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涉英】给过去的你

※含活动《ノエル*天使たちのスターライトフェスティバル》些微剧透
※绝赞OOC预警
繁體點我


  演唱会圆满落幕的激昂仍残留于体内,连心跳也较往日快上许多,左胸口的生命中枢如同叫嚣着不服输般鼓噪着,天祥院英智仰卧于温暖的被褥中却没有半分倦意。

  或许是Starlight Festival大成功的缘故、也或许是姬宫桃李知晓了真相依旧待自己如往昔,英智不愿将双眼阖上,彷佛入眠之后再见到白昼,这一切美好便仅存于梦境而不复延续。

  正当他第八回为了是否该睡觉而陷入天人交战,铃响中断了思绪。

  如同圣诞树梢悬挂的银铃般短促却清澈,英智眨了眨眼,联想到某个遥远的梦境时反射地捏了自己的脸颊,痛觉提醒他并不是妄想,此刻也不是置身纯白得可怖的病房,而是自己的房间。

  铃声依旧延续着,他如同被梦之国度居民蛊惑的孩子般缓缓下了床,循着铃音行向落地窗。

  看清了透彻玻璃的彼端的黑夜阳台中等待着他的那人,天祥院英智不自觉瞠大了双眼。

  以纷飞的圣诞白雪为背景,银发的天使粲然地笑着凝视自己。

 

過去のあなたへ

 

  「……涉?」英智歪著頭,不甚確定地呼喚隊友的名字。

  「没错,我就是你的日日树涉!」对方昂首笑着说道:「虽然这么说,但随意开落地窗让外人进房间是件很危险的事情喔,英智可要小心那些图谋不轨的人──当然,不包含我在内!」

  已然将人放入室内的如今再说这些已然毫无意义了。英智眨了眨眼,缓缓问道:「你是涉……没错吧?」

  自己并不认识日日树涉之外任何拥有银色长发与高亢嗓音的美丽男子,但仅仅从银发、紫眸、嗓音便判断对方是Fine的队友未免也过于武断──此刻对方的脸颊较平日纤瘦一些、而五官轮廓也更加锋利;除此之外,英智确认对方脚上穿着的确实是平底鞋,但同样身长的日日树涉却高出了自己半个头。

  然而对方并未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英智不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吗?」

  「与其说是涉……」于是英智只能说出自己的猜测,「不如说像是……长大之后的涉?你是从未来穿越来的涉吗?」

  「英智完全不怀疑我的身份这点真是令人动容──」浅紫的眸盈满了笑,男人拉起他的手,纵然适才待在雪中,但对方的掌心是温暖的,「Amazing!我就是未来的日日树涉!不过确切几年后就没有办法透漏了呢,毕竟年龄是男人的秘密喔。」

  「好厉害啊!几年后科技已经进展到能让活人穿越时空了吗?」英智由衷敬佩地说道:「有限制穿越的时空距离吗?可以的话我也想体验一下呢,能够带领过去的人到自己的时空吗?」

  「唔嗯嗯,可惜不是那么方便的东西喔!因为我不是从某位小学生的书桌抽屉过来的。」或许是他脸庞的失望之情太过昭然,日日树涉笑着眨了眨眼,「偷偷跟英智透露吧,在未来夏目君的『魔法』从化学拟似的把戏变成了实物,所以也暂时促成了此刻的『惊喜』──Amazing!这是仅限于圣诞夜的奇迹喔!」

  听着对方无论多少年都不变的语调,天祥院英智笑道:「那涉怎么会出现在阳台上呢?既然都要穿越时空的话,直接进屋子里比较温暖不是吗?」

  闻言,日日树涉立即露出了一脸苦相,「抵达地点是夏目君设定的,他问我『涉哥哥打算去哪里呢』,我回答了『那个年代的英智家吧』,结果他就露出了一脸凶相说『那就别回来了吧』──原来别回来的意思是『就被埋在雪堆里算了』……夏目君好狠心啊。」说着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眼泪,引得英智笑出了声。

  比起一直在站着说话,英智领着对方至沙发坐着,接着自己走向放置茶叶与茶具的橱柜旁,「想要喝点什么吗?」

  没想到正打算伸向茶叶罐的手便被日日树涉握住了,「让我来为您服务吧!『皇帝陛下』──好久没使用这个称呼,真令人怀念!」

  尽管是开玩笑的口吻,但英智听出对方话中包含的不容拒绝,于是从善如流地回到沙发坐下,微笑着说道:「那就麻烦了,涉挑一个自己喜欢喝的吧。」

  「不、自然是要挑皇帝陛下所喜欢的口味,这是小丑的职责喔!」

  尽管想说「既然都毕业多年了就别自称小丑了」,但英智终究未开口,只是饶有兴致地瞅着男人轻快利落的动作,不多时馥郁茶香漫溢房内,而日日树涉笑意粲然且珍而重之地将茶杯端到了他的面前。

  「涉现在仍经常泡茶吗?动作十分熟练呢。」他并未立刻品尝,而是执着茶杯,感受热意自指尖渗入,「如果能让涉也领略茶的美好就好了。」

  「还有其他可能,说不定是未来的英智也经常享受我所泡的红茶呢?」日日树涉于他身旁坐下,「或者是狠心的皇帝陛下早已准备毕业后就抛弃您可怜可悲的小丑呢?」

  「怎么可能呢。」英智平静地微笑道:「反倒是我要担心涉是不是一旦领到了毕业证书,就乘着热气球前往我无法企及的遥远国度──我幻想过无数次喔,即使伸出手也无法企及、呼喊到声嘶力竭也没能收得回应,只能看着热气球消失在地平线另一端。」

  并不是玩笑、也不是为了博得对方同情的夸大用语,英智凝视着眼前紫罗兰色的眸,吐露的是自己最真切的想法。

  「所以真的很高兴,未来的涉居然能想到我,并且来到我身边,这就是最好的圣诞礼物了。」

  英智直视着倒映自己微笑面容的瞳仁,而日日树涉轻轻握住了他的手,「这些话,英智不告诉『现在的我』吗?」

  「『我所认识的涉』愿意聆听这些话语吗?」英智平静地反问道。

  尽管彼此跨越了敌人的立场作为队友至今,但他并没有昂首说出自己全盘理解日日树涉的自信,他的偶像卸去了邪恶的假象甘愿作为小丑待在自己身畔,但对英智而言日日树涉依旧不曾改变,难以捉摸,是惊奇的化身。

  「告诉『他』吧──啊、对自己使用第三人称真是新奇的体验,感谢夏目君带给我这份惊喜。」日日树涉站起身,如同欢呼一般敞开双臂笑道:「说出口吧!将自己的心境毫不保留地、全部诉之于口吧!告诉那个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我』。然后,赠予那个尚未看清真相的少年绝无仅有的Amazing,远比圣诞礼物更令人欢喜、远比跨越时空更较人惊奇,这是只有英智你才能做到的喔!如何?心动吗?这是放眼全世界,唯有英智才得以引发的、仅仅七十亿分之一的奇迹喔!」

  听起来就像是救世主似的。

  但那明明是与距离自己最遥远的词汇。

  而英智仅是望着对方,轻声笑道:「……原来未来的涉不会撒花瓣了。」

  似乎全然没料到他会有这等反应,饶是日日树涉也愣了半晌,而后才苦笑道:「身为带给全世界惊喜的日日树涉,花朵自然是带在身上的!只是穿越时空后不知道为什么都不见了……幸好衣服还留着,否则在英智开门之前就要冻死了。」

  天祥院英智抬起手,指尖划过日日树涉比自己所认识的更锋利的轮廓、纤长的睫毛、眉眼,「那、『你』想听吗?」

  闻言,对方垂下眼,有一瞬英智几乎错觉自己于紫罗兰色的眸中望见了不舍与怜惜,而当日日树涉再度迎上他的目光,对方轻轻将他的指尖攥在掌心。

  「想啊。」

  英智一怔,还来不及作出响应,便见对方笑道:「啊、『英智』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可是相当惊讶呢──请您告诉『我』吧,皇帝陛下,请容许驽钝愚昧的小丑倾听您的剖白吧!您一字一句的吐露远比任何琼浆玉露都更令人迷醺、是凌驾任何技法之上的魔法──那该是多么令人振奋啊!总算面对本心的皇帝与小丑,想必得以度过宛如童话结局那般幸福快乐的美好日子吧──而那的确是真实存在的『未来』喔。」

  他眨了眨眼,「……什么样的未来?」

  日日树涉扬起微笑,低下头亲吻英智的指尖,「譬如即使离开梦之咲,小丑依旧天天为最敬爱的皇帝陛下斟茶的未来。」

  唇瓣落在指尖的触感稍纵即逝,但英智感觉彷佛落进了心底。他轻声说道:「如涉所言的话,那么……」

  确实是宛若童话一般幸福快乐的结局。

  实在过于背离自己的话语令英智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他未曾、也不敢妄想自己与日日树涉有半分可能,然而当事人却亲自给予了肯定,已然超越无法置信到达「恐怕是场梦吧」的境界了。

  「哈哈哈……」英智摀着嘴缩起了身持续笑着,笑得浑身颤抖,日日树涉不安地轻抚着他的背脊,一面困惑地轻唤着他的名字,但单是如此便令他无法抑制地涌现喜悦。

  想必对方是无法理解的吧。于他而言这不仅仅是圣诞夜的奇迹足以表述,这样的未来几乎等同于以一生换取的至高馈赠。

  「……涉会天天帮我泡红茶吗?难怪手法还是这么熟练。」

  「这是皇帝陛下训练的成果喔。」

  「假如我创建给予梦之咲毕业生一展身手的场所,涉也会陪在我身边吗?」

  「这是当然的!」

  「不会搭乘热气球离开?不会前往异国的街道向来往的过客展现爱?」

  「英智愿意的话也能一起去喔──虽然我仍然是大家的日日树涉,却是只属于你的小丑。」

  「无时无刻都待在一起吗?舞台也好、病房也好。」

  日日树涉褪去了平日夸张的口调,微笑着凝视他说道。

  「倘若那是你所希望的话……是喔、未来的我们始终陪伴在一起。」

  对眼前这个人而言,不过是陈述已然成立的真实,但在置身于「此刻」的英智耳中,却近乎以彼此人生为代偿的珍重许诺。

  天祥院英智扬起唇畔,无比温柔爱怜地说道。

  「但是,这些未来对『涉』而言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吧。」

  紫罗兰色的眼倏地瞠大,英智暗忖着果然无论是哪个时空的对方,错愕时的表情都未曾改变,但即便明知将会伤害对方,他依然续道:「……『我』已经离开你了吗?」

  等待着涉肯定的话语,然而在出声之前,日日树涉猛地将他拉入怀中,英智感受着来自他人体温的暖意、以及对方左胸膛强而有力的搏动,伸出手环住对方的背脊,明明是作梦也渴望拥抱的身躯,但并不是处于如此的情况之下。

  「小丑拙劣的演技让皇帝陛下看见真相了。」

  耳畔传来闷闷的嗓音,像是闹脾气似的。

  「……对不起,不小心就发现了。」

  「不要道歉,是英智太聪明,我都忘了……因为很久没有这样对话了。」

  很久该是多久呢?英智有些想问,但对方正是不愿让自己触碰这点才刻意隐瞒了年龄吧。

  「……对不起。」于是他只能选择说道:「我先走了,对不起。」

  无须询问也知道自己究竟前往何处,对日日树涉而言,适才那番「搭乘热气球消失在地平线另一端」恐怕是无比残酷的话语吧,如此指控对方的他才是抛下日日树涉前往无法触及、无法相见、无法传达的遥远之地的那方。

  「所以、请英智将心意传达给那个愚昧的日日树涉吧。」

  于英智看来,怀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特地来到过去鼓励他传递心意,并妄图藉此延长一些相伴的幸福似的。

  「我会的。」他轻声说道:「所以,请涉稍稍原谅先抛下你离去的那个可恶的我吧。」

  日日树涉主动结束了这个拥抱。

  掌心轻抚着英智的颊,紫眸望着他笑道:「我是带给全世界喜悦与爱的日日树涉喔,从未任何有一瞬觉得英智是可恶的──因为深爱着您的小丑早已从您的身上获得了太多太多的幸福了。」

  英智覆上了对方捧着自己的手,「……那、你现在还幸福吗?」

  被抬起了脸,彼此的距离逐渐缩短时英智顺从地阖上了双眼,在双唇相合的前一秒,他听见日日树涉犹如呓语般低声回答:「……如今我也非常幸福。」

  对方的双唇拥有别于自己的温暖,但除了吻之外还感受到了其他事物。

  炙热的液体沿着脸庞滑落,舌尖尝到了些许的苦涩与咸味。

  置身于此刻的他并没有资格拭去日日树涉的泪水。

 

  「……涉要回去了吗?」

  「是喔,夏目君说待在过去的时间有限,很可惜已经迎来了最后呢!」

  英智配合对方刻意轻快的语调微笑道:「那、之后也再来这里吧。」

  「很可惜做不到呢!」日日树涉粲然笑道:「一开始就说过了,这是仅限于圣诞夜的奇迹──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奇迹。」

  纵使并不理解穿越时空的理论,但英智明白自己再也不会见到未来的对方了。

  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表情,凝视他的日日树涉疼惜地笑道:「能使卑微的小丑再次与皇帝陛下相遇,便是舍尽一切换来的惊奇了。」

  然后日日树涉旋过身并敞开落地窗,踏入白雪纷飞的黑夜。

  太过仓皇的离别使英智反射性地伸出手,却在指尖触及对方的前一刻停了下来。

  他征怔地看着银发男子张开双臂,欢呼着「Amazing──感谢圣诞的奇迹──!」,即便想大喊「留下来」却动弹不得。

  「我永远都是你的日日树涉,英智。」

  雪花纷飞,但他的视界中再也没有那宛如天神使者一般的男子,纯白的碎片带走了仅属于圣诞夜的奇迹的最后残骸。

 


後記
部分參考一億円P的《メリーメリー》,喜歡あさまる的試唱版本
不知為何看完活動反而想出了這種東西,第一次挑戰涉英,結果卻是眾人用過637462遍的老梗,真是對這個喜歡很久的CP十分不好意思,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9)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