监督,没什么时间整理。」

  濑名泉弯下腰,将奇形怪状的纪念木雕自沙发底下取出,一面想着难道是地震时滚进去的吗,一面回答:「虽然帮忙打扫是无所谓啦,但既然没时间整理的话,请个长期家政妇不就行了吗?反正你又不缺钱,说不定灵感来了还能写出一篇超越家政妇三●的脚本。」

  原以为以超越平均收视率25%的神剧为目标能够激起对方的热血,然而却见月永レオ垮下了双肩,叹息道:「不行啊,家政妇会打扰我写剧本──不管是吸尘器轰隆隆的也好、洗碗的水花也好、甚至只要有人在这个家无声走动都会破坏灵感的涌现。」

  这听上去确实令人困扰。

  「那我在客厅大扫除不也会吵到你打字?」

  「这个倒是没问题!」月永レオ的情绪转换飞快,适才还在叹息的脚本家脸庞立刻堆满了笑,「好像濑名的话就没有问题了,所以顺便一下吧!反正你都拿了这么多好处了。」

  濑名泉挑了挑眉,低声吐槽:「……说是拿了很多好处,完全没有实质收到手上的东西啊。」

  「嗯?濑名说什么?」

  「说你真是毫无戒心以及喊我的名字起码加个『君』吧。」

  「欸、可是我不习惯啊!下次来片场看看,我都是这么喊大家的。」月永レオ一脸苦恼,接着彷佛灵光一闪般笑道:「不然你喊我加个『君』吧……话说回来,濑名有喊过我吗?」

  原打算回答「不是喊月永先生吗」的濑名泉思考一瞬,发现自己从酒会相遇至今15个小时似乎真的没有呼唤过对方。

  「这么亲昵地喊你才奇怪吧?」

  「有什么关系,我们同年龄不是吗……干嘛这么惊奇,刚刚濑名在扫地时我看过你的维基百科页面了。」

  他连忙收下了讶异的神情,「有什么感想?」

  「本人比照片好看太多了!百科建立者绝对是你的anti!」

  见对方认真地如是回答,濑名泉险些忍俊不禁,按理而言早见识过艺能圈无数俊男美女的鬼才监督,竟如此真心诚意地喜欢着自己的容貌,实在是无解的谜题。

  他忍住了笑,双手交迭在扫把的顶端,下颚则抵着手背,「月永君?」

  「唔?」

  见对方似乎不甚满意,濑名泉只好叹了口气,「……れおくん?」

  于是便换得了笑逐颜开的大脚本家,一面思忖着明明也是于险恶的艺能圈生存下来的佼佼者,这个人却易懂得难以理解,一面发誓自己在外头绝对不会这样呼唤,接着收获了月永レオ关于「双面人」的严厉控诉。

  「那么、我等等扫完后就直接离开,不打扰你写脚本了。」重新开始整理工作的濑名泉说道。

  结果对方一脸意料之外,「欸?」

  「什么『欸』?」

  月永レオ直接抛下了电脑慌慌张张地跑向他,直接出手抓住了衣襟并且大力地摇晃,「濑名不是要留在我身边直到剧本完成吗?」

  「别摇了别摇了,我是答应过没错……」好不容易挣脱魔掌的濑名泉不知第几次叹息,「不过所谓留在身边是怎么执行啊?我还以为只是一个形容。」

  原以为该是个大难题,却只见月永レオ笑得瞇起了眼,毫不犹豫地回答。

  「濑名住进来吧!在完成剧本的这段期间里,都待在我身边吧!」

 


後記
原始標題:
※想靠枕營業走捷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
※就算是枕營業,有資源就沒問題了對吧
(夠了)

順帶一提日本的編導制度是監督(導演)屬於製作的電視台(也就是領電視台薪水的工作人員),而腳本才是日劇的靈魂,各家電視台、事務所會出錢網羅知名編劇撰寫腳本
原本想先寫點存稿再發出來,但最近因為很多事情相當疲憊,三次元也有、獅心也有……總之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喂

评论(5)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