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Knights年下组】覆盆子舒芙蕾

※含狮心CP要素
繁體點我



  引发讨论的是末子不经意脱口而出的话语。

  “Leader还没决定下一任leader吗?”

  与口中仍有草莓蛋糕而无法答话的朔间凛月不同,搅拌冰淇淋咖啡的鸣上岚率先反应过来:“Le……小司是说Knights下一任队长的事吗?”

  朱樱司点选的舒芙蕾制作时间较长,为此点单人显而易见地闲暇无事──而朱樱司在阅览菜单时已和两人约定过除了舒芙蕾与水之外其余一切都不入口,只能正坐旁观两位前辈享用甜点。

  “是的,由于从Class的同学那里听说几乎都已经决定好了。”朱樱司眨着眼说道:“才想询问两位前辈关于Unit未来一年的打算。”

  朔间凛月蹙着眉回忆半晌,“……国王大人好像确实没提过?不过肯定是小鸣吧,毕竟之前也做过一段时间的代理队长。”

  “欸?”突然被点名的鸣上岚不敢置信地说:“应该不是人家吧,只有短暂的代理队长就算了,人家可没有自信带领Knights一整年喔。”顿了顿,他笑道:“何况以学业和作为偶像的能力而言,小凛月都比较适合。”

  “……这可不行,我又不像国王大人那样打打杀杀的。”

  “说得像是人家就有整天发起争斗的干劲似的。”

  显然看不下去的朱樱司插话:“这么重大的责任请前辈们不要互相推托好吗?”

  “唔、”朔间凛月极为不雅地咬着蛋糕的小叉子,含糊不清地说道:“既然这样下一任队长就让小朱来当吧,公平公正公开。”

  鸣上岚正想着生性认真且负有责任心的末子该不会一口答应,便见对方瞪圆了紫眸,“哈啊──?请您不要开玩笑了!”

  果然不会。

  而同班兼同队的那人露出一脸狡黠的笑容,“可是要说四处征战的风格,也只有国王大人和小朱了嘛。”

  闻言,朱樱司没好气地环起双手,“请不要说得像是我和Leader很像似的,这是对我人格的严重侮辱!”

  “虽然不知道国王大人听到小朱这话会哇哇大叫还是骂人,不过会被小濑一边骂着『没礼貌的死小鬼』然后揍一顿倒是确定了。”

  听朔间凛月下了结论的朱樱司猛然弹起,警戒地向着四周看了看,仿佛确认濑名泉不在场的举动引得鸣上岚笑出声,“小泉远在市中心大饭店的颁奖会场,不会冒出来惩罚你的,放心吧!”

  “唔、这么说来,颁奖典礼没有live之类的吗?”朱樱司歪着头问:“虽然本人是那样,但说到底都是Leader获得的殊荣,我们还是关心一下会不会比较好呢?”

  “有啊,不过典礼在晚上,到时候回家记得打开电视喔。小泉出发前还不耐烦地说提前好几个小时去一点意义也没有,现在大概也在饭店闲闲无事吧。”

  “不过饭店应该会提供不少高级茶点吧?虽然小濑不能吃,但好歹国王大人有点事情做。”说着朔间凛月瞥了一眼满脸遗憾的朱樱司,“很可惜,就算陪同的是小朱,小濑也不会让你吃呢!”

  “我并没有怀抱这种想法!”

  尽管末子极力否定,但任谁看来都毫无说服力。鸣上岚笑着说道:“哎呀,假如现在就让小司成为队长还是不行呢,虽然很可爱但太容易捉弄会被其他对手耍着玩喔。”

  “……我并没有说要跨过两位前辈继承Leader的position啊?”

  看着一脸委屈的朱樱司,鸣上岚安慰道:“说一种可能性啊,毕竟都要等国王大人决定嘛。”

  而朔间凛月仿佛课堂间发问般举起了手,“但我觉得国王大人应该什么都没想!”

  鸣上岚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干脆国王大人也留级再领导我们一年算了。”朔间凛月淡然地做出惊人发言,“这样我们就不用花费心思决定下一任的队长,还可以理所当然地过度给小朱,皆大欢喜。”

  “濑名前辈听到这句话会杀了凛月前辈的。”

  “哎呀,虽然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建议。”鸣上岚无视了朱樱司的“请让Leader好好毕业啊”的抗议,笑着说道:“可是小泉已经找好了公寓的样子,应该是不可能的。”

  席间两人同时发出“欸?”的一声。

  “啊、人家剧透了吗?破梗了吗?”

  濑名泉恐怕要顺便解决自己了,鸣上岚思索着该如何收买眼前这两位成员以免流传到当事人耳中,便听朱樱司颤抖地说道:“A、Apartment……”

  “等等、小朱,你震惊得太过火了。”朔间凛月将水杯递到朱樱司唇边,让一脸惊惶的一年级生喝口水镇定,“又不是不知道那两人的关系。”

  “何况撇开关系不说,小泉不待在国王大人身边照顾他就会操无谓的心吧。”既然都已经说溜嘴,他索性全盘托出:“起初也是国王大人打算毕业后就离开家自立,小泉不放心打算跟着才会演变成决定同居吧。毕竟他原本就自己在外面住了。”

  朱樱司胀红了整张脸,“虽、虽然如此,但高中毕业就同、同居什么的……令人难以置信。”

  “可是国王大人和小濑都已经十八岁了,虽然还不到法定成人年龄,但好歹是……嗯、可以购买成人杂志还有租借成人DVD的年纪了喔?”

  “请不要将这种事情和同居混为一谈啊!不如说凛月前辈的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啊!”怒吼的朱樱司双颊更红了,鸣上岚连忙提醒对方咖啡厅降低音量,末子才赶紧压低了嗓音申辩:“我并不是反对──本来身为外人也没有power反对──只是稍微惊吓到了而已。”

  世人绝对不会称这种反应为稍微。

  “小朱是那种吧、父母感情太好会觉得困扰的孩子。”

  “我可以请教凛月前辈这句话的父和母分别是从哪里衍伸出来的代名词吗?”

  “话题扯太远了吧,”鸣上岚笑着提醒两人,“总之,国王大人留级再领导我们一年是条死路了喔!何况人家也有自己的人生规划,最近不也收到国外的邀请了吗?”

  这话似乎点醒了朱樱司,末子毫不掩饰地满脸落寞,“……对喔,Leader也有可能去国外工作,那濑名前辈也会跟着去吧。”

  “小朱很寂寞?”

  平时会极力否认的对方难得坦诚地说道:“虽然我和前辈们相处的时间没有那么长,但是要和大家分别的话当然是会寂寞的啊。”

  “相处时间没那么长吗……?”

  听见朔间凛月玩味的口吻,朱樱司满脸不解地眨了眨眼,“凛月前辈?”

  “呵呵、人家懂小凛月的意思呢。”鸣上岚笑着说道,却并未补充。

  尽管自己和朔间凛月确实是先朱樱司与Knights的两位元老相识,但无论是参与敌对组合的他也好、或者是因个人理由不过是在Knights挂名的朔间凛月也好,彼此真正打从心底认同、并且与Knights这个队伍缔结深刻羁绊,都是在眼前这位一年级生加入之后。

  朱樱司绝对不会知晓自身究竟创造了多么灿烂辉煌的奇迹。

  正当一年生将困惑的目光轮流投在两位前辈身上,服务生适时地将最后的甜品,朱樱司所点的覆盆子舒芙蕾端上桌,打发的蛋白经烘烤后呈现柔软而蓬松的糕状,单是看着便得以想像入口即化的细腻,而点缀的艳红覆盆子果酱更是令人感觉舌尖也能尝到酸中带甜的诱人滋味──朱樱司双眼发光在在说明这道甜品已然彻底转移了当事人的注意力。

  “那个,我、我开动了!”即使兴奋得双颊泛红也不忘恪守餐桌礼仪,朱樱司拿起附上的小匙,笑靥灿然地望向两人,“有三份餐具,前辈们也请一起享用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着将小匙塞入鸣上岚掌心,挖了一匙最上方的烘得微焦的舒芙蕾塞入口中。

  仅仅是看着对方捧着双颊的满足神情便明白该是何等美味。

  似乎受到末子感染,朔间凛月也跟着尝了一口,“啊、覆盆子真好吃。”说着又毫不客气地挖了淋上果酱的部分,“小鸣也来吃吧,帮小朱节省一点热量。”

  “不是说好了今天不提calories的吗凛月前辈!”

  “有这件事吗?年轻人体谅一下老人家记性不好……”

  听着身旁两人吵吵闹闹,鸣上岚也向着舒芙蕾伸出手,随着小匙剥落的松软糕点于匙中微微晃动,还可见些微的热气,他趁着果酱滴落前将甜品放入口中。

  若是他们的国王大人在此,这份刺激味蕾的美味甜品想必足以激发出无数乐曲的诞生吧。鸣上岚机乎能想见对方笑着嚷嚷“灵感涌上来了”的画面。

  他想起适才并未得出结论的话题。

  “假如到时候国王大人还没决定下任队长的话,”鸣上岚开口,朔间凛月和朱樱司不约而同地望向他,“那我们就在最后的最后,举行Knights的传统吧。在献给毕业生的返礼祭上,盛大地来场队长争夺战吧!”

  喜爱热闹的国王大人绝对会赞同是个好提议的。

 

 

後記
之前也說過很喜歡knights大家的相處,寫這種從頭到尾都在聊天的文好開心!
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5)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