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中下)

※大纲文,前文:中上
繁體點我



/24

  于是月永レオ便再也没提过见面一事,回到了一周两次生放、私下以Line闲谈的相处。

  若说有所不同的,恐怕仅存于日常称呼上,生放之外的时间濑名泉改以唤对方的本名,月永レオ似乎很喜欢这个改变,至少他是如此认为。

  「喂熊君下首歌是你的……你在干什么!」濑名泉方结束一曲,回过头便见到持着手机来不及收起的朔间凛月,尽管对方一脸无辜,但他自然不吃这套,「该不会在录像吧,立刻给我删掉!」

  「欸……录给国王大人也不行吗?」友人万分遗憾,却仍旧于充满杀意的监督下心不甘情不愿地将档案消去。

  「更不行!那家伙不知道我的长相啦!」

  这下意外的反倒是朔间凛月,「哈?你们还没见过面?还以为你们两个瞒着我见过了,小濑和国王大人是打算挑战传说级的锁国两年吗?」

  「什么锁国我还黑船……不对、为什么你这么关心啊!」

  朔间凛月非常不具说服力地义正词严道:「我关心朋友都不行吗?」

  「……是喔。」濑名泉打从心底觉得这话由首至尾都没有半分值得信任之处。

  对方显然完全不打算唱歌了,当红偶像无视点歌于KTV包厢中径自播放成为背景音乐,一面啜着饮料一面好奇地问:「明明你们每次生放都一副感情很好的样子啊,小濑在坚持什么?」

  濑名泉愣了愣,无法置信地问:「什么感情很好……等等、你听了生放……不是、为什么你会觉得是我在坚持?」

  「小濑先冷静一下决定要问哪个问题好吗?」已然彻底抛弃进入KTV目的的朔间凛月笑着说道:「我是Knights生放的忠实听众喔,几乎每次都会前几名冲进去。」

  「你也太闲了吧!」他忍不住往偏差的方向吐槽道:「新专辑制作没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你们的生放窗都在善待小学生的晚上八点至十点,不影响的──话说这时间是小濑要求的对吧?」

  被猜中的人恼羞成怒:「是又怎么样。」

  其实不过是身为模特儿必须勤于保养肤质,固定十一点就寝罢了。

  朔间凛月打开了KTV提供的罐装西红柿汁并啜了口,脸上毫不掩饰的嫌恶神情,接着便往远处放再也不碰,「况且新专辑的曲子国王大人前几天又提出要修正,我目前很悠哉的。」

  听见某个关键词的濑名泉不自觉地开口:「你说れおくん……干嘛啊那什么眼神!」

  「没什么。」无比敷衍的回答令他十分不满,因而恶狠狠地瞪着对方,朔间凛月终于投降地收起了意味深长的殷红目光,「反正国王大人是我这次新歌的作曲担当──小濑那么精明的人别跟我说不知道他在三次元是做什么的喔。」

  一瞬间采取Google这个行动的人还真无法反驳。

  「唉、要不是国王大人闭关作曲,不然我分别把你们约出来,三个人就能顺理成章地见面了。」

  「哪里顺理成章啊!你是试图让分居夫妻重修旧好的子女吗?」

 

/25

  濑名泉超过一个月没和月永レオ联系了。

  放在一般友人身上,这段期间也不值得惦记,但毕竟两人是生放组合的搭档,月永レオ对听众们宣告由于工作繁忙必须暂停活动一个月,致使每周固定的生放时段也都找不到人。

  从朔间凛月那处听得对方正在为新曲烦恼,因此他也不敢贸然打扰,便在闭关的月永レオ不曾捎来讯息的情况下,连Line这最后的联系都断绝了。

  网络世界所建构的牵绊无比脆弱,这话连小学生都说得出一套头头是道的言论。

  濑名泉所知的月永レオ不过立基于维基百科、Youtube几支影片、业界盛赞的配乐与流行歌这些换作任何一位普通的粉丝也能倒背如流的信息,再加上nico中另一个被网友所追捧的身分。

  然而那又如何,充其量自己比其他人多了一个乍似得以无时无刻联络的Line账号,但事实是倘若发出的讯息始终未能回传「已读」的状态,那彼此便形同陌路。

  此刻他便面临了如此进退两难的窘境。

  摄影现场的休息室中濑名泉紧握着手机,心底充溢无法言明的焦躁,昨日回程的途中忐忑地转发了一条趣味新闻给月永レオ,并顺道附上了自己的吐槽,然而送出至今十五小时过去,那两行讯息旁依旧未能显示已读。

  纵然明白对方不过是忙于写曲无暇关注通讯软件,但他仍旧不由自主地为之担忧。

  「小泉一直看手机是在等谁联络吗?」同为模特儿的鸣上岚凑到身旁笑道。

  「没有。」

  他反射性地否定,但紧接着又为自己形同不打自招的反应感到懊恼。

  鸣上岚狡黠地笑道:「是女朋友……哎呀、不要瞪我,我知道肯定不是了,谁叫小泉看起来那么紧张嘛。晚上和人有约?」

  既不是女友、彼此之间也没有任何约定,说到底,纵然月永レオ自说自话地说要和自己做朋友,但濑名泉连他们是否能称作朋友都不清楚。

  只因一切都是建立于网络之中的情谊。

  脆弱得只消一个未能显示的「已读」,月永レオ便不复存在于他的世界。

  濑名泉咬了咬牙,离开了休息室来到走廊,一面忿忿地想着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一面恶狠狠地按下了对话窗口中的通话键。

 

/26

  等待铃声悠长得他几乎以为要收得无人接通的机械音,恰好于切断前的最后一刻被接通。

  「……喂?れおくん?」濑名泉听见自己的嗓音小心翼翼的近乎惶恐。

  「……濑名?」对话那头传来满是迟疑的嗓音,尽管气若游丝,但确实是月永レオ没错。

  「呃、」

  好不容易接通了,他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正踌躇着是否应该表示「没事我单纯确定你是不是还活着,就这样先挂了」,便听另一端相隔着电子世界的嗓音轻声说了。

  「……好想见你啊。」

  濑名泉一怔,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等等、れおくん──」

  「嘿嘿、开玩笑的……」

  听见电话那头略带哭音的否定,濑名泉想也不想地冲口而出:「你在哪里?」

  「咦?」

  「我是说我现在就去见你!笨蛋れおくん!」

 

/27

  三日未进食加之染上秋季流感,整个人奄奄一息随时蒙主宠召的月永レオ愣愣望着当自己报上住址便断了线的Line对话窗口,努力运转沉重的脑袋思考。

  「……妄想变成现实了?还是我掉到妄想里面了?还是濑名被外星人绑架了?啊、假如濑名被外星人绑架的话那就不好了,首先应该报警……嘎呜呜呜星际事务应该要联络外务省吗?他们会处理吗?」

  还没来得及深刻探讨外务省的业务范围是否涵盖第三类接触,便被乍然出现的响亮门铃声中断了思考。

  月永レオ猛然站起,却又因长时间未进食而头晕目眩,「咦?外卖?不对我没叫外卖……邻居?敌袭?」

  他才踏出一步,便不慎踩到地板上弃置的废稿而滑了一跤跌倒在地,途中掀翻了走道旁的书堆,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撞击声大得连外头的访客都听得见,只因大门另一头传来焦急的呼唤:「れおくん?是れおくん吗?」

  「欸?真的是濑名?刚刚不是外星人吗?」月永レオ摀着发疼的脑袋爬起身,顶着天旋地转踩着虚浮的步伐来到大门前,手忙脚乱地打开链条锁,太过慌张的他还在这简单的动作上失败了两次,甚至根本忘了从猫眼确认来者。

  终于,与那通不过五分钟前的电话彷佛相距了一世纪之时,月永レオ缓缓揭开了门扉。

  门外的那人逆着光,背对撒入大厦走廊的午后灿阳,在他因感冒病毒而迷离的视界中镀上了一层柔美的光晕,尽管那人脸庞写满了烦躁与不悦、以及不易察觉的担忧,但面容却是一旦投注目光便再也无法移开双眼的美丽。

  疲惫已极的月永レオ缓缓咧开笑。

  「……哈哈、我就知道濑名不会是肥宅或秃头大叔。」

  下一秒他便失去所有意识。

 

/28

  微凉的柔软落于额上,月永レオ挣扎地瞠开眼,便见到面容端正的陌生青年正关切地望着自己,发现他醒了之后,立刻竖起了眉,「有点发烧……你是白痴吗?都几岁的人还把自己搞成这副德性?」

  「……濑名?」

  「是。」濑名泉冷冷地响应他的呼唤。

  「濑名是外星人吗?」

  「什么?」

  月永レオ努力运转不太灵光的脑袋回忆道:「记得挂了电话没多久濑名就到了……濑名是搭飞碟过来的吗?」

  「……那是因为我的事务所在隔壁路段,直线距离不到十分钟,听见你报出的地址害我吓了一跳。」

  他没去理会对方的解释,只是专注地望着濑名泉,并极其认真地表示:「果然濑名是外星人吧,不然怎么可能长得那么好看?」

  「你够了啊!」

  「对了,」月永レオ赶在对方怒吼前转移了话题,这个招式他已在相识以来的电话中使用无数次,屡试不爽,「濑名是怎么上来的?」

  濑名泉露出一脸不愿再回忆的神情,「……我对楼下警卫说要找月永レオ,结果因为从公司出来得太匆忙忘记掩饰,警卫认出我是izumi……于是给了他签名之后就放行了。」

  这栋大楼的维安恐怕拥有相当严重的疏失。

  清醒的如今,月永レオ自然也识得眼前便是知名模特儿izumi,同时也是自己的搭档SENA,以及始终渴望相见的濑名泉。

  凝视对方良久,月永レオ笑着缓缓说道:「……难怪濑名之前不肯和我见面,如果我是疯狂粉丝就惨了。」

  闻言,冰色的目光一滞,濑名泉垂下眼,「不、其实我早就知道……」

  尽管猜得到欲言又止的话语为何,但他依旧带着笑容中断了,「没关系,能见到濑名就比什么都要开心了!」说着,月永レオ试图坐起,却因全身无力,在对方搀扶下才成功,他深深凝视脸庞写满不安的濑名泉,灿烂地笑着伸出手。

  「虽然有点晚了,但我是月永レオ,职业是作曲家!」

  对方扬起了见面以来第一个微笑,握住了他的掌心。

  「我是濑名泉。」

 

/29

  电光火石之间,他听见动人心魄、无与伦比的美丽旋律犹如泉涌响彻耳畔,灵感之源伴随着心口生命中枢的搏动充溢了全身上下。

  「灵感涌上来了──!」月永レオ跳起欢呼道,顾不得身后濑名泉摸不着头绪地制止,他迅速地翻出了纸笔并趴在床沿振笔疾书,并回首向坐在床边满脸惊疑不定的对方灿然笑道。

  「濑名真是我的灵感泉源啊!」

 



後記
這篇被我從網戀寫成都市情緣,如今正式成為你的名字……
下章完結(哪有大綱長這種長度的)

评论(4)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