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Knights+司中心】比太阳更加耀眼

※司生日贺文
※狮心cp成分有,承袭《冬日的赠礼》设定,没看过也无所谓
繁體點我



  「熏鲑鱼蔬菜卷和酱汁佐干贝各一份。」

  「唐扬鸡一……两份好了。」

  「司君只准点一份炸鸡。」

  「那没关系,另一份给我吧!我看看……除了唐扬鸡外,再加烤鸡翅两串、秋刀鱼串两份、柚子胡椒鸡腿肉一份、盐烤草虾两份,还有……」「国王大人点太多了吧!小泉这样没关系吗?」

  「国王大人又不会胖,对吧小濑……啊、干贝再加一份。」

  「为什么都问我啊!超烦人的!好了,就先这样吧。」

  店员好奇地问:「各位不需要点酒吗?」

  「我们不喝酒。」

  待店员离开后,朱樱司放下手中的热麦茶,终于忍不住开口。

  「……虽然很感谢各位前辈的邀请,但既然这里没有人能喝酒的话,为什么要选在居酒屋啊?」

  人气偶像团体Knights的诸人面面相觑半晌,「……为什么啊?」

  「哎呀、印象中是国王大人指定的吧?说着『居酒屋才有大人的味道』。」

  「对对就是这样,就决定是国王大人的错了。」

  看着互相推卸责任的前辈们这番令人怀念的光景,朱樱司无言以对。

 

太陽よりも眩しい

 

  「好的!」鳴上嵐舉起手中的冰涼柚子茶,示意眾人也各自舉起手邊的飲料,「為了今天終於滿十八歲的小司,乾杯──生日快樂!」

  一阵整齐划一的「生日快乐」后,玻璃杯相击的清脆声响盈满居酒屋包厢,尽管面前都是再熟悉不过的面容,朱樱司仍有些羞赧,「谢谢各位前辈……明明工作很忙还特地空下这天。」

  朔间凛月与鸣上岚毕业后,也顺理成章加入了月永レオ和濑名泉所在的偶像组合Knights,朱樱司过去所加入的「Knights」,如今的元老只剩下自己一人,尽管心知一年后自己也将成为这群人中的一员,但偶尔还是会涌现被抛下的挫败感,毕竟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出生日期而造成的隔阂。

  「对了、还没问那两个孩子升上二年级后还习惯吗?」

  「小鸣太操心了,他们的功课又没问题,不会被留级的。」

  「在座会被留级的只有熊君你一个人。」

  朱樱司无视朔间凛月的「国王大人不也差点不能毕业」据理反驳,笑着回答鸣上岚:「上了二年级后他们都更沉稳了,其实要不是伏见前辈的托付,我还打算直接将弓道部长交出去。」

  所谓「他们」指得是去年加入组合的两名新人,目前都已安稳地升上二年级,尽管当初两人自我介绍时说着「看见了朱樱学长在返礼祭上的歌舞才决定申请加入队伍」,而其中一人甚至随同进入弓道部并作为目前的副部长,但朱樱司至今仍对他人憧憬自己这件事没有太多实感。

  「憧憬」与偶像和粉丝之间的「热爱」大相径庭──喜欢、并且渴望成为那样的存在,然而于朱樱司而言,怎么想Knights中该受到憧憬的都该是月永レオ与濑名泉才是,那些理应是和自己无关的情感。

  「啊、这么说来,这次有个新人也是从小就作为平面model发展的,鸣上前辈和濑名前辈应该也听过他的名字。」

  说出姓名之后,包厢内两名模特儿发出了拉长的「喔──」,看来确实是如预料中的相识。

  濑名泉挑拣着盘中青菜的部分入口,剩下的肉类则通通夹到月永レオ的碗里,一面说道:「虽然知道,但真的是只有听过的程度而已,没有合作过。」

  「人家倒是合作过。」鸣上岚有些踯躅地笑道:「怎么说呢?有点心高气傲?虽然能力是真的很好,不过待人处事就还需要加强了,经常会和合作的对象发生争执呢。感觉这孩子没什么朋友,小司可能要注意一下。」

  朔间凛月插嘴:「好熟悉的人设啊,小濑不觉得吗?」

  「……你想表达什么?」

  濑名泉的恫吓被朔间凛月彻底忽略,而一旁塞了满嘴烤肉的月永レオ则口齿不清地下了结论:「感觉这个人性格好差劲啊!」

  「国王大人不要这样!小濑受重伤了!」

  「咦为什么濑名受伤了?」

  「超烦人的都给我闭嘴──司君继续!」

  事已至此其实朱樱司不太愿意继续发言──经验表示通常做为发言者容易遭到迫害,但即便升上三年级他也无法抵抗濑名泉杀人的眼神,只好说道:「……那个、听说是国王大人的fan。」

  包厢陷入短暂的沉默。

  「我就说这个人设真的有点熟悉吧?」朔间凛月平静地表示。

  「不对不对、一点也不像!小泉才不是那么露骨的人呢!」鸣上岚据理力争。

  自己可能无法活过这个十八岁生日了。朱樱司悲伤地想着,一面顶着众人好奇的目光与濑名泉恨不得直接掐死他的杀气,解释那名一年级生其实也不曾直接说过是月永レオ的粉丝,而是某次副队长偶然察觉对方的播放器只分为三个文件夹。

  第一个是Knights的表演曲,第二个则是月永レオ的所有歌曲,不论其自身组合单曲、商业插曲或者写给其他歌手的曲子,第三个则是其他。

  「……然后我才惊觉原来他打听Knights的过去member并不是想知道unit的历史。」

  「……小司你还是当作他是好奇历史吧,心情上比较舒服。」

  「哇哈哈哈喜欢我的音乐的绝对不是坏人!我喜欢他!」全然没搞清楚状况的月永レオ朗声大笑。

  「总之,整体而言是个挺冷淡的孩子。」朱樱司说道,顿了顿,觉得如此形容不甚精确的他补充道:「不是说他不好,只是感觉不太懂得表达关心他人的方式,才会使用攻击性的言词吧,如果换作国王大人和凛月前辈的说法就是──」

  「傲娇!」月永レオ与朔间凛月异口同声。

  「……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喔。」见两人已协助补完了形容词,朱樱司连忙撇清关系。

  「真的是小泉呢!」鸣上岚感叹道。

  「哪里像啊!」

  「对嘛,濑名那么温柔。」

  朱樱司懒得理会月永レオ与众不同的世界观,将话题转移到另一名新人身上,「另外一个孩子的性格倒是和某人好像,之前和Rabbits的对决中,兴致上来了竟然当场即兴舞蹈,连带得两个一年级乱成一团,对方可是有三个经验丰富的三年级啊!所以我们理所当然输了。」

  「某人是谁?」毫无自觉的那个某人问道。

  濑名泉挑起眉,「这个和『某人』很像的孩子该不会还刚好擅长作曲吧?」

  「这倒是不至于……未来似乎打算往职业舞者发展的样子,所以我们的舞步都给他编了,不过偶尔也会说什么『啊、等等,我想到了』之类的感觉很熟悉的话,让人有点困扰。」

  「感觉也是很麻烦的新人。」月永レオ说道,「所以某人到底是谁?」

  没人回答。

  「这个新人该不会刚──好──很憧憬小濑吧?」朔间凛月不怀好意地拉长了音,无须询问也知道这位吸血鬼的意图为何,朱樱司并未上当,将口中的烤鸡肉咽下后平静地回答:「这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巧合喔,凛月前辈。」

  「什么意思?」

  「虽然明明和某人这么像,但其实是因为憧憬鸣上前辈加入的,整天说着『岚是全世界最美丽的人』之类的话,好像很想和鸣上前辈2shot的样子。」朱樱司看着鸣上岚认真地说道:「所以要麻烦鸣上前辈抽空作为OB回来了。」

  鸣上岚心花怒放地笑道:「啊啦、真是令人开心的邀请呢!人家最喜欢清纯可爱的男孩子了!」

  「要不是小鸣还未成年,后半段这句话就是完美的犯罪宣言了呢!」

  「……濑名前辈,就算您这样目光复杂地凝视国王大人,我想他也不会懂的。」

  恳切的建议立时遭到对方恩将仇报,濑名泉毫不客气地将他的脸颊当成面团狠狠搓揉,朱樱司抵死挣扎仍然逃不过施虐的指尖,「对噗起濑名前辈请别捏窝错惹……噗对窝明明没错……」「臭小鬼我看你是太久没被我骂很怀念吗?对我不敬可是重罪还记得吗?」

  「小濑,小朱也不小了,今天就十八了!」

  「十八也未成年我喊他臭小鬼有什么不对?」濑名泉一面响应,也没停止手上的施暴。

  正义使者鸣上岚说道:「……我们这里也没有人成年啊,下个月才出一个国王大人。」

  真正左右战局走向的则是其实没怎么搞清楚状况、嘻嘻笑着的月永レオ:「朱樱今天生日,放过他吧濑名!」

  朱樱司有生以来初次由衷地觉得月永レオ是骑士们的国王大人真是太好了。

 

  「总而言之,」庆生宴的末尾,连最后的残羹冷炙都清得差不多了,朱樱司清了清喉咙做出总结:「由于后辈们都很崇拜前辈们,所以……虽然前辈们工作都很忙,但还是希望能偶尔回学校指导大家……去年刚出道比较忙没有提过,但现在应该比较稳定了吧?」他小心翼翼地说着,见四双眼沉默地直视自己,朱樱司心虚地补充道:「我觉得大家应该都很想见到OB的。」

  依旧无人响应,正当他努力思索自己究竟说错了什么,便听濑名泉重重叹了一口气,「『大家』是谁?」

  「欸?」意料之外的问题令朱樱司愣了片刻,他眨了眨眼,回答:「就是……现在unit中二年级和一年级的后辈。」

  然而这个回答只换得濑名泉一声没好气的「啊?」今日恰好满十八岁、按理说更加成熟的朱樱司仍旧吓得反射性地缩了缩身子,左思右想也不知道究竟说错了什么话激怒对方。

  「哇哈哈哈濑名那样的说话方式是不行的啦,就算本意是珍惜对方,也只是造成反效果而已,你看朱樱一脸委屈的样子──啊、不过在我面前就没问题了,因为不管濑名说什么我都懂喔!」

  「国王大人最后一句话只是单纯秀恩爱吧。」鸣上岚没好气地吐槽道。

  「而且朱樱你也是!不可能不明白濑名在说什么吧!」月永レオ翠绿的眼直视着他,朱樱司见到自己红色的倒影于对方眸中分外鲜明,「将自己的心情坦率地说出来,这才是一个团队──咦、不对,朱樱现在不属于我们团队,而且不喊我leader……可恶啊浪费了帅气的发言!」

  帅气打从一开始就是不存在的吧。朱樱司于心底吐槽。

  但对方都说到这种程度了,他自然也清楚自己该传达给众人什么。

  「请我重来一次,」朱樱司微笑面对最尊敬的四位前辈,「希望前辈们能抽空回来梦之咲指导,后辈……以及司都非常想见前辈们,如果能一同歌唱舞蹈的话,肯定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

  月永レオ满脸「我就知道」的得意、朔间凛月仍是狡黠的微笑、鸣上岚笑意盈盈,唯有濑名泉哼了一声,「说得这么好听,那刚刚为什么不这么讲?」

  「关于这个……」真相倒是令他难以启齿,朱樱司垂首,压低了嗓音,「……总觉得都十八岁了,还撒娇着说『想见前辈们』实在太不成熟了,濑名前辈不也常说我是喜欢撒娇的臭小鬼吗,所以才、」

  「够了。」朱樱司战战兢兢地抬起头看猛然截断自己话语的濑名泉,对方仰起下巴,仍是那副犹如高傲的蓝眼猫般的微笑,乍看难以亲近,实际认识后正如月永レオ所说,是个极其温柔的人,「就好像前辈欺负后辈是天经地义的,后辈和前辈撒娇也是天经地义的好吗?」

  「不对!前面那句绝对仅限于濑名前辈吧!」

  「哈哈哈既然可爱的后辈都这么说了,人家觉得不回去不行了。」鸣上岚笑道。

  朔间凛月一脸想到坏主意的笑容,「而且我也想亲眼见识那个小濑二号。」

  「才不是什么二号!」濑名泉狠狠地捶了吸血鬼一记。

  明明是一如往常属于Knights的闹哄哄景象,但于此刻的自己而言,并不是像过去那般随手便得以拾取的画面,朱樱司只是凝视着,并且真切地感受到这并不是自己所置身的「Knights」。

  「朱樱一脸羡慕呢!」

  月永レオ不知何时坐到他的身边并发出感叹。

  「才没有羡慕呢!」朱樱司撇过头噘着嘴说道,半晌后,才轻声说道:「……好吧、是有点羡慕,如果能和前辈们一起debut就好了、之类的。」

  「欸、但是我倒是觉得朱樱这样也不错喔?」月永レオ满脸「怎么会这样想呢」的不解,「不用经历我们当时乱七八糟的年代,安稳地成长茁壮、成为偶像,在满满的祝福中度过十八岁生日,这不也是好事吗?」

  忆起对方的十八岁生日是处于何种情况,朱樱司轻轻地「嗯」了一声。

  注意到这厢对话的朔间凛月笑道:「何况小朱羡慕归羡慕,现在作为队长也过得很快乐吧?如果要你立刻加入我们,小朱可能也会舍不得后辈喔!」

  尽管身为学生偶像,自己所经历的远不如眼前四位前辈,但无论是作为部长带领弓道部也好、作为队长率领两名沉稳的二年级以及特立独行的一年级们也好,都是作为「独自留在梦之咲的朱樱司」的他才能创造的珍贵回忆。

  倘若没有以自己双脚踏过这条漫漫长道的话,肯定是没有加入Knights的资格吧。

  「所以、剩下的这段时光我会尽全力磨练自己,让明年的朱樱司拥有和前辈们站在同个舞台上的资格的。」

  朱樱司微笑着说道。

 

  听见他的宣言,四名前辈对望片刻后,率先发出感言的是鸣上岚:「真好呀,这就是人家最喜欢的可爱男孩子的青春呢。」

  月永レオ揉了揉他的头发,朔间凛月则捏了捏他的脸颊。

  而濑名泉微笑地说道:「好好享受吧,臭小鬼。」

  享受远比太阳更加耀眼的青春。

 


後記
高貴遊戲池有段是司改口喊leo為「我らの王」,這邊直接沿用這個設定,讓他在leo畢業後都稱呼國王大人
雖然從頭到尾都沒幫四個學弟取名字,但設定得很開心,兩個二年級生是沉穩的性格,比較外向的那個一起加入了弓道部成為弓道副部長,司在畢業打算把弓道部長給他;而另一名二年級生善於謀劃出策,司有考慮是不是要給他國王的位子。
至於兩個一年級生,leo粉的那位是同擔拒否的偏激粉,本能地(?)排斥ob瀨名學長,不過後來承認了瀨名學長後變成knights的團推了(但是不會說出來)
嵐粉的那位獲得了和偶像的合照後貼在sena house的牆上,之後繁殖(?)成嵐的所有雜誌封面也都出現在牆上,和leo的雜誌封面數量競技中。身為隊長的司由衷希望他們能將這份幹勁用在S1上面,不然和fine對戰又輸了他恐怕只能選擇切腹逃避學生會長桃李未來一個月走路有風的小人得志樣。

獻給我最喜歡最喜歡的司,生日快樂!也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6)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