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あんスタ/狮心】赠予你的歌(中)

※大纲文,前文:中上
繁體點我


/15

  一般人恐怕难以在那样的气氛下再说出一个「不」字。

  而不幸的是这回濑名泉并未超脱世俗,成为一般人之外的存在。

  因此当他犹豫且别扭地回以「……好啦。」之后,耳边传来了令濑名泉怀疑会使自己听力急降的响亮欢呼,「万岁──太好了!我爱你喔濑名──!」

  尽管已然多少习惯对方夸张的口吻,他仍反射性地吐槽:「谁想被一个大男人说我爱你啊!」

  「我要去跟凛月说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不准去!不准跟他说──!」

 

/16

  其实濑名泉右肩夹着手机与对方进行通话的同时,电脑网页立刻切换到了Google,并且毫不犹豫地输入才刚知晓的「月永レオ」几字。

  不过0.01秒的时间,世界最强的搜索引擎便为他解答百万up主琉可的护花骑士的真身,濑名泉顺带点开了几个受访影片确认了声音与适才通话者无二。

  「……难怪总觉得这个名字非常耳熟。」

  毕竟是被建立了维基百科条目的男人──虽然自己也有就是了。

  网页的影片中刚得了某届学院赏音乐奖的月永レオ正接受记者采访,纤瘦的身形,与之相对的却是神采飞扬的笑容与闪闪发亮的翠绿眼眸,全然无法与网络上那君临nico、喜爱使用哭泣狮子贴图却又执着自己歌声的国王大人连结起来。

  「……既然是个大作曲家,肯定和一堆名歌手合作过吧。」濑名泉撑着脸凝视影片中神采飞扬的月永レオ,低声咕哝道:「为什么要执着我这种根本不会唱歌的人啊。」

 

/17

  尽管濑名泉不会承认,但他起先确实有些担忧所谓生放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倘若没能将话题持续下去,不但丢了面子,也使邀请自己的月永レオ十分尴尬吧。

  没想到对方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月永レオ于生放中对待他的语气既不过分亲昵、也不令人感到半分生疏,更不是特意展现给网友的矫揉造作,才相识一个月的彼此在对方的带领下犹如好友般自然地闲谈。

  「弹幕有人问『为什么组合的名字叫做Knights』呢?濑名你来解答吧!」

  不打算另外取昵称得濑名泉干脆使用了SENA作为nico的网名,同时也方便月永レオ呼唤──总归其他的场合也用不上这个id──「还真的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因为我的Line个人主页的背景是西洋棋,于是国王大人一拍手说『好那就叫Knights吧』──可那只明明是主教啊。」

  弹幕迅速飘过了不少「果然是国王大人」及「wwwwww」──后者濑名泉最近才知道是笑的缩写。

  和在社交平台单方面塑造形象、提供粉丝追踪的模特儿身分izumi不同,生放窗拥有高度互动性,与月永レオ对答的同时便是于听众的面前形塑SENA这个虚无缥缈的存在──明明于网络中无人得见自己的真面目,「SENA」却远较「izumi」更加贴近濑名泉这个人的真实。

  恐怕是由于面对月永レオ时特意筑起假面根本毫无意义,而他也不愿意做任何伪装。

  「因为bishop不好念也不好听啊!」生放窗另一头的国王理直气壮地辩驳。

  「那你怎么不取作king或queen算了?」

  「……可是濑名,」月永レオ换上了令人恼火的谆谆教诲口调,「king是国王大人在下我,绝对不能拿来当组合名称,那假如用『king以及queen』的话……濑名你愿意成为我的皇后吗?」

  他冷漠地注视弹幕密密麻麻的「这算求婚吗www」「婚姻届呢www」,毫不犹豫地用冰一般的语气回答:「感谢陛下的着想──还有国王大人在下我是什么啊!自称和谦词选一个用好吗?」

  「哇哈哈哈濑名是国文老师吗?」

  「……和国王大人相比确实是可以考取教师执照的程度了。」濑名泉一面吐槽,瞥见了其中一条弹幕提及月永レオ不擅长作词这回事,于是笑道:「可以的话真想公布之前那首《泉》的原版歌词给大家体会一下。」

  「不行!绝对不行!濑名是恶魔──!」

  「既然反应这么大你当初是怎么有勇气给我的……」

  「……那是被濑名挑出三十一个修辞错误前的自信。」

  见到弹幕中满满代表笑意的字母,濑名泉不禁也随之扬起嘴角轻笑出声,便听电脑音箱传来对方的惊呼,「啊!第一次听见濑名的笑声!」

  「这种事值得大惊小怪吗?」

  「当然值得──你看弹幕不也说了吗?濑名完全是个盐系啊!」

  「说什么盐系……」

  当红模特儿izumi在粉丝心中的形象可是温柔成熟的男士啊。这话他也只能于心底暗忖。

  「哇哈哈哈国王大人决定订立今天为『濑名初笑纪念日』!」月永レオ可不知濑名泉心中的五味杂陈,只是径自宣布着,片刻后又接着叹道:「可惜不能举国放假一周。」

  听见对方话中发自真心的惋惜,濑名泉再度轻笑出声。

 

/18

  「国王大人没打算把小濑约出来吗?」

  原以为万事怕麻烦的朔间凛月特地拨打电话该是有什么紧急要事,不料连招呼也省略,一开口便是令月永レオ反射性地「哈?」的问句。

  「什么『哈?』……难道你们两个已经私下约出去吃过饭了?竟然没有邀请身为媒人的我吗?」

  他想了三秒钟才确定所谓「媒人」是自己理解的那个意思,虽然不清楚朔间凛月这辈子有从事过任何和媒人相关的事业,月永レオ决定先抛弃这点,直指自己最不解的部分:「为什么非得和濑名见面不可啊?」

  「……我以为国王大人应该会想和小濑见面,不是很喜欢他吗?」

  尽管对方看不见,月永レオ仍旧纳闷地歪着头:「我是很喜欢他的声音啊?」

  「只喜欢声音吗?也是啦小濑那种性格──」                           

  「濑名的性格怎么了吗?」

  「欸?」电话那头朔间凛月显而易见地一愣,「小濑挺难搞的不是吗?嘴毒、别扭又感觉总是在生气,国王大人居然能让他一起合作生放,肯定是下了一番苦功吧。」

  事实上,对方说得一点也没错。

  濑名泉嘴上不饶人,热爱泼冷水与嘲讽,即便生放送面对无数观众时也不例外。

  听上去明明开心的不得了,却总是强撑着使用最拐弯抹角的形式表达,彷佛唯恐旁人没能曲解自身的意思。

  感觉随时都在生气,怒吼更是家常便饭。

  但恳求了「只要一首就好,至少听听看我的歌」,便认真的聆听并且给予评价。

  明明总是一副对唱歌毫无兴趣的样子,却主动承担了歌词的工作,并且毫不厌烦地一次次录制,臻至完美。

  「……国王大人?喂喂?」朔间凛月似乎误以为他挂断电话,于另一头询问着。

  「唔嗯、总觉得凛月说得也对呢,我大概……」

  「大概?」

  恐怕并不仅是歌声,连濑名泉这个人本身也是喜欢的。

 

/19

  直至如今,濑名泉身上仍有许多待解的谜团。

  月永レオ平日行事豪放不羁,但并不意味着容易蒙骗,尽管知晓了濑名泉这个本名以及性别男,但年龄生日身高外型等一切个人信息都紧守口风决不外露,他也只能根据对方现实中认识朔间凛月、以及开生放前约法三章「生放绝不超过十点结束」这两点推断濑名泉或许是必须提早进公司打理晨间节目的电视台工作人员。

  但既然对方不说,他就不问──甚至也不曾向朔间凛月打探。

  无论这一周两回的组合生放得以持续何时,月永レオ只期盼能聆听对方唱诵自己曲子的歌声便足矣。

  ──最初理应是如此的。

  然而此刻显然与目的稍有偏离,除了于Line与生放窗中聊天之外,他也希望能缔结确实扎根于现实的友谊。

 

/20

  ──所以我们出来见个面吧?我猜濑名也是东京人?

  Line的讯息回复得稍晚,并且使用了整整五个充满问号的贴图表达了不解。

  ──什么叫做所以?

  光明正大地无视了月永レオ对于东京人的猜测,他想这个反应或许是意味着正解。

  ──既然都是搭挡了,出来见个面也好……如果濑名害羞的话,我们也可以喊上凛月一起!

  ──谁害羞了,别把我当成足不出户不敢见生人的自宅警备员。

  早已习惯对方恶劣口吻的月永レオ不以为意地继续诱劝:「濑名都不会好奇网友长什么样子吗?肯定会吧!像我就很好奇啊!」

  ──不会。还有你只是想说最后一句话吧。

  ──我们好歹都开了两个多月的生放了……而且勉强也称得上谈得来的朋友了吧!

  这倒不是闹别扭,除了历经超过十回的生放窗外,两人平日也偶尔以Line聊天,起因是某日濑名泉将对同事的抱怨误发到了月永レオ的对话框,一来一往变成了如今于网络上翻阅到有趣的图片新闻等也会记得丢给对方的关系。

  ──总而言之,我拒绝。

  月永レオ彷佛回到了录制《泉》的期间无数个遭对方拒绝的夜晚。

 

/21

  两人最近沉迷一款在线节奏游戏并于生放窗中乐此不疲,濑名泉起先认为不可能有人无聊到守在nico看两个并非电玩高手的人进行游戏实况──然而事实证明人情冷漠的现代社会中就是有人无聊至斯,而且还不少。

  「啊──输了输了!」

  当濑名泉的屏幕跳出了大大的YOU WIN时,便听见了生放窗另一头传来月永レオ的叹息。

  由于对观众展现的是对方的屏幕,因此月永レオ的失败自然如实呈现于众人眼里。

  ──国王大人似乎没什么精神?

  一行弹幕关切的飘过,便听被指名的那位无精打采地笑道:「今天是连续十天都被喜欢的人无情拒绝的纪念日!」

  全然没预料会出现这般回答的濑名泉险些将手中的杯子摔落在地,正打算怒吼「你在说什么啊」便见又是一连串语意相去不远的弹幕。

  ──什么www国王大人被SENA甩了吗www

  濑名泉努力遏止直接退出生放的冲动,咬着牙以有生以来最冰冷的口吻回答:「没有,不是。」

  结果弹幕满满的「果然就是SENA啊wwww」。

  这群女人听不懂人话吗──!可以的话他简直想当场怒吼。

  明明知道月永レオ不过是配合听众开玩笑,却无法控制地因而烦躁──濑名泉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更甚其上的无比烦躁。

  ──国王大人请SENA吃顿饭赶快和好吧!

  热心建议的弹幕飘过,便听月永レオ笑着道:「不行、我们还没见过面啊!」

  密密麻麻的问号覆盖了整个生放屏幕,都被「城市不同很麻烦啊」巧妙地遮掩过去。

  正当濑名泉满腹不耐,蹙着眉想何时该提出结束今日的生放送,却瞅见电脑版的Line对话框闪烁,趁着搭档忙着与弹幕一来一往开玩笑时,他将鼠标光标移向对话框。

  尚未点选,便见到对话窗口的来源为「琉可的护花骑士」。

  无论怎么想都只有不好的预感。

 

/22

  ──我想和濑名做朋友。

  这人真能一心二用。

  他试着于生放窗中喊了一声:「国王大人?」接着便听见另一头传来劈哩啪啦的键盘敲击声──前一条讯息似乎是以手机传讯的,难怪没听见任何声响──听众都已然习惯生放途中遇上无法公开的私事时,生放主之间互相以文字传讯的形式,因此都只是乖巧地等待着。

  ──就是说,不只是网友,想和濑名成为朋友啊!

  全然无法理解对方发言的濑名泉只是发了个问号回去。

  话说回来,彼此算得上网友吗?他有些认真地思索起这个问题,接着再度敲下一行字送出。

  ──这和见面有什么关系啊?话说回来,我都拒绝那么多次了,国王大人就不担心现实中的我其实是个肥宅,或者根本是个中年秃头大叔吗?

  ──濑名那么厌恶肥宅,肯定是不会让自己发胖的!需要担心的是我才对吧!

  这倒不会。已然仰赖Google见识月永レオ真容的濑名泉默然地想着,下一秒对话窗口又跳出了新一条讯息。

  ──啊、还是濑名就是担心我的外貌?我真的不胖喔?BMI也就18.8左右!

  ──国王大人太瘦了吧!

  濑名泉忍不住往偏差的方向吐槽道,接着才赶紧导正话题。

  ──不是那个问题,但总之就是不要。

  然而倘若对方认真地询问自己拒绝的理由的话,一时恐怕也难以提出具有说服力的答案吧,虽说这种涉及个人隐私的事情本就不需特意解释。

  但濑名泉清楚自己不愿和月永レオ相见的理由,必然与模特儿、隐私之类截然无关。

  倘若与对方相见的话,彼此之间肯定也将随之改变。

  尽管说不清会是何处改变,但无论如何都令他无比畏惧。

  正琢磨着该如何让对方死心,便听生放窗另一头又传来快如急雨的打字声,紧接着出现于视界的讯息令濑名泉瞠大了眼。

  纵然不过是隔着网络的影片看过几回,并未亲眼得见,但这一瞬透过文字,他心中确确实实勾勒出了属于月永レオ的笑颜。

  ──我想和你做朋友。

  ──不是国王大人和SENA,而是月永レオ和濑名泉!

 

/23

  濑名泉关掉麦克风,确保声音不会传遍网络世界,而后拨通了Line上的那位联络人。

  电话不多时便被接通,他抢先在月永レオ开口之前说道:「先说好,我还是不想见面喔。」

  「欸?」

  对方显然也关闭了麦克风,毕竟生放窗另一头毫无动静,濑名泉想着此刻听众们肯定都是一头雾水吧。

  「但是……谢谢你啊,笨蛋れおくん。」 




後記
必殺技是將客場打成主場的月永雷歐選手

评论(1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