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陽之下

請直接喊我niyo即可
灣家,CP雜

©燦陽之下
Powered by LOFTER

【DC/赤安】指缝间的夕晖

  那是剎那之间涌现的冲动。

  或许是夕阳洒落的角度太过美好,使得目之所及的一切都温柔而熠熠生辉,使得他能够抛下一切无谓的自尊与可笑的坚持,遵循心中唯一的念头。

 

指缝间的夕晖


  于降谷零个人而言,联邦调查局并不是公安的优良合作对象──自然不是说FBI靠不住,尽管他不愿意承认甚至希望这些美国人全部飞回太平洋另一端,但调查局某些探员确实拥有足够的能力应付万难并配合双方计划行动,所以基本上的确是他一个人的问题。

  历经一番努力,两方终于建立起不为外人所知的合作阵线,虽不至于情报完全共享,但至少面对组织时得以减少彼此的牺牲便是长足的进步了。

  但这正是降谷零此刻感到困扰的缘由。

  共同会议中分派命令并指挥下属时,降谷零得以清晰地感受到右首传来满载笑意的目光,并非取笑,倘若是取笑的话还能全然无视,但是带着善意与其他正面情感的视线便令他感到十分不自在,宛如无法回避的灼热阳光。

  「我简直怀疑你搜查会议上有没有在听。」上半日的会议暂时告一段落,降谷零看着于自动贩卖机购买浓缩咖啡的赤井秀一,认真地说道。

  「……有吧?」

  「为什么是疑问句?」

  「至少我有好好地看着主持会议的降谷警官?」

  赤井歪着头,降谷于心底默默吐槽着三十好几的人摆出这种动作一点都不可爱──虽然想必对方一届美国人也不懂所谓恶意卖萌的含意。一面如此思索,他说道:「所以说为什么是疑问句……不如说你整场会议除了盯着台上的人以外什么都没做吧。」

  明明是责备的话语,然而赤井却微微扬起了嘴角,「被发现了?」

  降谷竖起眉,毫不犹豫地以二指拧住对方的鼻尖,如同惩罚恶作剧的孩子般教训眼前的FBI狙击手,「对,我不但发现你从头到尾都只盯着主讲人,还发现联邦调查局的王牌困到除了盯着主讲人以外什么都做不了,既然才刚下飞机为什么不休息一下?」

  会议中见到理应不到半天后才将于成田机场降落的赤井踏入会议厅时,降谷几乎无法形容自己当下的错愕,但即便内心动摇,面上依旧波澜不经地进行主持工作。

  「你几天没睡了?」降谷零见对方皱起眉头哼了两声,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赤井如同鲁道夫胀红的鼻子。

  「飞机上有睡。」

  毫无可信度的申辩,假如这个人不是将全部航程拿来分析情报他才会觉得奇怪。

  但此刻在警察厅的走廊上争论十多小时的航程究竟睡了多久也毫无意义,降谷迟疑几秒后握住了对方的手腕,「我带你去休息室躺一下吧。」

  这回赤井秀一倒是温顺地接受了。

  说服成功的降谷推着对方进入休息室后自己也侧着身进入狭小的室内并顺手带上了门扉,除了一张单人床外,休息室余下空间仅供一人驻足,床头的小窗透入了夕阳的色彩,他走上前正打算拉上窗帘,却被身旁那人阻止。

  「这样就好。」

  确认赤井乖乖地躺下,降谷才看了手机并说道:「下场会议是两小时后,你先睡吧。」

  「你呢?」

  他愣了愣,尽管不太明白问句的用意仍旧回答了:「我先回办公室整理资料。」

  赤井秀一并未答话,然而那双直视自己的墨绿眼眸令降谷感到有些不自在,正打算直接离开时,这回换成自己的手腕被握住了。

  他眨了眨眼,对方一言不发,就着这个姿势径自阖上双眼,徒留不知如何是好的降谷。

  其实对方什么也没说,自己也没收到任何要求,大可装作全然不明白,接着潇洒地甩开赤井的手踏出容纳两个成年男子都过于拥挤的房间──说到底握着自己的掌心并未施力,别说受过特殊训练的他,任谁都得以轻易挣脱。

  然而降谷零仅是怔怔地注视着赤井秀一的脸庞,陷入梦乡的男人平静且安稳,黄昏的光辉倾斜地洒落,连坚毅的轮廓也随之染上柔软的色彩,甚至经常紧锁的眉头看上去都舒缓许多,降谷自然清楚这幅画面不过是温柔的假象,长年行走于生死交关的对方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地熟睡。

  但无论内心如何明白,单单注视着沉睡的赤井秀一他便不禁扬起嘴角。

  掌心与手腕接触而产生的若即若离的温度极其微渺,却越发无法忽视。

  所有决定权都在自己身上,离去也好、亦或者留下也好。

  唇瓣缓缓歙动,降谷零无声地向床上那我行我素的男人做了一个「混账」的口型,而后就着相系的别扭姿势小心翼翼地挪了一个位置,认命地坐在床边等待下一场会议的来临。

 

※ ※ ※

 

  若询问降谷零和赤井秀一的关系,他恐怕会犹豫半晌,最后有些困窘地回答「大概在交往」,然而紧接着几秒后便径自否定先前的叙述,说道「不对,大概没有」。

  造就这样的情形应该不是自己的错──不是应该、肯定百分之百都该归咎于赤井。

  脑海中盘旋着推卸责任的想法,降谷一面尝试以不影响到对方的方式趴在床沿,手腕仍被握着,若非赤井的呼吸依旧绵长而规律,他简直以为对方是刻意装睡看自己好戏。

  夕阳映入的角度恰好落进降谷的眼中,感到有些刺目的他抬起自由的那只手遮蔽了耀眼的暖橙色,然而光芒仍旧顽强地自五指的间隙中透入。

  不久前也见过相同的光景,降谷零还记得那一日是几近隆冬的黄昏,夕阳如野火般燃遍了整片天空,而在他眼中,赤井秀一便伫立于犹如火焰的光芒中心。

 

  当时联邦调查局与公安刚开始合作不久,两个组织相异的国籍、人种、截然不同的行事风格导致不少摩擦,但大抵而言一切都向着好的那面发展──降谷零不得不承认,FBI和公安得以携手合作,其中一部分多亏了赤井秀一并不介意公安曾意图捕获并将其献给组织的过往,虽然当降谷以不经意的语气谈及这件事时,对方仅是淡然地表示自身也对某位警视厅的公安有所亏欠。

  谁都清楚这话语和真相间拥有天壤之别。

  那一日降谷零找到赤井秀一时,毫不意外地对方正在警察厅的天台吸烟,远远地望见了顶楼通道口的他后悠哉举起手充作招呼,降谷轻轻蹙起了眉,厌恶尼古丁气味的他天人交战半晌,终究还是上前,将右手的罐装黑咖啡抛给赤井并说道:「史塔林搜查官他们在找你呢。」

  接住了易拉罐的调查局王牌脸庞微微透出一丝讶异,「你怎么会买这个?」

  「嗯?我以为你很喜欢。」说着,降谷打开了自己手中另一瓶相同的黑咖啡并啜了一口。

  好苦,果然还是喜欢日本茶。他默默地想着。

  「是满喜欢的,没想到你有注意到。」

  一面仰起脸咽下苦涩的黑咖啡,降谷以眼角余光偷觑着一脸心满意足啜饮的赤井。

  虽然想将这个关于发现归因于自己的观察力,但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即便观察到又如何,重点是自己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暗暗记下对方的喜好,然而他没能回答出这个难题,于是索性放弃继续琢磨,回到最初的来意。

  「供词出来了。」

  「这么快。」赤井捻熄了烟,一脸意外地说道:「不愧是公安,真有一套。」

  彼此和解之后对话已然褪去以往尖峰相对的火药味,取而代之的是玩笑的口吻,「我们和贵国搜查官不一样,没那么在乎嫌犯的人权。」

  「这话你倒是可以考虑和基尔交流。」

  降谷轻笑了几声便收起闲聊的心态,「果然和你预料的一样,有当地帮派在接应走私。」

  即便是合作中的组织,但在搜查会议前透露情报给外人依然是违反规定的做法,然而降谷却毫不犹豫地将最新情报脱出并寻求对方的观点,接着提出自己的想法讨论──彷佛回到过去两人同时于组织卧底的光阴,波本带着情报返回据点,和等待着他的两人一同分析并且讨论。

  实作派的苏格兰较不擅长信息处理,因此大多时候都只是旁观另外经常不同意见的两人由讨论渐进到争论、争论转为嘲讽、最后演变成默不作声的吞云吐雾和单方面的人身攻击。

  「虽然这么说,但就算我没提出来你也这么觉得不是吗?」

  明明是疑问句,使用得却是全然肯定的语气。有些不甘心的降谷说道:「总之,我们会请组织犯罪对策部进行合同搜查,但我们和FBI不是官方性质的正式合作,所以……」

  「我明白,」对方赶在他将「所以FBI的各位可能无法出席搜查会议」一语道尽前抢先说道,这倒是减少了降谷的尴尬,「反正日本人的会议太紧绷了我也没什么兴趣。」

  「你好歹也有四分之三的日本血统吧!我正想说反正你长相也不像外国人,混进来也无所谓。」

  闻言,墨绿的眼静静地注视着他,沉稳的目光令降谷猜不出想法──但说到底妄图摸透他人想法本来就是不切实际的,何况赤井秀一也没有理由让他摸透。

  这个理所当然的认知不知为何造就了些许不易察觉的失落。

  直到降谷开始感到有些不自在时,对方才微笑着说道:「可惜我没办法参加,明天早上的飞机回华盛顿DC。」

  意料之外的话语令他一愣,不自觉地眨了眨眼,「什么?」

  「茱蒂他们找我应该也是想讨论这件事吧。」一面说着,赤井摇了摇铝罐确认是否仍有咖啡残留,「之前也和你提过,组织前阵子接触的人物位于FBI黑名单上,我们已经暗中监视他很多年了,下午收到对方行动的情报,所以我得回去一趟处理才行……降谷君?」

  对方关心地凑近,见到赤井的脸庞于视界倐地放大,降谷连忙后退一步,「啊……没事、只是有点突然所以吓了一跳。」

  脑中一片空白,明明只是单纯的公事讨论,自己却难以置信地动摇。

  降谷摸不着此刻纷乱情绪的正体,混乱中无意识地问道:「那大概什么时候会回日本?」

  话才出口他便感到一阵后悔,做这种工作的人谁能打包票何时取得成果,别说这个问句只会徒增赤井困扰,倘若上司给自己设立侦破组织的目标日期,他肯定也只能回以无法保证。

  果不其然,赤井轻轻蹙眉,「应该不会拖太久。」

  「啊、不是,我没有其他意思。」降谷连忙挥了挥手表达歉意,「只是顺口一问。」

  「……这样啊。」

  「……是的。」

  无聊的误会解开后两人便陷入一片沉默,被赤井捏扁了的罐装咖啡于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咚地一声落入垃圾桶中。

  心中的失落感滋长且满溢,无论如何假装看不见,都已然庞大得无法忽视。

  两人专注于对话时夕阳已然西沉,高楼大厦玻璃帷幕反射的余晖映入降谷的眼中,感到有些刺目的他不自觉伸出手打算遮蔽一些光芒。

  「降谷君,假如是我搞错了,那先说声抱歉。」

  从指缝间得以看见背光的赤井直视着自己说道。

  「什么?」

  晚霞宛如恣意灼烧的炽焰焚遍了整片天空,整座城市笼罩于瑰丽壮阔的野火之下,而在他的视界中,赤井秀一便伫立于火光绚烂的中心,带着专注而沉稳的目光,笔直地凝视着自己。

  「我会尽快处理好那边的事情,你能等我吗?」

  太过突如其来的话语令降谷零不知如何反应,只能怔怔地望着对方。

  等什么?等待王牌搜查官回归队伍,公安与FBI继续携手合作剿灭组织?这样自然没有问题──倘如自己真的如此解释的话,未免也装傻过头了,不但是对自己引以为傲的推理能力的鄙夷,更是对赤井秀一的侮辱。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开了口,实际上降谷零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打算说些什么,然而他却察觉尽管赤井面色不改,却较先前僵硬许多。

  原来这个看似无所畏惧的狙击手也会不安。

  发现这点的降谷感到有些欣喜,适才的失落也于剎那间一扫而空。

  「赤井。」

  他轻唤对方的名字,纵使由于逆光而不甚清晰,但赤井确实随着自己的呼唤流露了名为紧张的情绪。

  那样与王牌一词大相径庭的神情,也被其身后的晚霞余晖映照得柔软且令人心生怜爱。

  于是降谷零再无怀疑。

  他踏着对方被黄昏拉得细长的影子而前,遵循着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毫不犹豫地向着那一大片灿烂温暖的色彩以及等待着自己的赤井秀一,走到距离对方一步之遥,抬起头吻上了赤井的唇。

 

※ ※ ※

 

  仔细想来,明明就连茱蒂等人也表示这个任务最少也需要三个月以上,赤井却使用仅仅三十多日便干净利落地处理完成并飞回日本,恐怕也是造成这个男人睡眠不足眼下黑青加深的理由吧。

  望着晚霞落在沉睡的赤井秀一脸庞的暖橙色疆域,降谷零静静地思索着。

  若说没有因此感到开心绝对是骗人的。

  明明直到最后自己都没有给予任何承诺,对方却遵守了尽快回归的约定。

  「赤井。」

  他低声轻唤,赤井双眼却依旧紧闭,没有回以任何反应。

  等对方醒来后还有许多事情得做。降谷盘算着,报告资料、下一场搜查会议、两方各自的进度、大量的待解析情报。

  等待办事项都告一段落之后──降谷扬起嘴角,轻轻挣开了本来便没有半分力道的束缚,紧接着反手握住了赤井的掌心,指尖紧紧交扣。

  夕阳余晖耀眼而绚丽,彷佛笼罩而下的世间万物都无比温柔美好,令降谷零联想起一个月前的那一日透过指缝间看见的光芒,于是微笑着以无人得以听清的嗓音轻声说道。

  「赤井,我──」

 

  然后,等这些都告一段落之后,他们可以好好定义彼此的关系。

评论(1)
热度(70)