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花之箱庭

※为本期活动《祭典*秀麗のフルール・ド・リス》的妄想后续,含活动大量剧透
繁體點我
 

 

  演唱会现场欢声雷动,尖叫与喝采犹如秋风吹佛似锦繁花那般一阵接着一阵袭来,舞台被观众席高昂的情绪簇拥,掀起了新一波的高潮,任谁都明白伫立舞台中心的四名表演者带来了多少灿然笑颜。

  但表演者是看不清的,目之所及唯有伙伴、以及无数粉与白的大波斯菊构成的壮阔花海。

  此前月永レオ并不清楚为何大波斯菊别名秋樱,明明向上抽芽的樱树与绽放于大地的大波斯菊怎么看都截然不同──然而置身于花卉环绕的中心时,只消瞅上一眼便能瞬间明白,难以计量、彷若恒河沙数般令人目眩的宏大花海,赤与粉与白交融,映入眼中的便是柔美烂漫的樱色世界。

  无论是谁,得以于这般动人的绮丽环绕之中起舞歌唱,必然是无与伦比的莫大幸福。

  但月永レオ却仅是伫立于距离最遥远的观众席,微笑地注视着为观众带来欢笑的人们。

 

花の箱庭

 

  「总算找到你了!国王大人、」与踏出会场的人群一同前行时听见身后传来了熟悉的怒吼,月永レオ暗叫不好,装作未闻的他继续混迹川流的队伍之中,正想着干脆拔腿就跑吧,那人却像是不容许他逃离一般加大了音量,「不准逃!我知道你听见了,れ──」

  只出现了一个音节,接着便戛然而止,彷佛发话者意识到了某些无法诉之于口的错误,狠狠中断了不该出现的话语。

  月永レオ加快了脚步,他不敢回头,更不敢面对对方究竟是以何种神情中止了只该存在于过去的呼唤。

  然而手臂却被狠狠拉住了。

  「抓到你了。」

  握着自己的指尖加大了力道,几乎令月永レオ感到些微疼痛,但下一秒,传达而来的是对方指尖的颤抖。

  为什么颤抖呢?

  明明演唱会都已经完美落幕了,眼前还有什么值得畏惧的事物吗?

  尽管困惑接连涌现,月永レオ却问不出口,也知道自己不应该问,并且没有资格问。

  两人僵持了片刻,他终于缓缓回首,由于自己站在会场出口的屋檐下,而面前那人则伫立屋檐之外,逆着光任午后秋阳恣意洒落,因此于月永レオ眼中,抓住自己的那个人被辉煌的光芒所垄罩,面容朦胧使他看得不甚清晰。

  也或许是月永レオ不愿看清。

  即便面容模糊,他依旧明白这人是谁,纵然适才那个称呼遗失了大半音节,但世上唯有一人会以那样的口吻呼唤自己的名字。

  「濑名。」他说。

  而视界随着月永レオ脱口的呼唤逐渐聚焦,对方的面容变得明晰。

  「混账国王大人。」

  那人咬着牙说道,完整映于虹膜中的是濑名泉泫然欲泣的神情。

 

  他是刻意的。

  迟了一步抵达会场,待Knights众人前往列队等待出场之后才踏进休息室,尽管换上了特意为自己准备的打歌服,但踏出休息室后,并未立刻加入伙伴的月永レオ伫立于走廊上。

  左边尽头的门扉通往舞台,右边则行往户外。

  毫不犹豫地选择向右径直离开了后台的通道,并拣选了最遥远的路途绕过了舞台走到观众席的最后方,居高临下地俯瞰秋樱环抱的舞台,和观众一同迎接四人的Knights登台演出。

  即便少了自己也没问题,尽管为了递补临时产生的空缺,走位与歌词均有所更动,但无论是谁来看,都是一场无懈可击的完美演出。

  月永レオ看见观众脸庞笑容满溢,这是理所当然的,任何人都无法抗拒歌舞的魅力,让名为幸福的秋樱盛开于观者心中,编织仅只于此的短暂美梦便是偶像的义务。

  于不过一年前的曾经,他也渴望成为那样的存在。

 

  由于彼此的服饰过显眼,濑名泉拉着他快步向无人的场所而去,月永レオ忍不住盯着银灰色的后脑勺,明明只看得见背影,却莫名能感受到对方满腹的烦躁与牢骚。

  比赛落幕的善后呢?他忍不住分心去想,大概身为临时制作人的三毛缟斑会负责处理?这么说来难道是友人透露了自己的行踪?但三毛缟斑并不是那样的人才对。

  濑名泉不开口,月永レオ便也无法抑制接连冒出的琐碎思绪,因此直到对方停下脚步,他才回过神来,发觉彼此伫立于会场偏僻一隅,比人高的蔷薇花丛掩盖他们的行踪,同时遮蔽了另一端遍野盛开的大波斯菊。

  「濑名、」

  「你这家伙!」怒吼中断了月永レオ的话语,濑名泉咬紧了牙,「亏我每天晚上都发讯息给你,结果还是……知不知道临时不来给我们造成多大的困扰啊?超麻烦的!」

  这种时刻应如何答复才好呢?坦率地回答「对不起,我错了」就行了吗?月永レオ暗忖着,但倘若对方说「那这次就算了,下回别再这样就好」的话自己又该如何是好?

  他无法承担这般风险,毕竟那不是能轻易给予的承诺。

  见月永レオ不答,濑名泉扯扯嘴角,叹了口气,「算了,早就知道你这家伙一向反复无常。」

  尽管对方并未解释,但他仍旧立即会意这是骑士为过去的国王铺垫好的台阶,他从善如流地按照对方奉上的剧本大笑道:「哇哈哈哈人生就是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才刺激啊!这种惊险才是灵感的来源呢,你说对吧濑名!」

  「那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啦。」濑名泉烦躁地挥了挥手,「别在演唱会前寻求刺激啊。」

  「哇哈哈哈这我可不敢保证!毕竟我是无法预测的国王大人啊!」月永レオ插着手大笑,顺利完成了一搭一唱的演出,而后歪了歪头,问道:「濑名是听MAMA说我在这里的?」

  闻言,对方挑起了眉,「原来他知道国王大人在这里啊?很遗憾,并不是,是听粉丝说看见了和我们穿同样打歌服的人,然后……」言及此处濑名泉怔了须臾,瞪大了眼,「啊、」

  「怎么了?」

  「……把粉丝丢下了,我是白痴吗?」

  眼前这人看上去无比悔恨自责,月永レオ眨了眨眼,相当意外最重视外表功夫的对方竟会犯下如此低级错误,忍不住开口确认:「濑名把粉丝丢下直接来找我了?」

  随即获得一枚凶狠的杀意目光,「就是这样,你有意见吗?超烦人的,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无法接受失误的濑名泉抱着头哀号,接着感受到他的目光,没好气地问:「全部都是你害的,还在笑什么?」

  原来自己笑了吗?月永レオ无意识地摸了摸唇角,发现那处确实是上扬着。

  「当然是因为有这么忠心的骑士很开心啊哈哈哈哈!」

  他大声笑道,而濑名泉看上去更烦躁了。

  原来这个人至今仍旧如此重视自己,重视得连始终坚持的信念都通通抛却──他如何能不为之窃喜。

  佯装暴君作派的月永レオ暗忖,几乎要如同适才般情不自禁地真正笑出来。

 

  「今天毕竟是Knights实力坚强才拿下了第一名,下一回碰到其他的敌人就不好说了。」濑名泉冷淡地说道:「再发生这种事绝对不饶你。」

  「哇哈哈哈大家不是已经足够强大,即使没有国王也能完美演出吗?」月永レオ粲然笑道:「鸣也好、凛月也好、朱樱也好……还有濑名也好,你们的实力不是已经坚强到挑战Knights killer也没问题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拥有坚强实力的Knights,加上本千年一遇的天才的曲子,肯定没问题的!」

  语毕,只见对方脸色一变,即便心中浮现了警讯也已然无法收回脱口的话语,濑名泉沉默地垂首,月永レオ看不见对方的神情、也得不到任何反应,心中不禁有些不安,但这是绝对不能表现在脸上的,自己必须疯狂、必须无法预测、必须是个反复无常的古怪国王。

  如果不这样的话,眼前这人肯定会知晓他埋藏心底的想法。

  濑名泉终于抬起脸,紧紧抿着唇,冰色的眸彷佛秋风拂过湖面般眼波摇曳。

  月永レオ静静地凝视对方,等待紧接而至的话语。

  良久,像是经过一世纪、像是历经去年樱枝烂漫而今秋华粲然的漫长光阴,濑名泉才缓缓说道:「你还会再上台吗?作为Knights的一员。」

  他并未立即回答,只是深深望着对方──月永レオ一直很喜欢濑名泉的眼睛,是美丽的寒冰色彩,澄澈、通透,如实地倒映出自己的身影,他看见对方眸中的自己敞开双手并咧开了笑颜,「今天没能上台真的好可惜啊!这么美丽的舞台!娇艳玫瑰的墙也好、满开的大波斯菊也好,从上空看这些整齐罗列灿烂花朵的话,肯定像是小小的盆栽吧,像是天上某人手中的美丽箱庭吧!然后偶像们在箱庭世界起舞,就像是飘雪的水晶球那样,尽责地为谁带来欢笑!」

  这是他曾拥有并亲手斩断的道途。

  明明清楚对方始终守护着自己的归宿,却无法将过去一笔勾销,重新踏上舞台。

  「光是看着就觉得灵感不断涌上来,擅自变成花一样的音符舞动了!」

  月永レオ说不出口。

  ──其实我已经不会再做偶像了。

  ──其实我原先打算在审判后立刻离开梦之咲。

  ──虽然濑名一直为我守护着Knights,但我最初是不打算回来的。

  这些残酷的话语究竟该如何说出口。

  濑名泉怔然地瞅着他,而后眨了眨眼,只见对方向着他缓缓地抬起了右手,有一瞬间彷佛几乎抚上月永レオ的脸颊,却在即将触及前抽手收了回去。

  他看见濑名泉似乎是笑了,唇畔泛开了很浅很浅的弧度,远较落叶于湖面掀起的涟漪更难以察见的微笑,而后唇瓣歙动,彷佛被秋风吹散的细小嗓音。

  「……你现在还是畏惧着舞台吗?」

  明明这份呢喃宛如不求回报的希冀一般几难听清,却偏偏被自己清晰地尽数收入耳中。

  月永レオ直直地望着对方,扬起肆意的笑容。

  「濑名说了什么吗?我没听清楚。」

 

  有那么微渺的剎那,濑名泉很痛苦似的揪紧了眉,然而下一刻对方垂下眼,流露出了并不成功的怒容,冷淡地回答:「说国王大人是浪费了我一堆简讯的大笨蛋。」

  他放下心,「所以我不是道歉了吗?」

  「你根本没有道歉好吗!」濑名泉怒吼道,旋即推着他向前,「快回去了,大家都在等我们,让其他人好好骂你一顿。」

  「……老实说濑名最恐怖。」

  「你说什么?」

  「没事没事,」月永レオ向前跑了几步,转过身面向濑名泉,背对着粉与白的万千秋樱之海,如同意图与对方相拥一般敞开双臂,「啊──这个会场真的好美啊!在大波斯菊环绕中表演的濑名也很美喔!」

  秋樱满开的绮丽舞台上旗帜摇曳,以青春为代偿用尽全力高歌与起舞,犹如谁手中的玩具般永不停歇的小小世界,想必天上的某人也十分满意这样的花之箱庭吧。

  只消阖上双眸,便得以见到那光辉耀眼的灿烂画面。

  他深深望进对方的眼底,扬起了浅浅的笑,轻声嗫嚅。

  「……我最喜欢那样的濑名了。」

 

  濑名泉微微倾首,「国王大人?你说了什么吗?」

  「没有,什么也没有。」月永レオ笑着摇头。


後記
看完本期頗具爭議的劇情後就很想寫些什麼,於是匆匆地打出了這個短篇
作為王騎與starfes間的過渡期,思考著leo的想法,也好奇結局追上去的泉究竟打算和對方說些什麼
最耐人尋味的一點是,雖然身為隊長的leo為促成活動特意去找了斑擔任製作人,但整個活動中又十分疏離眾人,最後只是站在遠方看著而沒有上台演出,要真正放下過去並且解開心結恐怕還要好一陣子吧,希望能看見那一天
感謝閱讀至此的你

评论(4)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