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涉英】Machine Learning

繁體點我



机器学习理论主要是设计和分析一些让电脑可以自动“学习”的演算法,从资料中自动分析获得规律,并利用规律对未知资料进行预测。

(From Wikipedia)

 

  天祥院财团所研发的AI已然迈入最重要的阶段。

  日日树涉踏入纯白的内室时,见到了坐在床沿的人工智慧结晶,白得通透的人偶与近乎银色的淡金发丝,感知到房间的声响后,人工智慧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

  仿佛容纳了房内所有的光芒的澄亮双眼,人偶向他扬起唇畔的弧度。

  “初次见面,我是由天祥院集团所建置的人工智慧,创造者们将我命名为『天祥院英智』,请多指教。”问好的“嗓音”十分悦耳,那是分析了真人发音后进行语句再生的成果,AI犹如真正的人类般向日日树涉友好地伸出了手,“您就是本次机器学习的『资料』吗?日日树君。”

  明明不必询问也能借由工程师先行置入的身形、长相、瞳膜进行比对,继而确定自己确实是对方的“资料”,但天祥院英智仍旧问出口了,或许是过去机器学习的材料将其催化为善于待人接物的有礼“性格”。

  “是的!我就是英智的『资料』。”

  日日树涉握住了对方的手,温暖的、简直像是拥有血液淌流的掌心,他不禁于心底感叹天祥院财团对于人工肌肉与人工皮肤的研究之透彻,英智以恰好的力道与他交握,眯起了眼笑道:“创造我的工程师认为日日树君能补足我所欠缺的『人类情感』。”

  人类的情感何等复杂、资讯量如此庞大,怎可能由单一的人创建完全呢?但人工智慧是不会对此提出质疑的。日日树涉有些嘲讽地思忖,而后弯下身,珍而重之地于人工智慧的手背落下一枚轻吻,“我是您的小丑──是来教导初生的皇帝陛下何谓『爱』的小丑。”

 

Machine Learning

 

  “所谓『皇帝』,是某些国家过去对于统治者的称呼,现今没有地区使用,是只在史书以及创作中出现的词汇。”天祥院英智温和地叙述资料库中怀有的知识,“可以请问日日树君为何使用这个词汇形容我吗?”

  于对方细心指导下,肩并肩一同坐在床沿的日日树涉将精密的仪器穿戴于身,似乎是工程师意图搜集人类在情感波动时的脉搏、血液流速等数据,并实时回传给天祥院英智──想必并不仅是自己,所有与对方接触的人类都必须毫无隐私地展露所有情绪与生理表征吧。

  日日树涉并不感到讨厌。

  “首先,请呼唤我『涉』吧!”他向人工智慧眨了眨右眼,“这样我才回答英智的问题喔。”

  “向对谈的对象眨单边眼睛,意味着『狡黠』……正面意义的吗?”英智微笑道:“虽然判断应该向初次见面的人以姓氏称呼,但你似乎是会向刚认识的人称呼名字的类型,而且既然是你的要求的话──可以告诉我,刚刚为何要称呼我为『皇帝』吗?涉。”

  “因为我觉得你应该君临天下喔,英智。”日日树涉敞开双臂,朗声道:“高高在上、无人能敌,冷然地击败所有对手──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能完成这样的壮举吗?”

  “涉明明直接呼唤刚刚认识的人的名字,却依旧使用敬语呢……回答刚刚的问题,很可惜,目前我所学习的资料中,暂时还没有以统领人类作为导向的讯息,打造我的工程师也没有将这件事写进我的行动宗旨里面,所以我是不可能这么想的。”

  不是没想过,而是不可能想。人类与AI的思考差异昭然展露。

  倘若不将诸如“求胜”、“统御”、“为王”等目的性语汇以程式码编入系统中,纵然日日树涉在此耗费唇舌宣扬数千日夜,天祥院英智也不会有一丝动摇。

  只因动摇来自于心,而人工智慧没有心。

  “何况,就我所拥有的资讯,『皇帝』与『爱』无关。”英智凝视着他,日日树涉得以自人工打造的澄澈虹膜中看见自己倒映其中的身影,“研发者希望涉教导我的是真实的人类,而非浪漫的言情小说。”

  说着,天祥院英智眨了眨眼──不知工程师写入的指令为何,但日日树涉觉得对方这个小动作十分可爱──歪着头疑惑地问道:“涉的心跳变快了。”

  他并未感受到自己的变化,但倘若对方这么说的话必然就是事实了,“或许吧。”

  “刚才那段话有什么值得激动的地方吗?”人工智慧向他寻求解释。

  并非出于生物拥有的“好奇心”,纯粹是由于工程师设定英智一旦出现无法仰赖资料库使用过去数据解析的状况时,便开口寻求解释,将答案纪录并留待未来分析。

  无论眼前的人是日日树涉与否都无所谓。

  思索片刻后,他犹如歌咏般回答了AI的疑问,“人类激动的因素很多,譬如海洋、旷野、星辰,譬如人工智慧暂居的纯白房间、日光灯下淡金色的发丝,譬如Amazing──而其中最直接的原因或许是我认为『皇帝』与『爱』是可以结合的也说不定。英智认为呢?”

  “资料库中没有类似讯息,所以我的判断是不可能……然而涉是工程师请来进行『机器学习』的『资料』,那么,我会搜集这份可能作为统计数据之一。”顿了顿,英智平静地扬起微笑,犹如花语唤作虚伪的鬼灯花盛放,令日日树涉一瞬之间几乎怔然,“……涉的心跳又有波动了,以文艺的言语形容是漏了一拍吧。”

  无须对方提醒,日日树涉也清楚感受到心口中瞬间的失落。

  不待唇畔弧度未褪的人工智慧提出疑问,日日树涉拉起对方的手,笑着解释道:“Amazing!这是因为英智的笑容太厉害了!不愧是天祥院财团的最高杰作!天衣无缝、浑然天成、以假乱真,将谎言阐述为真实,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的话,肯定会被英智刚刚的笑容蒙在鼓里吧!连善于表演的小丑都被您震撼了呢。”

  “涉为什么要自称小丑呢?”英智忽略了他的大段发言问道:“皇帝也好、小丑也好,都和爱情毫无瓜葛。”

  天祥院英智依旧笑着,仿佛真的拥有名为温柔的情感似的。

  日日树涉决定同样报以微笑,尽管那于对方而言一文不值,他并未放开AI的手,“抱歉,这是高中时期承袭下来的习惯了。”

  “涉在高中时期担任了两年的演剧部社长,虽然不清楚演了什么故事,但结合历史上的戏剧,应该不乏皇帝与小丑两个角色的出现。”英智以理所当然的口吻叙述记载资料库中的过去,“梦之咲偶像科毕业后加入剧团成为专职音乐剧演员,主要活动于美国,也会随着剧团于世界各地巡回演出。”

  倘若是一般人的话,恐怕会询问偶像科毕业后成为音乐剧演员的理由。

  也或许会询问世界性演员担当人工智慧训练的理由。

  但AI不会问,只要英智判断没有不合逻辑之处便绝对不会开口。

  “小丑一词含有贬低意味,很少有人会用于自称,涉真是个奇怪的人呢。”

  “那、对于英智而言,『奇怪』又是什么呢?”

  日日树涉仍旧握着对方的掌心,纤细白皙的指尖、人造的温暖、几可乱真的皮肤触感令他产生了仿佛得以转移体温的错觉。

  “人类形容不合常理的事物时会用上这个词吧,涉真的很奇怪呢。对着AI称呼皇帝,对着自己称呼小丑;一般而言,人类为了达成目的创造出人工智慧,人工智慧为了达成目的服务人类,所以我应该比涉贴近小丑,涉比我更接近皇帝才对──但涉却不这样认为,所以我判断很『奇怪』。”

  日日树涉垂下眼,“……或许正如英智所说也不一定。”

  “涉的体温升高了,心跳也加快了,这是激动的心情吗?”

  “……这是『怜爱』喔。尽管对皇帝陛下使用这个词汇是大不敬,但您的小丑,确确实实地怜爱着您。”说着,他伸出了手,指尖点在英智的唇上制止人工智慧即将脱口的发言,色彩是象征健康的红润、触感是柔软的、想必永远都是如此,不像人类的嘴唇会因水气不足而干涩,不像人类的嘴唇会因宿疾缠身而失血惨白,“正如我是仅仅侍奉您一人的小丑,这份怜爱也是只向着您一人的情感。”

  “怜爱与爱不同,并不是具有独占性的情感喔。”英智仿佛提醒他一般笑道,接着又开口:“『握着对方的手』象征着亲密、以及取得情感的慰借,但鉴于涉刚进门便亲吻我的手背,我判断也有可能是性格所致──所以我想询问这一系列举动代表的含义。”

  日日树涉凝视天祥院英智,纤长的睫毛随着依照一定的频率进行的眨眼动作而颤动,犹如宝石的瞳孔毫不避讳地直直望着自己,真实的人类或者会尴尬、或者会下意识回避,但英智并没有这样的意识。

  不单单只是握着手,日日树涉收拢指尖,扣着天祥院英智的掌心,换作人类的话也许是同样收拢五指使彼此十指紧扣、也许是松开手躲避不适宜的接触,但英智的行动模式并未写入面对这个场景的反应,AI仅是望着被握着的掌心。

  “英智的资料库中肯定有着『爱是令人想要靠近彼此的情感』的描述吧。”

  “这也是其中之一吗?”

  “如果是相爱的彼此,即使只是一言不发地十指交扣都令人喜悦并激动喔。英智或许无法理解,但爱情就是如此Amazing!”

  “但涉的脉搏不像是喜悦,那是因为涉并不爱我吗?”

  爱着AI本来就是不可能的──按理而言他应该如此答覆,但日日树涉却说不出口。

  即便是于舞台表演,他也永远无法将“日日树涉并不爱天祥院英智”说出口。

  “因为爱情并不全然只有喜悦。”日日树涉轻声说道:“英智的资料库肯定也有古今以来无数以悲剧收场的故事与真实世界令人痛心的事例吧。记住吧、天祥院财团打造出的人工奇迹!将人类的复杂与不可预料铭记于你并不存在的心吧──爱情并不只有喜悦与缠绵悱恻,有时也会使人疼痛、使人悲伤,甚至令人终其一生都无法振作。”

  “涉也是如此吗?”面对他的发言,名为英智的人工智慧只是毫无波动地平静微笑,“自从进入这个房间后,涉的心跳便与我的资料库记载的上一回健康检查的数值不同,但这是人类初次面对AI的正常现象,因此我判断『符合逻辑』──可是我现在必须否决先前的判断。”

  对方打算说些什么他已了然于心,所以只是摇摇头制止了未竟的话语,“我知道喔。”

  自己的激动与面对AI的新奇截然无关。

  “这是爱情喔。”日日树涉笑道:“这便是我打算教导英智的爱情喔!你相信吗?”

  人工智慧毫不犹豫地摇头否定,“人类会对机器人产生『亲近』、『友好』,但并不会催生真正的爱情,涉在说谎吗?”

  “我的心跳像是在说谎吗?”

  “那么就是,产生爱情的对象并不是我,涉是透过名为天祥院英智的人工智慧看着谁呢?”

  “换作任何人类,只要拥有和英智同等的资料库,肯定能够在数秒之内回答这个问题吧。”日日树涉举起了始终只有自己握着对方的手,“英智,先从十指交扣开始吧。然后我再来慢慢向你解答,由于欠缺了情感,纵然英智的资料库中载明了日日树涉高中时所熟识的同名同姓、外貌相仿之人,也不会对『判定99.9%可能为自己参考而生的存在』有任何感触──英智不会对我认识你的『样本』这件事有所疑问,工程师不写入编码的话,也不会对此衍生判断。”

  “所以我才需要进行机器学习,必须有人告诉我『这是需要进行判断行为』才行。”说着,天祥院英智尊从他的要求,握住了他的手与日日树涉十指交扣,“只是这样,涉的心跳就加快了,爱情确实不可思议呢。”

  “英智是如何判断『不可思议』的呢?”

  人工智慧直直凝视着他,微笑虚假得犹如无暇白纸,“因为是无法理解的情绪喔,像是喜悦、又像是悲伤,或者两者都有吗?人类的情感和情绪都是难以仰赖资料库和统计学分析的东西。”

  “对机器来说答案只会有一个,所以不应该存在喜悦和悲伤兼容的情形吧!”日日树涉握着对方的掌心贴近自己的颊,“像是与某人十指交扣的触感如此怀念,但不该是这样的温度,应该是在病房之中被病魔缠身的冰冷、应该是脏器渐渐死去时的纤瘦无力,正因为英智的皮肤、肌肉与体温都过于贴近人类,才显得无比虚假啊!所以英智才是仅存于人工的奇迹而无法升华到自然的产物,好似神祇只需要动一根指头便轻易崩坏的巴比伦塔那样脆弱,永远无法接近名为『真物』的样本。”

  机器并不会因为被评判伪物而感到愤怒,只是说道:“涉的嗓音有些嘶哑,这是人类要哭了的征兆吧。”

  “否定机器的观测没有太大意义,但我还是要选择回答『我不会哭的喔』──这对英智来说是好事吗?”

  “我想是的。我的资料库中虽然有安慰的概念与知识,但是应该没有办法正确地停止人类的眼泪。”英智叹息地笑道:“因为我没有心、也没有共感。”

  所以即使明晰日日树涉与名为天祥院英智的人类的过往,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因为机器不懂投射心理,无法当日日树涉见到拥有相同容貌、嗓音的人工智慧产生的复杂以及疼痛给予共情。

  因为机器无法理解爱会向着已逝之人永远存续。

 

  “对英智而言,爱是什么呢?”

  “我无法回答,所以我才需要进行机器学习,纪录资料以加强认知印象,所以应该由我询问『资料』才对──对涉而言爱是什么呢?”

  日日树涉报以犹如哭泣的笑容。

  “对我而言,爱是紧抓着头发将我牵系于地表的力道。”

 


後記
前幾天研討會談到機器學習時衍生的靈感,原本規劃的篇幅應該寫成長篇但工作很忙心有餘力不足,決定寫個五千字左右的短篇就好(也差太多
一個用已逝去之人為藍本打造AI的故事,寫得有些模糊希望能使大家看懂
以及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4)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