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涉英】你有如哭泣般微笑

※《Machine Learning》一些补完
繁體點我



  「在涉看来,记忆是什么呢?」

  听见他倏然脱口的话语,日日树涉眨了眨紫罗兰色的眼,怔然片刻后收起了将刀剑刺向自身的表演,咻地不知将魔术道具藏至何处。

  简直像是真正的魔法使一样。无论这些年见识过多少次对方的魔术,天祥院英智仍不禁于心底如此感叹。

  「记忆是经验的留存──想必英智想听到的不是这个答案吧。」

  「一般而言,记忆分为编码、储存与检索三个阶段,处理信息并储存留待未来检索。」他调整姿势,靠着身后的柔软的枕头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些,「也有说法是记忆、也就是作为这个存在的经验塑造出人格,可以说是假如没有记忆,我就不是我、涉也不再是涉。」

  「大体而言能这么认为没错,不过英智想说的不是这个吧?」

  于他说话的期间,日日树涉已然将泛着氤氲的红茶斟入杯中,英智接过茶杯后微笑道:「虽然也有一见钟情这种说法,但人类的爱情大多出自于经验,也就是与某人共处的光阴──我很好奇,假如我面对拥有涉的记忆、拥有涉的性格,但不是涉的人,会产生什么反应呢?」

  「拥有我的记忆和性格,却不是我的人?」日日树涉覆述了如同绕口令的假设,好笑地说道:「意思是英智制造了一个日日树涉的克隆人,然后抽取我的记忆塞进他的脑袋里面吗?唔、假如他也能随时随地变出紫罗兰送给英智的话,那还真是无法预料的Amazing呢?下次遇见天祥院家的研究员的话,我会记得离他们远一些,以免被抽走记忆的。」

  「或许那个克隆的涉变出的是玫瑰呢?」天祥院英智顺着对方的玩笑话笑道。

  「那样的话他就不合格了!身为正牌的日日树涉可不承认那个失败品是我,确实玫瑰象征爱情,但紫罗兰可是作为英智生日的诞生花拥有独一无二的意义存在,身为日日树涉却不知道这种理所当然的基础常识可不行──好的现在我已经打败了仿冒品了,我还是你唯一的日日树涉喔!英智是不是该给我一点奖赏呢?」

  说着,坐在床边木椅上的日日树涉特意起身凑到了他面前,英智好笑地于对方额上落下一吻,轻声说道:「这是胜利者的勋章。」

  稍纵即逝的浅吻结束后,他才抬首,便猝不及防地被搂住了后颈而被迫重新低下头,旋即感受到的是来自唇上的温热。

  「……我嘴里还有刚刚吞下去的药味,所以才亲额头的。」结束了舌尖的缠绵后,天祥院英智微微喘息着说道:「明明都已经包成胶囊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原料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还让苦味散发出来呢?我一直很好奇这件事。」

  「这种小问题让您的小丑负责烦恼就行了。」索性坐在床沿搂着他的日日树涉微笑道:「英智该烦恼的是,我会不会听了刚刚那段话去袭击天祥院财团的人工智能研究所喔。」

  「已经猜到这种地步了吗?不愧是涉。」被识破目的的他毫不介怀地笑道。

  「虽然天祥院财团无所不能,但还不至于挑战法律制造克隆人──不如说,真要做的话并不会直到现在才做,说到底桃莉羊已经诞生了那么多年,备份一个人类出来早就不是值得大肆宣扬的崭新技术了。」

  「涉说得没错,要克隆一个人的话,父母亲早在他们独子体弱多病、而又没能力再生下一个时就该做了。」英智眨眨眼,望着日日树涉的双眸,「直接复制一个健康的孩子可能还比苦苦守候注定短命的继承人实际多了。」

  「所以人工智能的研发和英智无关。」

  「那当然,再怎么荒唐也不至于让外人编写程序代码的机器人成为天祥院的决策者──我只是给了研究员一个小建议罢了。」

  日日树涉忽地握紧了他的手,像是了然紧接而至的话语。

  这个人怎么会那么明白自己呢?英智暗忖,真是令人喜悦到了悲伤的程度。

  「假如我离世之后依然有名为『天祥院英智』的存在延续的话,不也是件有趣的事情吗?作为天祥院财团的AI研究也是重要的里程碑吧,就像是将纪念大桥以总裁的父亲命名一样。」

  ──所以,复制我吧。

  天祥院英智向研究人员们如是建议道。

  让虚伪的天祥院英智在自己离世后也依旧存续。

  「我以为英智应该明白的,就算真的创造出来,也不过是名为天祥院英智的晶体管与电路板,由镍、铁、铬元素所组成的『物品』而已──就算是皇帝大人的命令,我也无法认可那种东西是英智喔。」

  「但是,『他』会拥有人造的皮肤、脸颊是健康的红润、水分丰足的肌肤弹性、自由行动的躯体而不是被禁锢于宽敞得毫无意义的单人病房。」

  「……那样就不是英智了。」日日树涉平静地微笑道:「大家期盼的是英智你的健康,而不是哪个同名同姓的机器人,那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样真不像对方,天祥院英智于心底想着,但终究是自己的话语造成的。

  「他将拥有我的外貌、性格也会设定得和我相仿……啊、那可真是令人头痛的机器人──最重要的是,他还会拥有『记忆』。」天祥院英智直直凝视着日日树涉,「他将会『记得』名为天祥院英智的短促人生──或许吧。」

  「那只是单纯地数据输入而已,和我们打开电脑的文件文件在上面敲字没有任何不同。英智你明明比谁都要清楚这点。」对方举起了彼此紧系的双手,「纵然告诉机器人我们拥有十指交扣的过去,机器也不会明白其中意义,即使我握住了机器的手,他也不清楚那代表了爱、温暖、以及相伴,既不会因而动容也不会像英智一样握紧我的手,只是一个人类毫无意义的接触。」

  「……我知道的。」

  机器没有心,也不懂所谓共情。

  说到底所谓回忆也不过是将数据输入内存罢了,和把照片储存电脑毫无差异。

  「所以我真正想说的是……等『天祥院英智』诞生之后,我希望涉能去教导它。」

  日日树涉怔了片刻,复而笑道。

  「英智知道的吧,我不是一位好老师喔。」

  「假如那个机器和我一样的话,肯定是善于学习的吧。」英智微笑着回答:「教导它情感、爱,以及回忆──如果是涉的话,肯定能做到的,因为涉是无所不能的魔法使啊。」

  面对他的恭维,对方以夸张的口吻说道:「请恕您的小丑拒绝喔。」

  「不是现在,如果幸运地我在机器人诞生后才离去的话,这个复制天祥院英智的计划也就跟著作废了,研究人员会为AI另取一个名字吧。可倘若很不幸地我在那之前就死了……就必须要拜托涉了。」

  握着自己的指尖正微微颤抖着,耳畔的嗓音则是强自镇定下的一如往常。

  「真是任性又傲慢的皇帝,我明明都已经拒绝了,却还用那种不容反驳的口吻,这可是过分的独裁喔?」

  面对假作无痕的动摇,他只能选择云淡风轻地笑道:「这么多年了,涉还不清楚我的任性吗?不会要求你把那堆铁块当成我的,假如涉真的爱上它的话我反而会忌妒吧。」

  「我可是博爱的小丑,皇帝陛下真有自信侍奉您的小丑不会被开发出恋物癖吗?」

  顺着并不有趣的玩笑扬起了嘴角,天祥院英智凝视着重视之人的双眼,万分温柔地说道:「不会的,因为你是──」

 

  「因为我是仅属于你的日日树涉。」

  日日树涉犹如唱诵恒久的诅咒般说道,凝视着他的眼波摇曳,那是彷若泪珠般的笑颜。

  「想必对机器而言,这个誓言的『记忆』也不存在任何价值吧。」

 

 

後記
想了想還是做了補完,希望下次有機會寫光明點(……)的涉英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